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73章 循环报应

第573章 循环报应

李世民没有控制住局面吗?按理说,李世民统治已经九年了,朝中文武大臣又差不多都是他的亲信,根基早就打牢了,李渊的旧部绝大多数已经死心塌地辅佐李世民,真想不到李渊还能用什么办法夺回皇位。难道,他想通过舆论?

舆论固然是重要的,但是,舆论在强权面前,几乎等于零,特别是古代君主专制制度下,舆论只能给造舆论的人带来死亡。当然,如果造舆论的是太上皇,那有另当别论了。

不过,李渊把舆论造出去,除了给李世民增加头痛之外,对夺回皇权并没有实质的作用。

曲鸣见左少阳脸上连半点惊讶的神情都没有,自己倒是吃了一惊,不过,他随即想起左少阳从法场上逃得性命回来,现在是什么都不能让他动容的,便又不觉得奇怪了。接着说道:“也不知道究竟怎么回事,太上皇大病一场之后,竟然不治而愈,而且病号之后,立即就宣布要夺回皇位,将朝中很多旧部都叫了去,让他们支持他夺回皇位。这些老臣们回来都是两股战战,好不容易消停了一段时间,怎么现在又来闹这种争夺皇权的事情?难不成,玄武门之变还要再重演吗?想想这些,所有的老臣们都很紧张,这些天很多老臣都推病不上朝了。”

左少阳还是不动神色地两眼望着门外,似乎他是透明的似的。

曲鸣眼见这些话都不能打动他,本来想卖卖关子的现在看来关子也卖不成了,便低声道:“今天,发生了一件惊天大事左兄窝在这里,想必还不知道吧?”

左少阳还是没理他。

曲鸣的声音更低了:“今天上午,太上皇把太子还有所有的皇子都请到他寝宫里,说要跟皇子们说说心里话。结果皇子们都去了。没想到,太上皇竟然干出了一件惊天地的大事来左兄,你猜什么事?”

左少阳终于眼珠子斜过来,瞧了他一眼,因为左少阳感觉到,曲鸣没有夸张,这件事肯定是非常的严重的,忍不住有些好奇。

曲鸣见左少阳终于有了反应,心中暗喜,道:“太皇上竟然把所有的皇子的关在了寝宫的屋里,那屋子四周各处早就堆满了燃油柴火所有的窗户都钉死了的,太上皇手里握着一杆长枪,还拿着一支火把,说如果皇上不退位,将皇位转给他,他一个个杀死这些皇子如果皇帝用强,他就一把火点燃屋子,将所有的皇子全部烧死”

左少阳哈哈大笑,心想,太上皇这一招还真是绝当初皇帝李世民为了争夺皇位杀掉了哥哥和弟弟,也就是太上皇的两个儿子,现在,太上皇为了争夺皇位,威胁要杀死皇帝的儿子,这也算得上因果报应了

曲鸣不知道左少阳笑什么,忙道:“左兄,这件事现在很是棘手,皇宫里都嚷嚷动了,皇上把很多老臣都叫到皇宫来劝说太上皇,可是太上皇根本不理他们,只是嚷嚷着让皇帝退位,不然就烧死这些皇子,说下一步还要杀掉所有嫔妃,包括皇后,这样皇帝没了传人,自然只能把皇位传给他了。”

左少阳斜眼看了他一眼:“你说完了吗?”

“说完了,咦,左兄,这件事你不惊奇吗?”

“有什么好惊奇的,太上皇和皇帝之间的事情,关我什么事?好了,说完了你就可以走了”左少阳背转身往阁楼上走。

“等等左兄”曲鸣急道,“我想到了一个主意,关系到你的前途命运呢你不想听听吗?”

左少阳脚步不停:“我现在已经是活死人,说得难听一点,就是行尸走肉。我还用在乎什么前途命运吗?”

曲鸣急道:“你不在乎你自己的前途命运,也该为大唐着想啊,你是大唐子民”

“以前是,现在不是,我是活死人。”

“左兄”眼看着左少阳便要走上楼去了,曲鸣真急了,叫道:“你不为你自己着想,总该为飞阳公主的性命着想吧?”

左少阳猛地站住了,缓缓回头:“你说什么?她怎么了?”

“她被太皇上抓住了也关在房子里”

“怎么回事?她又不是皇子,太上皇为何要抓他?”

“她想去制服太皇上,结果被埋伏在屋里的天罗地网逮住了”

“天罗地网?”

左少阳吃了一惊,当初萧芸飞就是被刑部的天罗地网抓住的,包括杜淹的贴身护卫冷队正都没能逃过天罗地网的抓捕。不过这是刑部的东西,怎么到了皇太后手里?左少阳转念一想就明白了,刑部尚书刘政会是李渊的老部下,是他的死党,虽然刘政会已经死了,但还有不少旧部在,这些人自然都是亲李渊的,李渊要调动他们还是很容易的。而且天罗地网又不是军队,只不过是抓捕人犯的一套阵法,没想到却被李渊拿去用在防范劫夺皇子上面了。

由此可见李渊筹划这步棋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由此也可以看出来,李渊绝不是脑袋一时发热。

曲鸣终于发现能引起左少阳兴趣的东西了,很有几分得意,脸上却是焦急万分:“是啊,不过左兄不必着急,太皇上只是把飞阳公主扣为人质而已,并没有把她怎么地,所以,左兄你还是去想想办法吧?”

想到萧芸飞陷入危机,左少阳到底坐不住了,道:“我只能在藏书阁里活动,要出去,得太子准许才行。”

“太子已经被扣在大安宫了,是东宫娘娘吩咐小弟来告诉左兄这件事的,说太上皇这么着肯定是犯病了,得了癫狂之证,或许你能想想办法,如果你能化解这场危及,荣华富贵享受不尽啊。——当然,你不稀罕荣华富贵,但是,那飞阳公主还等着你去解救呢。娘娘已经派了人在外面外面候着了。”

左少阳明白了,原来曲鸣这次来,是得了太子妃的命令,太子妃知道两人是同年,能说得上话。

左少阳对小杜铭道:“你留在这,我去看看。”这种恐怖劫持事件最好不好让小孩旁观,以免造成心理阴影。小杜铭忙答应了。

左少阳急匆匆来到院门外,果然,几个东宫太监候在外面,还停着两顶轿子。太监们点头哈腰的,因为发生了这么重大的事情,脸上一个个都绷紧了不敢露出笑意。

左少阳和曲鸣分别上了轿,几个太监抬着,急匆匆往大安宫赶去。

皇宫沿途,已经布满了大内侍卫,都是披坚执锐的。

来到大安宫外,这里更是里三层外三层的满是手持兵刃的大内侍卫守卫,严加盘查之后才放行。

进到大安宫,径直来到李渊的寝宫前,这里已经有数十个朝廷官员,大多是白发苍苍的老臣,跪在地上不时磕头哀嚎着恳求太上皇李渊释放皇子,不要骨肉相残。

挟持皇子的宫殿是一座独立的大殿,四周围着里外两层侍卫和太监,这些是李渊的死党。手持刀剑盾牌,其中更有十数个侍卫手里拿着火把,等着李渊一声令下便点火。宫殿外也用浇了燃油的柴火围了起来。

李渊骑着一匹披着铠甲的战马,他身披铠甲战袍,头戴金盔,左手举着一只火把,右手握着一柄长枪,枪刃上沾满了鲜血,血滴顺着寒光森森的枪尖滴滴答答往下滴落。

在他的马前的台阶上,躺着两具尸体,胸腹间洞穿一个窟窿,身下一大摊鲜血。那两具尸体身穿金黄色锦袍,很显然,是皇子。只是不知道是李世民的哪两个皇子已经惨遭他们爷爷的毒手,死在了爷爷的枪尖下。

大殿四周的门窗紧闭,唯有正门大开,从大殿前望去,可以看见里面同样堆满了浇着燃油的柴火,大大小小的十数位皇子,一个个被铁链捆在柱子上,正在放声大哭。 大殿正门立柱下,两手被反绑坐在立柱下的,正是太子李承乾

大殿内部,也有火光映出,很显然,里面也埋伏有手持火炬的死党,就算一举射杀外面的火炬手,里面的同样可以引燃柴火,而皇子又被铁链锁在大柱上,一时半会解不开,一旦点燃,那就没办法逃脱这火笼

李渊手持长矛,厉声叫嚷着:“皇儿,你已经看见了,朕是说一不二的,你要不退位,将皇位交回给朕,朕就每隔一顿饭杀掉你一个儿子现在已经杀了两个了,你还不肯交回皇位吗?”

李世民一言不发脸色铁青站在大殿前,他的四周跪满了朝廷重臣,还有嫔妃、公主们。四周却没有一兵一卒。显然,李世民并不准备用武力解决这次危机。至少在表面上,他没有给李渊这个印象。

望着这一切,左少阳暗自苦笑,——救活了李渊,李渊却来了这一手,如果早知道这个结果,李世民还会不会下决心用自己的那个侮辱人的方子给父亲李渊治病呢?

谁说小郎中不能推动历史发展?自己这个小郎中,一纸药方,现在不就即将改变大唐的历史吗?——如果这一次李世民为了十几个儿子而被迫让位给李渊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