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69章 白虹贯日

第569章 白虹贯日

左少阳怔怔地望着她们俏丽的背影消失在院门外,没来由的叹了一口长气。

小杜铭道:“师父,咱们接着抄吧?”

“不抄了!”左少阳长长地伸了一个懒腰,“睡觉!先把昨晚的瞌睡补了再说。”

“可是,你不是说,咱们时间不多了,随时都可能被撵出去嘛?”

“暂时不会了,至少,两三个月之内是不会了。咱们可以慢慢抄了。”

“为什么?”小杜铭奇道。

“因为有个难题,皇上要比较长的时间来思考。而且,他应该会找到一个解决办法。而这个办法,会持续比较长的事情。在难题解决之前,他还用得着咱们,所以不会被撵走的。”

“什么难题啊?”

“小孩家别多问。”

果然如左少阳所料,此后的两个月,竟然没有人来打扰他,仿佛已经把他给遗忘了似的,除了萧芸飞隔三差五的来陪他一宿之外,别说皇帝了,连萧美娘、永嘉公主都销声匿迹了一般。左少阳问萧芸飞太上皇的病怎么样了,她也是不清楚,她问过母亲萧美娘,母亲只说没事。她也不好多问。

这两个月里,左少阳将皇家藏书阁的医书大体上都看了一遍,对其中重要的都誊抄了。毕竟唐朝之前的医学还不是很发达,有价值的医书相对比较少,特别是在左少阳这样高眼光的人眼中更是如此,两个月时间已经足够他研读一遍这些珍贵藏书了。

他最在意的是当时的经验方,从中学了很多,进一步丰富了医学知识,特别是药剂学方面的知识。当真是受益匪浅。

书看完了,也誊抄完了,藏书阁的书中医学方面的书只占了很小一部分,还有浩若烟海的其他方面的书籍,左少阳闲极无聊,便拿来翻看,发现还是很有意思的,但到底不如医书来得有兴趣。

这一天,罗公公带着两个小太监突然来了,笑咪咪的,道:“左神医,皇上有请!”

皇上让某人去,都是下旨宣召,何曾会说一声请字?就算是口谕,也是非常少见的。所以罗公公说出了这句话,便是眉开眼笑的了:“神医,不瞒您说,咱家跟随皇上这么些年,能得到皇上一个请字的,咱家还真没遇到过几个呀。啧啧,只可惜神医您对仕途没兴趣,要不然,青云直上飞黄腾达,还简直就是探囊取物一般的了。”

左少阳淡淡道:“皇上请我,公公可知为了什么事吗?”

“据咱家所知,是太上皇龙体大好,皇上心中高兴,所以请神医前去一并庆贺吧。”

左少阳很有些意外:“太上皇的病已经 ?”

“是啊,太皇上的病不治自愈,皇上龙颜大悦,所以设宴庆贺,特邀神医参加。”

左少阳想了想,点头道:“那好,请公公钱前面带路吧。”

跟着罗公公来到了李世民的寝宫,这里,已经摆下了两桌酒宴,一桌大的,在殿台之上,一桌小的,在殿台下首。中间偌大的殿堂空荡荡的,在一侧,有两排鼓乐手。丝竹管乐什么都有。静静地等着。两桌酒桌上都没人。

罗公公往小桌一让:“神医、杜公子请坐。咱家立即去禀报皇上。”

左少阳点点头,撩衣袍坐下。小杜铭坐在他旁边。

在古代,不管你功劳有多高,资格有多老,都不能跟皇帝同桌吃饭的,皇帝高兴了,赏赐你几大盘菜肴,自己端回家吃去,像左少阳这样能跟皇帝在一个屋里吃饭,那已经是无上荣光了。

可惜,左少阳脸上并没有半点喜悦之情,他对这些似乎已经麻木了。

罗公公快步往后殿去了。片刻,一个太监急急跑进来,朝鼓乐手做了个手势,立即鼓乐齐鸣,丝竹之声绕梁不绝。

随后,从后殿出来两排宫女,在两厢站立,鱼贯而出的一队人,为首的一位,竟然便是太上皇李渊!

左少阳有些目瞪口呆了,瞧李渊那样,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哪里有半分先前的痴呆样。

后面跟着的,是皇帝李世民,还有几个男男,其中便有萧美娘和萧芸飞、永嘉公主,还有一个年轻锦袍者,走路却是一瘸一拐的。其余的都很年轻,还有一个是小孩子。

到了酒宴之前,分别落座。李世民望向左少阳,满面春风道:“左神医,怎么样?朕的藏书阁的书,还能入你的法眼吧?”

左少阳拱手,由衷道:“多谢皇上让我在藏书阁看书,当真是受益匪浅。”

“书嘛,便是拿来用的,束之高阁,跟青砖石头又有什么两样?”

接着,李世民叫罗公公介绍了桌上众人,左少阳一听,全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长孙皇后和他的三个儿子,太子李承乾,二皇子李泰,三皇子李治(未来的唐高宗),另外还有长乐公主、豫章公主、城阳公主、晋阳公主和新城公主。再就是萧美娘、萧芸飞和永嘉公主。

左少阳不知道这次家宴把自己叫来参加,李世民把自己的老婆长孙皇后和几个儿女都叫了来,却不知道所谓何故。皇上不说,他自己自然是不会主动问的。

罗公公介绍完了之后,又介绍了左少阳师徒两人。

皇帝李世民端起杯子道:“今天,咱们全家聚会,为了太上皇的康复,干一杯!”

说罢,举杯相邀。

左少阳端杯子致意,等着李世民先喝了,自己再喝。

李世民端着杯子正要喝,忽然发现大家都端杯子了,唯独父亲李渊没有端杯子,跟个木雕似的坐在哪里不动,很是奇怪,道:“父皇,为何不喝酒啊?”

李渊冷冷道:“这致酒词,应当是朕说的,为何你来说呢?”

朕这个称呼,只有当今皇上才用,太上皇都不能用的,想不到退位十年了,身为太上皇的李渊竟然这时候口称“朕”!这让李世民愣了一下,瞧向长孙皇后。

长孙皇后也是很诧异,以往家宴,太上皇李渊几乎是不怎么说话的,要说也是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从来没有为致酒辞说三道四,更不要说争着说了。今儿个这是怎么了?竟然还用了“朕”这样的称呼!

永嘉公主最得李渊的欢心的,她就坐在李渊身边,眼看场面有些尴尬,忙笑道:“父皇,谁致辞还不都一样?”

“不一样!”李渊声音冰冷如刀,“以前,是因为朕年迈体衰,这才退位给了他,现在,朕的病已经不治自愈,这是上天的意思,朕现在感到全身都是精力,再活七十年都没问题,所以,皇儿,请你把皇位还给朕吧,朕要重新登基为皇!”

此言一出,就听着屋外咔嚓一个炸雷,轰隆隆从头顶滚了过去!

来的时候,是晴空万里的,如何会有炸雷呢?一众人等面面相觑。

便在这时,大殿外一个太监匆匆跑了进来,跪倒磕头禀报道:“禀报皇上,外面白虹贯日,划破长空!现在都还在呢!”

一听这话,众人更是惊诧,李世民站起身来,撩衣袍快步走下台阶,穿过大堂,来到前厅,仰头一望,只见一道白虹,从西向东,横跨整个天空,消失在艳阳刺眼的光辉处!

李世民惊得目瞪口呆。

这时,大殿里几乎所有的人都出来了。也都目瞪口呆望着天上的异象,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左少阳和小杜铭也出来观瞧,左少阳这个现代社会穿越过去的人,都不知道这种异象究竟怎么回事,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如果是在现代社会, 可以解释的原因很多,比如喷气式飞机拉出的烟雾等等,可是现在,又该如何解释这种白虹贯日的异象?还有刚才那晴空霹雳的滚雷?

李世民瞪眼看那白虹,一直持续了一盏茶的工夫,这才慢慢消失了。李世民转过身,迈步进了大殿,猛然抬头,便看见李渊已经坐在了自己的龙椅之上!

刚才李渊没有出去,竟然瞅这空子坐了自己的龙椅,李世民心头一凛,暗暗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永嘉公主等人也是惊呆了,某种程度上说,李渊抢了李世民的龙椅做,这比外面的白虹贯日还要让人震惊。

历史上太上皇重夺皇位的事情也不是没有,明英宗土木之变被瓦喇大军俘虏,明代宗即位,击败瓦喇之后,迫使瓦喇将明英宗放回,代宗尊其为太上皇,但是将其软禁了长达七年,直到代宗病重,英宗这才趁机复辟,夺回了皇位,然后杀了一批当年拥戴代宗的大臣,其中包括击败了瓦喇大军把他救回来的算得上功臣的于谦。

现在,李渊突然发难,而且事先没有任何征兆,这让人有些猝不及防。左少阳摸了摸光秃秃的脑袋,心里琢磨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永嘉公主急忙跑上去道:“父皇,来,我扶你去看白虹贯日,很漂亮的!”

李渊一甩手挣脱了她的手:“别骗我了,白虹贯日已经没了,还看什么看?朕告诉你们,那道白虹,便是朕,贯日,便是朕要回归帝位!——皇儿,天象如此,你还不将皇位重新移交给朕,更待何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