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87章 情义

第587章 情义

杀!

梅朵和帕加、其朱他们三个狂吼着,挥舞着弯刀就要往上扑!

“住手!”左少阳高声叫道,两只手分别抓住了梅朵和达龙辛,“都给我住手!”

帕加和其朱本来已经冲上去了,听到左少阳的叫声,虽然听不懂,但看见他拉住达龙辛和梅朵,也猜到了他这句话的意思,当下站住。

唐军已经举刀枪准备迎敌了,闻言也停住了。

左少阳道:“大家都不要动手,我有话要说!”

那将军忙示意唐军都把刀剑放下,拱手道:“左先生请说。”

“这位将军,多谢你们冒着危险越境过来解救我。我很感激。”

“先生言重了,先生的夫人苗氏,还有飞阳公主都来了,不过她们估计方向错了,以为这些番僧他们挟持先生您之后,会从北边越境,所以都守在北边一线了,此地不宜久留,先生还是尽快跟末将回咱们大唐吧!”

左少阳摇头道:“很抱歉,我不能跟你们回去。”

“为什么?”那将军愕然问道。

“因为我是他们的法王,”左少阳转身瞧了一眼梅朵等人,“他们当我是他们的法王,把振兴教派的重任寄托在了我的身上,虽然我给他们的印象,是个好色之徒,是个只会乱花钱的败家子,是个随意打骂他们的暴君,可是,只因为他们心目中我是他们的法王,是他们心目中活着的神,所以,他们为了保护我的安全,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要不是他们,我只怕已经死在强匪乱箭之下了!为了报答他们这份情义,所以,我已经决定了,当他们的法王,跟他们去西域,帮他们振兴他们的杰尔教!”

梅朵他们听不懂,达龙辛却是狂喜,用藏语把左少阳的话简洁地翻译了一遍。梅朵等人都兴奋得咧着嘴笑,用充满幸福的双眼望着他们的法王左少阳。

他们高兴了,那将军却一个劲叫苦:“先生,您的夫人还有飞阳公主,都等着您回去呢。”

“请你告诉他们,还有我父母,不用为我担心,我在西域会很安全的,我要去的是西域的象雄王国,在吐蕃王国的逻些城往西还有一个月的路程,有一座神山,名叫刚仁布切,神山下有座坛城,那就是我住的地方。不过请他们不要来找我,等我把这边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我就回来和她们团聚的。”

那将军得到的指令是不惜一切代价要把左少阳解救回去。想不到左少阳竟然不肯回去了,着魔一般要跟他们去那高寒的西域,这将军简直没办法,暗自一咬牙,道:“先生,末将必须把您救回去,只能得罪了!兄弟们,上,把左先生救下来,其他人全部杀掉!”

兵士们齐声答应,各挺刀枪就要往上冲。

“住手!圣旨在此!尔等跪下听旨!”左少阳高声叫道。

那将军愣了一下,果然看见左少阳从怀里摸出一张绢纸,展开了,高高举起。

将军定睛一看,果然是加盖了皇上大印的圣旨,慌得赶紧扔掉长剑,跪倒在地:“末将接旨!”

他跪倒了,其余的兵士们自然都跟着跪倒一地。

左少阳高声念道:“从三品以下……诸官吏,皆听从神医左忠少阳调遣。违者以抗旨论!”

这道圣旨本来写的是地方诸官,并不包括军队将领,也就是说左少阳凭这道圣旨可以指挥地方刺史以下官吏,却不能调动地方军队。但是左少阳念圣旨的时候,故意隐去了地方两个字,便包括军队一起了。

左少阳念完,将圣旨抖了抖,跨上前几步,道:“将军要不要亲自过目?”

“末将不敢。”这将官只不过是边防唐军的一员小团正,听得圣旨里说了三品以下都要听从左少阳的调遣,违者还将以抗旨论,早已经吓得魂飞魄散,哪里还会去怀疑左少阳念圣旨偷工减料?

左少阳道:“想必将军已经听明白了,你要听从我的调遣,否则,就是抗旨,将军是听从我的调遣,还是准备抗旨不遵呢?”

那将官惶恐万状跪着抱拳道:“末将愿意听从先生号令!”

“那好!我的号令就是,立即撤兵退回大唐境内,不准再过来!——你们搞清楚,你们这样乱跑到吐蕃境内来,会捅多大娄子?立即回去!把我刚才的话转告我的夫人们。走吧!”

“是!末将谨遵先生号令!”

那将官心里嘀咕,既然左少阳拿出了圣旨说事,回去也就有了交代了,他们冒险越境进入吐蕃营救左少阳,的确是冒了大险的,也想尽快退回大唐境内。

那将官起身拱手施礼,手一挥:“撤!立即撤回大唐!”

这些唐军都是训练有素的,进退纪律严明,来得快,退得也快,转瞬之间,便退了个干干净净。

梅朵等人眼看着唐军重重包围,这一次只怕死定了,已经抱着慷慨赴死的决心要为护卫左少阳这法王而死,没想到峰回路转,见左少阳拿出一张纸读了之后,训斥了几句,大唐将军竟然领兵退走了,他们听不懂汉语,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当下是又惊又喜。

达龙辛自然听懂了,见左少阳竟然有皇帝的圣旨,而且皇帝竟然授权他调动三品以下的官员,他这惊讶之情可比那几位听不懂的厉害多了。想不到他们的法王竟然还有这等本事,这可真是意外之喜。

左少阳却没有半点得意之情,他忧心忡忡的是其加他们几位的伤势,特别是其加的,显然已经伤到了内脏,必须尽快手术!

左少阳对达龙辛道:“唐军只是暂时退却,肯定会立即向上级汇报,而上级绝对会下令先把我救到大唐再说,所以,唐军还会去而复返,咱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离边境越远,才能越安全。”

“好!那咱们立即买药,然后撤走吧?”

“倒也不用这么着急,唐军向上头禀报,得到指示再越境来找我们,估计至少要三五天的时间,而其加的伤势太重了,必须尽快手术。——我要给他疗伤。与此同时,我们要还要采购药材,准备马车,然后才能离开这里。”

达龙辛不知道左少阳所说的“手术”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现在是要坚决服从法王的法旨了。立即将左少阳的话翻译给了梅朵他们几个听。

左少阳又道:“现在,我们先进城,找一家最大的客栈住下,我要定做若干手术器械,还要准备药材。要快!其加的伤势非常严重了。”

说着,六人依旧搀扶着往城里走。

城门口遇到了一点麻烦,因为他们身上差不多都有伤,或者血迹,受到了守城的吐蕃兵士的盘问。好在左少阳让达龙辛给了守城兵士一小锭银子,又说遇到了强匪受伤了,这才让他们进城。

达龙辛来过这座小城镇,领着他们很快找到了一家大客栈,有钱好办事,给安排了几间上房。

左少阳先到最近的药铺买了些药材回来,自己配置了伤药和消毒药水,给其加、梅朵他们重新给伤口清创。其朱腿上的伤虽然很深很长,万幸的是竟然没有伤到大血管,所以才没有流血过多而死。左少阳给他大腿上的伤口进行了重新清创之后,做了缝合敷药。又让店家煎熬清热消炎的汤药给他们服下。

与此同时,左少阳已经吩咐客栈备下饭菜,给大家饱吃了一顿。

做了初步伤口处理,吃过饭之后,留下梅朵他们四个在客栈,左少阳让达龙辛带着自己去找铁匠,达龙辛不知道左少阳为什么要找铁匠,但也不敢多问。很快找到了,是汉族铁匠。左少阳很高兴,立即画了外科手术用的各种器械和消毒用的高压锅等的草图。加倍给了银子,要求立即赶工,最快速度做好。铁匠得了加倍的工钱,很高兴,立即开工打造。说好最迟三更天之前全部交货。

左少阳又跟达龙辛来到一家服装皮货店,先定做了几套白大褂和几顶帽子,做手术的时候用的,然后又订做了几付用非常薄的羊皮做的手套,也是手术的时候用的。还有几根长短不一的鹿皮管子,用来做引流和将来插胃管用的。另外,他给每人定制了几套厚薄不等的衣袍,特别是给梅朵多定了几身衣裙。

他还定制了几个皮革制的高压锅的密封圈。用清油泡过之后密封效果还是不错的。

完了之后他们到了城里最大的药铺,这里药材还比较齐全,也是汉人开设的。左少阳跟掌柜的商谈花钱买下了药铺所有的药材,左少阳出价比较高,那掌柜的非常高兴地答应了。这药铺的药材足足可以装几大车的。

交了定金签了合约之后,左少阳又和达龙辛赶到骡马市,买了三辆带铺盖的大车,又买了七辆装药材的拉货的马车。

左少阳本来想雇十个车把式的,可是一问路途,要去象雄,没人愿意去。急得左少阳直搓手。

达龙辛道:“法王,要不咱们雇镖局子镖师吧,又会赶车沿途还能保镖护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