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53章 跪求

第553章 跪求

左少阳亲了她一下,道:“我就知道你会替她说话的。不过,我已经说了,除非皇帝宣告我无罪。否则,我不会给他和他的家人治病!这个原则决不动摇!我的医术,不是给仇人用的!”

苗佩兰本来充满期待的眼神顿时黯淡了下去。

左少阳搂紧了她,笑了笑,轻轻拧了拧他的脸蛋:“这样吧,难得我兰儿第一次开口求我,我给他们治一半,好不好?”

苗佩兰喜道:“好啊好啊!——啥叫治一半啊?”

“就是治好一半就不治了,慢慢拖着,什么时候他们帮我洗脱了冤屈,什么时候我就帮他们治好病。”

“可是,于老太医他们应该没有参与杜敬的事情吧?”

“我让他们帮我洗脱的,是诬陷我侵吞皇款的事情,这件事是他们跟杜敬有勾连的,虽然皇帝不追究这件事了,但不是因为我本来就无罪,而是因为我师兄说了情,其实皇帝心里是相信于老太医他们的。我必须洗脱这个冤屈!”

“要是,要是他们一直这样做呢?另一半你还治不治?”

“当然不治!”左少阳断然道,“我说了,我没有义务帮害我的仇人和他们家人治病!”

听到左少阳这话,苗佩兰再不敢多说了,好在,左少阳已经答应帮他们治一半,应该就能拖延一些时日,看看有没有转机。心里头,她当然是最希望对方能说出真相,帮老爷洗脱罪责,而老爷也帮他们治好病,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嘛。

左少阳捅了捅苗佩兰:“在想啥呢?”

“没……,没想啥啊……”

“那还不去告诉于妍妍,让他把他爷爷和父亲抬到隔壁空房,以便医治啊。”

苗佩兰惊喜交加:“现在就治吗?”

“难道还要挑日子吗?”

苗佩兰嘻嘻一笑,赶紧起床穿衣裙,撑了一把油布纸伞,出门穿过院子,打开院门,对跪在台阶下的于妍妍道:“姑娘,你赶紧起来吧,我们老爷爷已经答应给你爷爷和爹爹治病了,不过只治一半!”

于妍妍整个人都已经被风寒折磨得昏昏沉沉摇摇(欲)坠了,听到愿意医治几个字,旁的顾不上,欢喜得娇躯一晃,差点昏倒。不远处打着雨伞一直陪着的两个丫鬟已经听清了,虽然一时搞不懂什么叫治一半,到底是兴奋不已,急忙跑过来,一边一个将于妍妍搀扶起来了,然后一个搀扶着她,另一个则飞奔跑到外面报告去了。

这是死牢,非经皇帝御批,是不可能住在这里的,就算是御批了探监,却也不能在里面居住,所以于老太医他们都是在死牢大门外面找了几间房子住下的。而大牢的牢头和(禁)卒已经得了交代,只要左少阳答应给他们治病,可以准许他们进入软(禁)区。软(禁)区已经与其他死刑犯区域隔离开了,倒也容易警戒。

过不了多久,于老太医和于太医两人还有几个妾室子女都被软榻抬了进来。来到左少阳的院门前。于老太医已经昏迷了,于太医还是清醒的,拱手道:“多谢……,多谢左大人!”

“我不是什么左大人,叫我左郎中,否则,你们就去找你们的左大人治病去!”左少阳冷冷道。

“是是,左郎中,多谢了。”

“用不着,我不是看你们的面子,也不是看你女儿于妍妍的面子,我是看我妾室兰儿的面子才答应给你们治一半的,你们怀恨在心,一直陷害我侵吞皇款,在我的这个冤屈被洗脱之前,我不会给你完全治愈的,只治疗一般,慢慢拖着,如果我的冤屈洗脱了,皇帝将我无罪释放,我就给你们治好,如果皇帝依旧不查明真相要将我秋后问斩。你们就陪着我一起死好了。”

于太医这才知道什么叫做治一半。便道:“这件事,我们当真已经给皇帝说清楚了的,所以皇帝才不追究这件事了。现在左郎中您入狱,是杜敬那厮不肯翻供……”

“行了,你们不用辩解了,我现在也不想听,我只要一个结果,那就是我无罪释放!在这之前,我不会给你们真正治好病的。就这话,把人抬到院子里去!”

先前医治的朝廷官员中,相当一部分是间接受到传染的,病情比较轻,治疗也相对比较及时,所以已经有少部分治愈离开了监牢,空出了一部分房舍出来。

庄牢头立即安排他们住进了房间里。左少阳戴了口罩,背着出诊箱,拿着登记本,挨个诊病。

正诊查间,忽听有(禁)卒进来躬身禀报:“少爷,刘大人和杜大人可能知道了,此刻在门外求见,也是跪在雨水地上呢……”

“让他们跪着好了!”左少阳冷声道,“他们整我进了死牢,跪死都活该!”左少阳正在跟于老太医诊病,于老太医已经稍稍苏醒,他没听到前面左少阳说的治疗一半的话,后面左少阳跟(禁)卒的对话他听到了,心中又是庆幸又是惶恐,生怕说话错了惹左少阳不高兴,不给他医治了,赶紧把眼睛闭上。

左少阳诊完病,登记好病情之后,背着出诊箱撑着雨伞离开房间。

雨下得很大,打在油布纸的雨伞上,淅淅沙沙的。左少阳从院门出来,便看见刘政会和杜敬跪在地上,两人旁边都有两个仆从搀扶着,他们两个尸注病都已经很严重,虽然还没有到危症状态,但是,自己已经没办法独自跪在雨里了。

左少阳站住了,冷笑道:“你们别指望这样我就会心软,这涉及到我的(性)命,我只能拉你们两和你们的家人垫背!我说了,你们尽管骂我狠心见死不救,我不在意。你们也这样骂过了,现在又来跪着做什么?莫非又想到了新的点子要来整我?”

刘政会有气无力咳嗽着,不停往仆从手绢里吐着血痰,哀声道:“左公子,我,咳咳咳……我错了,我还是那句话,不求你救我(性)命,如果公子被问斩,我一条命赔给公子,但是,求公子救我家人一救,尤其是我孙子……,咳咳咳……”

“不救!我也说了,除非你们坦白,帮我洗脱罪责,让皇帝将我无罪释放。并让我东渡倭国,我才会给你们治病!”

刘政会眼看着妻儿特别是自己刘家的独苗就要死去,终于服软了,决定退出这处费力不讨好的复仇,——他自己跟左少阳没有半天仇怨,全都是因为妻弟于老太医跟左家的仇,处于护短才走到了这一步。结果把身家(性)命都搭进去了,眼看家人死到临头,这才不得不醒悟。决定退出自保。

所以,刘政会点点头,道:“我想过了,这件事,我(插)手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害人害己,唉!亡羊补牢,为时未晚。我已经准备立即着手写了一封给皇帝的奏折,说明此案还有没有查清的地方,比如对杜家管家、衢州刺史等人的询问等等。咳咳咳……,但是,我身染重病,已经不合适负责此案的调查,请皇上另派贤能,重查此案……,咳咳咳……”

左少阳心头一喜,这倒是个好消息!但是脸上却依旧不动神色,淡淡道:“你准备推举谁来重查我的案子?”

“这由皇帝来定,不过,大人若有信得过的朝中大臣,可以举荐,老朽可以在奏折中上报皇帝。咳咳咳……”

“算了,我没什么信得过的大臣,就让皇帝自己定吧,要不然,说我作弊,我要的是一个公道,而不仅仅是无罪的判决。”

“好,我回去就立即起草,不管公子是否愿意替我妻儿治病,我都退出此案。再不过问此事!咳咳咳……”

“哦?”左少阳冷笑,“你做这些,难道不是为了让我给你妻儿治病?”

“是,也不是!”

“此话怎讲?”

“我当然希望公子能给我妻儿治病,如果公子怀恨于我,非要迁怒我家人,我也无话可说,咳咳咳……,毕竟,当初公子已经警告了我们,是我当时不相信公子的话,还由此造成了很多大臣及其家人连累染上了尸注绝症。我很内疚。若是如此,也是我的报应!咳咳咳……”

“听你说的,到好像真是那么回事似的。行,既然这样,我也让一步,你把奏折上报,皇帝决定重审此案起,我就给你的妻儿医治,不过,我只医一半,就是说,我给他们只治好一半就不治了。因为你让别人重查此案固然好,有利于我的案子查清楚,不过,我要的是结果,在我获得无罪宣告之前,我说了,不会给你们家人治好病的。至于你和杜敬,在我无罪宣告之后,可以考虑给你们治一半,然后,在我东渡倭国与我家人团聚之后,再帮你们两个治好。于老太医那边我另有安排。”

刘政会想不到左少阳这么痛快地答应了,感激涕零,鼻涕口水顺着雨水流淌。

刘政会在仆从搀扶下,踉踉跄跄回去了。

左少阳望着地上方才一言不发跪在那里的杜敬:“你呢?跪在着做什么?你不是要找杀手谋杀我家人吗,怎么还不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