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51章 意外之喜

第551章 意外之喜

左少阳道:“无辜?我家人也是无辜的,杜敬和刘政会不是一样的要整死他们吗?所以不要跟我提什么无辜。他们三个和他们家人,我不想救治!——从今以后,我给人治病,只看我自己乐不乐意,不乐意,我谁也不治!”

罗公公叹了口气:“既然如此,咱家也就不勉强了。”随即,告辞离开了死牢。

过后不久,便来了很多泥瓦匠,在软禁区跟其他两个区域之间,很快修起了一道简易的围墙,将两部分隔开。并在左少阳的小院厨房旁边搭建了一排新的煎药房,专门用来煎药的。

第二天,数十个朝廷大臣和他们的家人都被送到了死牢的软禁小院区,把数栋软禁小院所有的房间都住满了。还在空旷的院子里搭建了很多建议木屋入住。

罗公公又送来了几大车的各种常用药材。同时,还有十数名太医署的药童,负责煎药。但是被左少阳撵出去了,这个药方,他不让任何人知道,所有的药自己亲自煎熬,反正左右无事,数十人的药,应该还是忙得过来的。因为有很多人的病症相同,用药也就相同,所以使用的方剂其实并没有数十种,也就数种而已,只需要用几口大砂锅一起煎熬就行了。

罗公公按照左少阳的要求,派人送来了数口巨大的砂锅。并根据左少阳的要求,为防止交叉传染,所有的人不准随意串门,只能呆在屋里。

安顿好之后,左少阳戴着厚厚的口罩,开始给这些患病的大臣和家人治病。

他推开第一个院子的第一个门,瞧见的,竟然是老神医许胤宗!

许胤宗和他的几个患病的妾室子女坐在屋里,许胤宗明显更加苍老了,失去了原先那种不服老的锐意。

这种苍老,显然不是这些日子的岁月造成的,也不单单是尸注病魔的结果,而是对自己医术的极端失望和沮丧。

所以,许胤宗见到戴着口罩拿着登记本背着出诊箱的左少阳,浑浊的老眼光彩更是一暗。轻轻叹了口气,随即,便是剧烈的咳嗽。

身边的一个小妾也是咳嗽着,掏出一方手绢给他捂嘴,放下来,手绢中的痰液夹杂着暗红的血块!

左少阳拱手道:“许老神医,别来无恙?”

许胤宗让座之后,咳嗽着摇摇头:“是我错了,左公子,你是对的。”

这没来由的一句话,让左少阳有些摸不清头脑,道:“老神医这话,左某有些不明白。”

“公子先前所说,尸注之病,可以在人之间传染,老朽一直不相信,说古人从来没有这人的论断,但是这一次,老朽在吊唁左宰相中患病,但是,老朽的妾室和子女却没有出席吊唁,却也染病了,老朽的几个妾室,那是从来不出房门的,显然是老朽传染给了他们。不仅老朽这边如此,询问之后得知,不少朝中大臣也是如此。至此,老朽方肯定,活人之间可以传染尸注之病。于老太医本来也不承认这一点的,现在,他的亲身经历让他也相信了这一点。”

左少阳道:“这件事也是巧了,要是一般的尸注,很多是不传染的,就算传染,也是时间比较长的,所以人们很难逆推找到传染源。偏巧这一次杜夫人的尸注之病非常危重,传染性极强,所以,才会短期内造成了这么多人被传染,也才会引起大家的重视,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但愿这件事之后,大家能真正认识到尸注之病的传染性,为以后防止这种病提供便利。”

“是!老朽如若不死,一定鼎立推进此事!唉,公子医术当真高明,老朽自愧不如!”

“老神医过谦了!”

许胤宗脑袋摇着:“左公子若还是称呼老朽神医,老朽羞也羞死了!”

左少阳给许胤宗和他的妾室、子女诊病之后,把病症在登记簿上做了登记,到以后一起开药。随即便来到了隔壁一间。

这一间,住的却是吏部侍郎彭炳!

彭炳见到左少阳,很是尴尬,长揖一礼:“左老弟,老哥我……,惭愧啊。”

左少阳淡淡道:“不敢当,彭大人,左某乃钦犯,连左某纳妾庆典,彭大人都借故不来,显然是怕受到左某的连累。左某也不愿意牵连别人,所以,这兄弟称呼,从此又要再提。左某担当不起!”

彭炳老脸羞得通红,拱手道:“老朽实在惭愧,非老朽不愿认你这兄弟,实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漫说老朽,就是你妾室的外公瞿兴瞿大人,也是一样的。”

左少阳心念一动,彭炳等别人倒还好说,瞿兴瞿老太爷,铮铮傲骨,却在受到孙女白芷寒过门到左家庆贺庆典的请柬之后,也没有出席,还有乔冠也是如此,这就让左少阳很是迷惑,为什么会这样。难道,真的跟彭炳所说一样,其中另有隐情吗?

左少阳道:“好,你说,为何如此?”

彭炳和许胤宗等高官住的是套间,所以彭炳挥手让几个妻妾儿女回避到了隔壁房间里,这才低声对左少阳道:“那之前,老哥我以及瞿兴等人,都收到了皇帝的密旨,让我等不得与兄弟来往。违者以抗旨论。所以,大家都不敢参加大人的纳妾庆典。也不敢前来探望大人。”

左少阳暗自吃了一惊:“皇上下旨不让你们跟我交往?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是你成亲那天早上,刚收到皇上圣旨没多久,就收到你的请柬了。”

“皇上为何不准你们跟我交往?”

“这个……,”彭炳神情颇为尴尬,“老哥也不太清楚。”

左少阳笑了:“有什么不清楚的,在皇帝眼里,我是逼死他的宰相杜如晦的元凶,自然是要让我众叛亲离的了。他知道你们中间有些人曾经找我治病,某种程度上说受了我的恩惠,担心你们做手脚保我,所以预先警告,免得到时候节外生枝。”

彭炳涨红着脸拱手道:“老哥情非得已,还请兄弟原谅。”

左少阳摇头道:“彭大人,既然皇上已经下旨不让你们跟我来往,现在我依旧是钦犯,皇帝已经第一次核准我的死罪,所以,咱们还是保持距离的好,这兄弟之称,还是免了吧!”

“这个……”彭炳也知道左少阳说的是实情,只得含糊地道:“那好,既然如此,就听左大夫的。”

左少阳给他们诊病之后,又给剩下的官员和家属治病,跟廖医监等几个以前的同事诊病时,也问了此事,也得到了他们的证实。

李世民竟然要自己众叛亲离!他对自己的仇恨大到了如此地步!由此可见,杜如晦在他心目中是何等重要的地位。由此看来,后面两次复奏,想让他改变主意只怕是没有什么希望的了。

这个消息让左少阳非常的沮丧,但是,既然已经答应了给他们治病,而且又是换取了家人的平安,只能强打精神拣药给他们煎熬送服。

为了防止刘政会他们利用这些官吏及其家属把配药传出去服用,左少阳每一剂药都是亲自煎熬好之后,亲自送过去,眼睁睁看着他们服下,这才作罢,决不允许任何人把汤药留下自服。

对于剩下的药渣,他都混合在一起,放在火炉上烧了。

自从这数十个朝廷官员和家属住进来之后,本来冷冷清清的软禁区顿时热闹了起来。病痛的呻吟声,隔着墙壁相互说话问候的声音,呵斥自己家人、妻妾的声音,还有对左少阳的赞美声,此起彼伏。

左少阳得知自己难逃一死之后,更是心灰意懒,除了洗练返虚吐纳功和剑术还坚持之外,其余的练字看书,全都扔到了一边。练完功,看完病,就躺在**睡大觉。

只有小杜铭隔着房门找他说话,才让他一颗烦乱的心得到些许的安慰。

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包括杜铭在内的绝大部分病患的病情都在稳步好转,但是,也有几个病情危重的,引起别的并发症,抢救无效,先后死去了。这让活下来的人心中都充满了侥幸。也充满了对左少阳的感激。

这天,左少阳正在自己院子里煎药,突然,一个禁卒快步如飞跑了进来,笑嘻嘻躬身道:“左少爷,罗公公来了,还带来了一个人,少爷猜猜是谁?”

左少阳心头一喜,隐约猜到与家人迁徙倭国有关,因为当初约定就是一个月内要得到家人迁徙的消息。但是,这禁卒说带来一个人,却不知道是谁,摇了摇头。

“您的三姨娘!嘿嘿,庄牢头让我赶紧跑来跟你先通报一声,他们正望这来呢!”

“兰儿?”左少阳又是高兴又是担忧,苗佩兰不是跟着家人一起迁徙到倭国去了吗?怎么回京城来了?难道出了什么事情了吗?

左少阳快步如飞跑了出去,自从那些病患住进来之后,为了医治方便,左少阳已经可以在软禁区自由活动了,房门也不再上锁。

左少阳往大门方向跑,来到门后,禁卒陪着笑拦住了:“少爷,您有事吗?”

大门紧闭着出不去,左少阳急得在门缝张望:“不是说罗公公和我的妾室他们来了吗?在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