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70章 天意不可违

第570章 天意不可违

李世民侧脸看了看左少阳:“太上皇是不是又病发了?”

“我没病!”李渊耳神本来不怎么样的,现在却连落一根针都能听个一清二楚。李世民这话自然逃不过他的耳朵。李渊厉声道:“皇儿,朕的病不治自愈,朕现在很健康,你不要想用朕生病来搪塞悠悠众口!立即将皇位还给朕,朕要重新君临天下!”

李世民皱了皱眉头,对罗公公道:“太上皇喝醉了,请太上皇回宫吧!”

罗公公忙把手一挥,指示一帮宫女太监要去搀扶李渊。

“我没喝酒,怎么喝醉?”李渊挣脱了宫女的搀扶,嘭的一声,重重在桌子上一拍,指着罗公公道:“罗高邦!你这狗奴才,当初朕是如何待你的?你现在敢让这帮奴才来拿朕?朕警告你,再执迷不悟,朕就灭你九族!”

罗公公听他叫出了自己的名字,显然神志是清楚的,说话也不像发疯的样子,不禁有些害怕,望向李世民。

李世民提高了声音:“太上皇累了,还不搀扶太上皇回寝宫?”

“是!”罗公公这才大着胆子领着一帮宫女太监,强行将使劲挣扎叫骂的李渊扶出了后堂。

李承乾等兄弟姐妹也是面面相觑,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而且还是当着外人的面。又是涉及到皇位的事情,所以都默不作声,不敢多说。

特别是李承乾,他已经十八岁了,是太子,就算父亲退位,承继神器的也应该是他,只有从上往下传,哪有将皇位从下往上传的?但是,他这个太子之位并不是稳如磐石的,因为他身体不好,而弟弟李泰博学多才,深得皇帝的赏识。这时候,他可不敢出半天岔子,正所谓言多必失,这时候,这种话题下,他自然不敢乱说半句。

他都不敢说,其余的弟弟妹妹们就更不敢乱说了。一时之间,大堂之上静悄悄的。

李世民慢慢走到龙椅上,撩衣袍坐下,挥挥手,示意其他人也坐下。端了一杯酒,道:“太上皇虽然病已经好了,但是,今日天生异象,或许冲撞了神明,所以胡言乱语。回去歇息一下就好了。来,咱们也喝一杯!”

左少阳对他们的什么皇位继承问题不感兴趣,闻到皇宫琼浆玉液般美味佳酿,肚子里的酒虫早就按耐不住了。好不容易等李世民说了喝酒,赶紧端起酒杯咕咚一声干了。又伸筷子夹了一夹才放在小徒弟杜铭碗里,说了声吃!然后自己才夹了菜送进嘴里。

除了这件事,场中众人都不敢乱说话,都默默吃着菜,跟着李世民的话喝着酒。

李世民很快从混乱和震惊中恢复了过来,又谈笑风生喝酒吃菜。左少阳暗自佩服,遇到这等大事还能如此镇定,这需要何等的气魄才能实行啊。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李世民对左少阳道:“左神医,朕今日宴请你,一则为了庆贺太上皇病体康复,二则,太子身体欠安,特别是一条腿,有些瘸,听说神医在接骨方面有独特的办法,所以想请神医给看看,能否治好。这第三嘛,便是朕的皇后,她……”

刚说到这,长孙皇后突然低声唤了句:“皇上……”随即捂着胸口,弯下腰,急促地喘息着,而且呼气多吸气少,气息急促,很快口唇紫绀,面色苍白,四肢厥。几个皇子公主都慌了,围拢过来,罗公公急声叫道:“太医!随伺太医何在!”

后堂急匆匆跑来一个老太医,背着一个药箱,急忙让把长孙皇后放在软榻上,取了一个小瓷瓶,倒了一枚药丸给皇后服下,然后取出金针刺穴。

左少阳和小杜铭也走拢过去观看,人家不要求,他是不会主动出手的。

一番折腾之后,皇后的呼吸依旧急促,嘴唇紫绀更加明显,两眼上翻,呼吸多进气少,喉间痰饮咔咔作响。

那太医已经额头见汗,握着金针的手都在簌簌发抖,已经救治了一顿饭工夫,皇后却没有任何好转,反而进一步加重了。

晋阳公主才两三岁,已经开始懂事了,拉着左少阳的手道:“神医,你救救我母后啊。”

李渊的病不治而愈只不过是掩人耳目的障眼法,是为了掩盖使用尿液入药有损皇家威严的办法,李世民瞒着所有的人,甚至包括左少阳自己都不知道,只有长孙皇后和身边的贴身御医三人知道,而暗自给李渊用了左少阳的药方,用了童女尿入药,李渊的病果然稳步好转。

晋阳公主这些天时常听父亲李世民和母亲长孙皇后赞叹左少阳的医术,幼小的心灵里早就烙下了左少阳是个了不起的神医的印记,眼看着太医治不好母亲的病,母亲那痛苦万状的样子,

左少阳蹲,摸了摸她的头发:“放心,叔叔在这,你娘没事的。”

晋阳公主小脑袋点了点、

晋阳公主的话提醒了李世民,他踢了那太医一脚,怒道:“蠢才!滚一边去!”

那太医赶紧连声答应,退到一边。

李世民望向左少阳:“神医,还是请你给皇后医治吧?”

左少阳一拱手,吩咐小杜铭将随身携带的出诊箱拿来,翻开取出一个小瓷瓶,从里面倒出米粒大小的药丸十粒,递给搂着皇后的长乐公主,给皇后服下。然后吩咐将皇后头往后仰,解开脖颈衣领,取出一粒巴豆,用针刺了几个小洞,用线穿了让皇后吞下,然后又取了出来,如此反复几次,皇后干呕几声,咳出了一大口浓痰。呼吸顿时顺畅起来。

这是左少阳当年从父亲左贵那学来的一种引痰法,今日再试,效果显著。

李世民蹲将长孙皇后从长乐公主怀里接了过来,柔声道:“你觉得如何?”

长孙皇后呼吸已经通畅,高高的胸脯不停起伏着:“皇上,臣妾已经……,已经没有大碍了……”

“那你先回寝宫歇息?”

“不,等酒宴散了,再……,再回去吧……”

左少阳忙拱手道:“皇上,我们师徒已经吃饱了,多谢皇上赏赐美酒佳肴,我们就此告辞了。”

李世民忙道:“神医等等,太子腿疾和皇后气疾,还赖神医医治呢!”

左少阳淡淡拱手:“外面传闻左某擅长骨科之说,纯属无稽之谈,左某只会一些小病小痛的,并不会接骨,至于皇后的气疾,左某也是在无能为力,还请皇上恕罪。——皇上,有些事情是天意,天意不可违的。告辞!”

说罢,也不管李世民是否批准他走,撩衣袍迈大步往殿外走去。小杜铭急忙在后面拎着出诊箱跟着出去了。

罗公公正要出声招呼,李世民摆摆手,望着左少阳的背影,思索着他的话,若有所思。

左少阳出了大殿,回到了藏书阁。小杜铭问:“师父,咱们要不要收拾行李回去?”

“不用,皇帝不会让我们走的,特别是今天的事情发生之后。若不出意外,他今天就会来拜访咱们。”

“皇帝?皇帝要来这?”

“是啊,这是藏书阁,他的私人书库,他以前经常来的,你没注意到吗,很多书都有他的眉批的。”

“这倒是。那他来做什么?求师父给太子和皇后治病吗?”

“以前是,但是,今天这件事发生之后,只怕更多了很多新内容了。”

小杜铭点点头,想了想,道:“师父,你不是最擅长接骨吗?以前在合州,我就见过你给瘸腿的人重新接骨,便行走自如了,怎么今儿个却说不会呢?”

“小子,记住了,难得糊涂!有时候装怂比强出头更好,至少可以保命!”

“徒儿不太明白师父的意思。”

“你当然不明白,以后慢慢你就懂了。”

果然不出所料,傍晚时分,皇帝李世民来了,只带了罗公公,嫔妃皇子公主一个都没带。而来来了之后,跟萧美娘一样,让左少阳陪着到了顶楼说话。

上到顶楼,李世民并没有去看风景,直接在软椅上一坐,伸手道:“你也坐吧。”

左少阳撩衣袍坐下,甚至都不谢坐,李世民似乎此刻已经没有心情去注意这些细节,凝视着左少阳,良久,才缓缓道:“下午,朕叫来了太常寺卿,询问了上午出现的白虹贯日之象预示凶吉。太常寺卿坦言说,此象主凶,皇位会有撼动。朕又想起你上午所言,特来细问,你上午临走之时,说有些事情是天意,天意不可违,朕想知道是否是指太皇上的病?”

左少阳道:“有句话我不能不问,——太皇上的病,是否是用我的药方治好的?放心,我会守口如瓶。”

李世民凝视片刻,缓缓道:“是!”

左少阳点点头,一个可怕的想法终于在他心中慢慢成型。

上午出现白虹贯日和晴空霹雳之后,左少阳便在思索这件事,他原来是个唯物主义者,但是他自己灵魂穿越到了唐朝,这是现代科学无法解释的,他虽然没有将之归为神鬼之说,但是,却相信宇宙之间,冥冥之中,有很多现代科学尚无法解释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