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55章 二复奏

第555章 二复奏

傍晚,罗公公终于来了。进门便微笑说:“左大人?听说你找咱家有急事?难道你想通了,愿意给刘政会大人他们三个及其家人治病了?”

因为这件事刚刚决定,消息还没有这么快就传到罗公公耳朵里,所以他还没知道。

左少阳点头道:“正是,不过,这之前有些事情需要做。所以把您请来了。”

“哦?咱家还跟你们的事情有关?”

“不是有关,而是请罗公公把一份奏折传上去给皇上过目。力争为我洗脱冤屈。”

“哦?什么奏折?”

左少阳对隔壁院子叫道:“杜敬,过来!”

杜敬在隔壁答应了一声,在两个仆从搀扶下,拖着步子进来了。

左少阳取出那份奏折,还有那张纸条,递给杜敬:“你看看,这奏折是不是你亲笔写的?”

杜敬拿过来扫了一眼,孱弱的声音道:“是,是我写的。”

“好,你打算怎么办?”

杜敬吩咐仆从放开手,两手将奏折托过头顶,跪在地上,对罗公公哭诉道:“公公,先前我举报左少阳左大人欺骗用药逼死我堂兄杜如晦宰相的事情,是不对的,是我陷害的。”

罗公公大吃了一惊:“你说什么?当真是你陷害了左大人?”

“是的!”杜敬便把事情经过都说了。因为左少阳就在旁边,他不可能有什么篡改,一切都是照实说的。

罗公公听罢,当真是目瞪口呆,半晌,才叹了口气道:“杜大人,你!你这是欺君之罪啊!论罪当斩的!”

“臣知罪。臣只求皇帝能赦免左大人,啊不,宣告左大人无罪。给左大人洗脱冤屈。杜某才能安心啊。”

罗公公小心地把那封信折好,放进了怀里,道:“这奏折咱家回去立即交给皇上。”

杜敬又把杜如晦写的那张字条递给了罗公公,把事情经历说了,罗公公看罢字条,更是惊讶:“却原来,杜宰相有遗言留下啊?”看罢之后,连连叹息。把纸条揣好。起身告辞走了。

又过了两天,罗公公又来了,这一次,却是来宣旨来的!

圣旨宣布,鉴于刘政会身染重病,不适合继续查办左少阳一案,同时,由于发现若干新线索和证据需要进一步查证,故转由新任御史大夫闫肃负责。

这个人左少阳从来没听说过,希望他能查清楚自己的冤屈。

圣旨另说道,于老太医的儿子于太医伙同杜敬、杜帐房、吉算子等人故意陷害左少阳侵吞皇款,此事已经查明,于左少阳无关,将杜帐房、吉算子等人判处绞刑!对于老太医判处仗八十,徒五年。念其年迈体衰,准予赎刑。对于太医判处徒三年,仗八十。对于杜敬,因为涉及胎衣入药逼死杜如晦一案,延后一并处断。

左少阳很是高兴,至少,自己侵吞皇款一案已经洗脱了冤屈,他心中又升起了希望,既然皇帝李世民知错能改,那自己另一个案件受到的冤屈,便有洗刷的希望了。

这件案子得以洗脱冤屈,自然是于老太医一家真的做到了他们的承诺,于是,左少阳便开始给于老太医他们家人治疗。心里高兴,也不提治一半的事情。这让苗佩兰非常的高兴。

经过左少阳精心调制,数月后,于老太医一家的尸注病全部痊愈。

但是,于老太医和儿子两人却没什么好结果,于老太医虽然准许赎刑,但被这件事折磨的心力交瘁,某夜突然中风偏瘫了。口眼歪斜,口不能语,大小便失禁。一年后,便病死了。

于太医挨了八十棍,打得皮开肉绽的,一条腿被打折了,又被送去服了三年苦役,那腿便一直没有治好,成了个跛子。

于妍妍还算幸运,嫁给了一位王爷的王子,成了王妃,后半生过的平静而幸福。这些都是后话,按下不提。

在杜敬将家宅变卖之后,把所得金银都送到了左少阳的软禁死囚小院。堆得跟小山似的。

左少阳便开始给杜敬家人和刘政会的家人医治,但是说了,只医治一半,等后面的结果。

在他的医治之下,这些人的病都稳步好转了。刘政会感激涕零,杜敬却没有出面表达谢意,因为他也被打入了死牢,只不过关押的是在普通死囚区。

————————圣旨宣告的两天后,新负责左少阳一案的新任御史大夫闫肃便来死牢提审了左少阳。耐心详细地听取左少阳叙述了事情经过,并听取了他的辩解。

左少阳提供了这件案子还没有调查的证人。闫肃一一记下。承诺一定将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左少阳心中顿时燃起了希望。

眼看着左少阳高兴,这天,小杜铭捧着一本医书问了好多问题之后,突然仰着小脸道:“左叔叔,你能收我为徒吗?我想跟你学医。”

左少阳愣了一下,微笑道:“你为什么要学医?”

“我父亲和母亲都是病死的,我想学医,将来可以救治那些像我父亲母亲那样需要救治的病人。”

左少阳轻轻摸了摸他的小脑袋:“你很聪明,如果由我来从小调教,将来一定会成为盖世神医!只可惜,唉……,我现在不收徒的。很抱歉。”

左少阳现在生死未卜,哪里还有什么心思收徒呢,所以便拒绝了。

杜铭神情一黯,低下头,捧着那本医书转身往屋里走去。

左少阳给杜敬和刘政会的家人治病,待到这些人的病情得到了控制之后,他便硬着心肠停了药。杜敬和刘政会知道了,一点办法都没有。

一个月后,闫肃再次提审左少阳,笑吟吟说道,他已经查清楚了事情真相,知道这件事果然是杜敬有意陷害的,刘政会出于为于老太医报私仇,而故意没有认真调查此案。他已经写了详细的审查报告,上报了皇帝。皇帝应该会有一个公正的处断的。

左少阳大喜,忙不迭地表示感谢。

可是,几天之后,左少阳见到罗公公捧着金黄色卷轴来宣旨的脸色,他就已经猜到,这件事不妙!

果然,罗公公展开圣旨,尖着嗓门念了一通圣旨,圣旨先叙述了一遍杜敬交代的事情真相,然后判决杜敬为了陷害左少阳,不惜逼死杜如晦,罪不可赦,依律当斩,以二复奏即刻问斩。左少阳明知以胎衣入药是杜如晦的大忌,依然使用胎衣入药交人给杜如晦服用,视为同谋,亦罪不可赎,予准死罪,秋后三复奏后与杜敬一并问斩!刘政会徇私枉法,依律应处流刑,但鉴于左少阳本身有罪,故可减免刘政会枉法裁判之罪,改判徒三年,准予赎刑!

左少阳整个傻了,皇帝明明已经知道了自己是被杜敬诬陷,还是第二次核准了自己的死罪!这就是说,皇帝李世民,已经铁了心要杀掉自己替杜如晦报仇了!

知道这一点,他整颗心都泡在了绝望之中,连刘政会、杜敬等人的处理决定都没有用心听了。

李世民要杀我!

明君李世民竟然要杀我!

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明君李世民竟然真的要杀我!

左少阳心中一个劲狂叫着。

穿越来大唐之前,左少阳对李世民虽然说不上崇敬,但至少是有好感的,想不到,自己有好感的这位明君,现在竟然执意要将自己送上法场!这位明君既然已经知道了自己是被杜敬陷害的,可是,却还是要自己陪斩!

这让左少阳简直要发狂了!

罗公公宣读完圣旨,望着左少阳,眼中露出一丝无奈,摇摇头,低声道:“公子,不用太担心,秋后还有一次复奏呢。还有最后一次机会的,说不定,那时候皇帝就改变主意了……”

“你相信吗?”左少阳抬头望着他。

罗公公愣了一下,他跟随皇帝李世民多年,知道他做事非常果敢,认定的事情鲜有改变的,在死刑复核上也是这样,以往核准死刑,第一次复核他就非常的谨慎,稍有不妥,就不予核准。所以全国的死刑率非常的低,远远少于隋朝,比唐高祖时代也少得多。在第一次复核时,觉得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而且其罪当杀,罪不可赦,便会毅然核准死罪。

当然,皇帝李世民核准死刑也有改动的时候,但是数量极少,而且到目前为止,也仅仅是在二次复奏就改了,从来没有二次复奏核准死罪之后,在秋后问斩之前的最后一次复奏时改变主意的。

所以,左少阳这么问,罗公公心中已经摇头了,但是,却不愿意让别人放弃这最后一线希望。所以,罗公公挤出了一抹微笑,道:“大人与旁人不同,大人医术高明之极,开胸术除了大人,试问天下还有谁擅长?另外,治疗尸注绝症、中风等等,除了大人,天底下就找不到别人了。所以,皇帝一定会慎重考虑的。”

左少阳悲愤地摇摇头:“不可能的!我知道皇帝,他不是一个轻易改变主意的人,他早在这之前就已经知道这一切,却依然两次核准了我的死罪,这就已经说明,他是决意要杀我为杜如晦宰相报仇了。所以,绝不可能再有更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