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64章 太上皇的病

第564章 太上皇的病

左少阳道:“皇上不是最喜欢直爽之人吗?魏征魏大人就是因为敢于直谏,才深得皇上的信任嘛”,“哦,左神医虽然远在僻壤,看样子对朝中之事很是了解嘛。”,李世民笑道。

左少阳扭头对罗公公道:“公公,有句话叫皇帝不急太监急,既然如此,咱们也不着急了,麻烦你拿张凳子来,我慢慢跟皇帝聊聊天。”,李世民更是尴尬。

萧美娘微笑道:“左公子,聊天还是等给太上皇看过病下了方再慢慢聊吧。”

李世民忙道:“对对!先看赢“摆驾大安宫!”,大安宫是友上皇李渊的寝宫。

李世民说罢起身,迈步下了脚踏,走过左少阳身边,瞪了他一眼,瞧见他脑袋顶光秃秃的,他似乎也知道了左少阳一直光着头顶的传闻,现在亲眼所见,不禁哑然失笑,边走便道:“左神医头顶上这头发,为何一直不蓄,光秃秃的不冷吗?”

“嘿嘿,皇上好生健忘,我已经是死人了,或者说是活死人,皇上见过死人怕冷的吗?再说了,这是皇上所赐,留着做个纪念,纪念当年我那么单纯,想当好人却差点死掉,这个光头就提醒我,不要去刻意当什么仁医好人,就做个人就行了,有七情六欲,有私心杂念,想做就做,不想做就不做”这才活得爽快。””

李世民哈哈大笑:“听左神医这番话,似乎已经参透子人生的禅理了。””

“我这不是参透的”而是用生命换得的感触。只有当一个人经历了生死之间,才能真正感悟到这一点。””

“哦?朕征战沙场,生死之间不知经历了多少,为啥不能参透这一点啊?”

“皇帝的事情皇帝自己知道,我又如何晓得?”

李世民以为左少阳会说几句皇帝百神呵护之类的奉承话,想不到左少阳竟然当面来了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漠然态度,搞得李世民老大的没趣,便背着手不理他”径直往太上皇李渊的寝宫走去。

左少阳并没有跟在他身后,而是落到了萧芸飞身边”对萧美娘微笑道:“娘娘一向身子可好?”

“挺好的,承蒙你挂念,刚才听芸儿说,你待她挺好,这我就放心了,这孩子命苦,父亲死的早,母亲又不在身边,颠沛流离的,现在把她交给了你”我就放心了……””

“娘!”,萧芸飞抓着她胳膊扭着身子,脸蛋儿绯红,“我是出家人,已经皈依了佛门,如何给他了?”,萧美娘站住了,拉着萧芸飞的手”叹了口气,道:“娘正想跟你说这件事,你还是还俗吧,你替娘赎罪这么些年,娘现在在皇上身边”过的很快活,这都是你替娘出家赎罪的结果,现在已经好了,还了愿,就还俗吧”娘还想抱外孙呢!”

左少阳嘿嘿笑着:“娘娘说的在理,芸儿,你看呢?”,萧芸飞娇嗔地瞪了他一眼,随即脸色一暗,道:“娘,我不能还俗的。我当初许愿,就是一辈子出家。我不还俗,替娘赎罪,娘才有了好结果,若要还俗,只怕菩萨会怪罪,娘又会有不好的结果的。””

萧美娘和萧芸飞都是笃信佛教,想起这个可能,不禁心头一凛,她这大半生,也是颠沛流离,被男人们转来转去,如同风中秋叶,随风飘荡,这种苦楚他是受够了,只想能安定下来,好好过完后半辈子,现在有了好的归宿,真希望不要再有什么不好的遭遇了。

于是,萧美娘放开了萧芸飞的手,叹了口气,又跟着慢慢往前走。

一时都不说话了,只跟着前面的李世民,大安宫紧挨着皇宫,步行还是有一段距离的,李世民步伐很快,可以说是大步流星,这跟他多年征战养成的性格有关。

虽然走得快,也还是费了小半个时辰才到了皇上李渊的寝宫。

这大安宫比唐太宗李世民的都还要讲究,这也是李世民有意安排的,为的便是让父亲感受到他虽然退居二线,却还是深受重视的。

进到富丽堂皇的寝宫里,当中一张雕龙画凤的大床,帐幔低垂,里面不时传来急促的咳喘之声,而且声中带痰,李世民走到床边,低声唤道:“父皇,神医来了,你不用担心……”,刚说到这,便听呼哧一奂,从帐幔里冒出一个头来,白发苍苍,两眼空洞洞的,四处张望,看见他们,就当没看见似的,却把一双迷蒙的双眼望向旁边一个大胸脯宫女,两眼放光,嘴里一边咳喘吐痰,一边低声嘟哝着,不

知道在说什么。一双鸡爪般的手空中晃动着。

左少阳细细听他咳嗽声,又观察他吐痰,发现咳嗽喘急,吐痰腥臭,心中已经大致猜到了病症。

李世民瞧见父亲这狼狈样,皱了皱眉头,扭头望向那大胸脯宫女:“太皇上在说什么?””

那宫女道:“想必是要玩的。””

“玩的?”,李世民奇道。

“嗯,”,宫女脸红红的回答。

“那赶紧的给太上皇啊!”,“是!”,大胸脯宫女羞答答上前,瞧了一眼左少阳。左少阳已经猜出来了,立即背转身去,跟萧芸飞道:“要不,咱们到外面走走,等一会再来?”,萧芸飞奇道:“为什么?还没给太皇上……””

刚说到这,她便望见太上皇李渊探出半个精赤的上身,瘦得跟骨头架子似好,胸骨肋骨清晰可见,一双枯瘦的手,正抓住了那大胸女解开衣衫的**,一阵揉捏,还将满是花白胡须的嘴不停在上面啃着。嘴里似乎在叫着:“球!球球!……”,萧芸飞惊叫一声,俏脸涨得通红,马上扭转身躯,逃也似的往外就走:“我们等一会再来!走吧!”

左少阳跟着出到门口,萧芸飞已经到了廊下。在一棵树下站着,脸朝着外面。

左少阳到了她身后,微笑道:“没吓着你吧?”,萧芸飞嗔道:“他怎么能这样!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呢。有什么事不能等我们出去了再做吗?”

左少阳叹了口气:“太上皇不问朝政,除了这种事,还能做什么?加上他现在有些老年痴呆,神志不清了,这时候未必能认出我们来的。他倒不是故意如此。”

萧芸飞惊讶道:“老年痴呆?哼,这病好讨厌,难怪娘要叫你进京治病了。”,“嘿嘿,很多老年人都会患上这种病,很不好治的,不过,这种病一般不会直接威胁生命,所以,皇上通过你娘叫我来,不是为了治疗这个病,因为我相信,这个病很多太医都能治,只是疗效未免不太理想。”,“那我娘叫你进京给太上皇治病,却是为何?”

“肺痿!”,“哦?这是什么病?”

“我现在还不能断定就是肺痿,只是从刚才的望诊和闻诊初步判断的,肺痿是肺脏萎弱为主要病变的慢性疾病,太上皇得此病应当很多年了。如果是这个病,就麻烦了……””左少阳说到这里,停下不说了。

小杜铭跟着左少阳的,仰着脸道:“师父,肺痿并不难治啊,你的医书里有这方子的。”,左少阳转身瞪了他一眼,低低的声音道:“在皇宫里治病,最好闭上嘴,师父不问你,就当哑巴!否则你就算有一百条小命,也保不住!””

“哦”,小杜铭答应了,可是神情之间显然有些不以为然。他到底是宰相的儿子,并不畏惧权贵的。不过师父有令,他是从不敢违抗的。

正说到这,就听见后面门口传来萧美娘的声音:“好了,你们快进来吧。

””

萧芸飞这才跟在左少阳身后,进了寝宫。

寝宫里,太上皇李渊已经躺在**,侧躺着的,不停地咳喘着。盖着一床锦被,方才那大胸宫女已经退出去了。

床边放着一根圆凳,左少阳老实不客气走过去,在圆凳坐下,先摸了摸光秃秃的头顶,然后一把抓过太上皇李渊的手腕,闭着眼睛开始诊脉,诊完左手诊右手,完了之后,又哄得李渊张开嘴看了舌象,点点头,也不回头,问道:“太上皇这病,有几年了?”,太上皇茫然望着头顶锦绣帐幔,嘴里嘟哝着:“球,又圆又软,我要吃球球……”

罗公公忙帮着回答:“三四年了。一皇上担心,会不会是当初杜宰相的尸注传染的呢?虽然杜宰相去世的时候,太上皇没责前往吊唁,但是,杜宰相在世的时候,没少到太上皇这里来。会不会是那时候就传染了?”,罗公公说出这句话,李世民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甚至摒住了呼吸。

左少阳笑了,罗公公都能说出这番话,李世民能下意识做好自我保护,说明当初那场尸注传染风波,已经给包括皇帝在内的满京城的人都上了一堂生动鲜活的教学课,使尸注能在活人之间传播这个理念深入人心了。这倒也是坏事变好事,以后在尸注防治方面将起到重要的作用。

左少阳摇头道:“太上宴这病,不是尸注,而是肺痿,是没有传染性的。尽可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