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63章 骑着毛驴进皇宫

第563章 骑着毛驴进皇宫

关里带着人赶到南城左少阳的家。

这宅院托祝药柜照看得很好,一尘不染的,后院药圃的药委托药农照看,都长得很好。那临街的京城贵芝堂,当初还未曾开业,左少阳便落了难,所以还是崭新的。

此刻,左少阳和萧芸飞正在厨房里生活烧水,准备做饭。

萧芸飞虽然是女子,但行走江湖多年,干的是劫富济菩萨的事情,得的钱绝大部分捐给寺庙,极少一部分用来开生活,便是这极少一部分,已经可以让她衣食无忧,从来都是饿了下馆子的,哪有自己做饭的道理。左少阳这几年除了行医练功之外,剩余时间都陪在父母妻妾儿女身边,特别是有位厨艺精湛的白芷寒,教了他不少好菜,所以这厨房一套还是能对付的。

关里等人赶到的时候,左少阳已经做好了饭菜摆上桌了,正跟萧芸飞两个准备吃饭。

关里拍门,是左少阳开的。关里一见左少阳头顶光光,便知道这位便是怪神医左少阳了,忙陪着笑脸递上自己的官牒。

左少阳也不接,道:“有事说罢。”

关里忙道:“老朽是吏部侍郎,负责此番神医进京迎接事宜的。嘿嘿。”

“哦,进来吧!”左少阳侧身让开,关里迈步进来,他身后的官吏想跟着进来,却被左少阳咣当一下把门关上了,前面一个差点碰到了鼻子。不觉面面相觑,心想这怪神医还真是够怪的。

左少阳道:“你随意,我要吃饭了。如果没吃饭,也可以一起吃。”

“多谢!”关里长揖一礼,讪讪道:“神医,要不,还是先进宫面圣吧,太上皇哪里病情,只怕是等不得的。”

“有什么等不得的?”左少阳哼了一声,“真要是什么急诊,他们会用八百里加急招我进京的,就算不敢如此唐突,也该星夜兼程赶来相邀,并备下快骑以便疾驰进京,而不是写封信找几个娘们带着护卫队慢腾腾来找我商量了。所以,这病不着急。吃了饭再去,也不耽误。”

萧芸飞笑了:“我说你一路上怎么不着急赶路,慢悠悠地跟游山玩水一般,却原来心中有数啊。”

“治病救人当然要心中有数。”左少阳坐下,端起饭碗,夹了一夹菜给萧芸飞:“来,尝尝我的厨艺跟皇宫御厨相比如何?”

萧芸飞却不伸手来接,而是轻启朱唇,含笑望着他。左少阳习惯成自然地将那夹菜送进了她的樱唇里。

萧芸飞轻轻咀嚼着,笑道:“厨艺很不错了,不过说了你别不高兴,比御厨还是要差一点的。”

“那当然,要不然,你娘就不叫我来治病,改叫我来做菜给她吃了。”

“嘻嘻,我娘没那么馋。”

“嘿嘿,好吃就多吃点。一会进京见你娘,只怕是一段时间不能跟我在一起了,想吃可就吃不着了。”

萧芸飞道:“那好办啊,我跟娘说,让你留在皇宫里,咱们不就天天可以见面了。”

“哪有那事?皇帝的后宫,他的女人身边能留我这么个大男人在吗?算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主意,我可不想跟三宫六院七十二妃三千佳丽住在一起,免得看花眼了惹祸。”

“哼!你敢!我的拳头可不是吃素的!”萧芸飞晃了晃粉拳。

礼部侍郎关里望着他们旁若无人地打情骂俏,很有些尴尬,也不好意思上去一起吃,更不能催促,只好垂手在一旁等着。

正吃着饭,小杜铭骑着小毛驴到了,左少阳招呼他坐下吃饭。

好不容易,等左少阳、杜铭和萧芸飞吃完了饭,喝了汤,左少阳剔了牙,泡了一壶茶美美地喝了一盏,这才起身拍了拍屁股:“行了,走吧,进皇宫!”

关里长舒了一口气,赶紧点头哈腰的陪着左少阳和萧芸飞出了大堂,穿过天井,关里往门口走,左少阳却往马厩走。关里愣了一下,不知道左少阳要做什么。

片刻,左少阳从马厩里牵出一匹马和两头匹驴出来。关里忙道:“左神医,不用了,外面有车辇候着呢。”

“那是你们当官的做的,我老百姓还是骑驴稳当。”说罢,将手中的马缰绳递给萧芸飞,小毛驴递给杜铭,大毛驴自己牵着,出了门口,等萧芸飞和杜铭出来之后,把院门锁上,跨步上了小毛驴,手中小鞭子一甩,嘚嘚往皇宫行去。小杜铭赶紧上了小毛驴,也跟着师父走了。

萧芸飞忍住笑,对关里道:“关大人,你就顺着他好了。”

关里只好苦笑点头,赶紧上了马车,吩咐跟在左少阳他们的小毛驴身后。

左少阳**这毛驴还真够矮的,他的两条长腿都快挨着地了,不过这毛驴倒是很结实,是左少阳精挑细选的,虽然矮小,但耐力十足,驮着人连续走上一天也不会累。

左少阳晃晃悠悠骑着毛驴走在街上,很快就被人认出来了,因为他的头饰太引人注目了,很多当年和后来曾经找他求医治好病的病患们,立即亲热地上来打招呼:“左郎中,您好啊!到京城来了?有空家里坐坐啊。就在前面里坊小胡同里……”

左少阳最喜欢人家叫他郎中,见到这些乡亲,板着的脸立即有了笑意,一路点头拱手,嘻嘻哈哈说笑着。

就这样一路来到了皇宫门口。

皇宫正门平时是不开的,只从侧门进出。这里已经满是迎接的宫女太监,还有两项站立的大内侍卫。罗公公满面春风站在宫门口,见到左少阳骑着 毛驴过来,他早已经得了消息,但此刻见了,还是不觉一愣,随即尖着嗓子笑了,快步迎了上来,拱手道:“左神医,别来无恙啊?”

左少阳对这个老太监还是很有些好感的,便翻身下了毛驴,拱手道:“罗公公,几年不见,你老越发的精神了。”

“呵呵呵,哪有你精神啊,虽然四年过去了,你可跟离开京城时没有半点变化,还是那么年轻,啧啧,如此年纪轻轻就成了举国闻名的神医了,当真是难能可贵啊。对了,听说神医你头顶这块头发一直不蓄,光秃秃的留着,跟行者一般,开始咱家还不信,现在看了,还真是那么回事呢。”

左少阳摸了摸脑袋顶光秃秃的头皮,笑道:“头顶开天窗,是为了透点气,有些人太让人郁闷了,透透气,舒坦舒坦。”

罗公公笑道:“神医这话,不会有所指吧?咱家不知是不是让神医气闷的人呢?”

“罗公公,你是最会打趣的,否则皇上会让你贴身伺候?整日里面对一个闷葫芦,皇帝可会难受的,可见公公绝不是个气闷之人。”

“哈哈哈,”罗公公仰天大笑,“能得到神医夸赞,咱家这老脸都有了光彩了,哈哈哈”

两人相视大笑。

说笑一番之后,罗公公这才侧身让道:“左神医,飞阳公主,还有杜公子,三位这边请。皇上和娘娘在等着呢。”

左少阳拱拱手,跟着罗公公进了皇宫。

时隔四年,再次进宫,这皇宫比四年前更是辉煌。这也难怪,毕竟现在已经进入了贞观之治的强盛时期,国力已经比贞观初年强很多了,也有更多余钱修缮皇宫了。

小杜铭好奇地四处张望,他以前也曾经跟随父亲杜如晦进过皇宫,但是那时候毕竟还小,现在,已经是个半大的孩子了,孩童时候的记忆不清楚了,所以很是好奇地四处观瞧。

左少阳和萧芸飞却是目不斜视,萧芸飞是跟母亲萧美娘在皇宫住过一段时间,对皇宫已经很熟悉,虽然有了变化,但想着马上就能见到母亲了,很是激动。而左少阳,自从他从法场回来之后,仿佛重生了一会似的,什么都看得很淡了,人世间的繁华富贵已经不能引起他的任何兴趣。

终于来到了萧美娘的寝宫。飞阳公主没等罗公公进去通报,便已经燕子一般飞进去了。左少阳和小杜铭站在门口候着。小杜铭背着出诊箱,还在好奇地四处张望。

片刻,罗公公出来道:“左神医,杜公子,快请进吧。皇上和娘娘都在等着了。”

左少阳和杜铭迈步进了寝宫,又穿过宽阔的天井,上了台阶,进了大堂。

寝宫里,唐太宗李世民坐在正中软榻上,萧美娘坐一旁,正跟趴在膝盖上的萧芸飞不停说笑着,萧美娘容貌依然美艳绝伦,令人不可仰视。李世民稍稍胖了一些,但是眉宇间的傲气更浓了,显然,他对自己治下的太平盛世非常的满意,或者说是非常的得意。

瞧见左少阳进来,李世民嘴角的笑意更浓了,竟然主动招呼道:“左神医,别来无恙啊?”

左少阳拱拱手,淡淡道:“不知道宣召我进皇宫,是聊家常呢,还是给太上皇看病。如果是聊家常,我就坐下慢慢聊,若是看病,还是趁早。不过看皇帝这不紧不慢的样子,太上皇他老人家的病情应该不严重。”

李世民神情颇有几分尴尬:“时隔四年,左神医说话还是这般直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