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49章 个中隐情

第549章 个中隐情

杜铭道:“就只写了一句话:‘皇帝,微臣的自尽与左少阳无关,请不要为难他!’然后是我父亲的签名和日期。”

原来杜如晦临终写了这样的话,真是太好了,左少阳笑逐颜开,又有些奇怪,问道:“你认识字?”

“我三岁就识字,五岁就能背诵四书了。”

“这么利害?那你能肯定那字条上的字是你父亲的字吗?”

“嗯!我的字都是我父亲亲自教授的,所以他的字体我很熟。”

“这个字条现在在谁手里?”

“我堂叔拿走了。”

“你堂叔?杜敬那混蛋?”

“嗯”杜铭小声说道,“左叔叔,你不要这样说我堂叔,好吗?”

“我怎么不能这样说,他就是害死你父亲的元凶!是他欺骗了我,让我配药,他欺瞒你父亲,给他服用了加有胎衣的药,又故意让你父亲知道,这才酿成大祸!骂他混蛋已经很便宜他了!应该说狗贼!杀人犯!”

杜铭那边没有声音了,他到底还小,似乎还不能理解本来慈爱的堂叔变成了杀害父亲的元凶,虽然他相信左少阳不是害死父亲的凶手,因为父亲留下纸条上都这么说了,但是,他也一时不能接受堂叔成了逼死父亲的元凶。所以,默不作声。

左少阳道:“行了,这件事将来你慢慢就会明白的。睡吧!”

“哦!左叔叔也早点歇息吧。”说罢,就听到轻轻的脚步声走到床边。接着灯光灭了,又听到盖被子的声音,接着就没声音了。

这孩子虽然害怕,但是还是吹灭了灯光,可能是担心影响自己这边的休息,当真是个懂事的孩子。

左少阳也躺下了,想着如何才能把那张纸条拿到手。这纸条肯定被杜敬吞没了,没有交给皇帝,必须想办法拿到手,可以帮助自己洗脱罪责,至少应该可以免于一死。

他脑海里翻来覆去想着这些,怎么也睡不着,直到他运起孙思邈教授的返虚吐纳功,这才静下心来,终于入睡了。

可是,后面连着数天,杜敬、刘政会和于妍妍都没有来。反而来了几个与左少阳素未谋面的高级官员,他们染上了尸注,请求左少阳医治。

这些官员大都是那天在吊唁大堂里的人,由于那张沾染了杜夫人痰液的手绢放在了供桌上一整天,其中一些官员便被传染上了。

左少阳告诉他们,自己那天已经说了,与自己无冤无仇的,请立即离开,以免被传染尸注绝症,如果跟自己有仇的,可以留在这里。既然你们选择留下,便选择了与自己为仇。自己不会给仇人治病的。

那些官员都是老脸涨红了,都表示后悔没有听他的话,求恳他给医治,但是左少阳心肠很硬,断然拒绝了,一个都没有医。有的官员黯然离开,有的哭天抢地,有的却骂骂咧咧的指责左少阳见死不救。左少阳都不为所动。

终于要过年了,庄牢头让禁卒把左少阳的小院子布置一新,到处悬挂大红灯笼。一派节日喜庆之气。

杜铭的病经过这些天的医治,已经得到了初步控制,精神也好多了,只是还不能出门,整天在房间里静卧休息。

大年三十这天,庄牢头从外面京城有名的饭馆点了一桌精致的菜肴给左少阳送进来,跟门口负责警戒的两个禁卒陪着左少阳过年。

左少阳每样菜都拣了一些,给屋里的小杜铭送去了,他的病还没有好,只能在屋里过年了。

端了酒杯正喝得高兴,便有禁卒急匆匆跑来,向庄牢头禀报:“皇宫的罗公公来了,来给左少爷送菜肴和美酒来的。”

左少阳和庄牢头都吃了一惊,庄牢头急忙屁颠屁颠跑去迎接去了。

一个禁卒讨好地巴结笑道:“左少爷,皇帝对你可真是没说的,这年三十,还给送菜肴美酒来。而且还是派了贴身的公公送来的。啧啧,当真是皇恩浩荡啊。”

左少阳苦笑:“这饭菜不一定好吃哟!”

那禁卒愕然道:“皇上赏赐的饭菜,自然是山珍海味,如何会不好吃呢?”

左少阳一愕,随即哈哈大笑,站起来,走到门口等着。

远远地听见唢呐声锣鼓声整天价地响,转过屋角,便进到了软禁小区里。

目前整个软禁区就他一个钦犯,浩浩荡荡的队伍径直来到了门口。大内侍卫两边一分,走出了一个老太监,正是皇帝身边的贴身太监罗公公。

罗公公瞧见门口的左少阳,尖着嗓子打了个哈哈:“左大人,别来无恙啊?”

“不敢当,左某现在无官无职,草民一个,不敢担此称呼啊。”

“左大人太自谦了!”罗公公笑道,“咱家奉皇帝口谕,大新年的,给大人送年夜饭和美酒来了。”说罢一招手,后面十数个小太监抬着数个披红挂彩的红漆大捧盒,还有一大坛美酒,鱼贯而入,来到院子里,放在了屋檐廊下。

左少阳躬身一礼:“多谢了!”

罗公公扫了一眼桌上的菜肴:“这等粗食如何吃的?撤了,都赶紧的撤掉!”

庄牢头忙不迭吩咐禁卒将整个桌子一并抬出门去,另外换了一张干净的大桌子进来,放在院子里。

罗公公眉头一皱:“这大冬天的,怎么把酒宴摆在院子里,没屋子了吗?”

庄牢头忙陪笑道:“公公,这院子就是这么设计的来着,没有专门的大堂,只有卧室和书房。还有就是厨房、杂货房。

“书房不就很好吗?”

左少阳道:“书房让给杜如晦杜宰相的儿子杜铭住了,他患了尸注病,会传染的,需要隔离。”

罗公公点点头:“咱家听说了,多谢你对杜宰相公子的眷顾,听说,这是你目前唯一愿意救治的病人,当真是他的福气啊。呵呵”

左少阳笑了笑:“我在杜宰相生前就答应了给他儿子和夫人治病的,只可惜他夫人没能熬过来。他府上还有一些仆从也患病了,虽然当时我答应给他们医治,但后来他们跟我反目成仇,威胁要吊死我,既然如此,我也就懒得管他们的生死了。”

“应该的,恩将仇报之人,不必理会。咱家还听说,杜宰相办丧事那天,你曾警告过吊唁的人,说会有尸注传染,让他们离开,可是,于老太医等人却说尸体已经入殓,订了棺,肯定没事,不必回避。结果造成很多人传染了尸注,其中便有刑部尚书刘政会、杜淹杜大人的二公子杜敬等等。皇帝听了,把于老太医叫去怒斥了一顿。同时很是感概,说你医术如此高明,只可惜犯下了如此重罪,他虽不能赦免你的罪责,但是,还是很爱惜你的才能的,这才命咱家给你送来过年的菜肴和美酒,以示赞许之意。”

“谢皇上!谢罗公公。”左少阳只是淡淡地拱了拱手。心头却是一凛,皇帝这些事情都知道得很清楚,那家人准备利用祭祖的机会迁移倭国,会不会被他知道加以阻拦呢?

罗公公道:“咱们还是把菜肴摆下,咱家也还没吃饭呢,正好,今年咱家陪左大人过年了,如何?”

“不敢当!”

“应该的!”罗公公尖着嗓子笑道,虽不知道他是不是客套的笑,但那假嗓子的笑声听起来总觉得有些虚假。

罗公公环顾四周看了看,快步来到杂货房,见里面只有几把锄头还有簸箕之类的农具,里面空地甚是宽敞,便道:“行了,酒菜摆在这里面,把农具都拿出去。”

几个小太监急忙过来收拾,地上铺上厚厚的绒毯垫子,把桌子摆上。大捧盒抬到门口廊下,取出菜肴,一个个往里端。很快就摆满了一桌。美酒坛子也拍开了,装在酒壶里,用温酒杯炉温着。满屋都是扑鼻的菜肴和美酒的香味。

罗公公招手让左少阳坐下,庄牢头等人是不够格上桌子的,只有两个美丽的宫女跪在地上服侍着温酒斟酒。

罗公公连敬了左少阳三杯,说了一些新年的吉利话,让左少阳觉得自己应该掏腰包给他点压岁钱的时候,罗公公才转到了正题上。

他先是长叹一声,道:“尸注之病猛于虎啊,上次,左大人在衢州治疗尸注的事情,刺史大人已经上书朝廷,给大人嘉奖,皇帝听了,当真是龙颜大悦,连声称赞左大人乃天纵神人,有左大人这等神医,是我大唐的福气。本拟等大人回京就重重嘉奖于你的。可惜,紧接着就出了这件事,所以,这嘉奖也就告吹了。但是,大人善于治疗尸注这件事,却给皇帝很深的印象。”

左少阳只是淡淡笑了笑,不停吃菜敬酒,等他慢慢往下说。这酒可以说是他穿越过来喝到的最好的酒了,菜肴也是,可不能浪费。

罗公公见他不停吃喝,微微一笑,挥手命两个宫女退出堂外。把门关上,亲自给左少阳斟了一杯酒,道:“现如今,朝中多名参加吊唁的重臣染上尸注之疾,让皇帝很是牵挂,太医署群医束手无策,只有左大人才能治疗此疾。皇帝这次让咱家来御赐菜肴美酒,一则是慰问大人新春,二则,是想请大人给众位染病的官员及家人治疗尸注之病。不知大人意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