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65章 治不了

第565章 治不了

听左少阳说了这话,李世民这才暗自吐了一口气,神情也放松了下来,道:“左神医,太上皇这病,要紧吗?”

“要紧!”

“好治吗?”

“不好治!”

“那——”李世民神情紧张起来,“太上皇这病,先生能治吗?”

他先称呼左少阳为神医,到后面,改为尊称“先生”,这种称呼下意识的改变,也说明了李世民对这件事的重视,他现在知道,左少阳这神医,就跟猫一样,只能顺着安抚,不能逆毛,否则就会跳起来抓人。嘴上说的好听点,也让左少阳用点心治疗。

左少阳道:“请把太医署给太上皇治病的全部医方拿来我看看。”

李世民瞅了一眼罗公公,罗公公忙快步到了门口,吩咐内侍官赶紧去拿太上皇的治病方子。

方子很快拿来了,左少阳看得同样很快,看罢之后,站起身,郑重地将方子放在了圆凳上,冲着皇帝李世民一拱手:“我的用药跟太医一样,他们都治不好,我也治不好,抱歉,无能为力。”

李世民大失所望,看了一眼躺在**兀自嘟哝不休的父亲,又好生瞧了瞧左少阳,见他面无表情也正瞧着自己,头顶那块秃顶看着好象一只独眼,正莫名其妙地冲着自己笑。

李世民低声道:“先生说的可是实话?”

“是不是实话都是这句话,太上皇这病,我治不了。告辞!”说罢,也管皇帝准不准,迈步就出了寝宫。小杜铭急忙背着药箱追了出去。

萧芸飞冲着李世民歉意一笑,也跟着出去了。

萧美娘望着左少阳的背影,若有所思,低声道:“皇上,照我看,这左少阳并不是不能治,而是不敢!”

李世民心头一震,喜道:“爱妃的意思,是他其实能治,只是因为某种原因不敢治?”

“正是!”

“那会是什么原因呢?”

“臣妾不知。”

“爱妃又如何知道他能治不敢治?”

萧美娘道:“他是千里迢迢赶到京城给太上皇看病的,虽然是臣妾出面邀请,但他不笨,应该知道是皇上请他来给太上皇治病的,这是医者的无上荣耀。他来了之后,如果真的没办法治好太上皇的病,他应该会汗颜的。可是,左公子诊病之后,认定了肺痿,要了太医的方子看过,却板着脸说治不了。浑然没有半点惭愧的神情,这就说明,他不是治不了,是不敢治或者说不想治!”

“不想治?”李世民阴着脸道:“朕也算对得起他了吧?虽然关押了他一年,法场上吓了他个半死,但是给他平凡了,还把飞阳公主给了他,对他礼敬有加。他还要怎么样?就算他忌恨朕,也不该迁怒太上皇啊。”

萧美娘微笑道:“臣妾说他不想治,并不是不愿意治,而是有所忌惮,所以准确一点说,应该是不敢治。正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

李世民若有所悟:“爱妃的意思,太上皇这病,也必须用紫河车才能治?左少阳担心说出来朕恼怒,索性说治不了?”

“是不是紫河车臣妾不知,可能是某种药犯了禁忌,又或者治疗方法十分不妥,生怕皇上知道了怪罪,所以就推说治不了。这只是臣妾的揣测,究竟怎么回事,只有左公子自己知道。”

李世民道:“要不,有劳爱妃私下里先打听打听,看看究竟怎么回事,左少阳到底能不能治太皇上的病?到底有什么忌讳的东西或者事情,说出来,朕才好决定是否使用啊。”

“举臣妾推断,这一次只怕比紫河车还要不妥当,所以他才连说都不说,因为知道皇上不会同意的。这样吧,等臣妾探听一下再说。反正太皇上这病拖得时日也长了,一时半会好不了,也不用很着急。”

两人商定,萧美娘出了寝宫,来到宫门处,左少阳和萧芸飞、杜铭在那里等着,萧美娘微笑道:“芸儿,你打算住在哪里?”

萧芸飞有些迟疑,回到京城,自然是跟母亲住在一起,叙叙离别之情,可是,又不忍心撇下左少阳独自在家里。没等她作出决定,左少阳已经先说了:“萧姐姐,你好不容易回一趟京城,还是住在皇宫里陪陪母亲吧。”

萧芸飞感激地笑了笑,正要说话,萧美娘已经先说了:“左公子,说实话,这一次我邀请你进京诊病,这只是其一,另一个用意,便是跟我芸儿分别日久,心中挂念,想借此机会一家人团聚些时日。莫不如你和芸儿,还有令高徒都住在皇宫我那里好了,这样芸儿也安心,可以多住些日子,要不然,心里老惦记着你,住也住不稳当。”

萧芸飞喜道:“这个主意最好不过了!少阳,你就答应了吧!”

说着这话,萧芸飞过来搂紧了左少阳的胳膊,身子扭着撒娇。

左少阳其实也懒得回住处居住,偌大的院子只有自己和小徒弟两个人,很会郁闷的,最主要的是,他不愿意面对那些危难之际躲得远远的现在赶来巴结的人,住在皇宫里,正好免了这种事情。当下微笑道:“我听说皇宫后院只有皇帝一个男人才能住,还有就是太监这半个男人,我可不想当太监。”

萧芸飞扑 哧一声笑了:“你想我还不干呢!”她们两本来私下里打情骂俏的惯了,这话说的也顺嘴,说出来就觉得不妥了,俏脸羞红了,见萧美娘似笑非笑瞧着她,更是大窘,跑过去叫了一声娘,抓住她的胳膊把脸蛋儿藏了起来。

萧美娘爱怜地拍了拍她的手,对左少阳道:“这一点左公子不必担心,你只住在我的寝宫里,跟芸儿住一个院子,要出去我带你们去,平素就不要随意走动,也就没什么问题的。”

萧芸飞抬脸怂恿道:“是啊哥,皇宫里有皇家私藏典籍,其中很多是医书呢,我让娘借出来给你看,你不是一直抱怨太忙了,没空看看书嘛,这次正好,躲在皇宫里看书,又清静又舒服,正好得空好好读读书。”

左少阳顿时动了心,干什么都是这样,书到用时方恨少,尽管他年纪轻轻便已经是声名远播的名医了,在临诊之时,还是觉得不够用,需要多充充电。几个老神医的医书他誊抄了两套,一套给了小徒弟杜铭研习,另一套自己留着抽空看,当然,原先的誊抄件依旧由左贵老爹拿着的。这医书他是看了个滚瓜烂熟的,却还是觉得不过瘾。

他原先以为古代医术不过尔尔,但自从研读了几位老神医的行医心得之后,这个观念改变了,他发现古代医术还是有很多值得自己学习的地方,别的不说,单单是浩如烟海的时下经验方,便是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库,他行医中遇到的很多医学难题,大多能从时下经验方中找到答案。

除了这几位老神医之外,大唐之前还有很多神医或许留下了宝典,只是自己无缘得见而已。

大唐印刷术还很落后,所以医书不可能大规模刊印发行,民间流传的医书本来就很少,大规模收藏医书的地方一共有三处,一处是太医署的藏书阁,一处是太子的东宫,还有一处,就是皇宫内院!

这三处藏书宝库里,自然要属皇宫内院藏书最珍贵,很多医学孤本都只有皇宫内院才有。所以左少阳听了这话,禁不住心动了。

萧美娘笑道:“这有何难,要不,我跟皇帝说一声,就让左公子住在宫里藏书阁,自己慢慢看好了,何必借来借去的麻烦。”

左少阳大喜,一拱到地:“多谢娘娘!这真是太好了!”

萧芸飞喜道:“还是娘有办法,现在你就算用棍子赶也赶他不走了。”

左少阳嘿嘿干笑:“那是,能饱览皇家藏书,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萧美娘带着二人返回大明宫,皇帝李世民还守候在父亲李渊身边。听萧美娘说让左少阳进藏书阁看书,而没有提左少阳治病之事,立即明白了萧美娘的用意,先把左少阳引诱住在藏书阁,然后再想法子问清楚为何不给太上皇治病。

李世民爱惜人才史上有名,现在见左少阳对藏书如饥似渴,心中多了几分好感,当下很痛快地答应了,让左少阳和他徒弟杜铭两人住在皇宫藏书阁中,并准许他们誊抄需要的资料。

左少阳大喜,拱手致谢。

当下,罗公公亲自带着左少阳和杜铭来到藏书阁。

皇宫藏书阁距离皇上的寝宫不远。是一个单独的小院落。门口有内卫太监值勤守卫。罗公公告诉左少阳,只能在藏书阁里看书,若需要外出,须让内为太监通报皇上或者娘娘之后,由专人引领才能进入内院的其他地方。

左少自然知道这些规矩,当即答应。

罗公公让人在藏书阁里腾了两间房给他们师徒居住。左少阳却一头扎进了书堆里,当真是如饥似渴地看了起来。看到珍品医书,便让徒弟杜铭负责誊抄。

杜铭的书法非常的工整,而且书写速度很快,师徒俩配合默契,扎堆在了这皇家藏书的宝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