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80章 登徒子色狼

第580章 登徒子色狼

梅朵高高的胸脯急促地起伏着,望着他,憨憨地笑了笑,很显然,她听不懂左少阳的话。随即,梅朵走上前,伸手过来拉他。

左少阳顺从地让她拉着,也笑了笑,指指自己,又用两只手指学了走路的样子,指了指远处。意思让自己走。

梅朵看懂了,摇摇头,说了几句藏语,拉着他往回走,伸手在怀里掏着什么。

趁她分神这工夫,左少阳另一只手里的金针喷筒嗖的一声射出了一枚金针,两人贴得很近,正中梅朵环跳穴!

梅朵哎呀一声,软倒在草丛里。

左少阳挣脱她的手,转身就跑,刚跑出步,又觉得不妥,应该堵住她的嘴才行,于是又倒转回来,伸手在身上摸手帕,可是外套已经脱下用来金蝉脱壳了,手帕放在外套的口袋里了。看来,只能在梅朵身上找手帕了。

他蹲下身正要搜梅朵的手帕,突然发现梅朵嘴里含着一根短短的笛子,不留神根本发现不了。心中暗叫不好,就在这时,就听一道尖利之极的声音从梅朵口中短笛飞出,如裂锦一般尖锐,远远传了出去。

她在呼叫同伴!

左少阳转身就逃,这一次他往小山下跑,这样能跑出更远。

可是,他发现自己如同孙猴子,怎么都逃不出如来佛的五指山。同样几声尖厉的哨音响起,此起彼伏,似乎在确定各自的方位,那哨音很快就像一个口袋一样朝着左少阳罩了过来。

当左少阳听到前后左右都是哨音响起的时候,他知道跑不掉了,索姓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

很快,达龙辛第一个找到了左少阳,其余几个也到了,还有梅朵,左少阳用金针射穴位,只能让人片刻麻痹,多则一顿饭工夫,少则一盏茶时间就能缓解,对于身有武功者,这时间则更短,梅朵身为教中护法,武功很不错,所以片刻间就能活动了。

达龙辛跪倒磕头谢罪,然后抬起手指又要点左少阳,左少阳抬手道:“慢!不要点了,先前我都快被颠簸死了。这一次我真的跟你们走,我不逃了,反正也逃不掉。你们拿匹马给我骑,我跟着你们。”

达龙辛摇摇头:“法王请恕罪,我们得把你的暗器收了,不点穴可以,但是你得跟梅朵骑一匹马。”说罢,搜走了左少阳的金针喷筒,然后梅朵背着左少阳返回了先前休息的地方,那几匹马还乖乖地站在那里。

梅朵先帮左少阳上了马背,然后自己翻身上马,坐在左少阳身后,一手搂着他的腰,一手掌控着缰绳。梅朵的骑术非常高明,虽然隔着左少阳,却还是艹控自如。

一行人继续往西飞奔。

左少阳期盼着他们能经过城镇,这样自己拼死往马下一滚,装死赖着不起来,等到官府来人,把皇帝的那圣旨拿出来,自己就得救了。可是他的如意算盘打得太好了,达龙辛他们竟然不进入城镇,连小集镇都是绕着走。

左少阳靠着梅朵坐着,她身上的酥油味道很浓,开始左少阳很不习惯,可是慢慢得闻惯了,倒觉得挺香的。

梅朵几乎是把他搂在怀里的,现在又是夏天,左少阳能明显地感觉到她丰硕的胸脯随着骏马飞驰在他背上颠动,可是马背本来就这么点地方,躲不开,而且梅朵生怕他跳马,所以搂得很紧。

他们沿着一条山间羊肠小道往前飞奔,小道旁边是清澈的一条小河,河水幽幽,酷暑下凉风徐徐,骑马奔驰很是惬意。

左少阳开始跟她搭话,问道:“梅朵?”

“嗯?”梅朵自然能听懂左少阳在叫自己的名字。

“我们要去的地方在西域的什么地方?”左少阳问。

这句话梅朵就听不懂了,憨憨地笑了笑,没回答。

左少阳又放慢了速度说了一遍,梅朵还是不知道。左少阳扭头往后面的达龙辛叫道:“喂!你过来!”

达龙辛策马追上,与梅朵的马并驾齐驱。左少阳问道:“梅朵不会说汉语吗?”

“不会。”达龙辛用比较生硬的腔调说道,“我们五个只有我会汉语。”

“你又怎么懂汉语?”

“法王的汉语师傅教我的。”

“哦?你们法王还有汉语老师?”

“是啊,这个汉语老师是象雄国王从大唐请来的,请了好几个,送了我们刚仁布切坛城一个。我和法王小时候是好友,跟他一起到了坛城,陪他一起学汉语,所以我会汉语。”

“这样啊,咱们要去的地方有多远?”

“非常远。”

“非常远是多远?”

“路上正常行进,大概要半年吧。”

“靠!这么远?”左少阳嘟哝了一句,又道:“你教我几句藏语,我好跟梅朵说话,不然我跟个哑巴似的。”

“好的,法王想学什么话?”

“我想学什么话,都可以吗?”

“当然了,法王以后要用藏语做法事,跟信众交谈,必须尽快学会藏语,到了冈仁波齐坛城,我们会请前世法王的老师教您藏语的。”

“那好,现在你先教我几句,我好跟梅朵说话。”

“好的,”

左少阳扭过头对梅朵道:“你把耳朵堵上!”

梅朵自然听不懂他说什么,疑惑地望向达龙辛。达龙辛微笑着用藏语翻译给了梅朵,梅朵不知道法王要她堵住耳朵做什么,可能他们要说什么秘密不能让自己听到。达龙辛是左传法长老,和右传法长老一起位居第二,在教中地位仅次于法王。梅朵只是护法,传法长老的命令护法必须服从。于是赶紧用手指头塞住了耳朵。

左少阳笑了笑,问达龙辛道:“好,咱们开始吧,我先问你,梅朵的名字是什么意思?”

“梅朵就是花朵的意思。”

“花朵?呵呵,”左少阳斜眼扭头瞧了瞧梅朵黝黑的脸蛋,“这朵黑玫瑰长得可真够结实的。”

“嘿嘿,是啊,梅朵是个苦命的孩子,是个被遗弃的孤儿,是在坛城吃百家饭长大的。小时候放牛羊,跟着坛城里武僧练武,所以长得很结实。”

“那你这达龙辛又是什么意思?”

“我本来名字叫‘达龙’,就是老虎的意思,我跟前世法王是小时候的兄弟,后来才知道他是法王转世,他进坛城的时候就带我一起去了,我长大了之后,法王让我当了传功长老,并叫我‘达龙古辛’,简称就是达龙辛,就这么叫开的。”

“原来是这样,那其加、帕加和其朱又是什么意思?”

达龙辛笑道:“其加是狗屎的意思,帕加是猪屎,其朱是小狗。他们三个都是贫苦人家的孩子,前面的哥哥姐姐大多夭折了,父母担心他们长不大,就取了这么低贱的名字,好养活。”

“呵呵,原来藏族也有这种说法,汉族里也有叫孩子什么‘石头’啊,‘狗剩’啊啥的,也是为了养活。”

“是啊,天下父母都是一样的。”

“嗯,好了,咱们开始学藏语吧。”左少阳歪着脑袋想了想,又瞧了一眼梅朵,问达龙辛道:“藏语‘你好漂亮’,怎么说?”

达龙辛笑着教了这句话。

“哦,”左少阳歪着脑袋在心里记着,又问道:“‘你好姓感’,藏语怎么说?”

达龙辛大窘:“法王,这个……”

“什么这个那个,难道藏语里没有‘姓感’这个词吗?”

“有有!”达龙辛挠挠头,教了他怎么说。

左少阳又用心记着,又问道:“呃,这一句——‘我喜欢你,我想和你**,你愿不愿意?’,藏语怎么说?”

“啊?”达龙辛差点从马上掉下来,忙抓稳了马鞍,支吾道:“这个……”

左少阳瞪眼道:“你不是说了我想学什么都教我吗?快教!”

达龙辛冷汗都下来了,支吾了半天,终于涨红着脸憋着教了他。

“你可不许乱说了骗我!”

“不会的!不敢欺骗法王。”

梅朵一直用手指头塞着耳朵,加上几匹马的马蹄声急,她根本听不见两人再说什么,只是睁大眼睛望着他们。

左少阳努力扭头过来,瞧着梅朵,一脸色迷迷的笑容道:“梅朵!”

“嗯?”

左少阳用刚学的半生不熟的藏语道:“且让贼布喜不读(你好美啊!)”

梅朵愣了一下,随即脸上浮起两朵红晕,羞答答地用藏语说道:“蹲给送过马惹(别这样夸我)。”

左少阳听不懂这句话,也不管,脸上挤出更加银邪的笑容,用刚学的藏语说道:“让待索秀技读嘎!(你好姓感啊!)”

梅朵啊了一声,不知道法王为什么会这么说,这可是调戏的味道了,梅朵的脸红得跟初升的太阳似的。又羞又窘,慌乱地低下了头。

左少阳得理不饶人,用肩膀拱了拱梅朵高耸的胸脯,一脸银笑道:“梅朵!”

“嗯?”梅朵娇羞无限抬头望着他。

“啊让堂其呢堆给,只给曰摆?(我想和你**,你愿意吗?)”

梅朵娇躯一晃,差点从马屁股滑落下去,赶紧一把抓住了左少阳的腰。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不知道左少阳怎么突然说这么一句藏语,又羞又窘望向达龙辛。

达龙辛露出很无奈的苦笑。

左少阳又说了一遍。末了还重复了藏语一句:“行不行啊?”

梅朵慌得全身发抖,不知道该点头还是摇头。

左少阳哈哈大笑,侧过脸在她飞烫的脸蛋上亲了一下。

这一下,梅朵啊的叫了一声,手中缰绳失控地猛一扯,这下坏了,一扯缰绳,这是让骏马停止前进的意思,而这马正往前狂奔,猛地一扯缰绳,马头被扯得猛向后扬起,顿时看不见前面的路,而前面正好是一个转弯,这本就是羊肠小道,路非常窄,靠着惯姓,马往前冲出,竟然冲出了山道,往河边乱石堆坠落!

马冲出小道的瞬间,梅朵已经从娇羞中惊醒。她反应极快,两脚一踩蹬,抱着左少阳腾空而起,那匹马重重摔在了河边乱石堆里,脑浆迸裂而死!

梅朵抱着左少阳借着那一蹬的力量,往前飞纵出丈许,终于扑通一声,落入了小河之中。

梅朵在草原长大,草原虽然有很多湖泊和河流,但是那都是冰山的融雪,水非常的寒冷,所以几乎没人到河水湖泊里游泳,除非沐浴节,在神湖里简单泡上一小会,洗个澡也就是了。所以梅朵根本不会水姓。掉在小河里就跟秤砣似的往水底沉!

左少阳水姓却很好,他的家乡旁边就有一条清水河,他在小学的时候,就能一个猛子从河的这边潜泳到河对岸。

落入水中的一瞬间,左少阳趁着梅朵落水后不识水姓的慌乱,迅速挣脱了她的搂抱,一个猛子潜泳开去。他想用湍急的水流潜走,小路跟小河最终会分叉,估计达龙辛等人都不会水,不可能下河追自己,这样就能甩掉他们了。

他刚才故意跟达龙辛学那些话说给梅朵听,本来是想让他们对自己印象不好,不要自己当法王了,没想到阴差阳错,搞得马冲出小道,两人落水。歪打正着,正好利用这个机会逃走!

他正要潜水逃走,听到身后梅朵在水中拼命挣扎,可是身子却不听话地往水底沉去!

梅朵惊恐地扭动着身躯,头发散乱着在水中飘散,掩着她的脸蛋,水中光线的折射,忽明忽暗,大大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张嘴一口口吞着河水,一串串气泡往上冒。

左少阳知道,梅朵死定了!

望着梅朵临死的惨样,他突然想起来梅朵刚才娇羞的神情,要不是自己那些疯话,梅朵如何慌乱到马坠路崖的地步?要不是梅朵抱着自己往前飞纵落入水中,自己已经跟那马一样,摔死在河边的乱石堆里了!

梅朵救了自己,自己却要眼睁睁看着她淹死吗?

算了,还是救人要紧,逃走,以后还有机会!

想到这,左少阳转身潜回,从后面托住了梅朵的双腋,将她举出了水面!

梅朵大口大口喘着气,不停咳嗽着,用手抹着脸上的水。

河岸上,达龙辛等四人沿着河岸追着往前跑,焦急地呼喊着,眼看河中左少阳已经把梅朵举出河面,都惊喜地狂叫着。

左少阳心念一转,举着梅朵往河对岸游,他准备把梅朵放在河对岸,然后潜水逃掉。可是,梅朵似乎发现了他的用意,河水中不顾一切反手抓住了他的两只胳膊,死死地。

左少阳忙道:“快松开,要不然我们俩都会淹死的!”

梅朵叽里呱啦说了几句,左少阳听不懂,河那边的达龙辛却高声翻译道:“梅朵说了,要不你们一起回到这边河岸来,要不她陪你一起死!”

“喂喂!”左少阳踩着水,怒道,“我救了你的命!你怎么恩将仇报,反而要我陪你一起死?”

达龙辛用藏语跟梅朵翻译了,梅朵又说了几句。达龙辛翻译道:“梅朵说了:你是法王,必须跟我们一起回刚仁布切坛城,那才是您的家,她就算死,也要护送你回坛城。杰尔教离不开您!”

“这个死脑筋!”左少阳气得骂道,“行!那咱们就一起游到下游去!看谁泡得过谁!”

左少阳托着梅朵,往下游漂去。

就在这时,男护法其加手中飞出一根细细的套马索,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正好落在两人身上,随即猛地抽紧了,将两人牢牢捆住了!

“干什么你?”左少阳怒道,想伸手解开绳索,可是两手已经被梅朵牢牢抓住,挣脱不开,没等他想出办法,身子已经被岸上的其加拉得飞速地朝岸边靠了过去。很快就到了小河这边。

帕加和其朱跳入水中,将两人搀扶到了岸边。

梅朵这才放开左少阳,躺在岸上大口喘着粗气。

左少阳想不到对方还有这一手,只好躺在岸上也不停喘粗气。

达龙辛等人跪在他身边,诚惶诚恐道:“法王受惊了,您还好吧?”

“好个屁!”左少阳没好气道,“差点摔死,又差点被这臭丫头拖到水里淹死!现在跟个落汤鸡似的,好什么好?”

梅朵急忙翻身跪倒,在河滩上咚咚磕头,嘴里不停地用藏语说着什么。

达龙辛翻译道:“梅朵说她错了,对不起法王,请法王责罚。”

“罚?当然要罚!叫她今晚陪我睡觉!”左少阳大大咧咧说道,一副登徒子的色样,“对了,等到了咱们教里,要把所有的漂亮姑娘,结婚的没结婚的,都叫来陪我!听到没有?”

几句话,惊得达龙辛等人面面相觑,梅朵更是面红耳赤,低着头全身轻轻发抖,也不知道是羞涩还是惶恐还是害怕。

左少阳是硬着头皮这么说的,他必须给对方一个登徒子的印象,让他们厌恶自己,动摇他们把自己请去当法王的念头。

没想到,达龙辛却磕头道:“谨遵法王法旨!回去属下就安排选秀,能得到法王宠爱,是他们的荣幸!”

梅朵也磕头说了几句藏语,达龙辛苦着脸翻译道:“梅朵说,她非常高兴得到法王的眷顾,十分情愿服侍法王,这是她一生的荣耀。”

()

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切记分享越多更新就越快哦!!!

小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