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74章 传国玉玺

第574章 传国玉玺

左少阳目光在大殿里焦急地搜寻着萧芸飞,可是没有看见,耳边却传来萧芸飞的声音:“少阳,你怎么来了?”

左少阳又惊又喜,循着声音找去,在那一堆嫔妃们跪倒地圈子里,有一人跪直了腰,望向自己,正是萧芸飞!

左少阳喜道:“芸儿!你,你不是……”左少阳立即发现自己被曲鸣骗了,扭头望向曲鸣。

曲鸣尴尬地笑了笑:“这个……,嘿嘿,左兄,对不起,为了让你能来,只能这样……”

左少阳正要一耳光抽过去,便在这时,李世民的声音传来了:“左神医,请过来,朕有话说。”

左少阳狠狠瞪了曲鸣一眼,转身走到李世民身边,拱手道:“皇上。”

“你不要怪他,是朕让他这么说的。朕希望你能来帮忙解决这件事,你曾经说过,太上皇的病是老年痴呆,可是他现在这样,只怕是癫狂了。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左少阳苦笑:“太上皇的老年痴呆已经治愈,他现在这样子当然不是老年痴呆,至于是不是癫狂,我就不清楚了,因为没有能近前诊查。如果是疾病,我还有办法医治,但如果不是,那我就没办法了。”

李世民自然知道左少阳话中的含义,也就是说,太皇上李渊如果是癫狂病症导致的这些举动,那他还能用汤药治疗,但如果不是癫狂,而是正常人的举动,那就不是汤药的问题看,而是皇权争夺的政治斗争了,他一个郎中自然没办法。

李世民最不愿意的就是后者,就算真的是后者,他也要将他变成前者!所以,李世民阴着脸道:“太上皇素来宽厚仁慈,如何会以他的孙儿的性命要挟朕呢?若不是因病癫狂,断不会作出这等禽兽之事来的。左神医,你医术如神,替朕想想办法,该如何给太上皇医治?”

“就算太上皇是癫狂证,那也得先把太皇上请下来,到屋里诊查之后,才能开方下药。至于请太皇上,我可没这本事。还是皇上自己想办法吧。”

李世民心想,我要是能把太皇上请下来,还用得着你来想办法吗?低声道:“你上去给太上皇劝说一下,告诉他,他生病了,需要治疗,等病治好了,一切都好商量的。”

左少阳自然明白李世民是想让自己来做一个说客,这时候可不是看病用药的时候,不过,他心里想,你们争夺皇位关我屁事,但是,李世民当皇帝的确比李渊要强得多,这件事到底是自己引起来的,还是由自己来了结吧。

想到这里,左少阳对李世民低声道:“我想问皇帝一句话,希望皇帝坦诚相告。”

“说罢。”

左少阳把声音压得低低的,道:“皇帝是否愿意这件事回到两个月之前?”

李世民浑身一震,他心头正后悔这件事,早知道会闹到这一步,当初就不该用那方子救父亲性命,不过,这样的想法也仅仅只能是心里的想法,绝对不能告诉任何人。他也不知道左少阳提这话是何用意,拿眼瞧向左少阳。

左少阳也盯着李世民的眼睛,看到了他内心的后悔,便笑了:“皇帝不用回答了,我已经知道答案,好,这件事是因我的方子而起,我来解决好了,不过,我需要借皇帝的玉玺一用。”

“玉玺?”李世民皱了皱眉头,“朕要你去告诉太上皇说他生病了,让他放下武器接受治疗。你却跟朕要玉玺做什么?”

“我自然有用。如果皇帝希望解决这件事,请立即把玉玺给我一用。”

皇帝的玉玺有专门的官员保管,李世民也是病急乱投医,反正在皇宫里,左少阳拿着也跑不到哪里去。当下点头,吩咐罗公公立即派人去取玉玺来。

玉玺很快取来了,放在一个锦盒里,左少阳背着身接过,打开锦盒,见那玉玺只有小孩拳头大小,玉质轻柔如水,白如凝脂,握在手里,有一种暖暖的感觉,这可是皇帝的宝贝,想不到自己有一天能握在手里。

他将玉玺放在怀里,然后高举双手,慢慢往大殿前走去。

跪倒的嫔妃公主堆中,萧芸飞尖声嘶叫:“少阳!你要做什么?快回来!少阳!”

左少阳没有回头,继续往前走,望着李渊,嘴里高声叫道:“太上皇,我叫左少阳,是个郎中,我有几句话想跟你说说,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听?”

李渊瞧了一眼左少阳:“我认识你,那天白虹贯日的时候,在大殿上吃饭,你就坐在下面,你来的正好,告诉他们,白虹贯日,就是让我重新执掌皇位,对不对?你说啊!”

左少阳慢慢往前走,说道:“没错,那天是出现了白虹贯日,这个皇位本来就是太上皇您的,当初是您感觉年迈体衰,这才让位给皇帝的。现在您老人龙体康复,这皇位应该由你重做才对。”

此言一出,跪倒一地的老臣们一片哗然,尉迟恭最是性急,早已按耐不住,指着左少阳怒道:“哪里来的兔崽子,在这胡说八道,还不滚出去,当心老子劈了你!”

李世民却不动声色,静静地望着左少阳。

那边,太上皇李渊听了左少阳的话,却是大有知遇之感,对左少阳顿时新生好感,大笑道:“你这小娃娃倒也有些见识,还是明事理的,你刚才说你是郎中?好好,待我重登皇位,一定封你当尚药奉御!”

左少阳没有理睬尉迟恭等武将的叫嚣,对李渊一拱到地:“多谢皇上!”

一听左少阳叫自己是皇上,李渊更是欢喜,高兴得白胡子都乱抖起来:“小娃娃,对了,你说你叫什么来着?”

“臣姓左名忠字少阳。”

“嗯,左爱卿,很好,——你们都听见了吗?你们这帮老家伙,当年曾跟随朕打天下,鞍前马后拼死效力,现在呢,都成了皇儿的走狗,朕要夺回皇位,你们都不立马回顺效力,反倒帮着他劝朕罢手,还不如一个小娃娃!朕现在警告你们,现在马上归顺朕的,朕既往不咎,否则,朕登基之后,一个个算账!”

一帮老臣又咚咚磕头,口中乱哄哄哀求着,说的还是让李渊罢手,停止这场闹剧。

趁着这个乱劲,左少阳已经慢慢走上了大殿台阶,距离最前面的李渊的死党侍卫只有几步之遥了。

李渊感觉到了不妥,手中长矛一指左少阳:“站住了,不准过来!”

左少阳将高举的双手举得更高:“皇上,我身上没有任何武器,放我过来吧,我有话跟皇上说。”

“你就在那站着说!”李渊警惕性还是很高的。手中长矛指着左少阳。

“可是,我有东西要献给皇上!这东西皇上一定会喜欢的。”

“哦,什么东西?”

左少阳慢慢将手伸出怀里,取出了那枚玉玺:“就是这个!皇帝知道是什么吗?”

“玉玺!”李渊如何不知,十年前,他退位之时,便是将这枚传国玉玺交给了儿子李世民,从那以后就再没见过,时隔十年,再见到玉玺,一颗心禁不住砰砰狂跳起来,要知道,玉玺是皇权的象征,如果皇帝没有玉玺,那皇权可就名不正言不顺了。要是能拿到玉玺,借此靠令天下,将会有很多人归顺自己的。

李渊仿佛重新看见了自己当初君临天下的威仪,已经被皱纹挤满的小眼睛放出了精光,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狂吼道:“给朕!快把玉玺给朕!”

左少阳两手举着玉玺往前走,挡在前面的侍卫自然分开一条道给他进去,左少阳堪堪走到李渊马前,突然脚下一拌,哎呀一声,往前摔倒,手中玉玺脱手飞出,竟然飞进了敞开着大门的大殿,正好落在了反绑着手坐在地上的太子李承乾怀里!

所有的人都惊呼了一声,连李世民都脸上动容,传国玉玺要是摔坏了,那可是很不好的兆头,眼看玉玺落在太子怀里,没摔着,心下里这才舒了一口气。

李渊也是一声惊呼,扔掉手中长矛,翻身要下马去拿玉玺,可是他身披铠甲太过沉重,又着急忙慌的乱了手脚,一只脚没能从马鞍上拔出来,一下子摔在了马下。头盔也摔出去老远。

等到侍卫冲过来帮他爬起来,李渊顾不得捡回头盔,身披重甲,跌跌撞撞冲进大殿,便看见左少阳已经手捧玉玺,站在哪里,急忙迎了上去:“玉玺,朕的玉玺,快给朕!”

李渊说罢,伸手从左少阳手里一把将玉玺抢了过去。手捧玉玺,哈哈大笑,将玉玺高高举起,转身冲着门外李世民和跪倒一地的群臣:“玉玺在朕的手里了!从今以后,朕就是皇帝!尔等听明白了吗?朕才是皇帝,你们统统都要听朕的,朕才是皇……”

突然,李渊身子一僵,眼珠停滞了,直勾勾望着前方,高举的两手随即一软,玉玺从手心滑落,旁边的左少阳急忙伸手接住。

李渊仰面倒下,咣当一声,铠甲重重撞击在青石地面上,他身子挺了几挺,就此一动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