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52章 无动于衷

第552章 无动于衷

身后那禁卒跟着跑上来,道:“少爷,您别急啊,小的跑得快,他们这会子应该才到二门呢,过一会就到这里了。”

左少阳焦急地搓手等着,终于,大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庄牢头的声音道:“快开门,罗公公来了!”

一个禁卒拉开大门上的小窗户往外看了一眼,然后急忙吩咐开门,房门很快打开,所有禁卒垂手而立。

“老爷!”苗佩兰带着哭腔的一声呼喊,立即让左少阳从罗公公众多的随从中认出了她。

“兰儿!”左少阳冲了过去,苗佩兰已经跟小鸟归林一般纵身入怀,紧紧地抱住了他。

左少阳搂着她,急声问道:“你怎么来了?老太爷、儿呢?”

“他们坐船去倭国去了,我放心不下你,就回来了……,你还好吗?”

“挺好的!”左少阳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几个月不见,苗佩兰瘦多了。

旁边一个侍卫陪笑道:“左公子,我们护卫老太爷他们到了东海边,已经有海船等着了,可是三姨娘死活不肯上船,说要回来伺候你,生死都要跟公子您在一起。老太爷他们没办法,只好同意了。”

左少阳望着他:“你是……?”

“回禀公子,小的是永嘉公主的贴身侍卫,这次奉永嘉公主之命护送老太爷他们到东海。”

“哦,辛苦了,老爷他们还平安吗?”

“一切平安,在合州祭祖之后,带着牌位,我们护送老太爷他们往东海走。路上遇到皇帝的传旨大臣,宣旨任命老太爷为‘送医使’,赏赐金银财宝无数。老太爷很是高兴。京城派了数十名护卫队随老太爷到倭国。我们一起护送老太爷到了东海边,那里已经有一艘巨型海船等候,我们大部分护卫按照永嘉公主之命,跟老太爷的护卫队一起,随船护送老太爷前往倭国,小的和几个兄弟护送三姨娘返回京城给公子报信。对了,老太爷还有一封信给您!”

说罢,从怀里掏出一封信,双手递给左少阳。

左少阳放开苗佩兰,取过信,也不管罗公公在旁等着,先撕开了信仔细看了起来。

老爹左贵信中说了事情经过,说了皇上任命他为送医使的事情,决定到了倭国,好好履职,为移居倭国的大唐子民送医送药。同时,也表达了一家人对左少阳的担心,希望他能早日到倭国团聚。

原来说是到倭国隐居,现在成了皇帝委派的“送医使”,成了朝廷官员了,这倒是个戏剧性的变化。父亲有了那几本老神医的医术心得,医术肯定会大增的,这倒不用担心。

看罢之后,左少阳放下心来,这才将书信揣在怀里,跟罗公公拱手致礼。将罗公公让到了院子里,在上次吃饭那里落座之后,罗公公道:“这下子,左大人该放心了吧?”

“谈不上,如果皇帝真要为难我的家人,就算我们躲到天边,皇帝也会找到我们的。所以,真正安全的地方,只有皇帝的嘴。”

罗公公有些尴尬:“大人这话倒也有些意思。既然大人放心了,咱家也就算交了差了。”

两人都哈哈笑了起来,虽然似乎都没有发自内心。

罗公公道:“大人这些日子可曾想过刘政会刘大人他们三个及其家人的医治问题?听说,他们的病都很严重了,据太医署太医说,熬不过几个月了。皇帝听了很是着急,这一次,还让咱家来问问大人,能否怜可怜可他们家人,至少,先把他们家人医治了,毕竟,他们是无辜的,反正现在大人的亲人也平安前往倭国了。让这么多人殉葬,只怕,于大人这仁医风范,颇有不合吧?”

“嘿嘿,若不说仁医倒也罢了,若说仁医,我倒是不敢当了。”左少阳冷冷笑道,“我说了,从今以后,我乐意做的事情,我才会做,他们三个串通了整我,把我往死里整,现在都整到死牢里了,我还把热脸贴在他们冷屁股上帮他们家人治病?我还真是有病了!我的家人是否平安,跟给他们家人治病没有半点关系,我的家人平安是理所应当的,皇帝本来就不该株连我的家人,判决里也没有株连我的家人的半点意思,所以,我用不着用我的家人的平安来换取给他们三个人的家人治病!当时交换的条件,只是给其他大臣和家人治病,这一点我已经做到了。因此,公公再也不要用这件事来说事了。”

一通话,说的罗公公一张老脸涨红了,干笑两声,道:“那,大人却要如何,才能给他们治病呢?”

“很简单,”左少阳道:“我已经说了很多遍了,——根据事实真相判我无罪,我就给他们家人治病,送我到倭国与我家人团聚,我就给他们三人治病。除此之外,别无他法!你们要说我见死不救也好,说我铁石心肠也好,我都认!没关系,债多不愁,虱子多了不痒。我一身黑锅多了,也不愁多这一项!”

罗公公简直无语了,大概是皇帝给了任务,所以又低声下气劝说了半天,左少阳却好不松口。罗公公无可奈何,只好摇着头告辞走了。

他们一走,关上门,苗佩兰扑入左少阳怀里,两人如饥似渴地拥吻在一起,过了良久,这才分开。

两人相拥着坐下说话。苗佩兰说了这些时间的事情经过,路上,她已经听说了满朝文武很多人都患了尸注病的情况。但是不知道左少阳跟他们的恩怨。于是左少阳把事情经过都说了。苗佩兰听说刘政会他们三个都患了尸注,高兴地直拍手:“这才叫恶有恶报!该该该!”

可是,又听说他们三个家人很多患了尸注病,左少阳坚决拒绝不肯给他们医治,除非宣告无罪之后,又有些黯然了。

她的表情逃不过左少阳的眼睛,低声问道:“

“你觉得有什么不妥吗?”

“不啊,老爷决定的,自然有老爷的道理。”苗佩兰笑得有些勉强。

“有什么话你就说,咱们两不用遮遮掩掩的。”

苗佩兰勉强一笑,依偎着他道:“我只是想,他们家人挺可怜的,被他们三个给连累了,要是不在他们家,或许这条命就能保下来了。”

左少阳淡淡一笑:“我们家人又有什么地方做错了,他们不可怜吗?他们还不是被我的事情连累了!也要让他们感受一下被连累的苦!让他们也知道,这样做别人是什么样的感受!”

“是,老爷说的没错。”苗佩兰听到左少阳说起这件事,顿时想起家人受到的苦难,想起自己的夫君秋后就要问斩,不觉心中一寒,搂紧了左少阳。

有了苗佩兰,左少阳的日子便好过多了。

刘政会等三人原指望这一次罗公公能说服左少阳给他们家人治病的,没想到还是没有效果,三人这才真正慌了,他们的病已经很严重,拖着沉重的身子,拖家带口一个接一个地来跪在地上恳求左少阳救命。包括于老太医的孙女于妍妍,当真在围墙外跪了一天一夜,左少阳依然铁石心肠没松口。

苗佩兰开始的时候很不忍心,可是,见左少阳无动于衷,也不敢开口劝,到后来,索性躲到了屋里蒙着被子。耳不听,心不烦。

就这样,过了整整两个月。

尸注是一种慢性病,一般情况下要持续很长时间才最终死亡,但这一次,他们传染的是杜夫人的具有很强传染性的烈性尸注病,所以发展很快,从左少阳被投入死牢到现在已经半年过去了,也就是说,这些病人也染病达半年了,除了左少阳救治的这些病患绝大部分正在稳步好转之外,其余的刘政会、于老太医好杜淹及其家人,则病情持续恶化。半年时,已经多人出现了垂危证象。

其中便有刘政会的小孙子,杜敬的老母和于老太医。

刘政会子女虽多,但是似乎命中注定子息单薄,几个儿子生的都是女儿,唯独大儿子新纳的一房小妾,给他生了一个大胖孙子。今年已经三岁了。

儿童和老人抵抗力弱,是最容易沾染尸注(肺结核)的。得病之后,也是最容易恶化引起其他并发症的。

于老太医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他儿子于太医稍好一些,但也是病情很危重了。

为了给他们俩治病,于妍妍又一次长跪不起。

这一次她整整跪了两天了,大雨磅礴也未曾离开,几次昏倒,被人抬下去医治,醒了又过来接着跪。她知道,现在到了最后时刻,再请不动左少阳救命,爷爷的一条命就要泡汤了。这么跪着,风里雨里,到后来,染了风寒,剧烈咳嗽,人已经憔悴得不成了样子,左少阳还是无动于衷。

苗佩兰实在忍不住了,那一晚又是大雨磅礴,于老太医的孙女跪在外面,咳嗽声在风雨里那样的让人心碎。苗佩兰在被子里,终于搂着左少阳的脖颈低声道:“老爷,要不,你就给于老太医他们治治吧,他们受了这番苦,也算是受到了惩罚了。于姑娘也怪可怜的,看在她这份孝心上,你就绕了他爷爷和父亲这一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