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50章 罪不可赦

第550章 罪不可赦

左少阳笑了:“我这人很俗,我想知道,我给他们治病,皇帝给我什么好处?判我无罪释放?”

罗公公嘿嘿干笑了两声,轻轻摇摇头:“皇帝说了,左公子的罪,罪无可赦。”

“那我还这么辛苦做什么,反正要死了。”

“可以把好处留给身后和后人啊!”罗公公神秘一笑。

“什么意思?”

“皇帝说了,如果你给朝廷大臣和家人治疗尸注之病,待你秋后问斩之后,以你卓越医术治病救人为因,追封你太子太保,谥药公。这就是咱家为什么要称呼你为‘大人’的原因啊,呵呵,大人觉得如何?”

左少阳简直哭笑不得:“我死了追封我有个屁用,我又不知道。”

“别着急啊大人,还有封妻荫子呢!”

“哦?如何封法?”

“封你嫡妻为三品夫人,三个妾均为五品夫人,荫长子为从七品上翊麾校尉!”

“这还差不多。”左少阳笑了笑,端起酒杯一口饮干。

罗公公喜道:“这么说,左大人是答应了?”

“不答应!”

“为什么?”罗公公愕然。

“因为我和我的家人对当官已经半点兴趣都没有了,所以,你封再高的官,对我也没用。”

“要钱也行啊,名宅珠宝,绫罗绸缎,皇帝的赏赐你还用操心?”

“钱财我视如粪土!”

“那公子要什么?”

“要什么,我要的皇帝只怕不肯给。”

“你说,除了无罪释放之外。”

“那就没有了。”左少阳端起酒杯又饮了一杯。

罗公公好生奇怪,上下不停打量左少阳:“公子,你的罪真的没办法赦免,杜如晦宰相被你逼死,这必须对满朝文武有个交代。要不然,群臣不服啊。”

“我本来就无罪,有什么不服的!我是被杜敬那王八蛋陷害的!我根本就没有欺骗杜如晦杜宰相,是他欺骗的,还欺骗了我,让我背黑锅。嘿嘿,这一次老天有眼,恶有恶报,让他和他家人也染了尸注绝症!除非我无罪释放,否则,我不会给任何人医治的!反正大家都要死,一起死了,黄泉路上也热闹!”

罗公公慢吞吞端了一杯酒,一点点饮干了,才慢慢说道:“左大人,听说,你的家人到合州祭祖去了?”

左少阳心头一凛,盯着罗公公,半晌,才点头道:“是。”

“皇恩浩荡,皇上爱屋及乌,已经责成合州刺史,对大人的家人好生照顾了,整个祭祖完成之后,务必护送平安返回京城。所以,大人尽可放心,大人的家人,会一切平安的。皇帝可还没有对哪个臣子如此眷爱过哟,足见大人在皇帝心目中的地位了。”

左少阳心中一片冰凉,这就是说,皇帝已经猜测到家人要逃走的意图,用了一个很漂亮的借口,挟持了家人,如果自己不听从,只怕难保对他们不利。更让他心凉的是,既然皇帝已经洞察他们逃走的意图,那永嘉公主的营救将会非常的困难,而且,如果家人被挟持,就算自己成功脱逃,也不愿意只身逃往倭国,而把家人留在虎口。

罗公公见左少阳脸上变色,嘴角露出一抹不经意的笑容,道:“大人离开家已经数月,想必心中对家人十分的牵念。这是人之常情,完全可以理解。刘政会刘大人,于老太医等等身染尸注之病的诸位朝廷大臣,他们的亲人身染绝症,他们也是心急如焚啊,就像左大人思念自己的亲人一样,这种感觉是一样的。大人若能体察他们心中的关爱,还请高抬贵手,救他们一救,把他们从鬼门关拉回来吧。”

左少阳沉吟片刻,缓缓道:“行了,咱们打开窗户说亮话。除了刘政会、杜敬、于老太医他们三个及其家人之外,其他染病的朝廷大臣和家人,包括杜如晦杜宰相家的仆从,都把他们送到这里来,我替他们医治。交换条件是,给我的家人一笔赏赐,派船送他们去倭国。并请皇帝保证今后不得以任何方式为难我的家人。”

罗公公面色一沉:“左大人如何跟皇帝讨价还价,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如何说的出口?”

左少阳筷子一放:“事到如今,我不想再拐弯抹角的找漂亮话说,中听不中听的,就这句话!”

罗公公想了想,道:“那刘政会刘大人他们三个和他们家人,公子要什么条件交换,才肯给他们医治?”

“他们三个是陷害我死罪的元凶!本来是不共戴天之仇,但冤家宜解不宜结,所以,我可以说一个条件交换给他们的治疗,那就是皇帝要宣告我无罪!并派船把我送到倭国去,保证以后不以任何方式为难我。宣告无罪之后,我给他们家人治病,他们三个随我出海,我给他们三个治疗。到了倭国跟我家人联系上之后,我给他们三人医治,治好之后他们便可以回大唐了。”

罗公公微微一笑:“大人选的好地方,倭国孤悬海外,乃我大唐势力所不能及的。不过,既然皇帝已经保证了不以任何方式为难你们,又何必背井离乡跑到倭国去呢?那里如何能与我大唐相媲美?”

“还是离开这里的好,虽然皇帝不找我麻烦,但是,杜敬之类忘恩负义的中山狼太多了,说不定就跟过来咬一口。还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好。”

“嗯,既然大人坚持,咱家也不多言了。不过这事咱家不能替皇帝答应,只能回去禀报皇帝,再做决断。但是,我可以保证,第一个条件没有任何问题,至于第二个,还是那句话,大人罪无可赦,所以这条件,只怕难以答应,大人请见谅。”

“好说。我已经料想到了,不过,有这三个王八蛋和他们家人陪着我一起死,我也赚到了。”

“呵呵呵,既然大人不肯松口,那这事先不说了。来来,咱们喝酒!”罗公公吩咐门外两个美丽的宫女进来陪护,又叫了一个歌姬来弹唱作歌助兴。

这一顿,一直吃到天黑,两人都有些醉醺醺的了。罗公公这才起身告辞,道:“大人,这歌姬还算会疼惜人,歌艺双绝,就留给大人消遣吧?”

左少阳连连摆手:“不要!我现在一心只在我的娇妻美妾上,别的女人,再美再好,我也不会动心的了。”

“又不是让你讨回家,便是留在你身边,陪你这些日子,到秋后,还有大半年呢。你一个人过,岂不凄凉。”

左少阳淡淡道:“我孤孤单单来,孤孤单单回去,有什么凄凉的,她能陪我一起去?想陪我也不要!所以,还是让她走吧!”

“这可是皇帝的意思。”

“抱歉,这件事我不能领情了。”

罗公公翘起大拇指赞道:“敢于把皇帝赏赐的女人推掉的,你是咱家见到的第一个!好!就听大人的。”

罗公公带着歌姬等人告辞走了。

入夜时分,天开始飘起了鹅毛大雪。

左少阳喝醉了,却不愿意回卧室,他去书房查看了杜铭,他独自在屋里吃完年夜饭,入夜便上床睡了,或许是大年三十独自在外,心中伤感,所以早早就睡下了。

左少阳关了门,坐在廊下躺椅上,望着满天大雪出神。

他修炼返虚吐纳功之后,抗寒能力大增,虽坐在廊下,也不觉得如何寒冷,当然,其中也有白芷寒给他缝制的棉袍的功劳。

他也想亲人了,特别是在年三十的夜里,“每逢佳节倍思亲”。但愿这一次的交易,能给亲人们带来平安。

唉,卷入朝野纷争,举家不得安宁!

第二天,罗公公又来了,满面春风,说道:“皇帝拟颁发圣旨,任命令尊左贵为‘遣医使’,到倭国给长住倭国的大堂子民送医送药。可以若干时日之后返回我大唐,当然,也可以终身居住倭国。由你们自由选择。皇帝已经承诺,不找你们家人麻烦。如果大人不放心,可以到金銮殿皇帝亲口对你说!”

左少阳心中暗笑,父亲这也算是当官了,成了大唐的使臣,当下笑道:“那倒不必了,罗公公是皇上身边宠臣,你说的都不相信,还让我相信什么呢?”心想如果李世民真要找家人麻烦,有的是借口,所以这个要求其实也就是那么一说,当不得真的。

罗公公微笑:“多谢大人。——那大人什么时候可以给群臣和家人治病?他们都快急疯了!”

“好,你们现在就可以送他们来这里,我给他们治疗,我列个清单,把常用药多送一些来治病用。不过,我希望能在一个月之内听到我家人已经东渡倭国的消息。治疗这些疾病至少要三个月以上。在那之前,我必须得到我家人到达倭国平安无事的消息。”

罗公公道:“这个要求不过分,好,没问题,咱家亲自负责这件事。大人尽管放心!”说到这,罗公公犹豫片刻,道:“对于第二个要求,皇帝说了,实在是大人罪不可赦,没办法,但皇帝说了,冤有头债有主,就算大人跟刘政会他们三个有仇,但他们家人是无辜的,请大人能否给他们三人家属医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