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93章 美妾侍寝

第593章 美妾侍寝

恍惚间,房间的灯光暗了下来,这下舒坦多了,左少阳翻了个身仰面躺着,不知不觉中,他感觉有人压着自己,好像是乔巧儿,又像是桑小妹,身材娇小,皮肤光滑,特别是那对,又结实又小巧,摸着特别乖。

他已经十多天没有碰女人了,本想翻身上马,无奈全身上下,除了一处劲力十足之外,其他地方都没了劲道。

而那小巧的女子专攻的地方也正是那劲力十足之处,逗得左少阳简直要升天了。

便在这时,他听到一声叫唤:“法王!法王你好吗?”

是梅朵的声音,左少阳终于从美轮美奂之中惊醒过来,便感觉自己全身衣裤都已经脱光了,一个同样**的女子正在扭麻花一般缠在自己身上。屋里一盏红烛忽明忽暗的,透过帷帐照进来,他努力集中目力,终于看清了趴在自己身上的**,竟然便是酋长的最小最美的那位妾室!

左少阳仿佛掉进了冰窟里,猛地推开了那女子,一翻身滚到了床里,两手胡乱按住劲力十足的话儿,张皇不知所措。

那女子咯咯娇笑着,冲着外面用藏语叫道:“我们老爷叫我伺候你们法王,他正快活呢,你不用担心,外面健壮勇士多着呢,老爷说了,你要是看上那个,尽管叫到屋里去,咯咯咯”

梅朵一跺脚:“我才不要呢!”说罢,咚咚咚重重的脚步声走远了。

左少阳听不懂她们说的什么,趁这工夫,抓过被子盖在身上,紧张地道:“夫人,你,你这是做什么?”

那小妾咯咯笑,慢慢朝他爬了过来,垂在胸下的一对原本小巧的现在成了饱满的,随着**娇躯的爬动而晃动着,在幽暗的灯光下分外诱人。

左少阳赶紧调开目光,道:“夫人不能这样,不能做这种对不起酋长大人的事情!”

这小妾汉语非常流利,娇笑连连:“法王放心,是老爷叫我来的,我们对最尊贵的客人才会这样。”

左少阳大吃一惊,以前听说古代有些民族招待最尊贵的客人时,会让自己的老婆陪客人睡觉,想不到自己竟然在这个唐朝的西域部落里遇到了。

他可不习惯这种待遇,总有一种犯罪感,急忙将被子裹紧了,连声道:“谢了,还是不要了,我,我不喜欢这样,你走吧!快走!”

那妾室又劝解了几句,甚至伸手来掀他的被子,可是左少阳把被角捏得死死的,嘴里不停叫她出去。

那小妾哭了,跪在床边,哭得很伤心。

左少阳酒已经醒了一大半,很奇怪问道:“你哭什么?”

“我要是这样出去,我们老爷会怪我没有服侍好法王,会打死我的!几个月前,吐蕃赞普来了,老爷让一个妾室侍寝,结果赞普不满意,后来老爷就把那妾室打得死去活来的,最后绑在山顶,活活给太阳烤死了,尸体还被野兽给吃了。呜呜呜”

“真是太狠了!”左少阳哼声道,心中也不知道这话是真是假,想了想,道:“要不这样,你睡在旁边,就这样睡一晚,明们老爷问起,我就是很好就行了。好吧?”

“老爷不会相信的,他能看得出是真的满意还是假的,法王不肯要我,我就死定了。”

“荒唐!”左少阳嘟哝道:“我们做不做他还能看得出来?”

“能的,以前老爷的一个妾室也是这样被老爷发现了,被活活打死了,尸体扔到了岩洞里!”

“简直不像话!”左少阳说了,心中又觉得有些不对劲,如果真是这样,这也是不能随便跟外人说的,这女子怎么都告诉自己了,不怕影响她老爷的形象吗?难道,她是想用这种办法来引起自己同情,好跟自己圈圈叉叉?

她跟自己圈圈叉叉又有什么目的?单单是为了给尊贵的客人侍寝以愉悦尊客吗?不太像,她上自己的床肯定是得到了酋长的授意的,要不然,外面就有侍卫,她不可能公然给酋长戴绿帽!

难道,酋长在设圈套?用他小老婆勾引自己,然后抓奸,用这种办法逼自己留在土堡?也不像,这是他安排给自己住的房间,要用抓奸,也该到他妾室的房间抓更合适。而且,这办法会让自己这法王反感,就算留下,也未必肯真心替他出力,这酋长看样子不是个笨蛋,应该不会用这种蠢办法。

那他自愿戴绿帽,叫妾室来给自己侍寝,目的到底是什么?想把让自己贪念美色,以便留下来?也不太象,他这小妾虽然有几分姿色,但是还谈不上绝色,比起白芷寒、萧芸飞远远不如,就连苗佩兰、桑小妹也要强她三分。晚上酒宴上,自己也没有什么地方出格,没有表现出对这女子格外好感的意思,所以用她来搞美人计,只怕不太可能。

正在左少阳胡思乱想的时候,那女子又哭着道:“法王,求求你了,让我陪你睡吧,不然老爷真的会打死我的。”

虽然刚才自己的分析显示这话里很可能有很大的水份,但是,这种事情是宁可信其有的,万一是真的,岂不是害了人家姑娘了吗?但是,要他现在跟这女人圈圈叉叉,当真没这心情,毕竟是人家酋长的妾室,朋友妻不可戏嘛。从刚才的分析来看,酋长让她妾室来陪自己睡觉,就算有招待贵客这个习惯存在,也应该是另有目的的。

想到这,左少阳道:“你先别哭了,我问你几个问题。”

“法王请说。”

山寨夜凉,女子轻轻打了个寒颤,又阿嚏一声打了个喷嚏。

左少阳犹豫片刻,将被子一边挪了过去:“喏,你躺在被子里来说话。”

“好的,谢谢法王。”

那妾室乖巧地缩进了被子里,**裸的娇躯要往左少阳身上靠。左少阳赶紧压住被子,道:“别过来,就这样说话!”

“哦——”妾室不敢动了,一头秀发披散在枕边,在幽暗的灯光下,脸蛋显得很性感,身体散发的少女清香让左少阳有些心猿意马,他赶紧暗运返虚吐纳功,稳住心神,片刻间便心如止水了。

那妾室原见左少阳呼吸急促,似乎已经动情,正暗自得意间,想不到左少阳又平静下来了,而且很快,不仅暗自纳闷,不知道自己那个地方让对方突然兴致索然。

左少阳道:“你们法王一定让你在**跟我商量什么事,对吧?说说吧,如果能做的,我一定帮忙。”

妾室犹豫片刻,柔声道:“老爷是让我先服侍法王高兴了,才能说的。”

“刚才你服侍我已经很高兴了。”

“还没有呢,刚刚脱了法王的衣服,正想给法王揉捏一下再做的,你们那女护法就来了,要不,我现在给法王捏捏,舒坦舒坦,边做边说,好不好?”

“免了,我现在酒醉,头昏的很,不能动,一动就想吐。”

“那就吐呗,吐了就会好一些的。”

“吐酒伤身,能不吐就不吐。”

“哦,那法王您躺着,我来服侍您,保管让您一点都不用动,还很舒坦。”

“不用了,就这样躺着说说话。”左少阳道,“你先把你们老爷交代的事情说了我听听吧。我休息一会,等一会缓过劲来再说别的。”

那妾室一听这话有门,喜道:“好啊,那法王先歇歇,等一会我再伺候法王舒坦。我先说老爷求法王的事情吧。”

“嗯,说罢。”

“老爷对法王的法术非常赞赏,说我们土堡所有的巫师加起来都没有您法力高强,还说要是有您帮忙,咱们部落横扫整个西域都不成问题……”

“行了,少拍马屁,你说正经的,你们老爷求我什么事?”

“主要有两件事,一件事是我们土堡里有一眼圣泉,每年夏天都要往外喷出龙水的。可是不知道今年是怎么回事,圣泉不喷龙水了。老爷请了土堡的巫师查看,说是下面的龙生气了,不往外喷水了,要举行法事,用十头牛五十只羊祭祀,龙才会喷水。老爷就献了这么多牛羊让巫师做法事,结果法事做了,还是不喷水,老爷很失望,问巫师怎么回事,巫师说他跟下面的龙通灵了,龙还要三个献祭,老爷又找了三个给那巫师祭祀,可是圣泉还是不喷龙水。气得老爷将那巫师撵出了土堡,后来又先后找了两个古辛,是从吐蕃请来的,其中一个还是你们象雄的呢。也是用尽了办法都不行。老爷很头痛,所以想请您帮忙做法事,祭祀下面的龙,让圣泉喷龙水出来。只要能让圣泉重新喷出龙水,老爷愿意献给法王金沙五十斗,美女五十名!”

左少阳笑道:“呵呵,这么大方啊?这泉水嘛,不喷就不喷呗,你们这又不缺水,河边挑嘛,打水井嘛。”

“不是的。”小妾着急地挪了挪身子,更靠近一点,道:“法王有所不知,祖上留下来的话,说这圣泉喷出的龙水是宝贝,那龙是我们部落的庇护神,他不喷水了,就说明不想庇护我们部落了,部落就会衰败灭亡的。”

“呵呵,有这么严重吗?”

“当然啦,今年不喷龙水了,部落里就出来很多怪事,今年开春到现在,连一颗雨都没有下,河水都干得见底了,上次那象雄来的巫师说了,我们下面那神龙不肯庇护我们部落了,不喷水,也不行云布雨了,所以才一滴雨都没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