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94章 两件难事

第594章 两件难事

不下雨地下水位下降,自然就不喷水,这很正,不过古人不知道这一点,对这些简单的地下水知识不了解,所以归结于下面的龙生气了不喷水。要处理这个问题其实说起来也简单,往地下灌水就行了,水位和水压达到了,自然会往外喷水。不过,得找到这眼喷泉的地下水流来源,以便灌水喷泉。

古代对大自然的很多现象不能作出科学解释,其中就有喷泉。唐朝时,西域苯教就认为喷泉是地下住着的龙往外喷的龙水,是一种圣水,喝了能预防疾病,强身健体,长时间喝甚至能像龙一样得道升天。苯教还认为,水里的生物比如鱼虾,都是地下的神灵,不仅不能吃,而且还要善待他们,否则,得罪了这些鱼虾神灵,是要被降罪的,轻者生各种皮肤病,重者呜呼哀哉。以前藏族人不吃鱼的习惯,便是由此面来。

这酋长的土堡里就有这样一眼喷泉,今年突然不喷水了,酋长着急了,所以请法师做法事,结果三个法师都不灵,现在遇到左少阳这象雄古辛了,又露了一手降服发狂怪兽的“法术”所以酋长信心大增,不惜献出最年轻最美丽的小妾侍寝,也要把这件事搞定。

对酋长来说,女人真的如衣服,圣泉那才是最重要的,关系到整个部落的兴衰的。

在古代,这种思想并不奇怪,古代男人为了事业,常常会把女人作为牺牲品的。比如三国时的刘安,“杀妻馈刘”当时刘备落难,遇到刘安,刘安为了讨好这位刘皇叔,把自己老婆杀了,割下老婆手臂上的肉做菜给刘备吃,刘备事后得知很是感动,告诉了曹操,曹操也很赞叹刘安,派人给刘安送了百两黄金。

唐太宗李世民把文成公主嫁给松赞干布后,在讨论如何处理民族关系时,曾有一段有名的论断:“朕为苍生父母,芶苛利之,岂惜一女?”,在皇帝眼中,为了和平,不要说远嫁一若宗室女”就是亲生女儿甚至妻子母亲,如果“苍生”,天下需要,该献也得献,这就是所谓的政治理性。

这迷桑部落酋长虽不能比李世民,但就他一个部落而言,为了部落的平安,献出自己的小妾也是值得的。

左少阳听了那小妾说的第二件事,想了想,道:“这个我可以帮着看看,不过,三个法师都没有搞定的事情,我也未必能行”我先试试看吧。”,那小妾大喜,在被子里跪着磕头道:“太好了,多谢法王,法王答应了这件事,至少我就不用挨鞭子了,多谢法王。”

左少阳瞧见她**的身子,赶紧扭转头去:“你躺下来,别这样。当心着凉!”,“多谢法王牵挂!”,小妾喜滋滋赶紧钻进被子里,只冒出一个头来,欣喜地望着左少阳。

“我答应是答应了,可是还没办成呢,还用不着高兴。”

“只要法王答应了,就算办不成,我也不用挨鞭子了。”

“你们老爷这么厉害吗?”

“其实也不是”只是对不听话的人他很凶,平时对仆从和百姓都很好的。”,“嗯”你说有两件事,那另一件是什么?”,“老爷说,法王再往前,就要到多弥了,多弥仗着兵力雄厚,经常向我们征讨各种捐贡,稍有怠慢就发兵征讨,已经夺取了我们的好多地方。

老爷想请法王路过多弥时,帮忙说服多弥王跟我们结盟,不要再派兵攻打我们,老爷愿意尊法王为兄长,并献给法王金沙百斗,美女百名!”

左少阳对西域的历史不太了解,这什么多弥国他还是第一次听说,他虽然是法王,但是,又有什么“法力”,能说服人家多弥王这样那样呢?不过,一下子说不行,也惹人笑话,便拖长了声音道:“这个……,事情很难办啊……”

那小妾十分机灵,听出左少阳话中似乎有松动,喜道:“法王如果嫌少,老爷说还可以商量的!”,“不是钱的问题,这个……”

小妾嘻嘻一笑,突然伸手过去握住了左少阳的手:“要是法王能说服多弥跟我们迷桑结盟,老爷说,除了金沙和美女之外,还可以让我一辈子伺候法王!”,左少阳赶紧把手缩了回来:“不是这个意思,你误会了,你是酋长的夫人,我是断不能冒犯的。如果我办成这件事,你们并长老爷尊我为兄,那我们两是兄弟,你就是我弟媳妇,就更不能做那**芶且之事了!”,“法王!”,小妾撤娇地扭着身子,往他身上靠:“如果法王办成这件事,老爷把我给了法王,我以后就是法王的人了,就不是你的弟媳妇了……”,“不行不行!断断不行!”左少阳赶紧往后退,已经退到了墙边,无处可退了,急声道:“停住!你要再往前,我可什么都不答应!”,那小妾立即停住了,甚至还往后缩了缩:,“那好,我不动,不动就是,法王答应升”

“答应什么了?”,“帮我们老爷说服多弥跟我们结盟啊?”

“这个可以考虑,不过,你是酋长的女人,我是断不会要的。这点必须说清楚。”

那小妾神情一黯:“我知道,法王是嫌弃我……”

“我不是这意思,哎呀总之别把这两件事搀和一起成不成?”,那小妾的主要目的也就是说服左少阳帮酋长那两件事,倒不是真心想跟了左少阳这法王。听左少阳断然拒绝,便也不再强求,嬉笑着道:“那好了,两件事法王都答应了,真是太好了!”

“办成这两件事,你半定得不少赏赐吧?”左少阳调侃道。

“那是…………”刚说到这,小妾又觉得不妥,忙改口,幽幽叹了口气道:“能有什么赏赐,替老爷办事嘛,怎么都是应该的。得亏法王您体谅我,要不然,你要是不答应,我可就活不成了。”

左少阳道:“答应归答应,但是这两件事我都不一定办得成,我只答应试试看,办不成我也没办法。

“那是自然。”,小妾忙陪笑道,被子里摸索着又把一双柔美往他话儿摸去。

“打住!”左少阳挡住了她的手,“我已经答应了,你的任务也完成了,你可以走了!”

“那怎么成,我要是不伺候好法王,老爷一样会责罚我的。法王,你放心,我的活好的很,一准让你满意。”,“别价!”,左少阳挡住了她水蛇一般的身子,“事情我都答应了,你要是再这样,我可反悔了!”,这句话很管用,小妾立即停住了手,诺诺道:“可是,不伺候好老爷,我真的会被处罚的,法王就不可怜可怜我吗?”,“行了,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你们老爷不会处罚你的,你要是害怕你们老爷处罚,你就睡床下,等天亮了再走就行了。我会告诉你们老爷你伺候的很好的。”

“可是,床下面没被子,晚上流着了怎么办?”,“这个……”,左少阳也觉得不妥,道:“那好吧,你睡**也行,得穿上衣裙,我也穿上中衣,咱们和衣而眠,要不你就睡床下,任你选!”

“我,我穿衣裙就是。”小妾悉悉索索穿好衣裙,又给左少阳把中衣拿来,服侍他穿上,两人这才和衣躺下。

小妾突然吃吃笑了。左少阳道:“深更半夜的你笑什么?怪吓人的。”,“嘻嘻,法王真是个怪人。”

“我怎么怪了?”

“到嘴的肥肉都不吃。嘻嘻。别人可不像你这么样的。”,“谁啊?”,左少阳好奇地问道,“听你这话,你陪过不少你们老爷的宾客了?”

“才没有呢!”,小妾哼了一声,娇滴滴道,“我是我们老爷的心肝宝贝,老爷可舍不得我陪别人的,除非像法王这样特别特别尊贵的客人。我跟了老爷三年了,三年里,加上法王,我总共才陪过三个贵宾。”

“哦,另外两个是谁啊?”,“一个是白兰国的国王,他到土堡来,看中了我,指名要我陪,老爷没法子,这才同意的。还有一个是你们前面就要到的多弥国的王子。我们老爷一直想联合他们对抗吐蕃,所以让我陪了王子一夜,他名叫那囊力思。人长的很帅,只可惜,他肚脐眼下面靠近男人那东西的地方,有一块红色的胎记,长长的跟蛇一样,看着很吓人。”,“胎记有什么嘛,天生的。”,“所以吓人啊。”

“那你说服多弥国这位那囊力思王子跟你们结盟了吗?”

“当然没有,那囊力思王子说了,国家大事都是他父亲做主,他也很想跟我们联盟,鼻同对抗吐蕃,可是父亲跟吐蕃关系很好,还娶了吐蕃赞普的女儿做王妃。我把这些告诉老爷了,他说王子说不上话,这也没办法,就没处罚我。后来那多弥国王来过一次我们部落。老爷说那国王很好色,每夜都要至少三个女人侍寝才行。来了之后,我们老爷估计他不会同意结盟,所以没有让我陪侍。果然没有答应结盟的事情。幸亏老爷没让我去,后来才知道,老爷给这多弥老国王侍寝的六个女子,被他搞伤了四个!其中一个下体伤势太重,后来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