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601章 人祭

第601章 人祭

酒宴很快摆下,老国王叫了朝中几个重臣作陪,还叫那个个歌姬献歌。

这十个歌姬歌喉舞姿都是一流的,最难得的是那舞骈弄姿的媚态,简直让人心猿意马。看得老国王和几个大臣如醉如痴,连连称赞。

酒宴最后,老国王叫侍从抬来了几大口箱子,打开了,里面前是一些多弥的土特产。老国王道:“法王厚赐,无以为报,这些都是我们多弥国的盛产,想必你们象雅是没有的,送了法王吧。”

左少阳扫了一眼那些做工粗糙的手工艺品,硬梆梆的布料、各种吃贪,简直哭笑不得。达龙辛说过这多弥国老国王非常抠门,现在才知道果然如此,自己价值两千两白银和十个绝色美姬,就换来这么一堆简陋玩意儿?好在左少阳此举乃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今晚上会见多弥王子,才知道自己这次的豪赌是否有回报以及能得到多少的回报。

酒宴之后,老国王亲自陪同左少阳和达龙辛,在秋雨和雷声中来到王子的寝宫。

那囊力思王子挨了五十鞭子,整今后背血痕累累。正趴在**。御医已经给他敷了药。见到父皇陪着先前那位法王进来,他已经知道是这位法王求情,才保住了性命,本想挣扎起身见礼,但见到一脸阴冷的父亲,又趴着不动了,甚至还将头扭到一边。

老国王重重哼了一声,道:“这位是象碓国刚仁布切的法王,你不识大体,不知国事轻重,差点坏了国家大事,为父让法王来劝劝你,给你做法事,让你迷途知返。明白了吗?”

王子仿佛睡着了似的”没有任何反应。

左少狙见老国王怒气升腾,忙一摆手:“国王息怒”待我来跟他说好了。

听了达龙辜的翻译之后,老国王这才袍柚一拂,转身走了。

左少阳吩咐屋里所有侍从全部退到屋外去,让达龙辛把门关上,这才由达龙辛翻译说道:“王子殿下,你,“”,王子摆摆手,扭头过集,用藏语对达龙辛道:“麻烦你扶我起来。”

达龙辛急忙搀扶他坐了起来。王子挣扎着拱手道:“多谢法王救命之恩。”

达龙辜给左少阳翻译了,左少阳笑道:“殿下客气了。”

王子冷然道:“救命之恩谢过了,如果法王想充当我父王的说客”劝说我改变主意,还是兔开尊口,免得伤了和气!”

左少阳笑了:“王子误会了,我不是说客,反而是来帮王子殿下的。说句实话,若不是殿下反对跟吐蕃结盟,我也不会救你,不过话又说回来,你要不反对跟吐蕃结盟,你也不会被你父王推出斩首了。嘿嘿”

一听左少阳这话”王子又惊又喜:“原来法王对吐蕃印象也不好啊?”

“不是我对吐蕃印象不好,吐蕃是个让人尊敬的对手,只是,他野心太大,我相信他会逐一吞并西域所有的番国和部落,包括我们象雅。他要灭亡我象雅”我还能对他有好感吗?”

“太对了!”王子一拍大腿,牵动后背的伤口,痛得他一咧嘴,却浑然不顾,急声道:“那法王你劝解我父王了吗?让他不要跟吐蕃结盟啊!”,左少阳淡淡一笑:“你们多弥不跟吐蕃结盟”那吐蕃打你们,怎么办?你们自信能应付吗?”

“我们要跟波敢、波窝、白兰,甚至迷桑这样的部落结盟”联合起来对抗吐蕃,才能自保。”

左少阳频频点头:“王子说的很好”也很有远见。吐蕃现在用的是远交近攻之策,这法子在战国时期秦国就是用这一招统一了华夏,建立了第一个皇权。吐蕃这一招不新蛘,但是很有遽惑力。很多番国应该都被他遽惑了,王子能准确看出吐蕃的真正用意,这目光当真令人佩服。”

王子沮丧道:“佩服什么,我不能说服父王,他宁可杀我也不愿意得罪吐蕃使臣,这联盟是结定了。唉!我多弥国亡国之日不远了。”

左少阳道:“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王子疑惑地瞧着对他:“法王的意思是……”……?”

左少阳低声道:“我帮你逼国王退位,由你承继王位,如何?”

王子听了达龙辛的翻译,正好这时,一个炸雷在空中震响。王子的心更如这雷声一般,将一头的忧愁都震醒了。不由惊喜交加,那时代的人,是坚信法王具有法力的,法王说能做到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更可况是苯教的发源地象雅来的法王,更走了得的,如果他肯使用法力帮助自己登上皇位,就能拯救多弥国了。

想到这,王子急忙拱手道:“多谢法王!只要法王助我登上王位,一定重重酬谢法王!”

“酬谢倒没必要,只要殿下登基之后,能兑现诺言,与迷桑结盟,并跟波窝、波敢等东部诸番国结盟,同生共死,就算王子谢我了。”

王子道:“这怎么行,跟他们结盟,本来就是我多弥要做的事情,如何用来酬谢法王呢。”,“行了,事情还没办成,先不说这些。等办成之后再说吧。”

“好!法王只要帮我承继皇位,法王要什么尽管开。!”

“呵呵,我要王子告诉你父王,你已经改变主意,赞同多弥跟吐蕃结盟。并要求参加明日的会盟大典。其他的,交给我就行了。”

王子拱手道:“好!一切听从法王的安排!”

王子立即叫人进来,去通知国王,说自己有话要说。老国王很快赶来了。王子已经让仆从搀扶着跪在**磕头,哀声道:“父王,经过法王做法开导,孩儿知道错了,请父王原谅。”

老国王又惊又喜,仰天大笑:“哈哈哈,好孩子,知错就好,跟吐蕃结盟,对咱们多弥有百利无一害啊!称懂得这个道理就好,起来吧!赶紧爬下”御医呢?叫御医给王子好好疗伤!”

王子磕头道:“孩儿叩谢父王恩典!”

“嗯,你好生养伤吧。”,“是,父王,海尔的伤并无大碍,作为王子,孩儿想参加明日会盟大典,请父皇恩准。”

“这牟……”老国王有些犹豫,虽然儿子已经认错,杰度也很诚恳,他又是王储,将来的王位继承人,按理应当参加这样的大典。但是,又有些担心他是不是真的悔改了,别到时候节外生枝搞出一些事情来。

王子显然已经猜到了老国王的担心,忙道:“孩子就远远地坐在下面观礼,不说一句话也不做任何事情,请父王相信孩儿。”

老国王犹豫地转头望向左少阳:“法王以为如何?”左少阳微笑道:“王子已经知错了,能出席大典自然最好,也好让吐蕃放心。”

老国王一听这话,频频点头:“嗯,法王所言极是。好,王儿你明日就参加会盟大典好了。不过只能坐在观礼台,不能进入祭祀台!”

心想只要他不进祭祀台,不接触吐蕃使臣,就不用担心出什么乱子。

王子忙躬身答应。

老国王眉开眼笑,对左少阳道:“法王法力当真高深莫测”才这么会工夫,便让我王儿改变了主意,认清了错误。这等高深法力”本王可是从来没有见到过啊。”

“哪里。陛下过奖了。”左少阳谦逊了几句。

既然王子已经改变主意,那左少阳这位法王就没必要住在王子宫殿里了,老国王安排左少阳和达龙辛住在自己的宫殿御huā园里,左少阳却执意返回客栈居住,说还有一些亲友要照料。老国王也不勉强”亲自送他出宫。

路上,左少阳问道:“不知贵国跟吐蕃使臣在什么地方会盟?”

老国王道:“就在皇宫后面的祭坛。”

左少阳抬头望了望飘着而偶尔响着炸雷的夜空”道:“这天降暴而,明日看样子也不一定晴得了。国王何不推迟些时日再会盟?”

老国王摇头道:“这今日子是我国国师算出来的,说明日正好,过了这时辰,就要等上一个多月了。吐蕃使臣急着要返回吐蕃,所以等不得了。也没关系,不就下而吗,而中会盟,更显诚意!”

“这倒也是。”左少阳点点头:“明日一早,我准时到祭坛来。”

“好的。恭候法王大驾。”左少阳带着达龙辛离开皇宫,回到了客栈。立即回房关上门说要休息了。

他自然不会休息,关好门之后,左少阳换了一身夜行衣,悄悄上了房顶,高来高去,雨夜里,朝皇宫旁边的祭坛奔去。

祭坛虽然有兵甲护卫,但是由于祭坛有围墙围着,而且天降大雨,又是黑夜,鬼影都每一个,守卫们都躲到班房里避雨去了。左少阳很从容地将整个祭坛查看了一遍,心中有了个大胆的主意。

他返回客栈,立即叫了几个铁匠过来,如此这般吩咐了一通。

铁匠们都带着各自的家伙的,立即叮叮当当做了起来。很快,就把左少阳需要的东西弄好了。左少阳带着这玩意儿再次迟回了祭坛。黑夜而中,空旷的祭坛空无一人,左少阳很快布置好了东西,然后悄然离去了。

第二天,雨水时降时停的,但是天空依然黑锅似的。看样子一场暴而即将来临。

祭坛里已经坐满了人,观礼台是搭着凉棚的,坐在凉棚的,是皇亲国戚和满朝文武,为了宣扬多弥与吐蕃的结盟,老国王甚至允许一部分百姓进了祭坛,远远站在墙根底下观瞧。当然,这些进来的百姓,都是进行过审查并经过搜身的。确保安全。左少阳是尊贵的法王,他的位置安排在凉棚里最前面一排。跟一排的亲王和朝廷最重要的大臣们坐一起。他旁边坐的就是大王子那囊力思。

那囊力思有些紧张,但是没有看左少阳,这让左少阳暗自赞许这王子还是有点能耐的。

祭坛是圆形的,正中立着一根高高的旗杆,上面挂满了各色经幡。

旗杆下摆着一张供桌,上面放着几个大盆。还有瓜果等祭品。旗杆下部,栓着一头牛和一只羊。另外还有一个女子,全身五huā大绑,蜷缩着身子坐在旗杆下,两眼呆滞望着地面。

老国王和吐蕃的使臣各自坐在祭坛的两侧,就好像一对拳击手等着上阵厮杀似的。

一个干瘪老头抬头望望天,走到了祭坛正中,用藏语叽里呱啦说了一大通,旁边的达龙辛帮着翻译,说他宣布祭祀开始,然后在念咒语。

说来也奇怪,在抑扬顿挫的咒语声中,而竟然小了很了。冷棚中一阵低声的议论,脸上都浮现出惊叹的表情。

老国王脸上也绽开了笑容,他和吐蕃使臣都站了起来,走到台中,相互拱手致意,根据国师的号令,走到祭坛前,这时台下上来几个彪形大汉,光着膀子,先将那头牛牵了过来,用绳子把四蹄都捆住了,牛侧躺在地上,仰着头哞哞叫着。

吐蕃使臣和老国王齐声念着盟誓,达龙毕翻译给左少阳听,也就是两国结为兄弟之盟,如有违背盟约,誓同此牛羊!

说罢,两人手起刀落,将那头牛脑袋切了下来。两人一起捧着放在了供桌上。没了脑袋的牛,从脖子咕咕往外流淌着鲜血,很快将整个祭坛都染红了,更显得分外的狰狞。左少阳不停地望着天,天空乌云密布,压得很低,可是,却还只是丝丝井小而,远处倒是隐隐传来雷声,可却没有来到头顶。左少阳有些烦躁不安起来,难道,还要来一次刺杀李渊吗?左少阳摸了摸袖筒里的金针喷筒。脑袋里盘算着。

这时,吐蕃使臣和老国王又已经斩掉了那只羊的脑袋,凉棚里的大臣们和四周围观的人群开始嚷嚷起来,一个个脸上都浮现出〖兴〗奋的神色。

左少阳往祭坛上看去,随即知道这些人为什么如此〖兴〗奋了,却原来,台上吐蕃使臣和老国王已经将那个人祭拖到了祭桌前,那是一今年轻的女子,还不到二十岁,脸色苍白得一点血色都没有,两眼茫然地望着那杆大旗,全身已经被雨水淋得透湿,薄薄的嘴唇在不停地蠖动着,或许是在为自己祈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