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604章 发展是硬道理

第604章 发展是硬道理

左少阳问达龙辛道:“这一次我们带来的牛羊,除掉昨天杀了煮肉济民之外,还剩多少?”

达龙辛道:“牛还有四百多头,马还是五百头,羊六百多只。”

“这些牲畜分给百姓,能养活多少人家?”

“二三十家吧。”

“也就是只够养活一两百人的?”

“是。”

左少阳摇摇头:“杯水车薪啊。怎么办?”

帕加道:“法王,不管是哪里的头人,手下都有很多穷苦人,好心的头人,逢年过节布施一点东西,也就很慷慨了,没有把所有的家财都捐给百姓的。所以法王不用为这件事太牵挂了。”

“不行!”左少阳摇头道,“我不当你们的头也就罢了,既然当了你们的头,我就必须管,必须让大家吃饱穿暖住好!”

其朱道:“法王是我们杰尔教的法王,只需要管我们教就行了。咱们教这几十口人,怎么都能吃饱穿暖了。”

左少阳道:“我知道,你们是不想分我的财产给大家,实话跟你们说,我是死过一次的人,我活一天就赚一天,所以我什么都不在乎,特别是钱财,我父母家人那里,有房产有田地有买卖,饿不着冻不着,所以不用担心,我身上有价值十万两白银的钱,我想拿来买牛羊分给大家。虽说坛城百姓我没有义务照顾他们,我只是杰尔教的法王,但是,眼看着他们受苦受难,我于心不忍。”

帕加嘟哝了一句:“天底下那么多穷苦人,又哪能照顾得过来?再说了,哪有凭白给人那么多钱财的?再大方的财主也没有过哦。”

左少阳笑了:“我的钱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当然不能白白给人,我只是暂时把牛羊无息赊销给他们,给他们修房子住,这些钱算是我借给他们的,等他们将来有了钱再还给我。”

“赊销?”两个长老和四个护卫面面相觑,“将来他们能有钱还法王吗?”

“会有的,时间早晚而已,都是无息的,还是那句话,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必须用钱去赚钱,我不能让手里这十几万银子闲置着,必须拿出钱来帮助他们致富,发展咱们坛城的经济,开办手工业,大力发展牧业,创建第三产业,多管齐下,咱们坛城太小,光内部折腾不行,要赚其他国家的钱,这就靠咱们的手工业了,我们带来的两百个工匠可不是吃素的。他们一定能大展宏图!若干年之后,他们富裕了,自然就能还我的钱了。”

左少阳说这番话,有的词藏语不会说,就直接用汉语说,听的六个人云里雾里的,但是他们总觉得,一下子投入十几万两样子给坛城,只怕法王到时候会血本无归。

左少阳却胸有成竹,反正这些钱也是从杜敬哪里讹来的,就算赔了也不怎么心疼,当下手一挥,道:“行了,你们听我的,我们今天就出发去象雄,卖掉珠宝,买牛羊赶回来分给百姓。十万两白银能买多少牛羊?”左少阳望着右长老达赤,“你一直在坛城,你知道吗?”

达赤道:“坛城只有一千户,一般说来,一家五口人,有三十头牛、一百只羊、两匹马就足够了。大概要花四十两银子。一千户也就四万两银子就够了。用不着十万两。”

“是吗?呵呵,那好啊,还给我节省了一半呢。就这么定了,去哪里买?”

“正是这个问题,”达赤道,“要三万头牛,十万只羊,两千匹马,这么大的数字,就算去咱们象雄琼隆银城,也买不到的。”

“不会吧?”

“百姓的牛羊一般都是不外卖的,就算要卖掉赚钱买盐茶等,也只是一头牛,几只羊这样卖,不可能卖掉这么多。而且一年也就屠宰季节的时候卖,平时不卖的。”

“屠宰季节是什么时候?”

“一般是在十一月,已经过了。”

“那能买多少?先买一部分也好啊。”

“能卖到一百头牛、五百只羊我觉得都不错了。”

“那能做什么,只够三四家的。”

达龙辛苦笑道:“法王,咱们西域的百姓都比较穷困,牛羊普遍都不多,而且就靠牛羊养家糊口,如果都卖了,换成了银子,银子也没地方买东西吃,吃光了也就饿死了。所以都不愿意卖。”

“象雄不行,那吐蕃呢?羊同呢?再不行,还有南面的泥婆罗和天竺嘛!”

“泥婆罗和天竺比咱们还穷。更别指望能买到。”

左少阳傻眼了,想不到来到这里,带着一堆珠宝,竟然买不到牛羊。

在整个西域都普遍穷困的情况下,要买牛羊很难,但是他是不信邪的,想了想,道:“那咱们分开去,每人去一处,一处买几百头,慢慢积累,不就行了嘛!我就不信有钱还买不到牛羊!”

达龙辛道:“真心要买,那是可以买到的,无非多给钱,多费些时间多跑些路罢了,只是,大伙觉得,这些钱都是法王您自己的,您拿出一半来捐给坛城百姓,这只怕不合适。”

“有什么不合适的?我的钱我爱给谁给谁!”

“可那毕竟是您的辛苦钱,你把钱分给大家,对您有什么益处呢?”

左少阳问:“我问你,我在坛城百姓心目中是怎样的地位?”

“您就是神,全城百姓都对你顶礼膜拜的。”

“这就是了,我既然是神,信奉我就应该得到好处,我若不给他们一些好处,信奉我做什么?”

“消灾解难啊,而不是得牛羊这些。”

“得牛羊不是好处?”

“这个,嘿嘿,那自然是更大的好处。”

“这不就结了!”左少阳道:“行了,把珠宝变卖了,分头买牛羊!”

既然法王定下的主意,大家也就没话好说了。当天,左少阳带着达龙辛,在多弥国派出的护卫队保护下,重新前往象雄琼隆银城。

象雄国王还是一个很识货的人,而且对法王也不敢乱压价,左少阳将剩下九颗珠宝全部卖给了象雄国王,总换了十六万两银子。左少阳拿出十万两银子分给长老和护法他们六个,又给了若干银两做盘缠,让他们带人分头到周边国家和部落买牛羊。全部银子全部买牛羊,多多益善。剩下的两万多两银子,用来修建坛城的住房,包括各种商铺。

左少阳已经让坛主和属下在城里逐户说了自己的思路,无息送牛羊,无息帮助修建房屋,将来有钱就还,没钱就拉倒。

这下整个坛城都嚷嚷动了,百姓对左少阳可谓感激涕零。发誓有钱一定先还给法王。

对于手工业和服务业,主要靠左少阳带来的两百各类工匠和女奴了,左少阳大笔投资注入,手工作坊和各类商铺很快建了起来。

从迷桑带来的工匠们终于可以发挥作用了,在左少阳大把大把银子的支持之下,工匠们生意也好做了。

这些工匠都是大唐来的,当时大唐的手工业远远领先于西域,所以做出来的工艺品很受欢迎。

左少阳立即花钱组建专门的营销队伍,四处推销工艺品,这些产品非常畅销,深受欢迎,不仅畅销象雄,还远销羊同、吐蕃、泥婆罗、天竺等地。刚仁布切的手工制品名气很快就创出来了。

达龙辛他们也充分贯彻了左少阳的意图,外出购买的牛羊给的价格都比较优惠,所以人家也愿意卖。牛羊陆续送回了坛城。

左少阳跟坛主一起编制了名册,从最穷的人家开始赊销牛羊,每人六头牛二十只羊一匹马的标准赊销。左少阳甚至没有跟他们签约,就想着还就还,不还就拉倒的念头。

而坛城的百姓心中,对法王不好写欠条更是感动,不过,他们都打心底认为,法王是神,是不能欺骗的,所以都暗自打定了主意,一旦有钱,第一个就要还给法王,数目上更不敢欺瞒的。

家家户户有了牛羊有了商铺有了住的,这个藏历新年过的格外舒心。对左少阳感恩戴德无以复加。

藏历新年,左少阳带着二女,还有坛主、几个长老护法,挨家挨户登门拜年,恭贺新禧,这可把坛城百姓紧张坏了,从来没有听说过法王倒过来给百姓拜年的。都把帐篷收拾的干干净净的,磕头恭候左少阳他们的到来。这一下,满城百姓没有不说左少阳这位新法王好的。以前得到他的赊销度过严冬,那是感激,现在得到他人格上的尊重,更是感动。这种感情更深一层。

现在,左少阳只要登高一呼,全城百姓肝脑涂地也会跟随他上阵拼命的。

当然,左少阳这样做并不是为了这个目的。他只是为了让自己这个法王不徒有其名,真正为信奉他的百姓做点事情。

开春之后,左少阳又拿出一部分钱修建房屋,赊销给没有住房的百姓。更是让百姓们感激涕零。另外,他拿出一笔钱开始着手修建杰尔教的寺庙。

这可是前所未有之举。因为苯教这时候还没有寺庙,修道都是在山洞或者家里。没有专门的道场。

左少阳带来的工匠里有相当数量的建筑工匠,其中不少曾经参加过寺庙的修建,在他们的帮助下,左少阳设计出了一座寺庙,因为才开始,出家人也不多,这时候要用钱的地方很多,信众也还没有接受这个新生事物,所以他没有在寺庙上投入太多的钱。先修一座主殿和几栋僧房,还有院墙,就行了。寺庙修建在刚仁布切神山下的小山峰上。

在左少阳十数万两银子注入下,在他现代头脑指挥下,整个坛城经济得到了飞跃发展。形成了一个良姓循环:百姓有了牛羊,可以挤牛奶剪羊毛还可以杀牛羊出售换钱,有了钱可以买工匠的工艺品。坛城征税大幅增加。也就有钱来修建市政设施,坛城也整洁干净了,又吸引更多的人加入到坛城来,在这里安家落户,经营生息。

坛城有吸引力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左少阳高超的医术。而在信众眼中,这成了高明的法术,所以,刚仁布切有一位法术高强的法王这个消息,跟长了翅膀一样飞遍了整个西域。

而人们都是希望得到强大力量的保护的,尤其是这个力量如果是来自于神的话。

所以,从各地迁徙来到坛城的人,一大半都是冲着这种神奇的法力来的,当然,这里富足的生活也是非常的吸引人的。

左少阳投入资金修建杰尔寺,修建寺庙时,全城青壮劳力都带着干粮义务出工帮忙,所以修建速度很快,才一个月不到,整个寺庙便已经竣工了。取名杰尔寺。

寺庙有一座小院落是专门给法王一家居住的,左少阳带着两个妾室,还有十位娇媚的歌姬,搬进了这里住下了。寺庙也建有长老和护法的禅房,达龙辛和梅朵他们从来没有在属于自己的寺庙里住过,都感到非常的惊喜。

正在热火朝天搞建设的时候,左少阳在刚刚竣工的杰尔寺里接到了第一波贵客。是象雄国大相陪同而来的贵客,这位贵客,竟然来自数千里之外的大唐长安!

左少阳立即预感到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这位公公给左少阳转交了李世民的一封信!皇帝李世民竟然没有使用圣旨下旨,而是采用书信这种温和的方式,这让左少阳体味了,皇帝李世民已经用到了最后的办法,而皇帝在信中要求他的事情,肯定是对皇帝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

这是一封密信,左少阳用刀子裁开,抽出泥金信函展开看完,果然不出所料!——长孙皇后病危!

左少阳以前就读过不少历史书,知道皇帝李世民对这位长孙皇后是敬爱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长孙皇后死后,李世民做了两间前无古人的事情来表达他对爱妻离世的哀思。一件是在长孙皇后安葬的元宫修建了起舍,命宫人居住其中,跟伺奉活人一样伺奉皇后。同时,他还在皇宫修建了一座高楼,终曰呆在高楼上,眺望亡妻安葬的地方。

古代有句话叫“夫不祭妻”,他身为皇帝更不该如此,这种做法被群臣议论纷纷,他却向群臣哭诉说,自从爱妻亡故,他“心虑恍惚,当食忘味,中宵废寝”。并亲自抚养了长孙皇后的女友晋阳公主和幼子李治。李世民跟长孙皇后的恩爱夫妻,无论是官方正史还是民间野史,都是持完全肯定的态度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