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68章 藏书阁顶

第568章 藏书阁顶

一番话,说得萧美娘频频点头,点头归点头,可是脸上的神情却更加无奈,叹了口气,道:“我现在明白了为什么要用童女尿作药引,唉!用童子尿做药引,皇上应该能勉强接受,但是,用女人的尿做药引,他是绝对不可能接受的。这比用女人的胎衣入药更让人不能接受的。”

左少阳背着双手道:“是啊,这好比一条生路,必须从一个女人的**钻过去才能活命,这就要选择,究竟是要性命还是要男人的脸面。我知道皇帝绝对会选择后者,宁可让太上皇死,也绝不答应让太上皇做这等羞辱的事情。又或者,就算皇帝忧心父亲的性命,迫不得已采纳了后者,他也会因此而恼恨我一辈子,说不定找个理由就把我废了,那我才死的冤呢,前车之鉴啊,为了救杜如晦,我已经掉了一头顶的头发,这一次要救太上皇,只怕是要掉脑袋的,为了保住小命,所以干脆说不会治。这样两边都省心。”

萧美娘苦笑:“我明白你的良苦用心。可是,我们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太皇上死去,有办法却不相救啊。”

“是啊,这方子本来我是打定主意不说的,就认怂承认不会治就完了,但是,娘娘问到了,娘娘又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能不说实话,反正这颗脑袋是娘娘给的,还给娘娘也没什么的。所以才说了。”

萧美娘道:“少阳,都说你医术如神,心中药方层出不穷的,那么多药方,你就不能换一个给太皇上治吗?”

“方子可以换,但是,童女尿这个方子没办法换。不用这个药引,病就根本没办法治愈。——太医署的那么多太医给太皇上看过病,能用的方子差不多都用了,却半点都不见好转,只因为都没有使用这味药引。”

“这么说,是没别的办法了?”

“没有了,我能想到的,就这一个办法,如果娘娘能找到更高明的医者,或许有其他办法。”

萧美娘苦笑:“你可以说是咱们大唐第一神医,你都没办法,谁还有办法?”

“娘娘谬赞了。”

萧美娘思索良久,又问道:“用的尿做药引,那方剂呢?”

“以左归饮为主,合人参平肺散加减,伴童女尿一碗为药引。每日三服。”

“能写方子给我吗?”

“可以,下去我就写给娘娘。”

“好,等我拿了方子回去,慢慢跟皇上商量。找个稳妥的法子好了。”

萧美娘迈步下楼,左少阳跟在后面。到了楼底,萧芸飞和永嘉公主见他们俩下来,都迎了上来,一边一个挽着萧美娘的手:“娘,怎么样了?”

萧美娘勉强一笑:“风景挺好的,想不到,京城春色竟如此迷人。对吧?左公子。”

左少阳微笑道:“是啊,真是美极了。”

“是吗?”永嘉公主道,“我也要上去看看!左少阳,你陪我上去!”

“这个……”左少阳为难地望了一眼萧芸飞。

永嘉公主瞪眼道:“喂,我叫你陪我上去,你看她做什么?别说是她没嫁给你,就算嫁了,你一个老爷们也不能听她的呀?走!”

萧芸飞笑道:“说的是,少阳,你就陪她上去看看好了。我跟娘在下面说说话。”

萧美娘忙望着左少阳对永嘉公主道:“去是去,切不可呆着太久,上面风大,当心着凉!”

左少阳自然明白萧美娘的意思,点了点头。

永嘉公主撩起衣裙,抢先上楼,咚咚咚的,踩得楼板跟敲鼓似的,才上到三楼,永嘉公主就站住了,娇喘吁吁,扭头对跟在后面的左少阳道:“你走前面!”

“好啊。”左少阳撩衣袍往楼梯上走。

“站住!等一下!”永嘉公主突然叫道。

左少阳刚上了两级台阶,闻言站住了。扭头望着她。

“拉我!我走不动了!”永嘉公主伸出皓如明月的玉臂,纤细柔软的柔荑,眼波流转望着左少阳。

左少阳瞧了她一眼,伸手过去,握住了她的小手。

永嘉公主的手非常的柔软温暖,而且像凝脂一般嫩滑,握在手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就像春风吹过杨柳枝,拂动全身的血液欢快地奔流。连话儿都不听话地扬起头来。

左少阳却无动于衷,只是握着她的手,就像左手握右手,然后慢慢往楼上走。

永嘉公主很是奇怪,瞧了他背影一眼,歪着脑袋想了想,眼珠一转,暗自嘻嘻一笑。

眼看着走到最后一层,永嘉公主柔荑一缩,竟然从左少阳手掌里滑脱了,哎呀一声惊叫,两手在头顶乱挥,娇躯往后就倒!

经过四年修炼的左少阳身手已经非同寻常,反应迅速之极,转身滑步,伸手一揽,搂住了她纤纤细腰。

永嘉公主顺势一扭,抱住了他,眼波流转,风情万种地瞧着他,艳若桃花的红唇娇艳欲滴,娇喘吁吁地低低的一声呼唤:“少阳……!这里,这里好黑,你,你可不许欺负我……”红唇说着轻轻噘了起来。

左少阳一副二百五似的表情,放开了她:“公主请小心!楼道又黑又陡。”

永嘉公主跺脚道:“你个泥菩萨!没心没肝!没情没义!”

左少阳笑了:“公主实在试探我,对吧?”

永嘉公主心思被人家揭穿,却半点都没觉得尴尬,瞪眼道:“你又是如何知道的?”

“很简单,你喜欢的是健硕伟岸的男人,而不是我这种文弱书生。从你的眼神就能看出来,你只是另有打算罢了,我若真的就此轻薄公主,只怕大耳刮子早就上了脸了!”

“嘻嘻,”永嘉公主笑道:“算你识相,就像看看你对芸儿那丫头到底是不是真的,碰到别的女人会不会动心。”

“嘿嘿,若没有芸儿,公主这么柔情万种,我还真会动心的呢。”

“呸!油嘴滑舌!”永嘉公主甜甜笑道,“少说这些疯话了,说正经的,你到底有没有办法救太上皇?”

左少阳看了看楼梯,笑道:“公主不上去看风景了?”

“对对,咱们上去再说!——你拉我!我真的走不动了,这楼梯好陡的!”

左少阳笑着拉着她走上了顶楼。

永嘉公主喘了几口气,道:“好了,你说吧!”

左少阳便把刚才的话说了一遍。

等他说完,永嘉公主已经是杏眼圆瞪,手指左少阳的脑门:“真有你的,好你个左少阳!你想用女人的尿给我父皇治病,你不要脑袋了?”

左少阳淡然一笑:“我的脑袋,若不是公主和娘娘相救,早就扔在法场了,我现在是活一天赚一天,活多久赚多久,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你不要脑袋,你的家人也不要吗?”

“如果皇帝因为这件事就株连我的家人,那他就不是一个人人赞颂的伟大的皇帝了。”

“你拍马匹也没用!我告诉你,这话得亏是听在我耳朵里,要是让我皇兄知道,你就算有一百颗脑袋也没用!你的家人也别指望过安稳日子!”

“我知道啊,所以我说了不会治。是公主非要逼着我说,还用那种方法,我不说,实在过意不去。”左少阳嬉笑道。

“算你还有脑子!”转身在阁楼上转了几圈,道:“我知道你肯定没有别的法子,要不然你也不会出这样的馊主意。对吧?”

“是的,这个馊主意只有娘娘和公主知道,既然是馊主意,就不要往外说了。大家都平安。”

“你平安了,我父皇呢?怎么办?眼睁睁看着他死?”

“除了这个法子,我别无他法,这个方子也当我没说,公主就当我是个屁,把我给放了吧。”

永嘉公主俏脸微红,轻轻啐了一口,道:“瞧你文质彬彬的,说话这么粗俗!”

“没法子,活命要紧嘛!”

“你别担心,我不会让你重蹈覆辙的,这件事我来想办法,你就乖乖的窝在藏书阁看你的书好了。”

“多谢公主救命之恩!”左少阳长揖一礼。

永嘉公主扑 哧一笑,随即板脸道:“谁跟你嘻嘻哈哈的,搞清楚,按辈分,我是芸儿的姨,你是我的侄女婿。别没上没下的。”

左少阳肚子里暗笑,脸上赶紧正色道:“多谢姨娘活命之恩!”

“呸!谁叫你这么叫了?没得把我叫老了,——我真有这么老吗?”

永嘉公主低头看了看自己高耸的双峰,露在外面的半截雪白的,蜂腰扭了几扭:“我还不老吧?”

“公主真的不老,如果公主跟着太上皇一起出去,别人都会说公主是太皇上的妹子呢。”

“呸呸!油嘴滑舌的东西,难怪讨得芸儿的欢心。下去吧!”

两人下到了楼下,萧芸飞看了看左少阳,又瞧了瞧永嘉公主。

永嘉公主一瞪眼,道:“看什么看,我又没咬你情郎一口,不信你自己个回去检查!”

萧芸飞似笑非笑:“你就算咬了他一口也无妨,回头我也咬你一口就是。”

“哈哈,咱们咬来咬去的,都成什么了?”

萧芸飞也笑了。

左少阳走到长条几案前,提笔写了一道方子,注明了服法,然后折好,递给了萧美娘。

萧美娘郑重接过,放进袖笼里,带着萧芸飞和永嘉公主告辞出院子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