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67章 不能接受的药引

第567章 不能接受的药引

第二天一大早,藏书阁值守太监跑进来禀报:“左神医,萧昭仪娘娘和飞扬、永嘉两位公主来了。”

左少阳看了一个通宵,眼睛都熬红了,却半点睡意都没有,一听这话,这才恋恋不舍将手中书放下,迈步出了院子。

萧美娘带着萧芸飞和永嘉公主已经进了院子,瞧见左少阳,都是面露微芜左少阳对皇帝李世民可以倨傲,但是对这位救命恩人美娇娘,则是恭恭敬敬的长揖一礼:“少阳见过娘娘。”

永嘉公主撇撇嘴:“我呢?为什么不跟我见礼?”,左少阳笑了笑:“公主好啊!”

“这也算见礼?”永嘉公主瞪眼道,扭头看了看萧芸飞:“喂,你也不管管他?越来越没规矩了!”,萧芸飞笑道:“你还得了他一声问好,我连问好都没有呢!”

“你们两被窝里要什么没有?”,永嘉公主咯咯笑道。

她说话从来口无遮拦,把个萧芸飞羞得一个劲追着拧她。

萧美娘迈步上了台算,道:“公子,这藏书阁的书,还合你的意吗?”

“多谢娘娘,这里的书真是太好了,我都爱不释手了。”,小杜铭仰着脸道:“我师父昨夜通宵都没有睡呢,一直叫我抄书,抄得我的手都酸了。”

萧美娘埋怨道:“公子,你没必要这么着急啊,慢慢看,你想看多久看多久,没人撵你的,又戽必这么着急忙慌的呢?”

左少阳笑了笑:“我估计我最多能再看三四天,若不着急着看,出去了可就后悔了。”,“公子这话我就不明白了,你住在这里,是皇帝御批的”难不成还有谁连皇帝的话都不听,要撵你走?”,“别人倒是不敢”就怕皇帝自己撵我走啊,嘿嘿。”左少阳干笑道。

“皇上为何要撵你走?”,“因为我治不了太上皇的病,皇帝可不会给我这废物提供如此好的条件的。”

萧美娘暗想,这左少阳好生聪明,他预料的结果应该是准确的,如果左少阳真的没办法治太皇上的病,皇上十有八九要将他请出去的。所以抢在前面把书多看一些。

既然谈到了这个话题,正好顺着说下去,萧美娘走进了藏书阁,转身过来,道:“公子,可否愿意随我到阁楼顶上一赏春色?”

皇宫藏书阁共有五层楼,顶楼其实是个观景台。极目远眺,可以看见京城远近尽收眼底。

左少阳自然知道她有话要说,忙躬身道:“我说过了,娘娘有命,莫敢不从。”

“那就好。”萧美娘转身对永嘉公主和萧芸飞道:“你们两就在楼下,我跟左公子上顶楼看看风景。”

二女自然知道此行的目的便在于此,忙答应了。

萧美娘迈步上了木梯,咯噔声很是悦耳,如同拨动的六弦琴。左少阳心中暗自赞叹,这美娇娘连走路都那么好听,难怪年近五旬,却还能讨得唐太宗李世民的欢心。

左少阳跟着萧美娘慢慢一直登上了藏书阁顶楼。

顶楼阁楼里有几把金丝楠的交椅,一张圆桌,推开落地门窗,便是环形走廊,齐腰高的栏杆六角形围着。靠在栏杆上,便可将皇宫和京城尽收眼底。

萧美娘抬起葱白般细嫩的柔荑,优雅地轻轻推开落地门窗,款款走到栏杆边上”先是远望,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风摆杨柳般扭转身过来”瞧向垂手而立站在楼梯口的左少阳:“你是坐着,还是也靠在栏杆上瞧瞧春意?”,左少阳笑了笑”走到萧美娘身边栏杆,双手扶住雕栏,放眼望去,京城井字形里坊井然有序,里坊内外,点缀着无数的树木花草,郁郁葱葱,俨然人间仙境一般。

以前在大街上走倒还不觉得,现在登高远望,才发现京城长安还是非常的美丽的,难怪能成为当时的世界经济文化中心了。

左少阳没有说话,静静等着萧美娘开口。

萧美娘道:“谢谢你照顾了芸儿,昨夜,我们娘俩说了一宿的话,芸儿嘴里就没说过半句你的不好,唉,这孩子命苦,能跟了你这么个好人,我也就放心了。”

左少阳笑了笑:“娘娘太客气了,芸儿可以说是我的救命恩人,也谈不上照顾,她比我还有本事的。”

“她快乐就好。我只希望她的这种快乐能一直延续下去。你能做到吗?”,萧美娘凤目顾盼,似嗔似怨瞧着左少阳。

左少阳郑重道:“我能做到。在我心中,包括在我的家人心中,她就是我的妻子,虽然不能过门成亲,但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萧美娘眼中亮晶晶的,轻轻点头:“那我就放心了。”扭过身去,又望向远方。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

过了半晌,萧美娘才似乎刚刚想起正事来似的,柔柔的声音道:“我知道,太上皇的病,你其实能治,但是,有某种原因让你不敢治,或者说不愿意治。能告诉我这个原因吗?”,左少阳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娘娘好生聪明,少阳些许私心,都让你给看穿了。没错,太上皇的病我知道怎么治,但我也知道,说出这个方子来,皇帝绝对不会答应,反而会误认为我欺辱太皇上,徒惹他生气。既然如此,又何必说呢?”

“能说给我听听吗?若我觉得真的不适合,我不会告诉皇帝的,皇帝也就不会生气了。”

左少阳道:“太上皇的病有两种,一种是老年痴呆,这个需要慢慢调理。一般还不会有直接的生命危险,但另一种病就麻烦了,我先前也说了,是肺痿。这虽是一种慢性病,但治疗不好,也会导致死亡。这种病是阴虚肺伤的慢性病,主要表现为阳虚,邪热耗津,须当滋阴清热润肺。太医们的辩证和用方都是准确的,却没有什么效果。其中主要的原因,便是缺乏一种药引子,这种药引是不可或缺的,也不是什么秘方,很多医者都知道,这种病就要用这个药引,但是太医们都不用,因为这药引,从某种程度上说,比胎衣还要让人反感忌讳。所以太医们宁可不用这药引,没人愿意扛这根烂木头。”,“到底是什各药引?”,“尿!”,“啊?尿?童子尿?”,萧美娘苦笑,“让太上皇喝童子尿做药引,的确不太妥当,不过,用童子尿入药的,并不少见,我去跟皇帝说,应该能说通让太上皇服用的……”,左少阳叹了口气:“如果仅仅是童子尿,我就直接说了,太医们也不会隐而不说的。”

“那是什么尿?狗尿?猫尿?还是牛马羊骡的尿?”

“都不是,是人尿!”

“人尿?”,“对!女人的尿!而且必须未**的童女尿!”

“什么?”,萧美娘大惊失色,“用女人的尿给太上皇服用当药引子?”,“是的,每天一碗,以清晨第一泡中段为最佳。”

萧美娘变色道:“不行,绝对不行的!”

“所以我才说不会治嘛。”

萧美娘急得转了好几个圈:“为什么一定要用童女尿做药引?”,“尿作药引,自古有之,尿性味咸寒,质善流通,功能滋阴降火,止血消辨,常用于阴虚发热,虚劳咳血。最擅长的便是引到肺火下行,火郁发之。所以,人尿是滋阴降火最常用的药引。太上皇的病是肺痿,是一种虚热,需要滋阴清热润肺。人尿就是最好的药引,没有它,药力就无法达到病位,自然就不能产生药效,也没没办法治好病了。

”,萧美娘频频点头,道:“人尿做药引我明白了,但是,我不太明白为什么一定要用女人的尿?”

“这与太上皇的另一种病有关,那就是老年痴呆。”,“这个病要用到女人的尿吗?你不是说这牟病暂时还不会危及生命吗?”,“娘娘切莫着急,听我慢慢说来。”,左少阳微笑道,“太上皇年高体衰,本来就肝肾阴精亏虚,加之太上皇长时间的精神抑郁,性情暴躁,郁火暗耗或者肝阴耗伤,肝肾阴精亏损,不能上通于髓海,荣于脑窍,发为痴呆。男人属阳,女人属阴,太上皇的老年痴呆的病因是肝肾阴精亏虚,而肺痿是阴虚肺伤,两种病交织在一起,相互影响,相互纠结,必须同治才行。两种并都必须滋阴,所以用童女的尿,效果会比童男的效果更好。要治好太上皇的病,只能用处女的尿做药引,才能把药送到病位,才能逐渐痊愈。这些是我从一本医书上看来的。”

现代中医学对童子尿入药既没有全盘否定,但也不鼓励,采取的是留而不用的态度,所以左少阳对童子尿入药研究得并不多,其实他是想不到这一点的,但是,萧芸飞帮他偷来的许胤宗等几个老神医的数十年行医心得中有很多经验方,几个老神医的医书中都有使用童子尿入药的方剂,特别是孙思邈的,对人尿入药研究得更细,对童男的和童女的尿的不同使用都有讲究。左少阳这四年来认真研读这几位老神医的医书,获益匪浅,其中,对童子尿的使用便是获益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