大唐小郎

第519章 不准摇

第519章 不准摇

左少阳目光往屋里一扫,见屋子很小,里面有两张并排的大床,一张床的被子掀开了,另一张**盖着锦被,盖着的被子下面好象还躺着一个人,除此之外,在两张床的空隙,还铺着一个地铺,这地铺很长,估计应该是这黑大个的。除此之外,便再没有别的什么惹眼的东西了。

左少阳瞧着这里面怎么都不像是一个谋杀现场,便瞧了清妙子一眼。清妙子也看清了屋里的情况,也是很迷惑,这本来应该是杀人越货的凶杀现场,怎么是这个平静的样子。

在老妇的搀扶下,黑大个慢慢坐了起来。

左少阳蹲,飞快地取回了他胯部环跳穴的金针,然后背过身去,迅速重新装好,拉上机簧,拢在袖子里,对那黑大汉拱手道:“很抱歉,我们只是看见你们门口有鲜血,担心出什么事,所以才来看看的,既然没事就好,得罪之处还请原谅!”

黑大个到了这时候半个身子还是酸软的,这是他从来没有过的经历,直愣愣瞧着左少阳,见他已经站定胜局竟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反倒赔礼道歉起来,更是惶恐。

清媚子喜笑颜开,指着黑大个道:“知道我太师叔祖法术的厉害了吧?嘿嘿,别说是你,就算千军万马,我太师叔祖施展法术,招来天兵天将,也能打他个落花流水!”

古人都相信有法术这种说法的,见她们两穿的又是道袍,而称呼左少阳是太祖师叔祖,这年轻人只怕是看着年轻,其实应该有百来岁了,肯定是道术高深,所以根本不显老,又听得这位“老道”还能召唤天兵天将,更是吓得全身一抖,想起对方手不动脚不动,便制住了自己,这等法术,当真匪夷所思,禁不住惊恐地倒爬了几步,靠在了船舷上。

那老妇搀扶儿子扶着船舷慢慢爬了起来,她也看出了厉害,也不敢对左少阳如何,只是干嚎着质问船老大他们为什么要打他的儿子,他儿子高出人家一头的巨大身躯在这种质问下显得有些好笑。

黑大个涨红着脸,对老妇道:“娘!回去!”说着,也不看其他人,低着头拖着一条还是麻痹的腿慢慢进了屋里。老妇跟着进去,咣当一声又把门关上了,还从里面上了栓。

左少阳对船老大等人拱手道:“没事了,虚惊一场,抱歉,各位散了吧!”

船老大等人现在也知道左少阳非同凡人,一改刚才爱理不理的样子,忙不迭打躬作揖,连声称赞左少阳乐于助人,法术高超。赞叹着回船舱去了。

清妙子和清媚子更是兴奋,拥着左少阳一个劲问着刚才施展的是什么法术。左少阳也懒得解释,笑而不答。

这种态度更增添了神秘感,清妙子道:“太师叔祖这法术,应该是定身术的一种,那黑大汉中了法术,便手脚无力了,好厉害!”

清媚子也道:“就是,我都没看见太师叔祖念咒做法,我记得师父说过,法术高深者,法由心起,法随心至,所以才能不动神色制住对方!”

左少阳伸了个懒腰:“行了,你们两折腾了大家这么久,天都快亮了,也该让我们好好睡个觉了!明天不许叫醒我,让我睡到自然醒!”

“一定一定!”二女把左少阳和白芷寒送回屋里,这才叽叽喳喳说着回她们船舱睡觉去了。

第二天,左少阳的懒觉还是没能睡多久便醒了,他是被人吵醒的,听得外面打雷一般吼叫:“给老子把船开稳了,不准乱晃,再晃再晃,老子就把你们几个鸟蛋扔到江里喂王八!”

这声音应该是那黑大汉的,回答的声音好像是船老大,但是说话很轻,低三下四的,隔着门板本来是听不清说什么的,但左少阳习练道法之后,耳聪目明,还是听见了,船老大陪着笑道:“大爷,这船在江中走,河水肯定会摇晃的了,就算船停下来,也是不可能不摇晃的……”

啪!

响起了一记耳光,好像是船老大被打了,惨叫了一声:“你……,你怎么打人?”

“打你还是轻的,不听老子的话,老子还要宰了你!”

这时传来清妙子的声音:“你这人真不讲理,坐船哪有不摇晃的,你这是无理取闹!你要再打人,我便请我们太师叔祖跟你理论!”

那黑大个立即没了声音,甚至连哼都不哼一声,便听见房门响,好象进屋了,关了门。

左少阳有些好笑,看看窗户外天已经亮了,船舱里采光不好,看着还是有些昏暗。他坐了起来,见外间白芷寒**空空的,被子已经叠好了,便下了床,正坐在床沿迷糊,门开了,白芷寒走了进来:“哎哟老爷,你醒了?”

“外面吵翻天,我想睡都没办法。”

“就是那黑大个,真不讲理……”

“我听见了。我要洗脸。”

“好,我给你打水。”

白芷寒服侍左少阳洗簌完毕,梳了头,出了船舱。

此刻已经快中午了,秋高气爽的,很是舒服,左少阳信步走到船头,站在甲板上,望着大船劈波斩浪往前走,便想起电影《泰坦尼克号》那个乘风飞翔的经典镜头来,不禁心旷神怡。也学着伸开双臂做展翅飞翔状。

后面白芷寒扑?哧一声笑了:“老爷,你想飞呀?”

“是啊!飞翔是人类的梦想,我如果告诉你我曾经飞过,飞到过很高很高的天空,在云彩后面,你相信吗?”

“我信!”这声音是清媚子的,她也跟着来到了船头,听了这话忙插话道:“我听我师父说,法术高明,可以御剑飞行的,甚至飞升仙界呢!太师叔祖的法力,想必至少已经到了御剑飞行的地步了吧?”

左少阳说的其实是在现代社会的坐飞机,听了清媚子的话,笑道:“我不会御剑飞行,不过我真的在云层上空飞行过。至于如何飞行的,就不用说了。”

清妙子一脸向往状:“太师叔祖,能不能给我们说说,在云层上飞行的感觉啊?都看见了什么?看见行云布雨的龙了吗?南天门看见了吗?”

“嗯……,还真没看见,嘿嘿,不过我可以把那种感觉给你们说说。”

清妙子道:“要不,我回去拿两根凳子来,咱们在船头坐一会,听太师叔祖您说吧。”

左少阳点点头。清妙子飞快地跑走了。

左少阳又张开双臂:“你们先学着这个姿势,闭上眼睛,用心感觉那河风吹过,想象一下自己正在御风飞行,便可以感受到那种感觉了。”

白芷寒和清媚子都展开双臂,学着他的样子做飞翔状。

左少阳看见白芷寒曼妙的身材,在河风吹拂下衣带飘飘,真如御风飞翔的仙女似的,顿时想起了《泰坦尼克号》里的那个经典镜头,心头一热,便想走过去抱住她,感受一下一同飞翔的滋味。

便在这时,身后传来清妙子有些慌张的声音:“太师叔祖,不得了了,那黑大个门前又有血滴!”

左少阳转身只好放下手,过来望着她:“怎么回事?”

“刚才我回去拿板凳,看见他们门口有一溜的血痕!血还没凝固,好像是刚刚滴上去的!”

“走!去看看!”

两个假作飞翔的女子赶紧收了翅膀,跟着他往上房走。来到黑大汉门口,却见黑大汉正蹲在地上擦拭甲板上的鲜血,旁边放着一盆水,看见左少阳他们过来,急忙将盆里的水哗的一声冲刷掉甲板上的血迹,拎着木盆钻进了屋子里,咣当一声把门关上了。

左少阳他们来到门口,望着地上淡红色的血水慢慢浸透进木板缝隙中,低头沉吟不语。

清妙子等人脸上都浮现出有些担忧又有些惊恐的神色,左少阳走上去,迟疑片刻,还是轻轻拍了拍门。

里面依旧传出那个老妇的声音:“谁啊?”

“老人家,是我,需要帮忙吗?我是修道之人,同时也是个大夫。如果有人病了,我可以帮忙的。”

里面沉默了片刻,老妇道:“多谢道长,我们这没人生病。不用帮忙。”

左少阳背着手,又慢慢朝船头走去。

三女嘀咕了几声,也跟着左少阳来到了船头。清妙子问:“太师叔祖,他们有人生病了吗?”

“我也不敢断定,只不过昨夜看见屋里并没有什么异样,到今天也没有出现什么凶杀,又见连续出血,昨夜到现在已经有三次,所以才估计是生病,不过既然人家不愿意咱们帮忙,就不用费心了。”

“昨夜我也看见屋里的情况了,这黑大汉和那老妇都没有生病出血的样子,对了,**好像还躺着一个人,是不是那个人生病了?”

左少阳点点头:“我也担心这一点,黑大汉用盆子接血出来倒,他们用的盆子可能漏了,所以血滴落在了甲板上。从滴落血量来看还是挺大了,说明病情已经很严重了,需要及时救治。若是以前,别人生病找到我,我一定会尽力医治,但是,如果不找我治,我是不会主动提出帮人家医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