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99章 多弥国王子

第599章 多弥国王子

第二天一早出发,队伍一下子壮大了,多了四百五十人。其中的一百三十人是这次左少阳梳通圣泉的谢礼,另外三百二十人是准备着给左少阳说服多弥国联盟的谢礼,由酋长西绕的大儿子都松带领。双方说好了,办成了,这些人跟左少阳继续走,办不成,都松把人带回去。这些人都口粮都是自带的,当然,如果办成了,后面的吃住就是左少阳来负责了。

因为缺乏马车,便只能步行,所以行进速度明显减慢了,好在已经离开边境,大唐追兵潜入的可能性越来越小了。

路上,左少阳用一切可能的时间跟达龙辛学藏语,十多天之后,他们终于进入了多弥。

他们如果直接往逻些城的话,只需要经过多弥的南部就行了,但是,因为肩负着说服双方多弥跟迷桑联盟的重任,这不仅关系到三百二十名女奴和工匠是否继续跟自己走,同时也关系到能否有更多的时间给自己壮大刚仁布切或者象雄,以便帮助他们对付即将到来的吐蕃的进攻。而吐蕃能否像历史拿上顺利统一西域,更是直接涉及到大唐安史之乱后的利益安危。

所以,左少阳决定折转往北,前往多弥国的都城南城。这样一方面可以去办正事,另一方面,如果有大唐追兵,还能借机甩掉他们。

一路往北,见到的农区牧区都有,间或见到青青的牧场牛羊,还有郁郁葱葱的青稞。农区百姓住的房屋和牧区牧民的帐篷也比迷桑好一些。看样子多弥比迷桑要富足。

三日后,他们终于到了南城。到的时候正好下小雨,现在已经是立秋了,雨水稍稍有了些凉意。在小雨中,他们进了多弥的都城南城。

南城可比迷桑的土堡要大得多了,已经可以跟大唐的中等城市的城防建筑相媲美。因为没有战争,所以城门大开,并没有守门兵甲盘查。行人商旅自由进出。

左少阳他们的队伍很庞大,而且有数百个年轻美貌的女子,所以引得行人吩咐驻足观瞧。

进城之后,那么多人,住成了个大问题,酋长的儿子都松对多弥很熟悉,找到了一家迷桑人在这里开的客栈,将整个客栈全都包了下来,并在后院搭了不少帐篷,这样才勉强住下。

安顿好之后,左少阳把达龙辛叫道屋里,道:“我要去拜会多弥的国王,怎么才能见到他?”

达龙辛道:“先去拜见他们的外事官,递上礼物,求见国王,如果国王愿意接见,便会让外事官安排的。属下曾跟随前世法王见过多弥国王几次,所以这的外事官属下还比较熟的。”

“那就好,你帮我写一份礼单,我们求见国王。”

“是!”达龙辛取来纸笔,提笔等着。

左少阳想了想,道:“前面的怎么写你自己想,反正咱们送给多弥国王的礼物,呃,二十个美女和一颗价值两千两白银的拇指大的珍珠!”

达龙辛吓了一跳:“法王,这美女还好办,这珍珠……?”

左少阳从怀里取出钱袋,到处一枚拇指大的珍珠:“喏!就用这颗好了,随便能值两千两白银!”

“可是,这是法王您的财产,怎么拿来给迷桑做事呢?迷桑给您的所有东西,加起来都远远比不上这颗珍珠的钱啊?”

左少阳嘿嘿一笑:“你懂什么,这叫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不拿出贵重的东西,人家怎么会重视咱们?又如何能说得上话?你放心,我心里有数,钱财嘛,就是拿来办事的,办成这件事,花掉这颗珍珠又算得了什么?将来咱们换回来的,远不值这颗珍珠呢!”

达龙辛小心道:“不过,多弥国国王可是很吝啬的,只怕不会给法王多少回报的。”

“你这人怎么不开窍?这个不是做买卖,不需要等价交换。我这一次不仅要说服多弥跟迷桑结盟,还要跟周边的波敢、波窝和洛窝等小国和部落结盟,共同对付吐蕃!这样,吐蕃东边有多弥为中心的多国联盟,北边要对抗强大的羊同和羌塘,西边要对付咱们象雄刚仁布切,南面还有泥婆罗、天竺,只要大家齐心协力,就不用怕吐蕃,如果这个目标达到,咱们象雄刚仁布切才能安全,要不然,很快就会有灭顶之灾!”

达龙辛自然不知道左少阳已经知道吐蕃将来会击败所有的西域番国,一统西域,甚至兵临大唐成都府城下!他要趁现在吐蕃还不成大的气候,给他捣乱,不让他统一西域,至少不能突破多弥等东边诸国部落这道与大唐之间的缓冲屏障。

他这样做的目的,并不是什么爱国主义,现在看来,吐蕃和大唐之间的争斗,就像宋朝跟金国的争斗一样,都属于窝里斗。帮哪一方都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左少阳法场一场生死之后,什么富贵繁华都是过眼云烟,对他没有什么意义。他也不想去服务别人。但是,这一次他必须出头帮别人这个忙,只因为他现在是一个法王,一个象雄国境内刚仁布切坛城杰尔教的法王。而他已经知道,松赞干布的铁蹄,用不了多久就会踩到他的地面上来,而他作为刚仁布切的法王,绝对不能容忍自己的坛城被吐蕃攻陷!

可是,整个刚仁布切坛城只有一千户人家总共五千人。无论如何无法跟吐蕃对抗,所以,要避免这个结果,便只有给吐蕃树立尽可能多的强敌,而且足够跟他对抗的强敌。以便牵制吐蕃力量,使他无暇顾及自己的领地刚仁布切坛城。

而给吐蕃树立强敌,让小国结盟是最好的选择。所以,他必须这样做。

当然,目前为止,对手中没有一兵一卒也没有多少名气的左少阳,这还只是梦想。梦想要成为现实,就必须一步一个脚印地走下去。

第一个脚印已经踩出来了,那就是获得迷桑酋长的信任。他要踩出第二个脚印,那就是说动多弥跟迷桑结盟。后面的脚印,才是说服多弥跟波敢、波窝等诸国结盟,共同对付日益迅速强大起来的吐蕃。

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象雄国,保护自己作为法王的刚仁布切坛城。为了实现这个目的,费一颗珍珠又有什么?

听了左少阳的话,达龙辛不敢再说什么了,老老实实写下了一颗价值两千两白银的珍珠,然后又望着左少阳。

左少阳想了想,道:“十个极品歌姬!”

达龙辛愕然,道:“法王,这是酋长送给您的,说了你不能再转送别人啊。”

“废话,既然送给了我就是我的,我自然可以随意处置。”左少阳笑道,“要人尽其才,物尽其用。知道吗?多弥国的老国王是个色鬼,咱们这叫投其所好,还是那句话,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舍不得美女勾不住流氓!嘿嘿嘿,只要多弥肯跟迷桑结盟,再说动他跟其他几个小国结盟,那就强大了,对付吐蕃才有本钱和能力,他们牵制住了吐蕃,咱们象雄和刚仁布切坛城才有安全保障!”

达龙辛始终不相信吐蕃会攻多弥这些东边的番国,更不相信吐蕃将来会打象雄,因为象雄的实力并不在吐蕃之下。不过,这是法王的话,他不敢不听。只好老老实实把“十个极品歌姬”写在了礼单上。

左少阳将那枚珍珠给了达龙辛,给了他钱让他买个像样的珠宝盒装着,然后又摸出一锭十两的银子,递给达龙辛:“喏,这个用来打点外事官。”

“不需要吧?我跟他很熟的。”

“你懂什么?熟归熟,现在我们是要见国王,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软,他收了咱们的礼,才会尽心帮咱们办事!你身为长老,别在意这些小头,眼光要放长远一些!行了,把礼单送去吧。”

达龙辛忙答应了,拿了拜帖出门,跟梅朵说了之后,带着十个歌姬走了。

等了一两个时辰,他才回来了,兴冲冲道:“法王,多弥国王已经答应了见你。嘿嘿,还是法王有先见之明,我开始只跟那外事官套交情,可是他却推三阻四的,说国王身体不好,不见外客。后来我把那十两银子递上,这才换了笑脸。答应马上禀报国王。他签收了礼物和歌姬之后,带进了王宫,很快就回来说国王即刻召见法王您!”

“哈哈,有钱能使鬼推磨,让国王推磨也没问题。走!”

左少阳换了一身锦衣玉袍,跟酋长儿子都松他们说了一声之后,带着达龙辛进王宫了。

那外事官见到左少阳,满脸堆笑,不停说着奉承话,不过说的都是藏语,左少阳虽然学了几天藏语了,可是还是几乎听不懂。只是微笑不语。外事官有些奇怪,问了达龙辛才知道左少阳是汉人,忙改用半生不熟的汉语说话,左少阳这才简单说了一些仰慕多弥国的奉承话。这外事官能说一些汉语,这让左少阳觉得方便很多。

外事官带着他们乘车赶往王宫。

这时的雨更大了些,还夹杂着隆隆的雷声。让人感到有些头皮发麻。

来到王宫门口,便看见一队人马押解着一个五花大绑的锦袍青年男子,冒着秋雨从王宫里出来,一个官员大摇大摆走在前面,后面卫队中,一位彪形大汉手捧鬼头刀,**着上身,似乎是个刽子手。那五花大绑的锦衣人披头散发,用藏语不停叫喊着。

左少阳奇道:“这人是谁?”

外事官瞧了一眼,也吃了一惊,忙道:“是大王子,这是怎么了?为何要把他捆绑起来?”

“大王子?”左少阳也暗自吃惊,想起了酋长小妾说的话,这王子也是反对吐蕃的,只是在王国里说不上话,做不得主,眼见他这样子,好像是要推出午门斩首似的,忙对外事官道:“麻烦你去打听一下,他们要把王子如何?”

“好!”外事官也很牵挂这件事,急忙下了马车,跑过去拦住了那官员,叽里咕噜说了几句,然后赶紧跑回来。

左少阳已经下了车,正上下打量那大王子。

外事官道:“尊驾的法王,已经打听清楚了,大王子触犯吐蕃使臣,国王盛怒,决定将他斩首!”

左少阳点点头,冒雨迈步走了过去,那监斩官已经从外事官哪里得知左少阳的身份,西域人对一般的教徒都很尊敬,更不要说是法王了,即使不是自己国家的,也是非常尊敬的。因为他们往往就代表了神灵,而古人对神灵的敬畏非常强烈。

所以,监斩官赶紧躬身施礼。

左少阳径直走到大王子面前,盯着他瞧,缓缓道:“你叫那囊力思?”

大王子吃了一惊,见面前这人年轻很轻,头顶光秃秃的,穿着汉人锦袍,不知道是做什么的,用藏语道:“正是!你是谁?”

达龙辛跟着左少阳的,忙在一旁翻译。

左少阳道:“我是象雄刚仁布切坛城的法王,我叫左少阳。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如果如实回答了,我或许可以救你一命!”

大王子听了达龙辛的翻译,更是吃惊,不过,法王在苯教中地位是最高的,法力自然也是最强的,更何况是来自苯教发源地象雄的法王。大王子原以为自己已经死定了,想不到绝处逢生,忙点头道:“法王请问,我一定据实回答。”

“我听说,你是冒犯吐蕃使臣,因而被推出斩首,我想知道,你后悔吗?”

“有什么后悔的?”大王子大声道,“吐蕃跟我们结盟,那是不怀好意,他们会一个个把我们都灭掉!父王不信,让我道歉,我不,我对父王说了,你可以杀了我,但是,请把我的头颅挂在城门上,我要亲眼看着吐蕃灭掉我们多弥国!”

左少阳听了达龙辛的翻译,缓缓点头,转身走到监斩官面前沉声道:“先不要行刑,我现在就去面见贵国国王,我会跟他说明不能杀王子的理由。你们等候国王新的命令。”

达龙辛忙翻译给监斩官听,监斩官其实也是觉得为了一个吐蕃使臣而杀掉王子不妥。正好有象雄法王来说情,自然等候消息了,忙躬身答应。

左少阳他们进了王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