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85章 卑鄙手段

第585章 卑鄙手段

他身中六箭!幸亏作战的时候,她将本来系在腰间的皮夹袄穿在了身上,而他们几个护法的夹袄都是特制的,前胸后背的皮草都是加厚的几层特制的坚硬马草,作用相当于软质防刺背心。加上梅朵本来就从小习武,身体强健,身体遇到伤害自然产生自我保护,中箭部位又都是皮肉比较厚的后背肩部等处,所以这六箭虽然犀利,也洞穿了后背硬草,射进了她的身体,有两箭甚至深及骨髅,幸好被骨骼阻挡,都没有射入胸腹腔,没有伤到内脏,所以只是皮肉之伤。

尽管只是皮肉之伤,但走了一天没有及时治疗,血流得太多,掏走了梅朵大量的体力,让他坚持到了傍晚,就再也走不动子。

梅朵在倒下之前,给左少阳又补了几指,所以尽管梅朵躺在地上动不了,他却也是全身酸软。左少阳见梅朵整今后背都是鲜血,道:“梅朵,你受伤太重,快解开我的穴道,我给你治伤,要不然,你会流血过多死的!”,此刻夕阳已经落山了,漫天的余晖,梅朵听不懂左少阳的话,但是见他瞧着自己的后背,也猜到了他话里的意思,摇摇头,喘息着,只希望能尽快恢复体力,好带着左少阳进入吐蕃境内。左少阳虽然被点了穴道,但梅朵的功力比达龙辛差很多,而且又是重伤之下,所以点穴力道并不太强,左少阳虽然全身酸软,却还能勉强活动。左少阳慢慢爬到梅朵身边,奋力将她翻了趴下,拿过梅朵的弯刀,割开了她被鲜血泡湿的皮夹袄,**出她光滑的后背。

梅朵又羞又窘,可是全身无力”此刻就算有力气也不敢乱动,因为破开她衣服的是尊敬的法王,法王说过喜欢她,要跟她**,她想起这些话,全身更没劲了。只要法王不逃走,他的话就是最高指示,他要做任何事都绝对不能违抗。左少阳大致检查了一下箭伤,估计都没有洞穿胸腹,这才稍觉放心。取过梅朵的火石”要打火升篝火给刀子消毒,好取箭头”梅朵发现了她的企图,一把将火石抢了过去,慌乱地摇着头。左少阳知道,她是害怕点火暴露目标,毕竟他们还在大唐境内,还没有越过边境。唐军还在四处搜索他们。左少阳道:“刀子不消毒,伤口会感染的!”

梅朵自然听不懂,还是一个劲摇头。从怀里取出一个小木瓶,递给左少阳。左少阳接过,拔掉塞子倒了一些出来,用疑惑的目光望着梅朵。

梅朵指了指药粉,又指了指自己的后背。左少阳估计,这些药粉肯定是伤药。反正自己身边什么药都没有,又没有力气站起来去找草药,只好用她自己的药了。

左少阳小心地逐一取下箭头,将伤药倒上。整个过程”梅朵连哼都没有哼一声,真够坚韧的。

因为梅朵他们的衣袍除了皮夹袄就是很粗糙的粗布外衣,不适合做包扎用的绷带,所以左少阳将自己的柔软单袍撕下来当绷带,给梅朵包扎。

包扎的时候遇到了麻烦,躯干受伤的包扎,是三角巾包扎法,要绕过胸前”总不能绕着衣服包扎吧?左少阳犹豫片刻,还是拿着绷带伸到了梅朵的胸下。

梅朵是趴着身子的”胸前本来就丰硕的双峰更是饱满得跟两个哈密瓜似的,碰到梅朵胸前时,梅朵嘤咛了一声,呼吸立即急促起来。左少阳心头一动,很快将绷带缠好,然后将梅朵搂在怀里,望着她**在外面的那只**,樱桃一般挺拔的**,他的手颤抖着,慢慢伸了过去。左少阳已经从梅朵被男人碰到胸脯的反应肯定,梅朵绝对还是个处女,以他跟乔巧儿那一妻三妾的经历他知道,第一次被男人揉捏n峪的处女,几乎都会很快全身瘫软,没有半点力气,而且持续会有一盏茶的工夫。所以,他决定用这一无耻招数,将梅朵弄瘫,然后自己就可以借机逃走了。

可是,就在他的手即将碰到那高耸的雪峰时,他停住了,一自己用这种卑劣的手段逃走,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做人?左少阳将梅朵放在草地上,啪地打了自己一记耳光,伸手抓过她的衣裙,遮挡住她**的胸脯。

梅朵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打自己耳光,害怕地瞧着他。

左少阳硬着心肠不看她,盘膝坐着,闭目调息。很快进入物我两忘境地。

不知过了多久,左少阳才悠悠醒转过来,睁眼一看,只见梅朵躺在他身边睡着了,可是一只手还紧紧握着自己的手腕。左少狙试图将手腕从梅朵手里取回来,可是刚一动,梅*就醒了,好象从来没有睡着过似的。

睡了一觉之后,梅朵体力恢复了一部分,她揉了揉眼睛,爬起来,嫣然一笑,说了几句什么。左少阳听不懂,啊了一声,望着她。

梅朵站起身,将左少阳拉了起来,左少阳顺势一拳朝她小腹打去!

既然软的不行,就只能来硬的了。不能用抓奶龙爪手弄翻她,还不能用拳头打翻她吗?左少阳不相信自己堂堂七尺男儿,又修炼了五年的道家至上内功,却斗不过一个西域女子!

可是左少阳真的错了,那一拳结结实实打在了梅朵的肚子上,却跟打在一团棉huā上似的,梅朵后退了两步,抓住他的手却还是没有松开,只是惊愕地望着他。左少阳又一膝盖撞去,咚的一下,还是跟撞在棉huā上似的,梅朵皱了皱眉,放开了了左少阳。左少阳弯腰在地上找飞索,想用飞索逃走,可是飞索在左少阳闭目调息调间,已经被梅朵偷偷拿过来,缠在了腰上。左少阳只好转身就跑,但是他跑不过梅朵,这一点在上次两人的较量中左少阳已经试过了。这一次还是老样子。左少阳无论朝哪个方向跑,都被梅朵轻易地超过拦住。左少阳挥拳就打,梅朵也不还手,只是硬扛着。结果胸腹挨了左严阳好几下重拳,却若无其事,只是下巴挨的一拳有点惨,牙齿把嘴唇给咬破了,血都出来了。梅朵却还是没有让开的意思。左少阳气得一屁股坐在地上:“不打了!你不还手,我打你那是欺负你。而且也打不到你,再打有什么意思,没得丢脸罢了。”,梅朵歉意地蹲在他身边望着他。大眼睛眨了眨的,嘴角流着血也不擦。左少阳伸手过去,轻轻替她擦掉了嘴角的血:“你个傻瓜!我打你你不躲,硬扛着,我要真的是个狠心人,只怕会活活打死你的!笨!”,梅朵感受到了左少阳眼中怜爱的柔情,嫣然一笑,月光下显得那样的妩媚。左少阳站起身,指了指边境吐蕃那边,道:“好了,咱们走吧,我逃不了,又不忍心打死你,只好跟你走了。”

梅朵似乎猜到了他话里的意思,嘻嘻一笑,伸手过来拉住他的手,带着他往前走。

他们又沿着边境线横穿着走了两三个时辰,在黎明时分,梅朵确信这一带没有唐军了,这才拉着左少阳翻过一道山粱,进入了吐蕃境内。

虽然到了吐蕃境内,梅朵并没有停下来,依旧拉着左少阳快速往前走。左少阳一副认命的样子,跟着梅朵一直往前走。他们是斜着往北走,似乎穿过边境之前,他们已经商定了汇合地点。

梅朵伤口抹的药粉虽然止血生肌,但是却不能抗菌消炎,所以伤。开始发炎了,身体滚烫,但是她还是死死拉着左少阳,高一脚低一脚往前走。左少阳站住了,梅朵转过身,大眼睛闪闪地望着他。

不知他要做什么。左少阳叹了口气:“算了,我是前辈子欠你们的,好,我给你治伤!你放开我,我不跑,跑也跑不过你,我去找草药给你敷药!”,说着挣脱了她的掌控,开始低着头在地上搜寻着能抗菌消炎的药物。但一时之间却不好找。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合适的草药。

梅朵感到全身跟火烧似的,可是却全身发冷,她以前也受过重伤,那一次是法王做法事治好了她的病。可是现在法王已经附身到了眼前这位年轻男子身上,不知道他是否承继了法王的医术和法术。

梅朵望着左少阳低着头在地上搜寻,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她感到力量正一点点从身上消失,她担心自己坚持不到把左少阳送到汇合地。所以,她一把抓住了左少阳的手,继续往前走。左少阳找不到要用的草药,也感到很泄气,看来只能到前面集镇再买药了。这里靠近大唐边境,应该有一些郎中在这边开药铺的。

两人继续前行,傍晚时分,在梅朵摇摇晃晃就要倒下的时集,他们终于远远看见了山脚下的一个城镇!左少阳喘着粗气问道:“这是什么地方?”,梅朵同样喘着粗气,听不懂他说什么,只是笑了笑,从怀里摸出那个短短的笛哨,放在嘴里,用力吹响,尖锐的哨音远远传出。

左少阳一屁股坐在草地上,一尖一夜没吃东西,他又累又饿又渴,真希望达龙辛他们赶紧赶来,拿吃的喝的过来,说真的,这滋味真是太难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