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79章 金蝉脱不了壳

第579章 金蝉脱不了壳

左少阳张口结舌道:“可是,我既然是法王附体,那至少应该知道你们教派的教义吧,可是我除了看病行医,其他什么都不知道,更不要说你们教派的教义什么的了,而且,我甚至不知道你们的语言,你们把我找去做什么?我都不会说你们的话,所以,你们找我,还不如重新培养一个法王更划算。我什么都帮不了你们。”

达龙辛摇头道:“不是的,法王附体和转生,都只是灵魂,身前所学都带不走的,所以,你不知道教义和语言也很正常,这个没事,我们会找专门的老师教你,慢慢的你就懂了。”

左少阳头都大了,他发现要说服这些人简直是不太可能的,苦着脸道:“我说了,我真的不是你们什么法王附体,我上有父母双亲,下有儿女,我明天就要回合州去,我只是个大夫,我真的不是你们法王,我不能跟你们去的……”

达龙辛回头看了看其他几个护法,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突然转身,抬手又是一指,正中左少阳的腰眼。

左少阳想要闪避,这达龙辛武功太高了,他还是没能躲过,顿时全身又酸又麻。

达龙辛磕头道:“法王请恕罪,您是我们的法王,刚仁布切不能没有您,所以属下只能得罪了。等到了刚仁布切,属下听从法王处置。”

说罢,达龙辛站起身来,从怀里掏出一张手帕,塞进左少阳的嘴里,然后一挥手,几个喇嘛上来,用一床宽阔的毡毯将左少阳裹了起来,那梅朵将他拦腰抱了起来,平托着出了院子。

达龙辛伸手一指点中小杜铭,用一块帕子也把他的嘴堵住了,低声道:“小哥,得罪了,你师父是我们法王附体,我们要请他去西域掌教。你的穴道到明天早上就会解除,请你转告左先生的家人,不要来找左先生,茫茫西域,辽阔万里,杳无人烟,他们是找不到的,反而容易出危险。先生现在是我们的法王,我们会好好供奉他,绝对不会有任何危险。过了十年,法王想家了,自然会派人回来接家人去西域团聚。”

说罢,达龙辛将小杜铭抱进卧室,放在**,让他头侧着,免得帕子堵住气管,观察了一下他的呼吸,很平稳通畅,这才放心,转身出来。

女护法已经将左少阳用毡毯裹着抱上了一辆大车,放下车帘,达龙辛锁上院门,跳上一匹骏马,朝北城外飞驰而去。

到了城外,往前奔出十数里,眼看着周围没有人了,达龙辛叫马车停下,叽里呱啦又说了几句藏话,那女护法梅朵将左少阳从毡毯里取了出来,用一根柔软的羊毛绳捆在背上背好,然后翻身上了一匹高大的黑色骏马,三个男护法也解开拉车的马,各自上了马,三人前头开路,梅朵在中间,达龙辛断后,继续朝北飞驰而去。

一口气跑出百余里,然后离开了官道,斜刺里进了小道,转而朝西飞奔。

又跑出百余里,达龙辛才吩咐停下休整片刻。

梅朵背着左少阳翻身下马,然后在达龙辛的帮助下,将左少阳从背上解了下来。达龙辛把左少阳嘴里的手帕取出,又给他按摩穴道,很快,左少阳便恢复了体力。

这一路上,左少阳虽然是趴在梅朵厚实的后背上,但是骏马飞奔,他又全身无力跟面袋似的,被颠得五脏六腑都要出来了,骨头都要散架了,站在那半天说不出话来。

达龙辛等人跪地磕头:“法王,情非得已,还请法王恕罪。”

左少阳摆摆手:“行了,不要点我的穴道堵我的嘴了,难受死了,我……,我跟你们走就是。”

五喜,磕头不已:“谨遵法王法旨。”

左少阳歪歪斜斜走到路边小树林里,他现在真的不想跑,因为他知道,自己现在这体力,想跑过他们,还有战马,简直是天方夜谭。所以老老实实撒完尿,走了回来。

梅朵将一砣糌粑双手捧着跪下献给他,他还真有些饿了,不过刚方便完就吃东西,也太不卫生了,自己走到马匹旁,取下水袋,拔掉塞子,到了一些水洗了手,这才取过梅朵手里的糌粑,咬了一口,才嚼了两下,差点没吐出来。

这也太难吃了,比当初穿越过来到合州时的黑面馍馍还要难吃,满嘴跑沙子不说,还**的嚼都嚼不烂。

梅朵见他一脸痛苦样,扑哧一声笑了,又赶紧捂住嘴,端了一碗酥油茶,伸手捧着依旧单膝跪倒敬献给左少阳。

这种待遇左少阳以前还没遇到过,觉得很不好意思,忙接过酥油茶,道:“起来吧,不用跪着。”

旁边达龙辛道:“给法王敬献食物,必须跪着,这是规矩。”

左少阳眼睛一瞪,借势发飙:“你是法王还是我是法王,我要是法王,连这点权力都没有,还当个屁的法王,我不去了,你们杀了我好了。”

达龙辛忙道:“是是,谨遵法旨。梅朵,你不用跪了。”

梅朵这才站了起来,依旧弯着腰拱着背低着头望着地。

左少阳端着酥油茶喝了一口,油乎乎的,还有点咸,一点都喝不惯,将酥油茶递给梅朵:“帮我倒一碗清水就行了。”

“是!”梅朵依旧单膝跪倒,恭恭敬敬接过碗,放在一旁,然后拿着一个木碗,快步到了马边,咚咚咚倒了一碗水,过来之后,又单膝跪倒献水。

左少阳接过水碗,皱眉道:“我不是说了不用跪着了吗?起来吧!”

“是!”梅朵这才起身拱着背弯着腰侧身站着。

跑了大半天,肚子还真有点饿了,左少阳慢慢咀嚼着糌粑,真的太硬了,但是肚子又饿,看着他们都吃的这个,也没有牛羊肉,治好硬着头皮吃,先用水泡软了,这才使劲嚼着吞了下去。

好不容易等着左少阳慢慢将那砣糌粑吞下去了,达龙辛这才满脸陪笑道:“法王,咱们出发吧?”

左少阳皱了皱眉:“不好,吃这糌粑肚子还不习惯,闹肚子了,我得出恭。等等啊。”

“这个……”达龙辛总不能不让法王方便啊,只得眼睁睁看着左少阳走到远处草丛里方便。心中觉得不太妥当,又道:“法王,别走远了,咱们得尽快赶路啊。”

“好!你们别过来,很臭的。”远远地看见左少阳的长袍在灌木从间晃动。

过了好半天,还是没见左少阳起来,达龙辛心中焦急,又高声道:“法王!法王好了吗?”

没听到回答。

达龙辛暗叫不好,快步走上前几步,又叫了几声,还是没有答应,达龙辛大吃一惊,几个纵越到了近前,伸手一抓那青袍,空荡荡的没人,却原来左少阳脱下青袍披在灌木上,来了个金蝉脱壳!

达龙辛大叫:“不好,法王跑了!”其他几人护法急忙冲了过来,焦急地四处张望。

达龙辛道:“快追!分头追,找到了吹哨笛为号!他跑不远的!”

左少阳是跑不远,他虽然跟萧芸飞学了轻功,但是那都是高来高去的法门,快速奔跑却不在他修炼的轻功之列,加上颠簸了这半天,骨头都散架了。这里又是荒郊野外,到处都是灌木密林,根本没有路,而且达龙辛很快就发现他逃走了,紧接着追赶,所以,他跑出三四里路,就听到后面呼叫追赶的声音,那声音正好是女护法梅朵的!

梅朵的声音都带着哭腔,好象亲人远离了的伤感,只不过,她说的全是藏语,左少阳一句都听不懂。

左少阳累得气喘吁吁,这还是他修炼了五年的返虚吐纳功,才能一口气跑上这三四里路,要在以前,这样的灌木荆棘山坡,他连一里路只怕都跑不到就累到了。

这荒郊野外树枝灌木密布,人跑过去,会造成灌木小树枝的改变,细心的人会很快发现端倪的,跟着追就是了。左少阳回头发现了这一点,心中暗自叫苦。他的体力根本没办法跟这几位护法相比,只能躲起来,看看有没有机会了。

左少阳猫身躲进了一处灌木,蜷缩着身子,努力屏住呼吸,听着身后追上来的沙沙声。

梅朵呼叫着如风一般从他身边冲了过去。这女护法身形好快,但看这身形,武功绝对不低,自己可不是她的对手,看来只能暗算了。

他悄悄摸出金针喷筒,对着梅朵冲过去的地方,他知道,梅朵很快就会回来。

果然,冲到前面,梅朵没有再发现人通过留下的灌木树枝的痕迹,站住了,开始四下寻找,然后慢慢往回走,嘴里继续叫着。

梅朵的身形越来越近了,突然站住了,惊喜地用藏语冲着他说着什么,左少阳自然还是一句都听不懂。

左少阳见她大大的眼睛满是惊喜和舒畅,显然找到自己让她很开心。苦笑一声,慢慢站了起来,将金针喷筒藏在衣袖里,说道:“梅朵,我真的不想跟你们去西域,你放了我吧,我有父母妻儿,我走了,他们怎么办?你也有家室吧,也有父母吧,应该能理解我的心情的,对吧?梅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