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82章 水混才能逃走

第582章 水混才能逃走

达龙对汉传佛教还是比较了解的,当下正色道:“大唐的佛教说的是不对的,说什么人有来世转生,现在要尽行善,才能修来生,来生才能不转世投胎当牛做马,才能得到一个好人家,还给来生也弄了一个神,这些都是谎言,人是没有来世的,因为现世的疾苦灾难,我们杰尔教的法王都可以用法力解除,能出障化吉。”

左少阳好奇地问道:“那信徒信奉咱们杰尔教,有什么好处?”

“好处多了,世界万物都是有灵的,天有天神,山有山妖,树也有树精。江河湖水都有龙,人如果不敬奉这些神灵,就会生病,只有找我们的法王和巫师,做法之后,才能治好病。这就是好处啊。”

“就这啊?”左少阳笑道,“这个不用信什么教,只要找个好郎中,一样能做到。”

“郎中是治不了得罪神灵的疾病的!”达龙辛摇头道。

左少阳道:“咱们这教义不好,对老百姓没有吸引力嘛,这样怎么能吸引人信奉他呢?必须改!”

达龙辛摇头道:“法王,你还不了解咱们杰尔教,等你了解了,就知道其中莫大的好处。”

“我不管!”左少阳摆起了威风,在手一挥,叫道:“既然你们奉我为法王,我就是咱们杰尔教的王,对不对?”

“是这样的。”

“那好,作为法王,我要修改教义,我有没有这权力?”

达龙辛犹豫片刻,终于点头道:“是,法王自然能修改教义。”

“这就对了!我就觉得我们不信来生,这一点不好,老百姓信奉一个宗教,必须是这个宗教能给他带来好处,这个好处或许是今生的,或许是来生的。比如说,你信奉一个佛主,每天念诵他的名字,虔诚地信奉他,除了他之外再不相信任何其他神祗,这样,在你遇到危难的时候,他就能现身救你出水火。”

“信奉咱们教派的神,神就能给信奉者以法力,同样能战胜危难的。”

“是吗?那老百姓都能得到法力?”

“这个……,嘿嘿,那是不行的,只有巫师和法王才能拥有。因为他们才能祭祀神灵,才能获得神力。老百姓是没办法跟神灵交流的。”

“还是的,我们大唐的佛教,老百姓只要吃斋念佛,就能得到佛主的庇护,这一点,咱们的杰尔教就比不上!”

“这个……”

“像佛教这样的宗教才有吸引力,老百姓信他才有意思,才有希望。像你们现在这样,连来生都不能修,只修现在,为了治病而信奉,是没有太大吸引力的,将来佛教一旦传播开,绝对比咱们有吸引力,到时候,咱们的教徒都被他们吸引走了!”

“这个不会的。”达龙辛很有自信说道:“佛教的东西我很清楚,我曾经拜访了很多佛教高僧。他们宣扬的东西我们都很清楚,没有什么吸引力的,我们象雄的百姓是不会信奉那些什么来生的虚幻之说的,人怎么会有来生?那都是佛教编出来骗人的鬼把戏!”

“你懂什么!”左少阳瞪眼道,“信奉来生,老百姓才有盼头,因为光修现世,而现世是看的见摸得着的,能不能实现大家都看在眼里的,便知道有没有效果,如果很多人信奉,但是现世却没有什么改变,那就会失去对你这个宗教的信心。谁还会来信仰你呢?必须宣扬有来生,不管到底真的有没有,都必须宣扬,让大家相信有来生,相信这辈子积德行善,来生就能得到好报,能投胎大户人家吃香的喝辣的,甚至能得道升天当神仙,不用再坠入轮回的苦。这才有吸引力,懂不懂?”

达龙辛嘴里连连说是,可是,心里自然是颇不以为然的,其他几个护法都是杰尔教的虔诚信徒,听了达龙辛的翻译之后,当然也很不赞成左少阳的这种佛教的说法,不过,这是法王说的,自然不能明着反对。

左少阳看出了他们显然不赞成自己的观点,他并不是真的要对方相信自己的观点,也不是真的想把杰尔教改造成一个新的有更大活力的教派,他的目的是让对方反感自己,不接纳自己,从而达到不去西域的目的。

所以左少阳开始口沫横飞地宣扬起自己一知半解的佛教知识来,滔滔不绝地赞美佛教的教义比他们杰尔教高明得多,甚至把杰尔教说得一文不值。眼看着达龙辛和四个护法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很难看,心中更是高兴,估计这下子目标达到了,便总结道:“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如果你们要我去当法王,可以,但是必须听我的,我觉得咱们这杰尔教的教义不行,必须改,按照佛教的那一套来改,把他们的教义包括神祗都搬过来,弄他个大杂烩,这样才行,愿意的,就按照我这样做,我就跟你们去,不愿意,还是别让我去当你们的法王了,免得把你们教义搞得乌七八糟,广大信徒到时候骂你们,我可不负责任!”

左少阳洋洋得意说着,扫了五人一眼:“几位觉得如何?”

达龙辛跟几个护法用藏语说了一通。几个人凑在一起商量。好半天,达龙辛才说道:“我们几个商量了,觉得法王的法旨博大精深,还需要细细琢磨才行,等到了冈仁波齐坛城,我们召集法会,把法王的法旨说了,如果大家都觉得可行,就按照法王的意思办。”

左少阳瞪眼道:“想开民主生活会啊?嘿嘿,不行!这件事只能集中,不能民主!”左少阳也不管他们能否听懂这几个词汇的含义,继续搅局道:“我可告诉你们,奉我当法王,就必须听我的,对教义进行彻底改革,谁要不听,要么他走,要么我走!”

达龙辛苦着脸用藏语把左少阳的意思翻了一遍。几人又开始用藏语咕噜咕噜争论了起来。梅朵一边说一边瞧自己,脸红红的,也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反正不停地提到古辛(法王)这个词。

吵了半天,达龙辛道:“回禀法王,梅朵说应该坚决按照法王的法旨办,我也是这个意思。但是其加、帕加和其朱不同意,说这样改还不如直接信奉佛教得了……”

“对对!”左少阳要的就是意见不一的大乱,才好浑水逃走,说道:“干脆咱们教解散,各自皈依喜欢的佛教教派,更能修得正果!你这样告诉他们好了!”如果真这样,那自己这法王就不用当了,这自然是左少阳的如意算盘。

达龙辛苦着脸道:“法王切莫着急,梅朵刚才说了,法王的法旨绝对不能违抗,法王说改教义,就必须改,要不然,要被忿怒飸鴩本尊吞噬,到地狱永世受苦,不得解脱!他们三个害怕了,都答应按照法王的旨意修改教义了。”

左少阳又失算了,他不知道,他现在是杰尔教的法王,而法王拥有一个杰尔教中最邪恶的邪神,也就是了禅在鬼谷峰上供奉的那个眼睛长在腋下的恐怖邪神!这个邪神名叫“忿怒飸鴩本尊”,只有法王才能供奉,他的法力也只给法王,法王由此拥有超乎寻常的能量,对于违抗法旨的人,可以直接驱使这位邪神吃掉违抗法旨的人。

梅朵刚才就在用这位邪神威胁三个护法必须听从左少阳这位法王的法旨。最终三位护法屈服了,表示听从。

听了达龙辛的翻译,左少阳心中一个劲叫苦,看来,自己还是严重地低估了古辛法王在这些信徒中的地位,甚至连修改教义这样涉及到教派原则性的问题,教派中最重要的传功长老和护法虽然心中不乐意,还是服从了。难道,自己真的要跑去那苍凉的西域高原当一位教派的法王?

左少阳发觉自己自己简直无计可施了。两次逃跑都没有成功。装登徒子色狼,人家不怕,还很乐意。威胁要乱改教义,人家也顺从,还有什么办法能让他们厌恶自己不让自己去西域当什么劳什子法王呢?

他发愣了半天,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说了句:“睡觉!”钻进了梅朵给他搭好的一个牦牛毛编织成的低矮的单人帐篷里。躺在柔软的羊毛垫子上,用一条干净的羊毛毯盖在肚子上,闭着眼睡觉。

只有他这位法王才有帐篷的待遇,其余的人都是蜷缩在帐篷四周睡在草地上。

左少阳在马背上颠簸了一天,很是劳累,困得不行,可是今天发生的事情太过匪夷所思了,自己竟然被几个西域喇嘛挟持到西域去当什么法王,明天一早,芸儿才能发现自己不见了,从小杜铭哪里才知道自己的情况,才会禀报皇上,才会组织拦截。不过,照现在他们这速度,就算用八百里加急通知,调集军队拦截,由于面太广了,根本来不及拦截的。看来,必须拖延时间,等皇帝派人来救自己。

左少阳琢磨着办法,好半天才睡着。

可是,刚刚睡着没一会,就被摇醒了,睁眼一看,四周还是黑洞洞的,一个女子的体香混杂着酥油的香味,让他知道摇醒他的是女护法梅朵。

梅朵用藏语说了几句话,他听不懂,但是梅朵把他拉了起来,借着月光和星光,他看见其余的人都在套马鞍准备出发,他才知道,梅朵应该是叫他出发了。

左少阳爬起来,揉了揉眼睛,嘟哝道:“才睡下就要走,搞这么急做什么?大家接着睡,我是法王,我说了算!”说罢,又要往羊毛垫子上躺,却被梅朵拉出了帐篷,其加等人很快把帐篷收拾好了。

左少阳知道了,自己这法王发布的法旨,有一种命令他们是不听的,这就是可能耽误时间或者可能会让他得以逃走的法旨。这些人都不是笨蛋,他们知道自己让接着睡觉的目的是什么。

这时,梅朵话语带着羞涩说了几句藏语,达龙辛笑着道:“法王,梅朵说你等一会在马背上可以靠着她睡觉,不用担心掉下马,她会抱紧你的。”

“好啊!”左少阳只好翻身上马,梅朵也跟着上马,坐在他身后,一手搂着他,一手掌控缰绳,三个男护法前面开路,左少阳他们在中间,后面是达龙辛断后。继续往西奔驰。

左少阳也不好意思靠在梅朵怀里睡觉,只能强打精神抓着马鞍梁在马上颠簸着。

这一趟跑到天明,这才停下歇息,打茶吃糌粑。

当梅朵把糌粑递给他的时候,左少阳耍赖了:“这糌粑都好长时间了,硬得跟石头一样,太难吃了,我宁可饿死也不吃!咱们要么去集镇吃饭,要么让我饿死,你们自己选!”

达龙辛几个人傻眼了,面面相觑。达龙辛陪笑道:“我们……,这个钱不多了,等到了吐蕃,还得交过关税,每人一两银子……”

左少阳心想,就是要花光你们的钱,让你们寸步难行!当下瞪眼道:“那是你们的事,反正我现在肚子饿了,我再不想吃你们的石头糌粑,这一去三四个月,我都要吃大米、鸡鸭鱼肉和馍馍,而且要现做的。我是法王,如果这点要求都不能满足,我就不当这个法王了,你们爱谁当谁当!”

这个要求一般人看来的确很低,一点都不过分,但是,达龙辛他们已经没钱了,如果这一路三四个月都要吃米饭馒头、鸡鸭鱼肉,那这点银子只怕连到西域边境都不够。

达龙辛将左少阳的话翻译给其他四位听了之后,四人都傻眼了。又凑在一起叽里咕噜说着,终于,达龙辛道:“我们听从法王的法旨,不过为了赶路不耽误时间,我们只能派人进城购买,然后路上边走边吃。请法王原谅。”

“不行,我要在酒楼里吃,这才有感觉!”

达龙辛连连拱手:“实在是不行,法王请原谅,属下不能遵从,等到了坛城,属下向法王领罪,只是这个要求不能遵从。”

左少阳大发脾气,可是达龙辛还是死活不答应,左少阳只好作罢。

当下由梅朵骑马进城购买吃的。梅朵行动很快,不一会就回来了,带了一包东西,一只烧鸡,十几个热腾腾的白面馒头,还有一小壶酒。

左少阳大喜:“太好了,来来,咱们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