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57章 法场

第557章 法场

公告:

2011年10月19日,老沐被单位选派参加“争优创先强基惠民”万名干部下基层驻村工作队,和单位的另外五名同志一起,在西藏萨嘎县雄如乡卓巴布村驻村,开展加强基层基础建设,强化党群关系,帮助百姓致富的工作。我们所驻的卓巴布村海拔400米,氧含量只有平原的50%,全村333人,是纯牧区,属高寒地区,自然条件十分艰苦,但是,这里有湛蓝的天,辽阔的草原,美丽的白云,善良的村民,活泼美丽的牧羊女,绵延巍峨的雪山。等等等等这个乡下辖的六个村里,只有两个村有电和有电信信号,可以用3g上网。老沐所在的村幸运地是其中的一个,所以基本上不耽误小说的更新。在码字写小说的同时,老沐决定在新.浪网开微.博记下这一年的经历,有兴趣的书友,请到老沐的微.博里来逛逛吧。老沐的新.浪微.博名字叫“沐轶”,在新.浪首页用昵称搜索就能找到。让我们一起开始这段不一样的经历吧!

————————————————————————

“傻话!”左少阳拧了她因为担忧而明显消瘦的脸蛋,“万一我有什么差错,你要去挖这些宝藏,咱们一家人几辈子都花不完的。”

“不!”苗佩兰紧紧抱住了他,“我不要什么宝藏,我只要跟你在一起!死也不分开!”

“胡说!”左少阳瞪眼道,“当初你过门的时候我就已经说清楚了,你们也答应了,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怎么现在又来说这些话?你想气死我吗?”

苗佩兰呜呜地哭了起来:“哥,我不要跟你分开,求求你,要是死,就让我跟你一起死吧!不要把我孤零零一个人扔下。求你了……”

左少阳心里跟刀割一般,紧紧把她搂在怀里,柔声安慰着:“不会的,永嘉公主不是说了要来救我的吗?不用担心,我告诉你这个宝藏的地址,只是为了保险起见……”

苗佩兰只是紧紧搂着他哭着摇头,把脸埋在他的怀里不听。左少阳无法,只好作罢。

又过了几天,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

这一天,大牢里突然来了很多兵甲,将软(禁)区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个水泄不通,接着,大队的大内侍卫鱼贯而入,布满了左少阳的软(禁)小院。接着,罗公公手捧金色卷轴出现在了院子当中,高声道:“左少阳接旨!”

苗佩兰脸色苍白,将早已经准备好的两把小锄头握在手里,护在了左少阳的身前:“谁上来,我就杀了他……!”

突然,苗佩兰环跳(穴)一麻,身子顿时瘫软无力,手里两把小锄头掉在了地上。扭回头,便看见左少阳手里握着那发射暗器的圆筒,凄然瞧着她。

“哥!你……”

左少阳伸手揽住了她的小蛮腰,在她红唇上轻轻一吻:“兰儿,你答应我了的,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都要好好地活下去!芷儿和小妹都已经怀了孩子,需要你帮着一起照看。还有爹娘,需要你照料。你绝不能做傻事,否则,我死也不会原谅你!”

苗佩兰泪流满面:“哥!不要!不要留下我一个人……”

左少阳拦腰将她抱在怀里,走回了卧室,轻轻放在**,对跟进来的小杜铭道:“帮我照顾好她,行吗?”

小杜铭郑重地点点头:“左叔叔,我保证,如果阿姨死了,我就自杀谢罪!”

左少阳身子一震,杜铭这句话,无意将给苗佩兰一个重重的约束,能保得她平安。心中感激,轻轻(摸)了(摸)小杜铭的头,道:“谢谢你!若有来世,我一定收你为徒!”

小杜铭倒头便拜:“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说罢,咚咚咚磕了几个响头。又转身给**的苗佩兰磕头,口称师娘。

左少阳又喜又悲,伸手拉他起来,道:“好孩子!好,师父就收了你为徒!唉,只可惜,没机会教你了,这一屋子的书,有不少是我写有眉批的医学心得,在《伤寒论》的匣子夹层里,有我写下的详细治疗尸注绝症的方子,你好好研究,可能的话,给你杜敬杜叔叔的家人治好尸注绝症,我答应了他的,估计他也难逃一死了。刑部尚书刘政会的家人也给他们治吧,他们也是无辜的。但是,这方子只能你用,绝不能传给其他人!记住了?”

“是,师父。徒儿记住了。”杜铭郑重点头道。

“好孩子,好好努力,只要有恒心,你一定能成为一个悬壶济世的好大夫的。”

杜铭认真地点点头。

**,苗佩兰已经哭得如杜鹃滴血一般了,不停呼唤着左少阳。

左少阳附身在她满是泪水的脸蛋上轻轻一吻,柔声道:“记住刚才我的话啊。来生……,我还娶你做妻!”

“哥——!”苗佩兰撕心裂肺的一声哀哭。

左少阳毅然转身走出了卧室,来到廊下,两手背在身后,对罗公公道:“宣旨吧!”

罗公公身后侍卫见他傲然而立,并没有下跪接旨,都是齐声怒喝。罗公公手一摆,叹了口气,拿起圣旨,展开,尖着嗓子念道:“左忠少阳,罪不可赦,虽三次复奏,朕仍不能宽恕其罪责半分,核准其死罪,宣旨之日,即刻行刑!钦此!”

左少阳仰天大笑:“好!能死在唐太宗李世民的手里,我左少阳也不冤枉了!咱们上路吧!”说罢,伸出双手。

罗公公又叹了口气,道:“得罪了。”手一摆,几个(禁)卒上了,给左少阳戴了手铐脚镣和木枷。押上了囚车,众侍卫和兵甲押送着,在屋里苗佩兰的哭喊声中,浩浩荡荡离开了死牢,往法场行去。

一路上围观的人群默默地看着他,眼中都是不忍。因为宣旨即行刑,很多人并不知道,所以并没有亲戚朋友来送别,甚至也没有那些曾得过左少阳恩惠的病患来送别。

终于,囚车来到了法场。

这里已经布满了披坚执锐的兵甲,将法场四周围住了,围观的民众只能远远地望着。已经有一些病患和家属得到消息赶来,提着食盒,哭着哀求兵甲让他们过去,给左少阳敬一杯酒,吃一口菜,也好做个饱死鬼。但是兵甲一律拒绝了。

法场上,还停着另一辆囚车,囚车里,赫然便是死对头杜敬!

杜敬同样戴着重重的木枷和手铐脚镣,望见他,哈哈大笑:“左少阳,想不到,竟然咱们两作伴归西,(阴)曹地府也有伴了!”

左少阳冷笑:“你这种丧尽天良骨(肉)相残的畜生,等着到(阴)曹地府上刀山下油锅吧!”

“好,我上刀山下油锅也行,只求你能留下治疗尸注绝症的方子,以便给我老母和亲人治病!求你了!”杜敬哀声道。

“做梦!”左少阳冷声道,“老子一个方子都不留!”

杜敬怒道:“你答应了我,如果我们俩一起死,你就帮我老母和亲人治病的!”

“我说的是给他们治病,没说留下方子。”

“可是现在我们俩都要死了,你不留方子,如何给我家人治病,而且,还有那么多尸注病患等着你的方子治病,你留下方子,也是积(阴)德的好事啊,将来(阴)曹地府会有好报的。”

“用不着!”左少阳冷笑道,“什么(阴)曹地府,什么积(阴)德,老子都不管,老子现在马上要死了,还写个屁的方子。你们家人死了那只能说是你害的!你当初不陷害老子,能搞到今天这地步吗?”

“左爷爷,求你了,咱们死到临头了,我都认错了,也把命赔给你了,你就积积德,做做好事吧。”

“老子以前最喜欢的就是做好事,现在,老子不想做了,就要让你家人死,老子就不留方子,大家一起死,黄泉路上才热闹!”

“左少阳!你个疯子!你不得好死!”

“你个乌鸦嘴说对了!老子现在上了法场,能算得上好死吗?哈哈哈”左少阳仰天大笑。

杜敬污言秽语滔滔而出,左少阳只是哈哈大笑。

行刑的兵甲冲上来,抓住杜敬脖子上的铁链,将他扯下了囚车,拽到了刑场上按到跪下。远处监斩官扔下一根令牌,说了声行刑!

一旁的刀斧手手起刀落,杜敬斗大的人头滚落地上,鲜血喷洒而出,溅得一地都是。

亲眼看见仇敌人头落地,左少阳心中大快。

这时,兵卒打开了他的囚车,左少阳下了囚车,昂头走到刑场前,立而不跪。刀斧手和兵甲们扭头望向监斩棚。

罗公公从监斩棚上走了下来,来到左少阳面前,道:“左大人,你临死之前,咱家告诉你一件事,你听了或许更高兴。”

“请说!”

“刑部尚书刘政会死了!病死的,尸注,就在三天前!”

左少阳愣了一下:“此言当真?”

“是!”

左少阳想笑,却发现自己笑不出来,只是点了点头:“多谢你告诉我这些。”

罗公公对行刑兵甲道:“搬一张椅子来,让左大人坐着行刑。”

兵甲答应了,很快搬来了一张椅子。左少阳感激地对罗公公笑了笑:“多谢!”说罢,坐在了椅子上,把脑袋往后一扬,将头靠在靠背上,吼道:“来吧!让我看着屠刀落下!岂不快哉!”

一个兵甲从后面抓住左少阳的头发拉直了扯住。刀斧手走到旁边,冷眼看了看左少阳,将捧着的鬼头刀慢慢举过头顶,瞧了一眼罗公公。罗公公点了点头。

随即,寒光一闪,鬼头刀当空劈下,唰的一声,将左少阳头顶长发贴着头皮劈成两段!

左少阳看见那一道寒光之后,脑中一片空明!

不知过了多久,已经魂飞天外的灵魂这才悠悠回到了脑袋里,他呼地一声坐了起来,扭头望向罗公公:“搞什么?”

罗公公微笑:“左大人的行刑已经完毕。请随咱家进宫面圣吧!”

旁边的行刑兵甲赶紧过来打开了左少阳的手铐脚镣。

左少阳站了起来,(摸)了(摸)脑袋,脑袋还在,只是脑袋顶上的头发已经贴着头皮被砍掉了,而四周的头发还耷拉着,很像水浒传里的披发行者。

左少阳道:“不砍我的头了?”

罗公公低低的声音道:“不砍了。皇上已经下了密旨,准予左大人削发替头,就是砍掉你的头发,就算砍头了。”

————————————

ps:昨晚全县停电,网络也没了,直到今天中午才来电。所以补更,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