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30章 星光下

第530章 星光下

说到这,左少阳起身快步出来,吩咐立即备马,坐马车径直来到了慈恩寺后面,在那棵老槐树下插了好几根树枝,本想上车回去,可是心里跟小猫在抓似的,便索性坐在老槐树下等着。

一直等到了天黑,也没有见到萧芸飞的影子!

左少阳心急如焚,不停地四处张望,可是,还是没有看见萧芸飞。

难道,萧芸飞出了什么事了吗?还是被什么事耽误了?

左少阳心更加悬了起来,眼看着天黑了,没办法,只能坐着马车回到了家里。

刚进门,乔巧儿便跑过来道:“相公,你去哪里了?到处找你都找不到。”

左少阳没有把自己与萧芸飞约会的方式和地点跟乔巧儿她们说过,她们自然不知道,左少阳只是随口说道:“闷得慌,出去走了走。”

乔巧儿从怀里拿出一封信,递给左少阳,低声道:“喏,萧姐姐给你的信。”

左少阳又惊又喜:“萧姐姐来过?”

“嗯,她等了你好一会,可是我们都不知道你去了哪里,你出去的时候又不说,她说她有急事要走了,就留了这封信给你。”

左少阳急忙把信拆开,信很短,当着乔巧儿写的,不可能写什么肉麻的话。简单几句:“少阳,我有紧急的事情要去突厥,即刻便出发了,估计要几个月才能回来,多保重!”

突厥?她去突厥做什么?她应该还不知道皇上下令刑部立案查处自己所谓侵吞公款的事情,要不然,再紧要的事也会搁下,先帮自己处理这件事的。

现在怎么办?左少阳急声问:“她走多久了?”

“你刚走了一会她就来的,做了一小会就走了,说事情紧急,等不得了,马上要出城,别人还在等着的。那时候是中午,到现在天都黑了,应该已经走了三个多时辰了。”

出城?这么说,她应该已经离城很远了,既然是紧急的事情,连等自己都来不及,只怕更加会快马加鞭的,那自己没办法追赶了。

左少阳非常的沮丧,拿着那封信,一言不发进了大堂,来到卧室,倒在**。

左贵老爹他们没有听到任何风声,因为侯普和左少阳都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他们,母亲梁氏跟进来说已经吩咐芷儿把饭菜热热给他端来吃饭,一大家子人,他也老不回来,所以没有等就自己先吃了。

左少阳只说自己不饿,翻身朝里躺着。梁氏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问了几次也不说,只好退了出去。

乔巧儿见他心情不好,便让其他人不要来打扰他,让他躺一会,饿了再做吃的。

左少阳哪有什么心思睡觉休息,他躺在**,脑海里翻来覆去的想的都是该怎么办。

孙思邈现在见不到皇上,他自己无官无职,根本无法插手这件案子。萧芸飞到突厥去了,永嘉公主没有萧芸飞就没办法请她帮忙,自己跟她没这个交情。而赵王,还在突厥没有回来。能帮自己的人都帮不上忙,自己只是个五品散官,无法对抗刘政会这个刑部尚书。而且,刘政会搞这些动作,所有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对付自己。

怎么办?坐以待毙?左少阳不心甘!

不能这么白白等着对方把屠刀举起来,必须反抗!事到如今,既然靠不了别人,那就只有靠自己了!

左少阳一骨碌爬了起来,拉开门出来,乔巧儿、苗佩兰和白芷寒静静地坐在大堂的椅子上,她们看出了左少阳有心思,可是左少阳不肯说,她们也不敢问。心里着急,便只能这样坐着干等。

终于看见左少阳出来了,三女一喜,急忙迎了上去。左少阳道:“我没事,你们别担心,我去找姐夫说说话。”

乔巧儿忙道:“我陪你去吧?”

“不用。”左少阳道,“反正就在园子里,又不出去,不用陪。”

三女目送他进了后院大门。面面相觑,都暗自叹了口气。心里都是悬吊吊的。

左少阳进了后园药圃。这还是他第一次夜里进来,偌大的药圃在静夜里显得分外的空旷,一眼望不到边,所以只在天边的地方,才有昏暗的灯光照亮的天际显露出暗淡的红光。天空,繁星朵朵,一条璀璨的银河横亘过整个星空,他停下了脚步,仰望星空,很快,便找到了头顶的牛郎织女星。

这两个最美丽的星星,在左少阳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叫他识别了,那时候,也知道了鹊桥相会的美丽动人的传说,所以,在这样的星夜,他总是会驻足观看,望着牛郎织女星,想着那个美丽的传说,心中为他们一年一次才能见到一次而伤感。

一千年之前的银河,或许是没有了现代光电的照耀,显得更加璀璨夺目,星星也格外的明亮。牛郎织女星站在银河边,正在俯视着自己,那一闪一闪的,也不知道是看自己的笑话,还是在同情可怜自己。

眼前这件事,不知道会是一个怎样的结果,难道,真的会是一个让人怜惜的结果吗?

“左大哥!”突然,从身后传来一声呼唤。左少阳忙回头一瞧,却是苗佩兰。

“兰儿,你怎么来了?”

“我,我担心你,所以跟来了,没出什么事吧?”

“没有啊,好好的能出什么事。”

“嗯,我见你脸色不好,挺担心的。”

左少阳伸手过去握住她的手,两人慢慢往姐夫厚朴院子走。

苗佩兰道:“刚才,你在看星星?”

“是啊,小时候我就喜欢看星星来着,现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还是想静静地看看,看了心里便觉得十分的宁静。”

“我小时候也喜欢看,”苗佩兰微笑道,“那时候,我挑柴回来,天黑了,满天都是星星,累了,我就坐在路边石头上歇息,也是这样看星星,想着如果自己能飞到星星上看看,那该多好啊。”

“是啊,飞天的梦想,人人都有,唉——”左少阳突然长叹一声,道,“如果我们能飞天,飞到一个鸦雀不到的所在,只有我们一家人,无忧无虑快快乐乐的,该多好啊。”

苗佩兰站住了,望着他,眼睛里满是忧心:“哥,自从你到了京城,就没有多少开心的时候,因为你太有本事了,总会有人找你麻烦,咱们虽然没有翅膀,不能飞到天上去,但是,咱们有脚啊,咱们能走到咱们想去的地方。远离京城,远离这些权贵,过我们无忧无虑的日子。”

左少阳心中不由一动,是啊,“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这是自己最高追求,既然不开心,既然有人要整自己,还呆在这做什么?天高任鸟飞,飞到开心的地方去!

想到这,左少阳伸手将她搂进怀里,低声道:“你说得没错,咱们有脚,可以到咱们想去的地方。为什么要自寻烦恼留在这京城天子脚下呢?”

苗佩兰喜道:“那咱们明天就走吧,回合州去?”

左少阳笑了笑:“我还有些事要处理,等处理完这件事,咱们就走,不一定去合州,可以去我们想去的地方。”

“嗯,”苗佩兰望着他,“哥要处理的事情,很棘手吗?”

“不,不用担心,我能搞定的。”左少阳这样说着,可是,心里还是很不踏实。说着这话,却没什么底气,因为孙思邈告诉自己,皇上似乎已经相信了杜敬的说法,到底也是,杜家在皇上的心目中,肯定比自己重要得多,自然是偏向他们的。

左少阳不说话了,苗佩兰也不多问,跟着他,慢慢到了侯普的院子。

侯普见到左少阳有些意外,两人坐下之后,左少阳开门见山道:“姐夫,明天去见刘大人,我陪你去。”

侯普自然知道左少阳这样做的原因,感激地笑了笑:“不用了,你见不到刘大人的,他要提讯我,没有传召你去,你进不去的。”

左少阳自然想到了这一点,道:“那我先去,我去找我师兄,让他带我去见刘大人,他应该会见我们的。等我们见了他,说清了这件事之后,你再去见他。”

侯普点点头:“行!这件事关键在杜敬,必须让他说真话,否则,对我们始终不利。不过,他似乎存心想害你,而且打定主意要跟你一起倒霉,把你拖下水。所以,让他开口,只怕很难。”

左少阳阴着脸道:“同归于尽?嘿嘿,我兰儿最喜欢的招数,不过,这一招用得好,可以杀敌而不自损。你提醒了我,我得留一手做个准备。”

“你准备怎么办?”

“还没想好,办法总是有的。”左少阳脑海里开始盘算这件事,不能坐以待毙,必须采取主动才行。

这一夜,他几乎没有睡着,脑海里翻来覆去都在盘算着该如何争取主动。

第二天天刚亮,左少阳便乘车赶往孙思邈家。

来到孙宅,门房已经知道这位是孙思邈的师弟,是不需要通报的,领着他径直来到后院。孙思邈早上例行都是在后院里练功,因为左少阳说了有急事,所以孙婆婆立即带他进了布满奇门遁甲的后院,来到了孙思邈练功的院子里。

孙思邈正在脚踏七星练一套剑法,听到脚步声,便把剑势收了,道:“师弟,出了什么事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