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600章 事关国运

第480-540章 第600章 事关国运

多弥的王宫比大唐长安靠宫可差远了,也就跟长安的大户人家宅院差不多,不过占地倒是很大里面空荡荡的。?

外事官也很着急,带着他们来到会客厅。让了座,让侍从立即通报进多很快,多弥老国王慢腾腾出来了,左少阳站起身拱手道:“象雄刚仁布切坛城法王左少阳,见过多弥国王殿下!”,老国王听左少阳竟然说的是汉语,愣了一下,扭头望向外事官,外事官忙用藏语咕噜说了一通,多弥国王这才点点头,坐下之后又,国王那边通过他的外事官做翻译,法王这边由达龙辛做翻译,说起话来。?

左少阳道:“我出任法王,第一次路过贵国,应当来礼见国王的,一点心意,不成敬意,让殿下见笑了。”,“呵呵,法王要见本王,除了礼节会见之外,想必还有什么事情吧?”,左少阳肚子里哼了一声,心想你这不是废话吗,老子不是有求于你,会送你这么贵重的礼物,还有十个如huā似玉的美姬?脸上笑吟吟道:“殿下多虑了”我就是想拜会殿下而已。别无所求。”,“嘿嘿嘿”,老国王自然知道左少阳这是虚晃一枪”免得给人太市侩的印象,笑道:“如果法王有什么需要本王效力的,尽管直说无妨。”,“真的没什么需要劳烦国王的。嘿嘿,不过方才遇到了一件事很有些好奇,所以冒昧问一句,不知可否??

左少阳微笑着听着,好象一个局外人似的,听罢之后”点点头,道:“殿下一心为了江山社稷着想”我很敬佩,但愿王子能体谅殿下一片苦心。?

“是啊,强强联手,才能无敌天下嘛。”?

老国王急忙改口道:“刚才说错了,抱歉抱歉,吐蕃赞普说了,象雄跟你们也是友邦,他们是不会出兵象雄的,所以法王尽可安心。”?

自己本想依靠这多弥国王当盟主,联络东边大小番国部落结盟对抗吐蕃,看来这老国王就算不跟吐蕃结盟,也当真不是当盟主的料。那等在外面等着上刑场的王子倒是块好料”敢杀吐蕃的使臣,他显然是看穿了吐蕃的伎俩”却说服不了父亲,没办法只好通过杀死吐蕃使臣的办法来逼迫父亲跟吐蕃对抗。没想到机密泄漏,自己反而要掉脑袋了。?

想到这,左少阳笑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们象雄跟吐蕃早已经结盟,互为兄弟”咱们的国王有一位吐蕃王妃,而吐蕃也有咱们象雄的王妃。哈十八免费小说所以”吐蕃是不可能攻打我们象雄舟。?

这老家伙还知道三国的历史,看来倒也不是完全的草包一个。等他笑完了,左少阳才瞧着他,缓缓道:“殿下,我有一个发现,关系到多弥的国运,但又怕国王不高兴,所以犹豫不知该说不该说。”?

“好”,左少阳沉吟片刻,才郑重道:“殿下已经知道了,我是汉人,以前从来没有来过西域,是我们前世法王附体在我身上,我才成为法王的。到多弥也是第一次。刚才我们进皇宫的时候”远远地见到一队人从王宫出来,我发觉队伍前列有个人身上灿灿生辉,跟殿下您一样,那是一种王者才有的光辉,是天之子才会具备的。我非常的惊讶,因为我明明看见的是一队准备去行刑的人啊。怎么会在这些人的某人身上出现这种光辉呢??

“正是!”左少阳叹了口气,道:“我们走近了,我才发现身上灿灿生辉之人,竟然是一位五huā大绑的死囚!我这一惊非同小可,这才询问贵国外事官,想不到竟然是贵国王子!连忙打听了详情,才知道王子得罪了吐蕃使臣,被殿下下旨处尼我虽与殿下以往没有交情,但毕竟都是西域一脉,同气连枝,若身有王者之气的人被处死,国运必受震撼,龙脉有可能就此断绝啊!”?

左少阳冷冷一笑,仿佛在讥笑对方怀疑自己的法力,说道:“请问殿下,王子肚脐之下丹田处,是否有一块胎记?”?

“这等小事还难不倒本法王。”左少阳淡淡笑道,“不知国王是否注意到了,王子身上这块胎记像什么?”?

老国王倒吸一口凉气,经左少阳这么一提醒,还当真很像一条金龙!儿子身上这块胎记生下来就有,弯弯曲曲的,当时也没怎么在意,反而因此有些嫌弃他,这一次动了杀心,也是平时就不怎么喜欢这个王子的缘故。?

“王子就是贵国未来的国君!是贵国的龙脉香火!如果杀了他,传位给其他王子,龙脉一断,国运必败啊!殿下切不可掉以轻心!”?

“当然杀不得!”左少阳整了整长袍下摆,“当然,这只是本法王的建议而已,该如何处置,自然是殿下说了算。”左少阳这是以退为进,他都说了杀掉这身上闪闪生辉的王子,会让多弥国龙脉断绝,国运衰败,他身为象雄国来的法王,在那今年代,那就是代表神灵说的话,国王不敢不听的。?

“是!”那侍从答应了,快步跑了出去。左少阳暗自舒了口气,脸上却还是没有任何表情。?

老国王这话正中左少阳下怀,故作沉吟道:“这个,我试试吧,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要改变一个人的想法,必须足够的法力,还要假以时日,否则,难有成效啊。”?

“好说!”?

老国王哈哈大笑:“好!能有法王参加盟誓,那是本王天大的面子了。哈哈哈,我们已经商定,明日清晨在祭坛祭祀天地,双方盟誓。今日法王就不要走了,本王设宴款待法王,酒宴之后,便请法王住在我儿的寝宫里,也好做法劝他改变主意。明日一早,一同前往盟誓。法王以为如何?”?

“好,那就叨扰殿下了。”?

“哪里话,法王太客气了,口来人,摆下酒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