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32 私闯官宅

第532 私闯官宅

第532私闯官宅

左少阳道:“是,刘政会刘大人今日要提讯我的姐夫侯普,让他指认我的所谓罪行,如果不答应,就要动刑,我想请你带我去见见这位刘大人,把事情说清楚,不能让他胡来。”

“有这等事?”孙思邈眉头一皱,手中桃木剑挽了个剑花,“好,咱们马上去!——这刘政会当真是疯了,不问青红皂白就乱动刑?偏偏北边战事吃紧,皇上连日处理紧急军情,根本见不到,唉!事情都凑到一起了!”

一边说着,孙思邈一边匆匆换了道袍,带着左少阳出了后院,坐着马车,径直来到了刘政会的刑部衙门。

递了帖子,门房却陪着笑说道:“孙老爷子,真是不凑巧,我们老爷刚刚出门了。”

“出门了?去哪里了?”

“不清楚,好象进宫去了吧。”

孙思邈皱眉道:“他现在进宫做什么?皇上在处理紧急军务,除了武将,文官几乎是一律不见的。他进宫也见不到皇上啊,难不成,是见太上皇去了?不好,他不会先到太上皇那里花言巧语乱说一通吧?”孙思邈一拍脑门,“我真蠢,见不到皇上,怎么不想想去见太上皇呢?我现在就进宫见太上皇去!师弟,你先回去等着。”

“好。”

两人分开之后,孙思邈径直去了皇宫。而左少阳却返回了家里。

左少阳刚到家,坐了没一会,便听到院子外面人声鼎沸,丁小三急急忙忙跑进来,脸色都变了:“老太爷、老太太、老爷、太太,不好了,外面来了很多兵甲,把咱们府上全都围了起来了!”

左家顿时人人脸上变色,左少阳撩衣袍往外就走,刚走到门口,大门嘭的一声被撞开了,两队全副武装的兵甲挺这长矛,挥舞着腰刀冲了进来,将院子里所有人都赶到了天井里,团团围住。

苗佩兰在这些兵甲冲进来的那一刻,已经闪电般钻进厨房,拿了两把柴刀,站在左少阳身边,冷眼观察着眼前的一切。事情没搞清楚之前,还不能动手。

左少阳挡在妻子乔巧儿身前,怒道:“我是朝廷命官,你们是干什么的?想做什么?”

“知道你是朝廷命官,抓的就是你这贪官!”一声冷笑从门口出来,兵甲两厢分开,一个干瘦老头迈步出来,一脸得意瞧着左少阳:“左大人,你不认识我吧?我就是负责调查你侵吞皇款的刑部尚书刘政会!”

左少阳上下打量了他一下:“刚才我跟我师兄孙思邈去找刘大人你去了,便是想解释清楚这件事。”

“我知道!”刘政会冷笑道,“你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本官的眼睛,本官本来说了,给你姐夫一晚上时间考虑是否检举,可是,今天一大早就见你去找孙老爷子了,本官就知道,你们想找门路脱罪,你姐夫也并不打算检举你,那本官只有先下手了。孙老爷子本官不想跟他啰嗦,所以让门房故意说本官进宫了,本官知道他会认为本官去找太上皇的,也会跟着去,本官要的,就是把他调开,好抓你这贪官!——老老实实跟我们走吧!本官还不想动粗。”

左少阳道:“刘大人,这件事是个误会,所谓侵吞皇款的事情,我并不知情,我当时……”

“行了!”刘政会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话,“你做的好事本官一清二楚,现在不需要你说,等到了刑部大牢,本官自然会好生问你,本官要将你所做的所有坏事一一查个水落石出!”

左少阳心头一片冰凉,他知道,刘政会果然是想公报私仇,甚至都不听自己的辩解,便要抓人了,现在怎么办?反抗还是顺从?若要反抗,那可没罪都变成有罪了,若不反抗,那就成了待宰羔羊!

左少阳道:“你要抓我一个,还是抓我全家?”

“不好意思,你们全家都得跟我去刑部,我要逐一审讯,查出你的帮凶同伙!”

左少阳道:“我已经说过了,这件事我从头到尾都不知道,是杜敬一手策划的,其中于老太医或许也有通谋,你们不抓正凶,反倒把屎盆子往我头上扣,我不服!”

“你不服?嘿嘿,本官会让你口服心服的!——带走!”

“慢着!”左少阳厉声道,“我是朝廷命官,你们要抓我,得拿圣旨来,你有圣旨吗?”

“圣旨?皇上钦命我负责调查你的案件,还需要别的什么圣旨。”

“皇上只命你调查,查清楚之后回禀,并没有让你抓人,你抓人还需皇上钦命吧?”

刘政会顿时语塞,皇上的确是这么交代的。鼻孔里哼了一声,道:“我没说要抓你们啊,我只是把你们带到刑部逐个盘问!”

“放屁!你这不是抓人是什么?你没有抓我的圣旨,我便可以不用听你的话,你现在带人手持兵刃闯入我的住宅,我便当你们是非法侵入住宅,只能奋力抵御了!”

刘政会哈哈大笑:“抵御?负隅顽抗者,格杀勿……”

刚说到,便见人影一闪,苗佩兰已经到了刘政会身边,手里两把柴刀夹住了他的脖子,冷声道:“不准动,否则我割下你的脑袋!”

苗佩兰动作太快了,刘政会身边的护卫一点都没有反应过来,刘政会便已经被她制住,众护卫和兵甲齐声呵斥,丁玲当啷刀剑出鞘,大喝着让苗佩兰放开刘政会。

左少阳喜道:“兰儿做的好!他们没有圣旨,私闯我宅院,便是犯法,打死都活该!不用怕!”说着,走到刘政会面前,道:“刘大人,我知道你负责调查我的案件,可是,你甚至都还没有听取我的辩解,也不让我跟杜敬对质,便以你们收罗的所谓罪证想抓我全家,未免太过霸道了吧?”

刘政会脑袋仰着,脖子上是冰冷的两把柴刀,他却没有半点惧色,硬着脖子冷冷道:“姓左的,你敢挟持本官?你想造反吗?”

“是你想造反吧?刘大人,你带着一帮子兵甲,手持兵刃冲入我的住宅,搞清楚,你是朝廷命官,我也是,我是从五品下呢,虽然官比你小,可也是皇上钦命的,我的家也是受到王法保护的,你擅闯民宅,等同强匪,我抓你理所应当,如果敢顽抗,我杀了你,在皇上那也能交代过去,不信咱们就赌一把,看我敢不敢割你的脑袋!”

刘政会歪过脑袋瞧了他一眼,冷冷一笑,突然向前走了一步,哗的一下,苗佩兰手中柴刀在他脖颈上割了一道口子!鲜血立即涌了出来!

左少阳不知道,这刘政会以玩命著称,当年高祖李渊起兵,他是首义功臣,留守太原,被刘武周破城俘虏,以死相逼让他变节,刘政会宁死忠心不屈,因此名扬四海。现在左少阳用死威胁他,反倒把这老臣的倔强激发出来了,突然往前,用脖颈去撞刀口,若不是这柴刀本来就比较钝,苗佩兰又专心注意他的动静,及时撤开柴刀,这一下,只怕已经要了这老家伙的性命了!

刘政会又往前跨出一步,用脖子去撞另一把柴刀,苗佩兰并不敢真的杀了他,只能撤开柴刀,刘政会当即脱出控制,猛力挣脱要跑,苗佩兰扔掉手中柴刀,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手中另一把柴刀架在他脖颈前:“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可不要逼我!”

刘政会脖颈鲜血往下流淌,那伤口虽然没有伤到颈动脉和咽喉,但还是比较深的,血流了不少。很快半个身子都染红了。刘政会对四周兵甲厉声道:“不用管我,上!把钦犯全家缉捕拿下!快!都给我上!”

他虽说不用管他,可是兵甲又有谁敢冒着他被割掉脑袋的危险冲上来呢?这时候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所以都是晃动刀剑大声吆喝,却没有一个冲上来抓人。

正在双方僵直不下,就听到门口有人大叫:“住手!都给我退下!”

众人都扭头望去,便看见两个仆从抬着一乘软榻来到门口,身后跟着几个仆从,手持兵刃,大声吆喝着:“杜宰相有令,立即放下刀剑!”

众人吓了一跳,一起望向他,领军将士认得,软榻上歪躺着的,果然便是宰相杜如晦!

可是,这些人都是刑部尚书的亲兵,刑部尚书刘政会没有命令,他们是不敢放下刀剑的,而刘政会被苗佩兰牢牢抓着动弹不得。

刘政会瞧见杜如晦,沉声道:“宰相大人,我奉圣旨稽查左少阳侵吞皇款一案,请您不要插手。”

杜如晦用手绢捂着嘴,轻轻咳了几声,冷冷道:“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非要用强呢?”

“我要将他缉拿归案,你也看见了,这小子一家人负隅顽抗,伤了我的脖颈,他们这是要造反……!”

苗佩兰怒道:“是你自己往我柴刀上撞的,我可没割你!”

刘政会还待再说,杜如晦已经冷声道:“把众人兵器都卸了!”

话音刚落,他身边跃出一个清瘦老者,如行云流水一般,就听见丁玲当啷声响不断,众兵甲甚至还没看清楚对方出手,手中的兵刃就已经被他夺了过去,扔到了廊下,只片刻间,一院子兵甲的兵刃都被这老者空手入白刃夺走了。除了苗佩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