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78章 弄巧成拙当法王

第578章 弄巧成拙当法王

老喇嘛沉吟道:“肯定你上到山顶之后的那天晚上,敌人也上到山顶,法王打定主意与敌人同归于尽,于是在夜晚放下了吊桥,那吊桥落在了悬崖下面,升降吊桥的机关也隐藏在悬崖峭壁下,云雾里你自然找不到。”

左少阳露出惊讶的声色:“原来是这样啊,要不是后来我家人找上山来,我就活活饿死在山顶了。当时我过不了悬崖,只能呆在山顶,幸亏厨房和禅房没有烧掉,我睡了一晚,第二天,我看着一地的死尸心里害怕,就挖了个坑把尸体都埋在了坑里。本来想把这佛珠也埋在里面的,不过老和尚临死之前一直瞧那佛珠又看我的脖子,那意思好像是把这佛珠给我,所以我就留着了。既然这佛珠是你们的宝贝,就还给你们吧,我又不修炼法术,要他也没有什么用。”

老喇嘛点点头:“是,这佛珠对外人的确没有什么用处。多谢你安葬了我们法王。刚才得罪了,实在抱歉。”老喇嘛说着,伸手在左少阳身上几处穴位揉捏了一会,左少阳渐渐感到身上有了力气,全身酥软的感觉慢慢消失了。

老喇嘛拱手致歉,想了想,又伸手取下腰间的一个褡裢,扯开口子,从里面取出一个小钱袋,到处一小块碎银子,大概只有二钱,递给左少阳:“老衲几个实在唐突,这点小意思,请先生笑纳。算是我们赔罪的。”

左少阳没有接,拱手道:“大师言重了,若早知道这佛珠对大师有这么大的用处,我早就拿出来还给大师了。这酬金嘛,若是寻常人给我,我自然不会推辞,但是您是出家人,这钱财本来就来之不易,我要是收了,菩萨会怪罪的。”

老喇嘛笑了笑,也不勉强,将银子放回钱袋,又放进了褡裢里。

就在他放褡裢的瞬间,左少阳看见了褡裢里一堆东西中,有一个小神像,竟然就是鬼谷峰鬼谷寺里了禅供奉的那尊恐怖的吃人的神像!禁不止啊了一声。

老喇嘛瞧了他一眼,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那尊佛像上,狐疑地瞧着左少阳:“先生认识这尊神像?”

“嗯……”左少阳不好说在山顶见过,因为他刚才说了,自己上到山顶的时候,那供奉神像的寺庙主殿已经烧掉了大半了,神像是木雕的,早也烧毁了,如何见到过呢。所以他含糊地,装出一副似曾相识的样子,皱着眉思索着:“呃……,看着挺熟的,好象在哪里见过!”

这句话虽然简单,可是却立即让几个喇嘛脸上显出惊喜交加的神情。老喇嘛的呼吸甚至都急促起来,急声问道:“左先生果真见过这尊佛像?”

“呃,记不起来了,”左少阳支吾着,“好像在哪里见过,我忘了。不过看着挺面熟的。”

老喇嘛又瞧了一眼褡裢里的神像,这神像是背面朝上的,老喇嘛沉声问道:“请问先生,这小神像的眼睛,在什么位置?”

左少阳想也不想,指了指自己的腋下,道:“是长在这里的,在腋下,对吧?”

人和动物的眼睛,一般都在头部,但是,这尊神像却非常奇怪,它的一双眼睛却是长在腋下的,脑袋上没有眼睛!要是换成别人,自然是不知道的,可是左少阳抓住了禅之后,曾经详细地观察过这供奉的怪兽神像,所以知道眼睛长在腋下。

老喇嘛惊喜交加,回头望向那几个喇嘛,几个喇嘛叽里呱啦用藏语说了一通之后,那些喇嘛也都是面现喜色,又跟他叽里咕噜说了一通,老喇嘛连连点头,又问道:“左先生,这尊神像以什么为食?”

左少阳自然知道,在鬼谷峰顶他曾经听了禅说过。皱了皱眉:“吃人肉,而且是邪恶之人的肉,因为他是一尊邪神,具有邪恶的力量,吃的人越邪恶,这邪神的法力就越厉害,能给供奉他的人更多了法力。”

老喇嘛脸上惊骇之情更浓了,又转身叽里咕噜跟那些喇嘛们说了一通。喇嘛们一个个用极其惊诧的眼神望着左少阳,眼神中多了许多的敬畏之情。这让左少阳很是奇怪。

几个喇嘛凑在一起叽里呱啦说了一通,都一头,然后,老喇嘛将褡裢里的东西一间间全都拿了出来,分开放在地上,一脸虔诚说道:“这些东西里,有一件是我们法王生前曾经用过的东西,先生能否帮忙找出来?”

说完这话,所有的喇嘛都目不转睛望着他。

左少阳扫了一眼,见地上有十多件东西,包括法器、佛珠、手链、还有一些生活用品。

左少阳笑了:“猜谜吗?这好玩,让我试试看。”蹲,一件件看了过去,脑袋里琢磨着。看了一遍之后,又看一遍。然后摸着下巴思索片刻,伸手拿起那串手链,在手指上转了一圈,笑道:“是这一件,对不对?”

老喇嘛脸上露出狂喜的神色,噔噔倒两步,咕咚一声跪倒在地,冲着左少阳道:“法王在上,请受达龙辛一拜!”咚咚磕头不已。

其余喇嘛也是惊喜万状,纷纷跪倒,口中叽里咕噜说着藏语,也跟着咚咚咚磕头。

左少阳吃了一惊,怎么好端端的给自己磕头起来了,而且,这老喇嘛还叫自己什么法王,自己怎么成了他们的法王了?心中暗觉不妙。忙道:“起来起来,你们这是做什么?”

老喇嘛道:“您就是我们的法王转世附体了!请您跟我们回刚仁布切坛城吧!”

左少阳更是吓了一跳:“喂喂,你们搞错了吧?我是汉人,不是藏族,就算你们法王转世,也不可能转到一个汉人身上啊?”

老喇嘛眼泪已经涌满眼眶:“不会错的,如果法王是老死病死,他的灵魂转世投胎,那会投胎到一个藏家的,可是,当时情况紧急,法王是将灵魂直接转移到了你的身上,所以你才具备了法王才能知道的东西。”

“我都知道什么了我?”左少阳苦笑问。

“忿怒飸鴩本尊是我派独有的真神,本尊的面目,就算是本教中人,也只有几个护法以上的少数人才知道,一般的信众根本不可能知道,更不要说你们汉人了,可是你却能准确地说出本尊的双眼长在腋下,你要不是法王附体,又怎么会知道呢?”

“这个……”左少阳想解释,可是却找不到合适的借口。

老喇嘛又道:“我们这次出来之前,做法占卜了,预测到前世法王可能已经升仙,所以,我们出来,随身携带了检测转世法王的生前用过的物品,用来核实法王的。刚才我摆了十多件东西在地上,请您找出法王的生前用过的器物,你非常准确地找到了法王身前用过的手链,若不是法王附体,您又如何能从十多件物品中准确找到法王生前使用的东西呢?”

左少阳苦笑,这下子自己弄巧成拙了,他平素就喜欢观察事务,这一次老喇嘛让他找出其中法王生前用过的东西,他不知道老喇嘛这样问的用意,也没多问,蹲查看,因为他见过了禅法王,这法王身材又瘦又矮,他发现这些器物中,那手链非常小,在拉紧丝线,将上面的珠子合拢情况下,估计只有小孩才能戴,正合了禅的身形手腕大小。既然其中只有一件是法王身前用过的,那自然便是这个。所以左少阳随口一猜,没想到竟然猜中了。

而猜中的后果,竟然是被这帮子喇嘛认定是法王灵魂附体!要把自己带到西域去当他们的法王。

西域那地方海拔那么高,冰天雪地的,他才不想去呢,在中土花花世界多舒服,干嘛跑去那受苦,就算当法王也不干。必须得说服他们,让他们相信他们搞错了。

想到这,左少阳道:“你们几位是……?”

老喇嘛忙道:“我叫达龙辛,是教中的左传法长老,他们四个是教中护法,依次叫做其加、帕加、其朱、梅朵。”

左少阳挨个看去,其他三个都是五大三粗的壮汉,只有最后那个叫梅朵的,身材结实健壮,脸庞黝黑柔美,眼睛大大的,竟然是个女子。

看着她黝黑而有些粗糙的皮肤,左少阳想起了苗佩兰,兰儿也是黑脸,只是远没有她黑,皮肤也比她好得多。而且这叫梅朵的女子,两个颧骨处还有两团暗红,这应该是高原气候导致皮下毛细血管破裂形成的高原红。

达龙辛不停磕着头:“我们五个出来寻访法王,本尊保佑,终于找到了法王,请随我们回刚仁布切吧!”其他四人也跟着磕头。

左少阳一拱到地:“实在抱歉,我真的不是什么法王附体,我要是法王附体的话,你们来,我应该能认出你们才是啊。怎么会认不出来呢?”

达龙辛磕头道:“这个很正常,但凡前世法王附体和转世,都只是灵魂依附,不可能完全知道前生的事情的,只是有少量印象而已。所以法王您认不出属下我们几个是正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