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88章 法力

第588章 法力

“这是个好办法!”左少阳抚掌笑道,“你们几个都身上有伤,特别是他们三个,伤势都很重,能有镖师沿途护送最好不过了。再说了……”左少阳压低了声音,“我身上带着价值十万银子的珠宝,找个镖局子保镖也更妥当。”

“对对,这一路上要经过不少部落,有经常走镖的镖局子打交道,我们可以省很多事。”

“就这么定了,你有熟悉的镖局子吗?”

“这小镇就一家‘威远’镖局,是成都‘威远’镖局的一家分号。经常承担从大唐到吐蕃和象雄的保镖业务。我跟他们分号镖头打过交道。要不去看看吧?”

“好啊!”左少阳跟着达龙辛来到镖局,这老镖头虽然头发已经花白,但是身子骨很硬朗,听说了来意之后,立即拍胸脯表示没问题,还叫来镖局子的十几个镖师,在操场上练了几趟,露了几手让左少阳他们瞧瞧。

左少阳虽然学过高来高去的轻功,也跟萧芸飞学过一套剑法和拳法,但是,总的来说对武功还算不上行家,问达龙辛怎么样。

达龙辛是个大行家,微笑着低声道:“法王,咱们主要靠他们路上打点沿途的部落酋长,这是主要的,他们这方面门路还是很广的。”

左少阳明白了,这些镖师在达龙辛看来,武功也就是二三流的,应付劫道的小毛贼是没问题,但遇到真正高手,就没什么用了,好在法王身上的珠宝别人也不知道,外表上看,也就是护送几个伤员和几车药材罢了。应该问题不大。

商谈价格,镖局派出包括镖头自己在内的十五人保镖,开价两百两,而且路途吃住全部由东家包。每顿饭二十道菜,有酒有肉,客栈要住上房。沿途打点酋长绿林的花销则由镖局子自己承担。

这个价格算比较高的,达龙辛有些后悔出这个主意,但是左少阳却答应了。他现在要的是安全,而不是在乎这点钱。

镖头见左少阳很痛快,也很高兴,拍胸脯表示一定把他们安全送到象雄的刚仁布切坛城,绝不会出任何差错。

当下交了定金,签了协议,商定明日一早装车出发。

令他非常感到非常幸运的是,他在一家胭脂店找到了重要的麻醉药原料曼陀罗花!

他立即花钱买下了全部曼陀罗花,足足有一大袋,背着回到了客栈。这时候天已经黑了。

服装皮革店的已经把定制的鹿皮密封圈送来,左少阳立即让客栈掌柜拿来清油浸泡。

左少阳给他们几个复查了伤势,梅朵的炎症已经得到了控制,烧也慢慢退了,人也精神了,能帮着照料其他三个伤员了。

其加还是昏迷不醒,而且伤势越发地沉重了,可是手术器械还没有送来,没办法动手术。

左少阳把手套、帽子、大褂等用消毒药水进行了消毒处理。然后让客栈掌柜的抬来几个炉子,还有铁锅、砂锅等等,开始着手配置麻醉药。

达龙辛和梅朵他们几个瞧着左少阳鼓捣着瓶瓶罐罐,将各种药材有的磨细,有的切片,有的炒制,然后自己躲进里间屋子关上门也不让他们看。不知道在里面搞什么。

一直忙活到了深夜。眼看着其加已经不行了,进气多出气少,梅朵他们几个情同手足,都蹲在他床边掉眼泪。

终于,铁匠铺的派人把左少阳定制的外科器械和消毒高压锅都送来了。左少阳马上对器械、纱布进行消毒处理。

左少阳叫客栈掌柜的在房间里挂着、立着许多灯笼,把屋里照得亮堂堂的。然后吩咐达龙辛等人都到隔壁房间去等着。屋里只剩重伤已经垂死的昏迷不醒的其加。

其朱的腿受了重伤,只能躺着,帕加虽然断了一只手,但是腿脚还能走,梅朵身中六箭,但都是皮肉伤,达龙辛的伤势也不严重,所以他们三个站在其加房间门外等着,不时地问左少阳怎么样了。

左少阳知道他们到底担心自己跑了,开始的时候还耐心地在屋里回答“我没事”,最后不耐烦了,吼道:“都给我闭嘴!谁再说话打扰本法王施法,本法王就叫他好看!”

达龙辛几个人赶紧闭嘴,再不敢多问,不过不时从隔壁房间窗户观察左少阳他们房间的窗户,发现一直紧闭着,并没有跳窗逃走的意思,这才略微放心。

可是就这样一直等了足足一个多时辰,还没见左少阳出来,几个人又坐不住了,围在腿上挨了一刀的其朱床边商量

着。

帕加道:“法王在做什么呢?”

梅朵嘘了一声,道:“说话轻一点,法王刚才说了,不准说话耽误他做法事,他肯定是在给其加做法治病呢!咱们的新法王肯定承继了前世法王的法力,能施法治病。我见过法王施法治病的。”

达龙辛频频点头:“是啊,咱们的新法王法力轻易不会显露,这一次遇敌,若不是他最后关头用套马索卷住其加的腿,将他扯飞出包围圈,并带着梅朵逃走,咱们只怕都得拼死在哪里!”

其朱对达龙辛道:“开始在京城见长老你点了法王的穴道,我还以为咱们这位新法王还没有承继前世法王的法力呢,想不到他飞索这么利害,能用飞索高来高去的,这需要很强的法力才行。

“那可不,”梅朵说道,“他抱着我从一棵树飞到另一棵树,简直比猿猴还要伶俐,这一次,他几句话就说退了唐军,肯定是暗自使了法力了,对吧长老?”

达龙辛虽然听了左少阳念了圣旨,知道唐军当时退兵的原因,但是,他也不敢肯定左少阳这位新法王是否暗自使了法力,因为单靠这么几句话就说退唐军,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所以不自觉地点了点头。

传功长老都点头认可左少阳是在施展法力,才退了唐军,梅朵他们三个都是一声欢呼,教众得知法王的法力高强,自然会从心里高兴。

其朱道:“你们说,咱们法王这次施展法力,能不能救活其加兄弟的性命?”

帕加摇头道:“只怕不行,其加兄弟的伤势太重了,就算前世法王还在世只怕都没办法。更不要说咱们法王现在法力还不高了。”

其朱也点点头:“是啊,其加兄弟那一箭已经射到肚子里去了,这么重的伤,我还没见过能活下来的。”

达龙辛叹了口气:“咱们当然是都期待法王能大展法力,把其加兄弟性命救活,只是,唉!太难了……”

梅朵突然说道:“我觉得未必!”

其他三人都瞧着她。

梅朵道:“我身上中了六箭,流了很多血,用的药法王说有问题,全身发烫可是却很怕冷,只哆嗦,我记得小时候有一次我受伤,也是这样,是法王费了很大的法力才给我治好的,法王说,我算是命大,像我这种情况,十有都会死掉的。所以这一次,我又出现这种情况,我以为我死定了,没想到,咱们这位新法王找了一些药给我敷上,还喂我喝了药,嘴里又叽里咕噜地念了一通咒语,我现在感觉好多了,也不发烧了,连后背的伤都不痛了,你们说怪不怪?”

梅朵听不懂汉语,把左少阳说的话当念咒了。这也是信徒对法王的一种不自觉的神化。

听梅朵这么一说,断了手的帕加也说道:“就是!我的伤口原来痛的要命,咱们新法王给我重新清洗了伤口包扎之后,我的伤口真的不怎么痛了,对了,法王还说,当时如果把我的断手拿回来,他能想办法帮我接回去呢,你们说神不神?”

“我的也是!”其朱也道,“我腿上这么长的伤口,这么重的伤,以前我见过好多兵士受这么重的伤大都死了,我就很担心,可是新法王说了,有他在,我不会死的,说这个伤虽然看着可怕,但完全能够治好,最多两个月,我就能重新行动自如了。我觉得法王说的是真的,因为他帮我重新处理了伤口之后,我感觉舒服多了,伤口也不怎么痛了。”

达龙辛点点头,道:“法王的法力绝对强劲,只是,其加兄弟的伤真的太重了,只希望新法王的法力能把他的性命救回来。”

几个人心情沉重地等着,又等了一个多时辰,这时候已经是五更天了,终于,房门吱呀一声开了!

梅朵反应最快,嗖的一声就冲出了房门,看见左少阳疲惫地靠在门栏上,手上带着的皮手套都是血,身上的白大褂也是血。梅朵大吃了一惊,用藏语说着什么。

左少阳听不懂,苦笑望着他。达龙辛等人随后跟了出来,就连腿上受伤的其朱,也拄着拐杖出来了,围着左少阳,还抬头望里看。

左少阳道:“手术完了,还算成功,人应该没事了,不过要静养一些日子才行。你们可以进去看看。”

左少阳说的“手术”他们几个是听不懂的,达龙辛懂汉语,也听不懂,还以为他说的是“法术”,又听他说其加没事了,当真是惊喜交加,用藏语一翻译,其余几个都喜出望外,一起冲进了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