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86章 沉重的拥戴

第586章 沉重的拥戴

可是,足足等了差不多半个时辰,达龙辛才喘着粗气赶到了,他是跑看来的,腿上似乎有伤,一瘸一拐的。一眼看见左少阳,达龙辛高兴得咧着嘴直笑,咕咚跪倒磕头:“法王,您受惊了,属下无能,请法王恕罪。”

“行了,少说这些屁话,有吃的喝的吗?我都要饿死渴死了。”

“属下没带来,咱们进城吧,城里有吃的喝的。”

“我走不动子。”

“属下背着你。”

说罢,达龙辛将左少阳背在背上,梅朵深一脚浅一脚在后面跟着,往山下城镇走去。左少阳问道:“他们三个呢?逃出来了吗?”

“都逃出来了,幸亏法王您先脱身了,加上官兵也杀来了,我们才能死拼突围。杀了几个官军,换了他们的衣服,混出了包围圈,赶到了这里。我们的马都死了,大家都负了伤,其加伤势最重,只怕…”熬不过今晚。”

其加是为了给左少阳拿套马索,肋部中了一箭,他们前胸后背都有加厚皮萃保护,箭伤不严重,但是肋部没有保护,所以这一箭肯定已经洞穿射入腹腔了!

左少阳问道:“其他人呢?伤势怎么样?”

“帕加一条手被砍断了,流了换多血,其朱的大腿中了一刀,伤。很深,属下受的都是皮外伤,没有大碍。”左少阳心中黯然,自己原来只想挑起他们跟强贼打仗,然后自己好趁乱用飞索逃走,没想到,竟然搞成这个样子。左少阳拍了拍达龙辛的肩膀:“放我下来!”

达龙辛不知道左少狙要做什么,忙答应了,将左少阳放了下来。左少阳强打精神往山下走。达龙辛急忙追上:“法王,请让属下背你走。”

“背什么背!”左少阳并不停步”“你腿上有伤,我一点伤都没有”我还要你背,象什么样子!”

达龙辛忙道:“属下的伤不碍事的,一点皮外伤而已。”

“行了,我自己走,你要是闲极无聊,就去搀扶一下梅朵吧,她中了六箭,流了很多血”伤口也恶化了,等会到了城里”得找药给他医治。对了,这城有汉人开的药铺吗?”

“哼哼!有好几家呢。药材也很全的。”达龙辛搀扶着梅朵跟在左少阳身后。左少阳边走边问:“这是什么地方,是吐蕃吗?”

“不是,这是迷桑的一个小镇,迷桑是西域靠近大唐的一个部落。”达龙辛回答道。

“西域不是吐蕃吗?”

“不全是的,法王”,达龙辛耐心地给左少阳普及着西域的只是,“吐蕃只在雅砻和逻些城附近,不过他们已经在数年前征服了苏毗,后来苏毗的孙波反叛”也被吐蕃平叛了。”

“苏毗?”左少阳有印象,就是《西游记》里面那个女儿国,女人为国王的,没想到被吐蕃给灭了,道:“那吐蕃占了西域的多少地方?占了一大半了吗?”

“哪里啊,北边的羊同,咱们西边的象雄,还有东边的洛窝、波窝、波敢、多弥、吐谷浑等等,还有很多小国和部落,吐蕃哪里能征服得完了。”左少阳哼了一声:“吐蕃很厉害的,不可小视!”

学历史他知道”吐蕃在唐朝可是能跟大唐抗衡的,不仅整个青藏高原被吐蕃征服了,甚至将疆土一直推延到大唐西边的成都府城下!这些什么洛窝、多波啥的”将来都会被吐蕃征服,那是迟早的事情。不过”现在告诉他们这些,会以为自己被吐蕃吓得说胡话呢。

达龙辛其实也很忌惮吐蕃,因为这几年吐蕃新任赞普弃宗弄赞(即松赞干布)年纪轻轻就非常厉害,不仅一举平定了父亲死后吐蕃各地爆发的反叛,还征服了强大的苏毗。现在正在穷兵蛱武,虎视眈眈盯着四下的西域诸王国和部落。此人的确是不可轻视的人物。

达龙辛道:“法王不必担忧,如今吐蕃跟咱们象雄交好,咱们象雄的王妃便是吐蕃赞普的妹妹,而吐蕃赞普的妃子也是咱们象雄妃。吐蕃跟象雄已经结成兄弟之盟,约定永世互不侵犯呢。”

左少阳笑了:“那是吐蕃赞普的鬼把戏,哼,远交近攻,咱们象雄现在很强大,他一口吃不下,自然要联盟了。等到他势利壮大了,肯定会来攻打我们的!”

“这个……,应该不会吧,吐蕃赞普跟咱们一年一小盟,三年一大盟,杀牛宰羊祭祀,大盟还有人祭,发下毒誓,违反盟誓,等同这些被宰杀的牛羊和人呀!”左少阳笑了,转头看着他:“达龙辛,你也是一把年纪的人了,怎么还相信这种小孩玩意?对人跟人来说,那是要讲信誉的,对国与国,讲到用兵,那就是兵不厌诈了,懂不?用盟誓稳住敌人,这是用兵最常用的伎俩了!”

达龙辛对用兵之道自然是不了解的,只是觉得,都当着天地众人盟誓了,还自毁盟誓,那应该是不可能的。左少阳见他脸色显然对自己的话不以为然,也懒得跟他辩驳,说道:“咱们还是说眼前吧,下面这城是属于什么迷桑部落的,对吗?”

“是。”

“那迷桑的头领住在这里吗?”

“不在,离这里还有三天的路。”

“我们要经过吗?”

“经过。”

“这城看样子还挺大的。”

“是啊,这跟迷桑酋长住的土堡差不多呢。”

他们一边说这话一边往山下走。

看着近,走起来老半天,又花了大半个时辰,他们才来到山脚下的一座破庙里。

这庙破烂不堪,神像也大半截倒了,门窗都被人卸走了。幸好是夏天,不用担心寒风。破庙的地上,躺着一个人,正是其加,他已经昏迷不醒。帕加脸色苍白地歪着靠在神庙供桌旁,痛苦地呻吟着,他的一条胳膊已经齐肘被砍断了,用撕下来的破布缠裹着,鲜血已经将破布整个染红了,还在滴滴答答往下滴血。

其朱坐在破烂的窗户下面,捧着一条腿也不时痛苦地哼哼两声,他的一条左腿也是用布条缠绕裹着,鲜血也渗透了。从血迹来看,这刀伤口子还比较长。如果不及时处理,很容易感染导致败血症!左少阳望着他们这惨样,长叹了一口气,心里想,凭他们的本事,要杀出数百强贼的围攻半点都不困难,他们却受了这么重的伤,只是为了保护自己,当时假如自己不飞索脱险,官军不及时赶到,他们只怕全部都要战死在那小山上!

如果他们内心深处不是真的把自己当成他们的法王的话,他们是不会用生命来保护自己的,他们如此拼死护卫自己,只是因为在他们心中,自己就是他们的领袖,如果不是自己处处捣乱,他们也不会遇到这么大的危险,甚至要丢掉生命。

既然命运已经把自己跟这个西域的小教派联系在了一起,就听从命运的安排吧,去给他们当一回法王,尽自己所能帮助他们,也算报答他们拼死护卫自己的这份情义。

打定主意之后,左少阳道:“你们为什么不找郎中给他们治伤?为什么不住在客栈里,却窝在这破庙里?达龙辛,你不是背着八百两银子吗?银子呢?丢了吗?”

“没有!在这里呢。”达龙辛涨红着老脸道,从供桌下面取出一包东西,递给左少阳。左少阳打弄,里面前是白花花的银子,当下怒道:“既然有银子在,为什么不找郎中?你要眼睁睁看着他们死去吗?”

“这个,法王的钱,属平不敢擅用…”,”

“僵化!木头脑壳!”左少阳骂了两句,“把他们背上,跟我进城!”

达龙辛忙答应了,将昏迷不醒的其加背在背上,帕加一条胳膊被砍断了,但脚还能走,便搀扶着腿上有伤的其朱,而左严阳搀扶着梅朵,一起往破庙外走。

刚出到院子里,达龙辛突然站住了,低声道:“不好!有军队朝这边来了!”左少阳也吃了一惊,站住了侧耳一听,果然听到庙外隐隐有嘈杂的脚步声往破庙冲来。

“背靠背站着,准备战斗!”达龙辛命令道,拔出了弯刀。左少阳抽出梅朵腰上的飞索,四周看了看,这附近没有房屋,也没有大树,要想利用飞索逃走是不可能的了。如果来的是唐军还好,要是强匪,那只怕这一战要全军覆没!

他们刚摆好架势,从破庙缺了门的大门,还有倒塌的围墙各个缺口冲进来无数唐军,将他们团团围住。

为首一个将领手提一柄长剑,一眼看见左少阳,顿时面现喜色,急声道:“是左少阳左先生吗?”

“是我!”左少阳道。

那将军大喜:“末将奉旨请来营救先生了,你们几个番僧听着,赶紧扔掉兵刃跪下,不然将你们砍成肉泥!”

却原来,这些大唐军队得知强贼打劫的正是他们要寻找的神医左少阳一行,立即展开搜查,很快发现了重伤的其加、帕加等人流下的血迹,沿着血迹一直到了边境。

唐军派出一支部队不顾一切潜入吐蕃,沿着血迹一直跟踪到了这座吐蕃的边境小城,探查到了他们隐藏在城外小庙里,但是没有左少阳的踪影,领军将领决定守株待兔,终于等到了左少阳他们出现,唐军这才从隐蔽处冲出来,包围了他们。

达龙辛惨然一笑,高举弯刀,用藏语吼道:“为了法王,拼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