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29章 一座银山

第529章 一座银山

请记住左少阳道:……事到如今,只能等待了。ei回味书库i刘大人应该会来找我调查的,到时候,我再把事情原委告诉他。好了,这件事先不说,对了,你这次赶回来,急急忙忙的,究竟什么事情啊?”。,“太祖皇帝病重!。,孙思邈沉声道。,“啊?要紧妈……“嗯。很棘手!……,“什么病?……,“很多病,太祖皇帝多年征战。积劳成疾,一身的病,加之几个皇子为了争夺皇位,搞得反目成仇,骨ròu相残,更是极大地伤害了他的身心意志……,“那现在情况怎么样?……,“不太好……左少阳很想说自己可以帮忙去会诊一下,可是立即想到,自己现在被当今皇帝李世民下令刑部尚书亲自挂帅立案调查侵吞医疗款的事情。自己的屁股都还没擦干净,怎么帮别人?更何况,这位可是当今皇帝李世民的老爹李渊,治得好还罢了,治不好,自己背的黑锅只怕又会多上一口的!所以。左少阳岔开了话题,问道:,“杜如晦杜宰相呢?他的病情如何?。”说到这个话题,孙思邈神情略微有些轻松了。笑了笑:,“杜如晦很倔强,这一次你给的yào,是杜敬给他吃的,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杜如晦很配合地服用了,到现在。病情已经有了明显好转,前些日子我去给他复诊,发现他咳血已经明显减少,睡眠、饮食都不错,咳嗽也轻了很多。

病情正在逐步好转,他见到我,总是不住嘴地夸赞你的医术高明呢!。Hwei”左少阳乐了:,“紫河车是个好东西,可以治疗很多病的,而且有大补的功效。yào嘛。能治病就行,去探究这些yào是什么来路。有什么意思?不知道还不是一样的吃了。杜宰相这个人就是xìng格太倔,其实给他服用的yào跟以前的一样。只不过这一次为了让他安心,把那nv人的包衣跟其他yào一样,都碾成了粉末,他看不出来,也就不会觉得恶心了。呵呵呵………孙思邈神情顿时严峻起来,沉声道:,“你给杜宰相服用的yào,还是有紫河车这味yào?……,“是啊。”。当时孙思邈已经离开衢州去邻近州县开办分馆去了所以杜敬派家丁来找他。iΝniеpοΜ左少阳把yào碾成粉末让人带回的事情孙思邈并不知道。孙思邈脸上yīn晴不定满屋子转了好几圈”才站住了,低声道:,“事已至此。你切不可跟杜宰相说这件事,否则。唉,后果难料啊!”。左少阳心头一惊,道:,“杜敬说了,他会说服他堂兄杜如晦宰相服yào的,我只需要把yào配好给他其余的事情jiāo给她来处理就可以了……,“你真的相信这一点?……,“嗯……,有什么不对劲的吗?……孙思邈摇摇头:,“我只是担心,因为杜如晦我太了解了。但愿这件事不要好事成坏事才好。”。左少阳努力挤出一抹笑容:,“不会有什么事吧?……,“但愿!。,孙思邈想了想,道:,“算了,这件事暂时不管了总之你不要告诉他这个真相就好。他问你,你就含糊说了,千万别告诉他yào里有紫河车!……,“好……,“侵吞医疗款的事情,我会找皇上禀报说清楚的。你把受领的钱先还给基金会吧,事不宜迟。尽可能挽回影响……“我明白……送走了孙思邈左少阳在大堂里呆坐了半晌。Hwei这才垂头丧气让乔巧儿把基金会送来的钱拿来,准备给基金会还回去。ei回味书库可是钱送来之后。左少阳便傻眼了~满满十大箱,层层叠叠的,堆得跟xiǎo山似的,打开了,都是白花花的银锤!左少阳瞠目结舌问道:,“有多少?……,“万两!……这可是相当于人民币五亿元!左少阳隐约感到心头不安,问道:“啊?怎么这么多?”,“我不知道,他们说这是桠公你应该得的……,如果自己再晚一些回来,这笔钱不知道又会多出多少来。十万两!这才几个月时间,难怪别人会骂自己中饱私囊。这中饱私囊也太狠了。左少阳望着这xiǎo山一般堆积的银锤箱子,仿佛看见了无数的怪兽,眼睛亮晶晶瞧着自己,感到心头一阵阵发慌,急忙叫丁xiǎo三过来,让他立即去通知杜敬和所有基金会的人。到家里来,把这些钱搬走!杜敬带着杜帐房、吉算子、邱一壶还有侯普。另有基金会若干会员和职员。差不多所有的人都来了。带来了十多辆马车,先说还是不用还了,可是左少阳执意要退,只好让帐房把钱财逐一登记在账本上,由左少阳签字,然后装车运走。矢箱的银子终于运走了。左少阳一颗心也慢慢放了下来。乔巧儿挽着左少阳的手。心中却依旧跟xiǎo毙子一般蹦这着,也不知为啥心慌。左贵定的贵芝堂开业的时间是三天之后。这三天,左少阳哪里都不去,就呆在家里静静地等着刑部尚书刘政会找自己调娄孙思邈去了几次皇宫想面见皇上,可是,北疆的战事突然吃紧了,突厥大军正在与大唐军队进行激烈的战斗,皇上日夜都在处理紧急军情。根本无暇顾及别的,孙思邈没能见到皇上。北边的战斗在激烈进行着,而刘政会的调查也在按部就班进行,左少阳这几天没能等来刘政会的调查。反倒是基金会下面的人,一个个的都被刑部传唤前去讯问了,有的还被动刑了,打得屁股皮开ròu绽的。侯普也被叫去了,他差不多是最后一个被叫去的,当然。除了左少阳之外。侯普回来的时候,脸sèyīn沉得跟死灰似的。进屋后一言不发,把自己关在了屋里。谁叫都不开。把茴香急得只抹眼泪。入夜,左少阳到底撑不住了,走到姐夫屋前。砰砰拍mén:,“姐夫”到底出了什么事?说出来,我们一起想办法!。,左少阳连叫了几声之后,mén呼的一声打开了。侯普瞧了一眼左少阳。一言不发。转身走回圆桌旁的凳子上坐下,端起茶,一口口地喝着,簌簌的衣袖无风自抖。左少阳坐在他身边,道:,“到底怎么了?”侯普沉默良久,这才缓缓道:,“刘大人,要我……检举你的罪行”否则,要治我同党之罪!”左少阳倒吸一口凉气:,“我的罪行?井么罪行?”。,“侵吞皇上赏赐的和杜淹等大臣捐赠的济民款!……,“你没跟他说吗?这些都是杜敬的主意!……“说了!刘大人不相信,说我在帮你luàn攀供!说我是总账房,做假账是我决定的,我跟你同谋做了这件事。”。,“放屁!”。左少阳怒道““他为什么不问杜敬,问了杜敬,不就一切都清楚了吗?……侯普扭头望着他,眼中都是绝望:,“大郎,杜敬这xiǎo子不是人!……,“什么?……左少阳隐隐感到不妙。,“他那天开会,会上说的话。全部都翻了,说这一切都是你的主意。是你走之前jiāo代的,他只能照办……“嘿嘿。”,左少阳笑了““那天开会,不是只有我和他,咱们在场的所有的人都听到了。他亲口说的是他的主意!……,“他承认当时是这么说过,他解释说,那是他敬重你,因为你曾经救治过他父亲,还治好了他堂兄杜宰相的病,他知道这件事不好,可是你这样jiāo代了,他只能照办,而现在你又不想承认,因为可能惹麻烦了。他为了感激你,所以主动帮你顶罪了,在刘大人反复盘问并以刑讯相威胁的情况下,他才说出了所谓,真相”说是事情都是你做的主。这一切,都是你的主意,是你走之前安排下的……左少阳气得浑身发抖:,“这刘大人是猪吗?他不调查别人吗?……,“调查了,杜帐房、吉算子,包括你的那位同年邱一壶,都作证说你走之前这样jiāo代过,其他人都说不清楚。只有我的说法不一样,我说绝对没有这种事,刘大人就认定我在帮你,本来要对我严刑拷问的,那杜敬反倒帮我说话,让刘大人给我一天时间考虑,明日还要去接受审讯。再不说实话,就要对我动刑。如果我畏罪潜逃。就下海捕文牒通缉我…………左少阳握紧拳头,重重地在桌上一砸:“王八蛋,我明白了,这姓刘的在替于老太医出头!公报私仇。嗯借机整死我!哼,他不直接找我。而是先把外围的所谓罪证都搜罗齐来,再来找我,好栽赃陷害!”。侯普缓缓点头:,“正是如此!所以,我决定了,明日,我抵死也不会栽赃于你!”。左少阳道:,“姐夫,谢谢你。你先别急,还有一点时间,我去找师兄,一定要见到皇上,把事情说清楚!……侯普道:,“皇上今日都在忙突厥战务,只怕。没有时间见你师兄,你师兄应谈也很着急这件事,能想到的办法他应该都想到了……左少阳也知道他说的是实情,想了想,突然眼睛一亮,想到了永嘉公主,她应该能见到皇上,看在萧芸飞的面子上,应该会出面保自己。无论如何。不能让自己亲人为自己受苦!找萧芸飞去!想到这。左少阳道:,“我去想办法,姐夫你不用着急。嗯整我们。没那么容易!……!~!本章已经完毕

及时免费章节请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