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89章 医术即法术

第589章 医术即法术

他们看见其加躺在**,闭着双眼,呼吸虽然还有些急促,但已经平稳了。

帕加跟其加关系最好,急声呼唤着其加的名字。

左少阳有气无力道:“别叫了,他的麻药还没有过,要等天亮以后才会苏醒了。”

达龙辛忙翻译给帕加他们听,不过,这麻药这个词唐朝是没有的,汉语里都没有,达龙辛就更不知道怎么翻译了,只能按音译翻译,听到梅朵他们几个耳朵里,就更不知所云,不过内心断定,肯定是法王在其加身上施加的一种法术!这种法术要持续到天亮才能解除。

几人更加敬畏,不敢高声喧哗了,静静地看着。

左少阳道:“你们分开守着他吧,离天亮还有一两个时辰,我可要回去睡一会。你们也睡一会吧,现在帮不上他什么忙的。明天一早还要出发呢。”

说罢,左少阳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太累了,脱了手套,扔掉帽子,扯掉带血的大褂,踢掉鞋子,也不脱衣服,倒在**,很快就呼呼大睡了。

日上三竿,左少阳才醒过来,发现身上盖了一床薄被,房门关着的,梅朵趴在圆桌上,也睡着了。屋里没有其他人。

左少阳轻轻掀开薄被,正要下床,就这么个动作,便把梅朵惊醒了,她睁开朦胧的大眼睛,看见左少阳,喜嗞嗞说了句什么,起身跪倒磕头。

左少阳听不懂,笑了笑,过去将她搀扶起来,摆摆手:“以后别随便下跪了。”

梅朵也听不懂,只是弓着腰一副虔诚的模样。

左少阳只好走到门口,拉开房门。

听到房门响动,隔壁房间的达龙辛赶紧出来,也是跪地磕头:“法王,您醒了。”

左少阳皱了皱眉:“好端端的下跪做什么,起来!”

“谢法王!”达龙辛爬起来,也是弓着腰低着头。

“其加怎么样了?”左少阳问。

“醒了,正和兄弟们说话呢。”达龙辛喜滋滋道,“法王,您的法术真是太高了,其加兄弟这么重的伤,您都能施展法术把他救活,几个兄弟都说,法王您的本事,只怕比前世法王还要高的。”

西域的吐蕃和象雄王国没有专门的郎中这个职业,郎中都是由法王兼任的,而给人看病很多也是使用的巫术,这一点在中原汉唐以前也是如此,巫医不分,治病的过程很多都是通过种种巫术仪式进行的。

西域人信奉苯教(包括很多不同教派),他们都有一个统一的认识,那就是之所以会染病,是因为得罪了各种神灵,巫师和法王通过法术,跟神灵进行沟通,通过祭祀神灵,满足神灵的要求,神灵这才放过病人,病人的病也就能好。所以,巫医治好病人的病,不是医术高明,而是法力高强。医术成了法术的一种。左少阳高明的医术,也就成了高强的法力了。

听到外面的对话,帕加、其朱都忙出来,也是咕咚跪倒磕头。连**重伤的其加都要挣扎着起身,左少阳急忙快步过去按住他:“你千万别乱动,当心伤口裂开!又给我添麻烦!”

达龙辛忙过来翻译成藏语,其加这才连声告罪躺下。望着左少阳,眼圈都红了,哽咽着说了几句藏语。

达龙辛翻译道:“其加说,多谢法王两次相救,上次要不是法王卷着他的腿扯出包围圈,他已经死在乱刀之下了,这一次重伤,以为死定了,想不到法王不惜耗费法力替他治好了必死的重伤,他从小没有父母,法王以后就是他的再生父母,他一辈子当牛做马,也报答不了法王的恩德。”

“自家兄弟,不用这么客气的。”左少阳笑道,在床边凳子上坐下,扫了一句跪在地上的帕加和其朱:“你们起来吧,以后没事别乱下跪。”

听了达龙辛的翻译,两人这才爬起来,也是弓着腰低着头站在一侧,一副虔诚的模样。其朱的腿受伤了,拄着拐杖,也扯开了用手扶着,拱着背。

左少阳很是奇怪,怎么一夜之间,这几个人跟换了人似的,对自己突然毕恭毕敬起来。虽然这之前他们对自己也很尊重,但是现在的尊重比以往的多了一份敬畏在里面,就好像农奴见到了农奴主似的,他却不知道,达龙辛这些人把他的医术当成了巫术法术,发现了他法力高强,敬畏之心便油然而生了。

左少阳仔细给其加检查之后,发现伤情平稳,这也得益于其加身体强健。左少阳又给其他几个检查了伤势,都很平稳。

达龙辛担心唐军去而复返,好不容易等左少阳忙完了,低声道:“法王,咱们还是马上出发吧?镖局子卢镖头他们已经在院子里等着了,所有的药材也都装车了。”

左少阳道:“看不出来,你的动作还蛮快的嘛。”

“属下担心法王随时吩咐出发,所以天没亮就安排好这些了。”

“那行,那咱们就出发吧。”

他们下楼之后,发觉院子里都是人,却原来客栈掌柜的已经把左少阳做法治好一个肚子被强匪利箭射穿的出家人的事情说了出去,满城的嚷嚷动了,都来瞧稀罕。

帕加其实是个能说会道的人,虽然断了一只手,还是很乐观,站在门口,眉飞色舞地给那些人说他们法王如何如何施展法术治好了他兄弟其加的。客栈掌柜也在一旁帮腔,他是真的很惊讶,这么重的伤还能活下来,在他看来当真是惊世骇俗的奇迹。

其加被抬出来的时候,也艰难地抬起头,表达了自己的感激。这下现身说法,更是引起围观者的轰动。

左少阳几乎跟现代明星一样,是在卢镖头带着镖师的护卫下,挤过了院子里满满的瞧热闹看稀罕的人群的。人群得知是这样一位年轻的法王施展法术治好一个必死之人,都发出了惊叹声。

他们的队伍在围观者的惊叹声中终于出城前往逻些城了。

左少阳为了学藏语,让达龙辛跟自己一辆马车,其余的人两人一辆马车,镖局的十个镖师同时兼任马车夫,卢镖头和一个副镖头两人骑马前面开路,后面两个镖师断后,剩下一个镖师骑马机动策应。马车上都插着威远镖局的镖旗,过山过岭,副镖头都要高声吆喝威远镖局的旗号。

左少阳让达龙辛教自己说藏语,中午歇脚吃饭,就拿梅朵来联系说藏语,刚开始的时候说的不准,总是逗得梅朵直乐,不过左少阳对语言还是很有天赋的,学得很快,到后来,说的话倒也像模像样了,梅朵他们都很佩服。

为了预防唐军追踪,他们开始的几天都是起早贪黑赶路,三天后,他们来到了迷桑的酋长所在土堡。

其加的伤势恢复很好,三日后,已经能下地站着了。其朱的伤腿也好的很快,甚至可以不用拐杖一瘸一拐慢慢走路了。梅朵和帕加的伤也是稳步好转。大家的心情都很愉快。

酋长的土堡在一条江边,土堡后面,是一座雪山,半山以上,白雪皑皑,山下是郁郁葱葱的树木,远远望去,当真美极了。

江对岸的土堡便是迷桑部落的都城了,部落酋长名叫西绕。江上木桥的这一头,部落兵士在这里设了管卡。征收过往客商的过路钱。

本来,他们交了钱平平安安过去也就完了,偏偏帕加嘴巴快,对方兵士问是什么人的时候,他得意洋洋告诉对方,马车上的年轻人,是他们刚仁布切坛城的法王,名叫左忠少阳。

那兵士喜出望外,请他们稍等,立即赶去向酋长禀报去了。

很快,土堡里通通通三声炮响,鼓乐齐鸣,城门大开,两队人马从两侧飞驰而来,到了对岸桥头两侧站立,旌旗招展,很是气派,只是队伍不怎么整齐,不时有马匹出列,被主人勒住喝令后退,马上军士也是不时交头接耳,东张西望。不过,作为一支部落军事力量,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左少阳在对岸桥头观看翘首远望,心中感叹着,便看见土堡里出来这么多兵士,有些惊诧,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难道是已经知道了自己身带价值十万白银的珠宝吗?

不过看样子又不太像,这些人显然不是来厮杀的,因为他们的刀剑都没有出鞘,而是举着若干旌旗。到好像是什么仪仗队似的。

正琢磨着,一支队伍又从土堡出来,下了小山坡,来到桥边,并不停留,奔驰着踩着桥板咔咔响,一直到了这边桥头这才停住,当先一位老者,光秃秃的脑袋光秃秃的下巴,身强体健,跟一头脑袋没毛的黑熊似的,脸上布满了皱纹,横着斜着,仿佛被雨水长年冲刷的黄土高坡似的,只有那两只小眼睛滴流乱转,透出渗人的寒光。

光头老者勒住缰绳,扫了一眼左少阳他们这队人马,似乎并没有他希望看见的人,又疑惑地一个个观瞧了一遍,还是觉得哪个都不像,便用藏语高声道:“请问,哪一位是象雄刚仁布切的法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