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95章 和鱼虾说话

第595章 和鱼虾说话

左少阳哼声道:“这老变态真是该死!” 壹?书?库

那小妾道:“可不是嘛,老爷也气得没办法。所以这次求法王你想法子呢。老爷说了,您法力高强,一准有办法的。如果能跟多弥结盟,一来不担心多弥再欺压咱们,二来也不用怕吐蕃了。”

左少阳笑道:“一个白兰国王,一多弥个王子,再加上我这个象雄刚仁布切的法王,你陪睡的还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哟?”

“那是,不过啊,他们两个都没有法王这么有本事,法王,你就跟老爷要了我吧,我很听话的,我小时候在大唐住过的,琴棋书画我都会,床底之间更是得心应手,不信今晚我好好伺候你一会,你就知道了!”

“免了!我已经有一妻三妾了,够了,再不要女人。”

“我不是想当法王的妻妾,做个女婢也行啊。只要能时时伺候法王就行了。”

“不要!”左少阳转身朝里睡,心硬如铁;“这件事不用说了,我酒醉了,想睡觉,你要再吵我,答应的事情就作废!”

“哦”这两件事是那小妾最在意的,自然不敢再打扰左少阳,乖乖地蜷悄着身子,两人不说话,很快就都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左少阳起床了,那小妾跟在后面,出到院子里,便看见酋长站在院门口,正低声跟达龙辛等人说着什么。看见左少阳出来,一脸倦怠,后面的小妾羞答答的,顿时面现喜色,快步迎了上来,拱手道:“法王早啊,怎么不多睡一会?”

左少阳有些夸张地扭头看了看身后跟弃的小妾,长长地伸了个懒腰:“不行啊再睡下去,身子都要掏空了可就走不了路了。”

小妾害羞地轻轻打了左少阳一下,撤娇道:“法王!你把人家折腾了一夜,骨头都要散架了,现在全身酸痛,人家还没说呢!”左少阳故意不好意思笑了。

酋长十分得意,仰天大笑,拉着左少阳的手道:“好!法王满意就好!就怕慢待了法王啊。哈哈哈,走咱们吃饭喝酒去!”

说着,拉着左少阳的手迈步往院子外走。

路过梅朵他们身边时左少阳感觉梅朵神情有些不自然,低垂着眼帘。

大堂里已经摆下酒宴,依旧是大鱼大肉大坛子酒,大清早就喝酒,左少阳可没这个习惯,不过也不好推辞,连喝了几大碗之后,依偎着酋长坐在他身边的那娇滴滴的小妾道:“老爷,法王已经答应帮你了,两件事都帮你!”

酋长大喜冲着左少阳拱手道:“法王,办成这两件事,咱们是兄弟!您大哥,我是弟弟!”一拍那小妾,“这个姑娘,归法王你了!哈哈哈”

左少阳道:“她是酋长的爱妾君子不夺人之美,更何况她床第工夫太厉害了,我是受不了的,所以酋长这个好意,我心领了不能接受。”

小妾幽怨地瞧了左少阳一眼,又腻味地缩进酋长怀里。

酋长其实也挺舍不得这个千娇百媚的小妾的,搂着她哈哈大笑:“行啊既然这样,小王另外给法王二十个姑娘赔偿法王,哈哈哈”

“这以后再说吧。酋长的这两件事都不是易事,我虽然答应了,但我也不敢保证能办成,只能尽力吧。”

“对对,不管办成办不成,小王都感谢,一样的,感谢法王!”

“那好,酒就不喝了,要喝晚上再喝。先去看看神泉吧。”

这可是酋长的头等大事,只是不好意思首先提出来罢了,听左少阳先提了,顿时大喜,当下打蛇顺杆上,道:“好好,咱们走!先看神泉做法事要紧!”

酋长亲热地拉着左少阳的手,俨然已经是两位好兄弟了,并肩出了大堂,一直来到大门口。

管家已经安排了卫队护卫,将通往土堡中心的道路都警戒起来了,不过城里百姓都已经知道土堡来了一位本领了得的象雄法王,而且酋长仆从们已经传出消息,法王可能会帮忙做法事让龙泉重新喷水!这对土堡的人来说可是特大新闻,也是他们最盼望的,龙泉就是部落的生命泉,自然是最关心的,所以前跑来看热闹,人山人海地站在警戒线外瞧着。左少阳想不到这城堡里这么多人,很是惊奇,不过,其中有一些是带着脚镣的,还有不少是汉人。便问道:“酋长大人,这些带脚镣的人,是些什么人?”

“是奴隶,我买的。”

“哦?哪买的?”

“不同的地方,人牙子卖的,大唐境内出售的官奴,还有跟别的部落打仗,俘虏过来的。”左少阳点点头:“很贵吧?”

“不贵,十两银子一个。一法王要是有兴趣,可以从他们中间挑,喜欢的带走,小王送给法王了。”

“呵呵,那可多谢了。”

终于来到土堡中心的龙泉了,这龙泉是一湾池塘,四周修建有栏杆围着,一队兵士专门把守。只不过,现在池塘已经彻底干涸了。能看见池底有一个洞。

酋长恭敬地指着那池底的洞说道:“以前龙水就是从这里喷出来的,能喷一人多高呢。今年就不喷了,一点水都没有。法王您责。”,左少阳跳下池塘,走到喷眼前,趴在地上,用耳朵听,没有任何声音。他站起来,问道:“这股泉水大吗?”,“挺大的,水足的时候,漫过池塘,流到城里呢。”,左少阳环顾四周,问道:“酋长大人,城里百姓饮用水是用的龙泉的水吗?”

“不不,当然不是,这是龙水,是神水,只有我、部落长老、勇士能喝,祭祀的时候,也要用。”,“那土堡里的居民的饮用水从哪里取?”,“江里,还有东边山上的融雪水。”左少阳心想,这江水池势很低,在山谷最低处,而这泉水位置很高,在土堡里,两者落差两三百米,泉水的地下水来源肯定不是江水,而泉水离源头应该不会太远,最有可能就是雪山融雪!左少阳抬头望了一眼那白雪皑皑的雪峰,想了想,道:“领我去看看村民取水的那条融雪溪吧?”

“行!”酋长带着左少阳他们,在护卫队保护下,出了城堡后门,往雪山方向走。

走了几里路之后,便到了一条小河边。左少阳问道:“这小河流到下面的江里,是吗?”,“是哦”,“附近还有这样的小河吗?”

“没有了,方圆十多里路,就这一条小河,还有下面的大江。”,左少阳点点头,回头看了看,他们所在的位置已经低于土堡,也就是说,如果喷泉的水量来源是这条小河的话,肯定不在这以下的小河区域,而应该在上面。

左少阳顺着小河往上走,酋长等人跟在后面,也不敢说话,生怕打扰他。

往上走了数里,隐隐听到轰鸣之声,再往前走,便有水汽扑面而来。

“前面有瀑布吗?”,“是,叫做雪龙瀑布。”酋长答道。

前面兵士开路,他们钻过树林,来到了瀑布之下。左少阳抬头一看,这瀑布当真雄伟,有二三十米高,水量很大,从高处倾泻下来,砸在水潭里,溅起水huā一人多高,升腾的水雾将四周都笼罩在其中。

瀑布下面的水塘很宽,水流打着很多的漩涡往下缓缓流淌。

左少阳盯着那水面仔细看了一会,又四下里观瞧,突然咦了一声,他发现水塘四周有不少巨石,而且石头边角比较尖锐,似乎是刚刚坍塌落下来的,心中一动,问道:“这些石头是新落下来的吧?”,酋长由衷赞道:“法王好厉害,一下就看出来了,是啊,去年年尾,大冬天,突然地震了,地动山摇,瀑布上岩石山垮了,很多石头落下来,砸伤了不少牛羊。

左少阳突然开始脱衣服。

酋长忙问道:“法王要做什么?”,“我下水塘去玩玩。”

“哎呀不行,法王,这是雪山融雪,水冷得很,会冻僵的!”,“不用怕!我不怕冷。我要潜水跟鱼虾说说话。”左少阳有些调皮地眨眨眼。

酋长和达龙辛、梅朵他们都是又惊又喜,都禁不住一阵欢呼。

西域的人认为,水里的鱼虾是地下的神灵,而法王竟然要跟神灵通话,应该是要驱使鬼神替他找地下的龙,让它重新喷水。左少阳不知道他们高兴什么,他很快脱得只剩一条短裤,古代是没有短裤的,这是他让白芷寒专门替自己缝制的,他淌水下池塘。

现在虽然是夏季,但是这水是雪山融雪而成,所以河水冰冷刺骨,难以忍受。左少阳立即运功,很快感到身体表面有一层暖流奔涌,水冷也不那么寒冷了。

他立即一个猛子扎进了水塘里,水潭不是很深,站在水底,仔细观察水底情况,发现水底同样落满了大大小小的岩石。从颜色形状看,应该是地震崩塌落下来的。

他慢慢在水潭下行走,感受着水流。肺里空气快用尽了,就冒出来换一口气,然后又潜水下去。

水塘边的酋长等人眼巴巴望着他潜下去又冒出来,因为这里的河水包括江水都是雪山融雪,就算是夏天也寒冷刺骨,加上对中水神灵的敬畏,这里的人几乎不在河里洗澡,更不要说游泳了,所以前不识水性。眼看左少阳在水中一会儿浮出来一会儿潜下去,而且是这么冷的冰水里,一个个瞠目结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