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81章 去那遥远的地方

第581章 去那遥远的地方

左少阳傻眼了,他不知道,象雄王国是诸多大小氏族部落得聚合,部落中,佛教之前的苯教(包括杰尔教这种支派)的古辛(法王),在部落和象雄王国中都拥有至高的地位,许多的王室都信奉苯教,形成了一个庞大的苯教集团,古辛地位之高,有的甚至凌驾于部落王或者象雄王之上。在部落成员心中,法王古辛就是跟神通灵的人,他们的旨意是绝对不能违抗的,否则会招来神灵的报复。左少阳也不知道,达龙辛这些人认准他是前世法王的附身,不走出于什么利益的考虑,而是真心这样认为的,因为左少阳一连通过了几重考验,在他们看来都是旁人不可能知道的第581章?去那遥远的地方东西,所以心里真心认可他就是前世法王附体的新法王。既然是法王,他的旨意当然不能违抗。

别说走进献女子,就算是杀人祭祀,也是坚决执行硪当左少阳发现自己的话竟然有这等神效之后,他真的傻眼了,他并非好色之徒,这么说只是想让对方厌恶,却不知道他们是根本不可能厌恶古辛法王的,哪怕他的法旨再荒谬十倍。左少阳发现自己弄巧成拙了,既然登徒子的形象不能让自己摆脱到西域的命运,那就不能再继续这个让自己也很厌恶的形象,于是左少阳站起身一摆手:“不必了,我刚才只不过是试探一下你们而已,我有一妻三妾,要那么多女人做什么?嘿嘿,咱们继续走吧。”

“是!”达龙辛吩咐几个护法拿出一套单袍给左少阳换下身上湿漉漉的衣服,梅朵也躲进树林里,换了衣裙,他们的马已经摔死了,达龙辛让其加和帕加两个护法同乘一匹马,腾出一匹马给左少阳和梅朵骑。

一行人继续往前奔驰”入夜,天黑了下来”达龙辛也没有吩咐停下,继续星第581章?去那遥远的地方夜兼程往前赶。一直到三更了,这才吩咐在一处平坦的草地上露营,让马也休息一下。

虽然是是夏天,他们还是生了一炉篝火,围坐着。梅朵开始打酥油茶,很快就打好了,热乎乎的”就这酥油茶吃糌粑。左少阳还是吃不惯这酥油茶,让梅朵倒了一碗清水”把糌粑泡在里面吃。左少阳问达龙辛:“我们要去西域什么地方?”

“冈仁波齐的坛城。冈仁波齐是一座神山,我们教就在那里的坛城里。”达龙辛恭恭敬敬回答。

“那个坛城离拉萨远吗?”

达龙辛愣了一下:“拉萨?”

“是啊,吐蕃的首府,就是松赞干布偻的地方。”

达龙辛忙道:“法王,松赞干布住的地方原来是雅砻,三年前,迁到了逻些,如果说是松赞干布住的地方,那就是逻些了。不叫拉萨。左少阳只知道松赞干布还有他的吐蕃王朝,但是对吐蕃的历史却并不太了解。拉萨实在松赞干布时期开始建立的”当时的名字不叫拉萨,拉萨这个称呼,是将近两百年之后才出现的。左少阳也猜到名字可能对不上,说道:“不管叫什么了,咱们是不是要去那里?”

达龙辛苦笑摇头:“不是,咱们教派所在的”叫做刚仁布切,距离逻些还有很远,骑快马日夜不停地赶路,最少都要一个月才能到呢。”

“这么远?那咱们为什么不去逻些住?”

“咱们教派到现在已经传了十五代了,都是住在刚仁布切啊,因为那里是神山,是我们供奉的本尊的家啊。”

“这样啊,那咱们是不是要经过逻些呢?”

“最好不经过。”

“为什么?”

“逻些是吐蕃王松赞干布的都城”他们跟我们象雄是貌合神离的。我们象雄人进入逻些等城镇,要交纳很重的过关税才能进城。我们没什么钱”交不起。”左少阳笑道:“你们要是有钱,就不会吃那么硬的糌粑了。咬得人腮帮子痛。”

达龙辛很不好意思,讪讪道:“是啊,我们出来的时候,为了走近路,经过了逻些,随身带的钱财差不多都被那些官吏收刮走了。所以没什么钱。让法王您受苦了。”

“你说你们是象雄人?象雄是个国家吗?”

“是。”达龙辛颇为自豪地说道,“我们刚仁布切坛城就在象雄国境内,属于象雄国。咱们象雄比吐蕃更强大,当初他们吐蕃还是我们的属地,后来他们才厉害起来,脱离了我们象雄,不过现在我们也不怕他们。”

西藏的吐蕃王朝左少阳听得多了,但从来没有听说过象雄这个国度,其实,这个国度曾经拥有比较发达的文明,有自己的文字,叫象雄文,而现在的藏文则是松赞干布成为藏王之后才创造的,晚于象雄文,当初藏文还没有创造出来之前,松赞干布向大唐求婚,用的婚书便是用象雄文字撰写的。

在吐蕃王朝之前,西域绝大部分是处于象雄的统治之下,当然,这种统治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国家,而是很多原始部落比较松散的联盟。吐蕃在松赞干布的率领下,迅速崛起,脱离了象雄,与象雄分庭抗礼,后来,松赞干布发兵攻打象雄,杀了象雄王,将象雄纳入版图,成为吐蕃的一个藩属国。

他们现在所处的年代,是吐蕃跟象雄分庭抗礼的时代。当然,距离象雄的最终灭亡,只有十年的时间了。左少阳对此并不知道,但是他知道松赞干布会一统整个西域,自然包括象哦问道:“你们象雄王国有法师吗?或者叫国师什么的。有吗?”

“哼,我们称为“古辛,。不仅我们象雄有古辛,吐蕃的赞普也有,每个赞普至少有一两个古辛,有的更多,他们除了主持法事之外,还担任国王的御医。我们象雄的古辛天下有名,吐蕃的古辛基本上都是从我们象雄邀请去的。”

“哦?”左少阳故作一脸〖兴〗奋问道:“那咱们教在象雄里是个什么位置?我这法王是不是象雄的古辛?”

达龙辛有些尴尬:“这个………,呃”象雄有不少教,每个教都有自己的古辛”也就是法王,我们杰尔教是在刚仁布切,您是我们杰尔教的古辛法王。”

“这么说,?象雄王有自己的古辛法王了?”

“是的。”达龙辛见左少阳有些黯然,忙又宽慰道:“不过,咱们杰尔教在象雄是一个大的教派,连象雄苯教法王都要给咱们一些面子的,前一世法王”跟象雄王的法王关系很好的。他进象雄城,法王都要派使节到城外迎接的。”

“这还差不多。”左少阳又故意趾高气昂起来”扫了一眼达龙辛:“你们还有多少郸”

“这个……,不多了,只有十两银子了。”

“十两银子?”左少阳瞪眼道,“你说从逻些到刚仁布切快马都要走一个月,从长安到吐蕃边境呢?”

“快马加鞭也要最少半个月。”

“从边境到逻些呢?”,“呃,日夜兼程也要一个半月。”,左少阳掐着指头道:“这么说,从京城到咱们刚仁布切坛城,快马加鞭日夜兼程,至少也要三个月?”

“这是最快的速度,正常速度要半年以上”路上还不能耽误。”,“靠!这么远哦。你看看你们这五匹马一路上肯定没什么好东西吃,都饿得皮包骨头了,咱们能不能靠他们到刚仁布切,还是个夹大的问号。十两银子可不够咱们六个人坚持这么久的。得赚点钱才行。”

“赚钱?”,达龙辛道:“怎么赚钱?”,“你们武功那么好,可以当粱上君芋劫富济贫啊,嘿嘿”,左少阳想让他们作案”惊动官府,便能拦截下来。

达龙辛吓了一跳,两手乱摆:“这个不行,修道之人怎么能做那种鸡鸣狗盗之事?”

这达龙辛汉语除了强调还有些生硬之外,成语俗语的使用都很准确。

左少阳笑道:,“那你们可以沿街卖艺啊”武功这么好,耍把式卖艺应该没问题。能赚很多钱。”,“不不,修道之人怎么能沿街卖艺?”,达龙辛摇头。

“那你们还有什么能赚钱的?”

“呃”我们在冈仁波齐的时候,主要靠做法事挣钱。当然”我们教派有牧场有牛羊,自己可以放牧的,有牛羊可以宰杀的。”

左少阳奇道:“你们可以杀生?”,“可以啊。”达龙辛道,“我知道,你们大唐的佛教是不杀生的,但是我们教派可以。祭祀、盟誓的时候还要用牛羊宰杀了供奉。”

左少阳脑袋里一想到西域,就想到藏传佛教,脑袋里还没有转过弯来,他现在所处的年代,是唐朝贞观年间,也就是西藏的吐蕃王朝前期,那时候藏传佛教才刚刚踏入西藏的土地,远远还没有取得宗教统治地位,还处于西藏原始宗教“苯教”的强大压力之下,当然,在松赞干布的大力弘扬下,发展还是很快的,但那也是百余年以后的事情了。

左少阳知道自己被挟持带走去当法王的那个教派,属于西藏的原始宗教苯教的一个支派。这个教跟大唐佛教之前的原始宗教有相同之处,都有图腾崇拜,用牲口甚至人来献祭。有神秘的宗教仪式。这玩意可不是好玩的,弄不好要掉脑袋的。还是早点逃离魔爪的好。

左少阳心里活动着,脸上却还是一副很高兴的样子:“这还差不多,我这人吃饭没有肉是吃不下的,我还担心去了整天吃糌粑,那可苦死我了,现在有牛羊肉,很不错。”,一听得到法王的称赞,达龙辛很是高兴:“咱们教派的牛羊不多,不过,供法王吃是足够的了。”

“那怎么行,有肉大家吃,有酒大家喝嘛!对了,咱们教里可以喝酒吧?”

“可以啊,咱们自己就有酿酒的人。三护法其朱就是酿酒高手。”

其朱听到说他名字,冲着左少阳咧嘴一笑。

左少阳也回了一个笑容,道:“酒肉都不戒,那色戒应该也不会守的吧?”,问了这个问题,左少阳才发现这问题有点傻,自己先前装登徒子,就曾让达龙辛找女人,如果不准,达龙辛是不会答应的。

果然,达龙辛道:“当然不守色戒,我们教派不像大唐的佛教,这个也不行那个也不准,在我们那都可以。”,“这还差不多,我还想着,我现在一起三妾,还有一个红颜知己,也算半个老婆,当你们法王如果要戒色,我这几个老婆妾室可怎么办?还真苦恼呢。嘿嘿”,达龙辛忙道:“是啊,不用戒的,都不用戒,将来法王可以派人去请他们到教中来跟法王团聚的。”,“我自己不能回家乡吗?”,“这个……”,达龙辛陪着笑脸道:“按照规矩,法王转世,要年满十岁才能离开城堡,年满十四岁才能外出游历。对于附体的,要等十年以后,才能离开城堡外出游历。”

十年?左少阳一个劲叫苦,让巧儿她们等十年,青春都浪费完了。不行,必须逃走,上次逃走没准备充分,很快就被抓到了,这一次再不能出岔子,一定要谋定而后动。这一去路途遥远,应该还有很多机会的,要找最佳时机才行。

左少阳开始显示出一副浓厚兴趣的样子,很关切地问起自己这法王的情况:“你刚才说,我们杰尔教是象雄国比较大的教派?”

“是的。”

“我们杰尔教信奉的主神是什么?”,“就是您看见的那尊忿怒**本尊。”

左少阳皱了皱眉:“除了这个神之外,就没有别的神了吗?”,“有啊!有好多呢。”

“都有哪些,说来我听听。”

“是!”,达龙辛从褡裢里取出一副挂图,展开了,里面画着一些神像,达龙辛指着上面神像说道:“这个身穿金甲的叫象雄日美,也叫夜叉之王,是一切障碍的破除者,也是我们刚仁布切坛城的守护神,他两边的是两位明妃;这个是普尔巴本尊,他是最具有降魔威力的本尊……”,左少阳打断了他的话:“我听说藏传佛教…………,啊不,佛教的佛主有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分别,咱们杰尔教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