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62章 娘娘有请

第562章 娘娘有请

左少阳行医也变得很奇怪,他已经将几个老神医的数十年行医心得看得滚瓜烂熟,里面很多稀奇古怪的方子被他经常使用,却往往能受到意外的效果。

他因为用方古怪,经常是别的医者根本不敢想的方子他都在用。而他脑袋顶不留头发,也不束发,大冬天的只穿单袍,特别是对看不顺眼的人无论对方如何哀求重金酬谢,绝不为之所动,于是都说他这人很怪,又因为他医术如神,对于当时的绝症疑难病症如尸注、胸腹外科手术,骨科手术,以及中风等疑难杂症,几乎都是妙手回春的,鲜有治不好的时候,故而名气非常响亮,包括京城在内的全国各地,很多地方都有人千里迢迢到贵芝堂上门求医。凡此种种,数年之后,他得了一个外号,叫“怪神医”。

贞观九年春。

早春二月,寒风依旧寒面,杨柳才刚刚发出新芽。

这时候,左少阳遇到了一个难题,有人请他去京城给一个他看不惯的人的亲戚看病,而他又不能拒绝。这个人便是萧美娘。而他要去医治的人,却是太上皇李渊!

左少阳对李渊本人是没有什么意见的,但是对李世民,却是窝着一肚子的火,李世民明明知道他是被杜敬陷害的,可是还是三次核准他的死罪,还把他送上了法场,最后一刻才准他削发替头,让他饱受了死亡的折磨,虽然最后没有杀他,但已经把左少阳对他所有的好感一扫而光,而且心中充满了气愤和恼怒。

他看不惯的人请他治病,就算不是给这个人本人治病,而是给他的亲人或者朋友,左少阳也会断然拒绝的,爱屋及乌翻过来就是恨乌也及屋的。他讨厌李世民,同时也就不愿意给他的老爹李渊治病。可是,李世民似乎知道了他这个怪脾气,并没有直接下旨宣他进宫治病,而是让萧芸飞的母亲萧美娘出面,写了一封信,派贴身侍女亲自到合州来请他进京城给李渊治病。

左少阳没办法拒绝了,不仅因为萧美娘是萧芸飞的母亲,而且,萧美娘还曾经救过他的性命。若不是萧美娘说情,他的脑袋只怕已经被李世民砍下来了。当初在朝堂之上,左少阳也说了,但凡萧美娘有命,他是绝对会服从的。现在,萧美娘找他帮忙了,虽然是去他最不想去的京城,又是去给他最不愿意见的皇帝李世民的老爹治病,从心里他是一万个不痛快不乐意,但还是不能拒绝,只因为请他的人,是萧美娘。

左少阳很是沮丧地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左贵等人,问怎么办。

对于左贵而言,给皇上的老爹,前任皇帝治病,这自然是光宗耀祖的莫大好事,是极其荣耀的事情,所以笑逐颜开一叠声的催促左少阳赶紧起身进京。

对于乔巧儿他们而言,这自然是不能拒绝的事情。所以,都一致表示左少阳应该去。

萧芸飞离开京城四年了,她跟李世民和李渊其实没有血缘关系,但是还是很想念母亲的,也想借此机会进京跟母亲团聚一段时间。

于是,左家开始为左少阳进京做准备。金银财宝没必要带很多,进京给太上皇治病,赏赐的东西绝对少不了的。再说了,京城左家还有房产,住不成问题,最关键的,是随行的人员。

萧芸飞自然是要去的,除了萧芸飞之外,徒弟小杜铭是要去的,经过四年的精心培养,小杜铭的医学基础知识打得很牢,而且都是受的现代医学教育,小杜铭天资聪慧,一学就会,而且过目不忘,所以四年时间里,已经学完了左少阳教授的全部现代医学课程,所剩的,便只有实践经验了。

在学了两年之后,他的医术已经盖过了合州名医倪大夫,所以左少阳那时候起就让小杜铭开始学着给人看病,当然,所有的诊断和处方都要经过左少阳的复核,但小杜铭诊查精准,用药准确,左少阳很是满意,基本上很少改动的。

当然,毕竟杜铭还小,还不到十岁,所以一些重大疾病还是没有让他诊治的,这次带他进京,一来可以磨练医术,二来,他也可以借此机会回家探亲。

关键是左少阳的一妻三妾中谁陪同前往照顾他的生活。

本来应该是乔巧儿的,可惜她还在哺乳期,孩子还没断奶,而桑小妹也是如此,苗佩兰的母亲病重,她一直在身边照料,不方便离开,白芷寒的儿子却是个小霸王,淘气的要命,偏偏白芷寒对她极其的溺爱,生怕儿子受半点委屈似的,此番进京,时日只怕短不了,她跟着去总不放心儿子。

于是,左少阳便让她们都不要去了,反正自己诊病结束就回来,有萧芸飞护送陪伴,一切都没问题的。

在左家人眼里,萧芸飞已经是不过门的儿媳,她陪着也相当于妻妾陪同了,照料他也方便,而且,大家都知道萧芸飞心中爱极左少阳,碍于带发修行替母亲赎罪,终身不能嫁给左少阳,心中都很同情,这一次让她们独处一些时日,也算是一点补偿。于是乎便同意了左少阳的意见。

左少阳出门行医,只带两件东西,一个装着外科手术用具和常用药材的出诊箱,还有一匹驴。跟随的药童,自然是他的徒弟小杜铭。小杜铭也骑一头毛驴,也背了他自己的出诊箱。这是左少阳要求的。一些普通病症,左少阳都是让杜铭应付,然后自己复诊一遍。

萧芸飞是骑马的,一匹枣红马,衣带飘飘的超凡脱俗般的飘逸。

他们带的行囊很简单,就两个包裹,几件换洗衣服,一小包银钱。住的地方左少阳现在根本不讲究了,随遇而安,有客栈住客栈,没客栈住寺庙,或者路边土地庙,要不就借宿老百姓家。

他那头顶光秃秃的标志性外貌,老百姓都知道,所以,借宿根本不成问题,老百姓也很欢迎,临走给钱都不要,当然,左少阳是必须给钱的,钱财对他来说不成问题,而且也根本不是问题。他从富人看病中要的高额诊金便足够用的了。

萧美娘派来迎接左少阳的护卫队跟着,但是左少阳并不着急,骑着毛驴慢腾腾往京城走,路上遇到认出他的百姓来求医,还要细心地进行医治。护卫队虽然着急,可是却不敢催促,这位头顶光光的怪神医的名气早已经传到了京城,都知道他脾气怪,惹恼了他,他拍屁股走了,回去可没法交代。所以一路上只能顺着他,甚至都不敢小心赔罪催促两句。

如此慢吞吞往前走,大半个月,才赶到了京城。

护卫队已经派人先期进城说了,所以到达的一天,有盛大的欢迎仪式在十里长亭。前来迎接的,是礼部侍郎关里。一位白发苍苍白胡子飘飘的老者。另有尚药奉御郝海,和太医署太医令何泽率领的太医署大小官员。

甄权和甄立言两位老神医也来迎接。他们俩本来去了赤脚医馆的分馆,但是杜淹死了之后,他们也把赤脚医馆分馆开办起来了,便把生意交给了旁人,回到了京城。

左少阳是甄权的救命恩人,所以甄氏兄弟都来迎接。

此外,吏部侍郎彭炳,东宫药藏局的药藏丞,左少阳的同年,当年的医举状元曲鸣,还有左少阳当年当医正的东南医馆的同僚,还有祝药柜等好友,包括乔巧儿的父母哥哥等等,与左少阳有点关系的,基本上都来了。

这也难怪,左少阳当年被打入死牢,皇上不准旁人跟他有来往,这些人避之不及。而皇帝下特旨法场上准许他削发替头,后来更是进一步下旨给他平凡,说杜如晦的事与他无关,以前判错了。而这四年来,左少阳更是声名远播,凡是遇到疑难杂症,但凡家里有点钱能上路千里求医的,都巴巴的赶去合州找他贵芝堂看病。这些人都巴不得跟左少阳重修旧好。现在,皇帝的宠妃下懿旨邀他进京给太上皇看病,那就更是要巴结得了。

左少阳在距离京城的十里长亭还有几里路的时候,就改乘马车了。护卫队到了十里长亭,吏部侍郎带着熙熙攘攘的众人迎到马车前,久久不见左少阳下车,撩开车帘才发现,里面只有左少阳的小徒弟杜铭。

吏部侍郎关里忙问道:“小兄弟,左神医呢?”

虽然左少阳有了个外号叫怪神医,但那都是人背后议论他才这么叫,当面可没人敢这么叫他。

杜铭盘膝坐在车里,道:“我师父和师娘已经先进城去了,说懒得跟你们客套。”

关里等官员很是尴尬,面面相觑,关里道:“那他在京城哪里?”

“家里啊,我师父说了,除了引他进皇宫的官员之外,其余的都不要去打扰他,去了他也不见。至于亲朋好友,以前落难时不曾见面的,现在不见也罢。还称得上朋友的,家师改日登门拜访。”

关里忙带着手下上马车赶回京城,彭炳、瞿老太爷等一众人红着脸低着头各自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