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61章 岁月如梭

第561章 岁月如梭

这一夜,自然是留给了乔巧儿、白芷寒和桑小妹三女。当初在京城为了留下后代,左家已经形成了四女侍一夫的大被同眠的习惯,不过这些日子都是苗佩兰侍寝,所以就把这个机会让给了她们三个。

而白芷寒和桑小妹又是刚出了月子,其实还不适合**,跟左少阳同房更多是为了温存,主要的还是乔巧儿承担。

这一夜,有(激)情也有温情,说不完的离别情义和相思苦。一直到黎明,才相拥睡去。

第二天,左少阳本来要把返回大唐的建议告诉父亲左贵的,不料左贵却先提出来了。左贵告诉左少阳,他在倭国很不开心,因为语言不通,很难跟倭国国民打交道,给那些大唐子民医治,也不能排除他思乡之苦。毕竟有了年纪,总想落叶归根,不愿意客死他乡的。这一次既然皇帝已经宣告左少阳无罪了,也就不存在避难的问题,莫不如借此机会跟随大唐回归海军返回大唐,回老家合州去。

母亲梁氏和姐姐茴香、姐夫侯普都表达了这个愿望。当然,乔巧儿、白芷寒和桑小妹也是这种想法。不过他们自然听从左少阳的决定。

左少阳便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家人听见左少阳答应返回大唐老家,又是一阵欢呼雀跃,立即开始准备启程。

左家在倭国没有置办太多行头,加上现在左少阳他们随身带来的巨额财富,已经足够让左家过一辈子衣食无忧的大富大贵日子了。

所以,变卖家财就变得很简单了,护送来的大唐军将领本来就有护卫左家回归大唐的使命,自然是耐心等待,等左家处理完毕家财之后,便护送左家一家人带着万贯家财起航了。

回航的路程倒是一帆风顺,不一日,便到了东海之滨了。弃船雇车,护卫队便告辞返回京城复命去了。左少阳一家买了十几辆大车,乘车前往合州。

现在已经是贞观五年,天下太平,也没有什么绿林强匪,所以一路无事,这一日,终于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合州老家。

合州已经摆脱了战乱的(阴)影,在唐太宗李世民的分田到户政策实行之后,老百姓安居乐业,日子当真是一天一个样。早已经不是贞观初年的那样萧条景象,沿街走过,所见都是一派繁华。

左家在合州名气很大,他们还乡的消息立即像长了翅膀传遍了整个合州,很多当年得到左家恩惠的乡亲都来探望。

当初买下左家老宅的也是左贵的一个远房亲戚,没等左贵开口,便主动提出原价把房产转卖给左贵了。左贵很是高兴,现在这笔钱对他们家来说根本不成问题,当即买回了宅院,一家人住进了当年的瞿家老宅。

左少阳和一妻三妾住进了后花园的小阁楼,本来,这阁楼的房间是不够他们一人一间的,不过左家已经形成了多女侍一夫的融融局面,大家住在一起,却更热闹。

萧芸飞是不愿意住在左家的,她本来就漂泊江湖惯了的,在清风寺后面也有一栋小阁楼,那是她当初在合州以老头的身份买下的房产,所以依旧住在哪里,当年那个老妇依旧在帮她照看这栋房子,所以里面一应俱全,直接便可以住进去了。

当晚,左家设宴款待前来探望的亲戚朋友,喝了个酩酊大醉,便要跟四女同房,苗佩兰却羞答答摇头,左少阳很是好奇,问她为何。白芷寒笑吟吟帮腔道:“老爷,恭喜,兰儿有喜了!”

“真的?”左少阳大喜,抓住苗佩兰的手一诊脉,果然如此,他虽然已经有了两个儿子,可是得知白芷寒和桑小妹怀孕的时候,他正蹲在死牢里,而且命悬一线,比不得现在全身轻松,又是就在身边得知,高兴得他把苗佩兰抱起来原地转了个圈。

乔巧儿慌忙道:“老爷,小心兰儿肚子里的宝宝!”

左少阳虽然知道这时候还无需如此谨慎,但到底牵挂,急忙停住,小心地把苗佩兰放在地上,蹲下身,道:“让我听听!”

羞得苗佩兰扭过身躲了开去,左少阳追着要听,一众人都笑了。

………

————————————————

花开花落,岁月如梭。

转眼之间,时光已经过去了四个年头。

这四年里,苗佩兰给左少阳生了一个美丽的女儿,乔巧儿也终于开花结果,给他生了一个儿子。桑小妹再接再厉,又给左少阳生了一个女儿。至此,左少阳已经有三儿两女。

左少阳跟萧芸飞在这四年里,是不成亲没圆房的夫妻,左家也一直用这种身份对待萧芸飞,左少阳隔三差五就要抽出一夜到萧芸飞的小阁楼跟他相会,两人相拥而眠,总是有说不完的情话。

每年左少阳要抽出一个月的时间进山修炼道术,这个月自然是萧芸飞陪同。而这个月,就属于他们俩的日子。也是萧芸飞最快乐的时光。

因为这些,萧芸飞安心住了下来,再没有出去行走江湖,劫富济菩萨了。

左贵老爹的医术自从得了左少阳给的那几本老神医的数十年行医心得医术宝典之后,加上左少阳的指点,医术大进,不仅已经能独当一面,而且在合州已经创下了不小的名气。

当然,他的名气是不可能盖过左少阳的,这四年时间里,左少阳除了在合州行医之外,很多州县病患都是慕名而来,求医的络绎不绝,其中不乏从京城来求医的。左少阳经常到各地州县行医治病,但是,从来不去京城,就算京城病患给出天价诊金,他也不去。

另外,一些趾高气昂的或者财大气出的显贵,想拿银子砸他让他上门行医,都被他断然拒绝,甚至这些病患生命垂危命在顷刻,找他前去,只要他看不惯的,便直截了当一口回绝,而且不找别的理由。

他这个古怪脾气得罪了不少人,特别是京城求医的病患,其中不乏达官显贵,因为他拒绝前往京城,那些人只能长途跋涉乘车前来就医,也有不少病患不耐路途遥远,病死途中,病患家属骂左少阳铁石心肠,左少阳却欣然受之,并无不悦。

尽管他得罪了不少人,可是因为左家财大气粗,养了不少有本事的家丁护院,又有萧美娘、飞阳公主、永嘉公主这样的大牌护着,没人敢找他半点麻烦。

私下里,左贵老爹夫妻和乔巧儿等女也没少劝他改改脾气,可是从法场上走回来的左少阳,似乎变了另一个人,完全是率(性)而为,想做什么做什么,不乐意的,天王老子也不买账,左家人无奈,只能摇头。

当然,相比左少阳拒绝救治的而言,他救治的病人更多,而且相当数量的都是别的郎中大夫已经宣布为绝症的,经他医治,基本上都妙手回春,死里逃生了。

找他治病的富人很多,而富人看病,他从来要价都很高,越富的要价越高,而且不准讲价,谁讲价了,他一生气立即回绝,这之后,富人就算是翻倍给,他也不答应了。所以富人知道他这个脾气之后,都是老老实实的,他说多少就是多少。而穷人找他看病,或者行医中遇到穷人求医,他从来都是分文不取,甚至还倒贴药钱。他在穷苦老百姓中间口碑特别好。

所以,他得罪的人不少,但感激他的人更多。逢年过节,到他家来谢恩的络绎不绝,门前车水马龙,门庭若市。

自从被李世民下旨送上法场,贴着头皮一刀劈掉头发之后,左少阳脑袋顶就没了头发。

倒不是不长了,而是他故意这样留着,每天早上第一件事便是用剃刀将头顶刮干净,只留四周的头发,而且四周的头发也不束着,也就戴不了幞头,头顶铮亮,四周披散着头发,俨然成了个披发行僧。

左贵老爹等人开始以为他从法场死里逃生,脑袋被吓出(毛)病来了,所以也就不管他,没想到过了大半年了,他还是天天如此。左贵终于忍不住说道:“忠儿,身上须发,受之父母,不可妄损,就不要剃头了,留着头发吧。”

左少阳却面北拱手道:“此乃当今皇帝所赐,君臣父母,君为先,皇帝让我秃头,我自然是不敢违抗的了。”

左贵老爹瞠目结舌,只好摇头作罢。

连左贵老爹都劝说不了,其余的人更是没办法的了,所以左少阳这头顶的光头就一直这样留着了。

他每天坚持修炼孙思邈教授的返虚吐纳功,甚至已经到了如醉如痴的地步,除了行医看病,就是练功。说来也怪,他修炼这功法几年之后,竟然百病不生,而且身体好的很,大冬天的寒风凛冽里,也只穿一件单袍,白白浪费了白芷寒给他缝制的若干锦衣玉袍。

修炼这功法不(禁)身体强壮,而且身体矫健轻灵,萧芸飞见他如此,觉得是块修炼飞檐走壁工夫的好材料,便开始教授他飞檐走壁之术。

左少阳对此没什么天赋,比不得萧芸飞天生的轻灵,但是以那功法为根基,进展倒也可观,数年下来,也有小成了,虽比不得萧芸飞那般神出鬼没,但是却也能在飞索帮助下,轻松上房越墙,行走自如了。

两人竟然没事干就窜上房去,坐在房顶上看风景说话。一家人刚开始还跟看猴子骑羊一般稀奇,到后来,也习以为常了,只要找不到他们,往各处房顶上一叫,保证能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