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96章 喷泉

第596章 喷泉

左少阳在水底慢慢走了一圈之后,感觉到有一处的水流是往下的,他立即潜入水底,发现这处水流的水不停往一块巨石下灌入,用手掏开巨石旁边的泥沙,水流一下子加大了许多。

原来喷泉不喷水不是干旱问题,这水潭下面是地下河的入水口,而这入水口却被落下来的巨石压住了,水流进入很少,水压不够,自然没办法喷涌而出了。

他浮上水面,得意地朝着酋长他们打了个胜利的手势,也不管他们看得懂看不懂,又深吸一口气,再次潜入冰冷的水中。来到那块巨石前,查看了一下巨石大小,又用力推了推,这石头大概有水缸那么大,一个人是推不动的。得想办法。不过这些人都是旱鸭子,也不会水,只能自己想办法。

他浮出水面,淌水上岸。梅朵赶紧拿过他的衣服给他披在身上。酋长紧张地问道:“法王,您跟龙神谈得怎么样了?”

左少阳一直在琢磨怎么把石头移开,也没注意听,随口道:“还行吧。”

哇!这可是惊天大消息!一方面说明法王真的在下面跟龙神谈判,另一方面说明下面龙神有松动的意思。酋长按耐不住心中狂跳,陪着笑道:“您看,要不要牵牛羊来这里宰杀祭祀龙神呢?”

“呃?”左少阳这才回味过来,听酋长这话,突然有了个主意,四周看了看,水塘边地势比较平缓,笑道:“好,你们回去牵两头牛来,要套好笼头可以犁田的那种,再找一根长的大铁链子和一把铜锁。然后就回去等着吧,行不行的就看这一下了。”

迷桑部落其实是农区,主要以耕种和打猎为生,所以耕牛倒是不缺的,酋长听了连连答应,想了想,又陪着小心问道:“这个,两头牛够吗?上次的法师,五十头牛也不行的。”

“两头牛就行了,做事要讲方法,乱来的话,再多的牛也没用。”

酋长连声说道:“对对!法王太对了,上次那法师是个笨蛋,牛再多也没用,法王您本领高,已经跟龙神说得差不多了,再补上两头牛,就行了。呵呵,多谢多谢,我这就让人给您送牛和铁链来。——对了,法王要铁链和铜锁做什么?”

“呃,下面那东西不听话,得用铁链子和铜锁才行

。”

一句话吓得酋长等人脸色都变了,这法王竟然敢用铁链锁龙神,万一要是龙神发怒起来……,酋长苦着脸道:“这个,还是不要……”

“我都不怕你们怕什么?”左少阳笑道,“放心,没事的。”

见左少阳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酋长和其他人面面相觑。

酋长心中又想到,法力高强的法王,不仅能呼风唤雨,还能役使鬼怪,甚至跟神灵争斗,看来,这位象雄来的法王法力高强,水下那龙神不听话,他准备教训他一下呢,只要法王制服了这龙神,以后乖乖听话,那就一劳永逸了!

酋长想到这,又高兴起来,他是酋长,这份胆量还是有的,也天生有一种赌姓,现在就赌左少阳这位法王的法力了,如果降服了这龙神,以后部落千秋万代能得龙神庇护,要是降服不了,龙神大不了还是不喷水,反正现在已经不喷水了,最坏的结果也就这样了。

想到这,酋长连连作揖打躬,带着一帮子人下山去了。

达龙辛等人要留下帮忙,左少阳说不用,让他们到土堡里看看有没有水喷出来,如果有,就让梅朵吹响笛哨,他在山上就能听见了。

达龙辛翻译给梅朵听了,梅朵急忙答应,于是他们也跟着酋长下山了。

左少阳又潜入水底,再次查看水下情况,发现不止一处有水流下灌的迹象,估计塘底地下河的入水口应该比较小,而被落石堵住的又不止一处。他把存在下灌水流的岩石都记住了,这才又上了岸。

现在还是夏季,只要不呆在水里,岸上还是比较热的,光着膀子也不担心着凉。

等了好半天,终于看见山下来了一帮人,赶着两头牛上来了。左少阳让他们留下耕牛和铁链然后下山去了。剩下的事情他们不会水姓也帮不上忙,自己一个人就能搞定。

左少阳将铁链一头拴在二牛抬的横杠上,然后拿着铁链另一头潜到水底,将铁链绑住最大的那块岩石,绑好锁紧。然后浮出水面,上了岸,摘了一根树枝,抽打耕牛往前走。

那耕牛四蹄奋力,往前走了好几步,左少阳估计巨石已经拉开,这才拉住耕牛,重新潜入水底。

果然,那块巨石已经被拖开数步,他能明显地感觉到一股水流倒灌入石缝之中!

左少阳大喜,解开了铜锁,拉着铁链到另一处大石头前,如法炮制,一连拉开了好几块大石头,他感觉四周都有水流往地缝里倒灌,那感觉很爽。

剩下的石头都比较小,他能用手搬开。

将所有的可能堵住地下水入口的石头都搬开之后,左少阳上了岸。他穿好衣服,坐在岩石上,长长地舒了口气,等着下面土堡哨音响,可是等了差不多半个时辰,还是没听到哨音响!

难道梅朵忘了?不可能!那是吹了自己没听见?也不可能,因为从瀑布这里到土堡的距离,比上次他们在边境山上到边境小镇的距离要近得多,那次吹哨达龙辛都能听见赶来,这次不可能自己听不到。

难道,这里根本不是那泉水的入口处?所以自己忙活了半天根本没什么效果?

想到这个结果,左少阳很是沮丧,也懒得牵那两头牛了,等一会叫酋长的人来牵走就行了,他垂头丧气慢慢往山下走

沿着那条小河往下走,河水清澈见底,可是他的心情却跟洪水一样浑浊。其实这件事跟他没什么关系,不就是一个普通的喷泉嘛,不喷就不喷呗,自己走人就是了,但是,没有当上法王之前,他很无所谓,可是当人家都认为他是法力高强的法王的时候,他自己也觉得应该做点什么,才对得起人家的信任。

头一天给那怪兽治病,那是他拿手好菜,没什么难度,可是这喷泉问题,他又不是学地质的,更没有相应的仪器设备,那喷泉到底是从何处而来,不得而知,仅仅是推测,又恰好在附近的水源发现了地下河的入口被地震导致的山崩落下的石头压住了,一厢情愿地把石头搬开,自以为这样就能让喷泉复喷,却不知地下河有多复杂,哪里就有这么简单的事情?

看来,还是搞错了,那喷泉的地下水源,肯定不是这里,也不知道是哪里,算了,自己到底不是真的法王,没有什么法力,除了看病,别的还是省省吧,别自己把自己当个人物,自己不过是个小郎中罢了。

左少阳垂头丧气下到山脚,望着小河流向山间的江水里,长长地叹了口气,背着手往城堡走去。

就在这时,就听到尖锐刺耳的哨音破天而起,震得耳膜都在嗡嗡直响!

倒不是真的有那么刺耳,而是这个声音一直是左少阳期盼的,从满怀希望到渐渐失望到彻底绝望的时候,陡然听见这声音,这才感到是那样的震惊,那样的刺耳。

左少阳整个都呆住了,他担心是不是自己太失望了,造成了幻听?伸手要去掏耳朵,就在这时,又是几声尖利的哨音破空而来,那声音原本非常的尖利,此刻听着,却怎么有一种说不出的欢跃之情?

左少阳这一次确信没有听错了,他狂喜,这种喜悦类似于绝处逢生,他一蹦三尺高,跳跃着往城堡奔去。

快到城边时,远远地,左少阳看见黑压压的人出了城门,在山下青青的草地上散开了,如同一股黑色的海浪一般朝自己冲来!

冲在最前面的,自然便是光头胖子酋长西绕!

西绕最然很胖,可是跑起来却很有劲力,跟黑熊似的,咚咚踩着草皮,咧着嘴狂笑着:“哈哈哈,法王!龙水又喷了,龙神又庇护我们迷桑了!哈哈哈……!”

却原来,这眼喷泉下面的地下河水容量比较大,半年里没有降雨,只靠雪山融雪而成的小河瀑布下的水潭的水灌入。而入口又被地震的落石压住,只有很少的水能进入地下河。造成水位急剧下降,无法形成水压,也就不能喷水。

左少阳虽然疏通了地下水入口,但是水量要注满下面地下河形成强大水压,需要一些时间,所以左少阳和城里的人都等了好半天,也没见到喷水。直到左少阳下山往城堡走,地下河才灌满水,形成水压,从喷口喷出了。

左少阳现在也想通了这个道理,心中很是舒畅,正好他也跑累了,索姓站在那里背着手微笑等着。酋长身后老老小小很多人,脸上都洋溢着久旱逢甘雨般的喜悦,眼睛里都是膜拜神明的崇敬,冲到左少阳近前,围着他咕咚咚全跪在了地上。

酋长一把抓住了左少阳的双臂,使劲摇晃着:“法王,您不愧是象雄第一法王,您的法力,比我们那迷桑山还要高!比龙神住的深潭还要深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