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56章 错版的秘密

第556章 错版的秘密

罗公公其实心里也是这样想的,只不过看着左少阳绝望的样子,实在有些不忍心,心中也多少为左少阳叫屈,好心给人治病,被人利用,害死杜如晦,结果自己被牵连进去断送性命,说起来的确让人感叹。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罗公公只能摇头告辞走了。

这一夜,左少阳呆呆地坐在廊下,苗佩兰陪在他身边,心中苦楚,却不敢流泪,生怕左少阳更伤心,只能坐在旁边的矮凳上,依偎着他,搂着他的腰。

书房里,小杜铭隔着窗户不时跟他说话,拿着医书问他一些问题,问题有趣而有耐人思考,左少阳知道这孩子想把自己注意力引开,可是真的没心思去想着些问题,所以开始的时候,还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答他,到后来,他也被其中一些问题引起了兴趣,便耐心地跟他解释,这一说话,心中的苦闷绝望倒也淡了一些。

夜深人静,关门上了床。苗佩兰终于忍不住哭了。

左少阳搂着她,在被子里低声道:“别哭,不用担心的,永嘉公主在近期会安排我们越狱逃走的。”

“真的?”苗佩兰惊喜交加,声音都发颤了。

“是的!进来之前就已经说好了,一旦皇帝第二次核准死罪,公主就开始着手营救。所以不用着急,咱们耐心等待就是。”

“嗯!”苗佩兰搂紧了他,“那咱们怎么办?要做些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因为我不知道公主的计划,她没有告诉我。只能耐心等着。”

“好!”

有了这句话,苗佩兰一颗心便安稳了下来,主动索爱,两人一场激烈的雨水之欢后,她才安稳地在左少阳怀里熟睡了。

可是左少阳却睡不着,他虽然这样安慰了苗佩兰,但是,在心里,他却半点心都放不下,李世民太精明了,从他前面威胁阻拦自己家人东渡之事便知道,自己的一切都在他掌控之中。虽然永嘉公主深得李渊和李世民两位皇帝的溺爱,但是,这件事上,显然李世民没有买永嘉的面子,同时也会因此着实提防永嘉公主暗中搞鬼。因此,永嘉公主的营救将会非常的困难。

随后的几天里,小杜铭经常问左少阳一些医学问题,还跟他分辨,当然,这些分辨大多是孩子的天真和好奇,自然也是为了让左少阳能分开心思。

第二次死罪核准之后,左少阳的软禁小院的警戒明显加强了。庄牢头几乎每天都来探望左少阳,好酒好菜伺候着,陪他说话聊天。还隔三差五地从外面找来歌姬跳舞助兴。

左少阳不知道庄牢头这是为了监视自己,还是想用怀柔政策来让自己不要逃走,免得给他惹麻烦。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这一年的夏天非常的闷热,庄牢头也不知道从哪里每天都弄来了不少冰块,给他调酒配置酸梅汤解暑。

左少阳心头却越来越不安,这么长时间了,永嘉公主的人甚至都没有露面,也没有任何消息。问了庄牢头,也是茫然不知。

苗佩兰本来是充满了希望了的,可是,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她也开始慢慢紧张起来,不时悄悄地问左少阳永嘉公主的人怎么还不来?

左少阳苦笑,只能宽慰她说应该快了。

可是,秋天终于来了,树叶一片片飘离了树梢,落满了院子,永嘉公主的人却还是没有来。

苗佩兰更是焦急了,她开始筹划自行越狱。可是,她检查过这软禁小院和能进出的所有区域之后,她绝望了。——这软禁小区整个地面全部都是用一块块巨大厚实的花岗岩砌成的。别说他们那只能挖地的小锄头,就算用钢钎,也未必能凿开地洞。

而整个羁押区的围墙其实是一座四面包围的城墙,全部都是石头砌成的,上面可以供兵甲通行的。非常高,凭他们的本事,根本上不去。并且,在围墙的四角哨塔里,有不少弓箭手,这些人看外形都知道绝对是高手。就算能杀掉下面的全部禁卒,也没办法对付城楼上的弓箭手。

一天天又冷了起来,秋天正如南飞的大雁一般快速而又坚决地从眼前流过。

秋后问斩是在秋末时节,这一天终于越来越临近了。左少阳都能感觉到了死神狰狞的微笑。

苗佩兰躲着左少阳掉眼泪,却毫无办法。

左少阳反倒慢慢看开了,他甚至开始研究孙思邈给他的道家书籍,研究庄子。让庄子对死亡的豁达来帮助自己拜托死亡的恐惧。

小杜铭的病早在夏天就已经彻底痊愈了。

左少阳决定解除杜铭隔离的那天,通过狱卒传信给了杜家,可是,杜家一直没有派人来接他。

杜铭是个爱静而又非常爱读书的孩子,整天都在左少阳书房里看书,各种书都看,特别是医书,看不懂的就问左少阳。有些问题左少阳能回答上来,有些却答不上来,比如关于四书五经的。

这天,杜敬捧着一本书问左少阳:“左叔叔,这个字印错了!”

左少阳正在研究老子关于有用和没用的名篇,闻言抬头扫了一眼,见他读的是一本《论语》,随口:“可能是排版出了问题。没事的。”

杜铭哦了一声,接着看,过了半晌,又道:“这个地方也错了!”

“没事,跳过去接着读。”

杜铭又看见了一会,抬头看了看左少阳,欲言又止,低头接着看,过了一会,又抬头看看他。把整部《论语》看完之后,杜铭找来纸笔,跪在椅子上开始写字。

写完之后,将那张纸递给了左少阳:“左叔叔,给!”

“这是什么?”

“这本《论语》写错了的字,我都全部摘抄下来了,旁边备注了正确的字。

左少阳取过看了一眼,道:“怎么了?错的很多?”

“嗯,十多处呢!”

“给我看看!”左少阳接过书,“哪呢?”

“这!这!还有这!”杜铭站在旁边帮他翻书,指给他看,“这十几个地方都印错了!”

“不会吧?”左少阳看了看,“你如何知道这十几个地方印错了?”

“这书我四岁的时候就已经能整个背下来了。自然知道。”

左少阳毫不怀疑这一点,杜如晦的儿子,自然是将门虎子了。问道:“你是如何得知的?”

“翻着翻着就发现了。我看你忙着看书,就抄下来了。”

“你看的书跟这本书不是一个版本吧?”

“是一个版本!都是伍德三年印制的。”

左少阳很是奇怪,唐代印刷书籍,都是刻板,同一块刻板印出来的东西,不可能出现前后书籍内容的错误啊。难道是版本不同吗?

古代刻板印书不存在版权问题,在活字印刷术出现之前,因为印书耗资巨大,只有朝廷或者大户人家才有这本钱。所以一块刻板会用很久,反复地印,既然有了别的刻板了,原则上同一时期就不会再刻板印刷相同内容的书籍。当然,不同时代有不同版本,很多是后代大家对经典的解析。

左少阳合上书,看了一眼封皮,正是自己不知道已经反复看了多少遍的那部《论语》,这部书隐藏着杜家数十年收刮的财宝的藏宝图。不禁心头一动,难道,这些字跟藏宝图有关?

左少阳急忙又拿过那张纸,看了一遍,但那十几个字前后并不连贯,不禁大失所望。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你看别的书吧。”

“哦,”杜铭拿回了那张纸,趴在桌上,也不看别的书,就盯着那张纸看,然后又拿过那《论语》翻看着。过了好一会,才仰头道:“左叔叔,华山双雪峰在什么地方?”

“应该在华山上吧。”

“那里有一座依云寺,对吗?”

“不知道啊,——你去过?”左少阳抬头问他。

小杜铭摇了摇小脑袋。

“那你怎么知道有个寺庙叫依云寺?”

“这张纸上写的。”小杜铭仰着小脸有几分得意地笑道,“我把这些错字按照页码的最后一位数排列,就得了这行字,——‘华山双雪峰依云寺右侧三百米悬崖中段岩松上!’”

左少阳又惊又喜,急忙起身拿起那张纸看了一遍,一颗心猛跳起来:“难道,这就是隐藏杜家无数财宝的藏宝地吗?”

刚刚冒出这个念头,心头又是一黯,知道了藏宝图又能如何?现在已经是秋后,问斩之日即将来临,永嘉公主却没有半点音信,看来是难逃一死的了。又如何能去挖宝藏呢?

只能告诉兰儿了,让她挖了宝藏,过上富国敌国的日子。

左少阳把那张纸放在蜡烛上烧掉了,对杜铭道:“这件事你不要告诉任何人,明白了吗?”

杜铭完全只是为了好玩,才把那一串零乱的数字列成了一句话的,听左少阳如此郑重地交代了,忙点了点头。

夜里,左少阳在被子里,搂着苗佩兰低声道:“我知道有一座宝藏,是贪官杜淹数十年收刮的财宝,富可敌国。就埋藏在华山深处,我现在把地址告诉你,你一定要牢牢记住。”

苗佩兰摇头望着他,眼中满是哀伤,低声道:“哥,你记住就行了,我要跟你在一起,就算是要去挖宝,我也要跟你一起去。我绝不一个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