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605章 条件

第605章 条件

按照历史,长孙皇后是贞观十年病逝的,也就是这一年了,如果自己不出手救治,她必死无疑。

对于长孙皇后的风疾,左少阳还是有把握治好的。但是,治好李渊,结果李渊居然重新要夺回皇位,搞得天翻地覆,还把四皇子李泰给刺死了,现在如果再治好长孙皇后,又会造成怎么样的后果呢?

左少阳有些不寒而栗的感觉。可是李世民在信中言辞恳切,几乎是在哀求左少阳救一救长孙皇后了,信的末尾甚至说了,只要左少阳救得皇后,什么条件都答应。

唐朝使臣忐忑不安瞧着左少阳,见他脸上阴晴不定,也不知道是答应还是不答应,这次来,皇帝已经下了死命令,求不回左少阳,他就不用回去了,自己找地方抹脖子去。这可是关系使臣脑袋的问题,不由得不让他紧张。

左少阳放下信,在屋里里转了几圈,这才对使臣拱手道:“贵使千里迢迢而来,一路劳顿,还请先歇息吧。”

使臣哪里有这心思,陪着笑脸道:“这个,左神医,皇后病危,卑职是马不停蹄赶到这里的,就怕耽误了时间啊,要是神医痛惜皇上和皇后,还请即刻赶往长安吧!”

左少阳道:“不着急,着急也不过这一两天,这件事我还得想想,一时半会还不能答复你。所以你只能先住下再说。”

那使臣不敢多说,生怕把左少阳惹恼了,断然拒绝去救皇后,那可完蛋了。只好诺诺连声答应着。

当下,左少阳吩咐摆下酒宴。这次左少阳带来到工匠里就有手艺很不错的厨子,倒也用不着白芷寒下厨。很快在宴客厅里摆下酒宴。左少阳还叫自己的十位歌姬弹唱作歌献舞。

大唐使臣哪有心思欣赏这些,不过他也是个很有心计之人,不敢把自己的担忧表露出来,只是一个劲地给左少阳敬酒,然后不停地说着皇帝李世民和皇后如何恩爱,皇后病重之后,皇帝又是如何衣不解带在一旁照料,那场景就是石头看了也会落泪,说到伤心处,又想起自己的脑袋说不定不保,使臣竟然哀声哭了起来。

象雄大相以前曾出使大唐,会一些汉话,便劝解这使臣。左少阳也想叉开话题,便随意问道:“贵使此番前来,一路还算顺利吧?”

使臣当面落泪,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忙收住眼泪,哽咽摇头:“不顺!”

“哦?这是为何?”

“吐蕃正在跟多弥、洛窝联军打仗,我们是绕道过来的,所以路上已经耽误了很多时间了。”

左少阳大吃一惊:“什么?吐蕃攻打洛窝国了?”

“是!已经攻占了洛窝国大部分国境,都城都攻克了,还重创了多弥国的援军!”

洛窝是邻近吐蕃的一个小国,在左少阳斡旋下,已经和波窝、白兰等国一起跟多弥国结盟,共同抵御吐蕃。想不到竟然被吐蕃给攻占了!

象雄大相也叹了口气:“是啊,我也是刚刚得到的消息。的确是这样的。”

左少阳忙问究竟,这才得知,自己走后,吐蕃采取一系列离间计,而波窝、白兰等国也各自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所以在吐蕃进攻洛窝的时候,除了多弥按照盟约出兵救援之外,其他国家只是虚张声势,根本没有实际出兵。波窝的军队虽然到了前线,却按兵不动,眼睁睁看着多弥、洛窝大军被吐蕃击溃包围。

左少阳很是沮丧,他当时就有个这种担心,没想到还是成了现实。这一仗已经充分证明,多弥为中心的东部国家联盟不可能抵挡吐蕃的进攻!

一旦吐蕃吞并东部诸小国和部落,转过头就会对付象雄!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现在如果不想办法对付很快来临的战争,现在把刚仁布切建设得再好,如果不能抵御吐蕃的铁蹄,到时候都是给他人作嫁衣裳。

可是,要凭借刚仁布切坛城这数千人,就算全部上阵,也没办法抵抗吐蕃大军的进攻!

左少阳忙问象雄大相:“咱们象雄就眼睁睁看着吐蕃吞并洛窝吗?要知道,吐蕃的胃口绝对不止这一点的,他把东边诸小国一一吞并之后,转过头来就会对付咱们象雄的。不可不防啊!”

象雄大相大笑:“法王,你这话在琼隆银城就已经说过了,不用担心的,法王,漫说咱们已经跟吐蕃结盟,是兄弟之邦,他们断不会攻打咱们的,就算他们真有这贼胆,咱们象雄是一头雄狮,吐蕃只是一直豺狼,狼能斗得过狮子吗?不用怕它们的,你尽管把心放在肚子里,安安心心在你的刚仁布切当你的法王就行了。哈哈哈”

左少阳苦笑。他在琼隆银城的时候,已经苦口婆心劝说过国王和这位大相,可是没有任何效果。现在,他也就没有指望能再说服他们相信吐蕃会有一天攻陷整个象雄的。

左少阳打着哈哈,心里不停盘算着这件事。想通之后,他便借口喝醉了,宣布酒宴结束。

坛城已经专门修建了一座驿站,招待来往宾客的,象雄大相安排在了驿站歇息,单把大唐使臣留下,想了解一下大唐这些曰子的事情。

象雄大相走后,左少阳将使臣叫道自己的书房里,关上门单独说话。

这个举动立即让使臣内心充满了希望,应该是左神医有所耸松动了!

使臣忐忑不安坐在椅子上望着左少阳。

左少阳道:“这件事我思前想后,现在跟贵使交个底。让我给皇后治病可以,请皇帝答应我一件事,能做到,我就给皇后把病治好,如果做不到,我就没办法了。”

那使臣急忙拱手道:“神医请说,卑职来之前,皇上就已经交代了,不管神医提出什么条件,哪怕是封王封侯,皇燕京答应。”

左少阳笑了笑,摇头道:“我对什么王侯将相没什么兴趣。”

使臣一愕,道:“那神医要皇帝答应什么事?”

左少阳回头看了看紧闭的屋门,低低的声音道:“请皇帝出兵,将吐蕃给灭了!将西域纳入大唐版图!”

“啊?”使臣大吃一惊,“为什么?”

原因很简单,左少阳想了半天,已经想清楚了,——多弥为首的东部小国联盟是不牢靠的,想靠他们抵御牵制吐蕃是不可能的,而象雄狂妄自大,过于轻敌,而且对吐蕃没有戒备,迟早会被吐蕃吞并,所以,要想保住自己的刚仁布切,只有动用大唐的军力了。

西域是在元朝正式纳入中华版图的,现在把它提前到唐朝,也可避免后来吐蕃分裂之后西域百姓遭受的数百年战乱涂炭,同时,也就能保住自己费尽心思建设好的刚仁布切了。

当然,如此一来,整个中华古代史都要改写了,左少阳此刻已经顾不得这么多,反正自己给李渊治病那一刻起,引起的一连串蝴蝶效应,李泰被杀,太子李承乾承继皇位已经没有什么威胁,唐朝的第三任皇帝不再是历史上的李治,而成了太子李承乾,这已经改变了历史。既然都改变了,何妨改变大一些呢?所以,左少阳提出了这个一旦实现肯定会改变历史的要求。

但是,大唐使臣却是一个劲地叫苦,这一时期的西域,还没有被吐蕃统一,吐蕃跟大唐之间,还隔着多弥等多个小国,所以,大唐对吐蕃的了解非常有限,对高寒贫瘠的西域高原也没多大兴趣。大唐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北边的突厥和东边的高丽了。这时候让大唐抽调精兵来征战西域,只怕皇帝不会答应的。如果皇帝不答应,这项任务就完不成,自己的脑袋也就保不住。所以使臣有些慌乱地问左少阳为什么要大唐灭掉吐蕃。

左少阳道:“开疆拓土本来就是皇帝应该做的事情,还需要原因吗?东突厥已经被皇帝灭了,现在已经能够腾出手来了。”

“可是,这个……”使臣一时不知如何解释其中的难处。

左少阳把手一摆,沉声道:“没有可是,这件事对皇帝对我都有好处,也是皇帝应该做的事情。如果皇帝答应了,我可以想办法给皇后治病,如果不答应,请恕我爱莫能助!”

使臣额头冷汗都出来了,想了想,道:“卑职离京赶来的时候,皇后已经病情危重,如果卑职回去请旨,再回头跟神医答复,一来一去再快也只怕要半年以上的时间。只怕皇后的病情……”

“这你不用担心,我会写一封信给皇帝,另外附上一张方子,你带回去,把方子交给我的徒弟杜铭,让他照方给皇后治病,这方子能治好皇后的病,但是,实不相瞒,这方子不能根治皇后的风疾。也就是能治标,不能治本。将来一定还会复发。皇上统一西域之曰,我就彻底给皇后将病治好。”

“这个,神医为何不替皇后根治呢?皇帝只要答应了的事情,一定会做到的。”

“可是现在皇帝还没有答应啊。”左少阳道,“大唐军队攻占逻些城的时候,我就给皇后根治!我会在信中保证,皇后用了我这方子,风疾会基本康复的,其他都会恢复正常,跟正常人一样生活。只是没有断根而已。”

那使臣听左少阳这么说了,便也只好答应了。

左少阳当即写了一封信,另写了一个药方,并写明了注意事项,密封好之后,交给了使臣。

那使臣心急,要连夜启程返回大唐,左少阳也没有强留,因为夜已经深了,使臣甚至没有跟象雄大相告辞,便匆忙带着护卫队启程赶回大唐去了。

接下来,只有等待效果。刚仁布切距离大唐太远了,消息要反馈回来,最快也是半年之后的事情。左少阳不知道皇帝李世民会不会答应自己这个近乎荒唐的要求。因为那时候的李世民,并没有什么兴趣统一遥远而贫瘠的西域,不知道他对妻子的爱,能否让他改变想法。

第二天象雄国大相得知大唐使臣不辞而别,嘟哝了几句,也就带着护卫告辞回琼隆银城了。

接下来,左少阳继续建设自己的小王国。派出去的长老和护法陆续买回了大量的牛羊,左少阳全部赊销给了坛城穷苦百姓,从最穷的赊销起。开春暖和之后,工程队也在大规模修建房舍。在左少阳大把银子注入下,坛城可谓一天一个样。附近的村民还有各地的客商知道了,纷纷迁徙来到这里安家落户。坛城人口大幅增加。

半年之后,坛城人口已经达到了三万人了!城区规模也比以前大了十数倍。繁华热闹场面可以跟琼隆银城相比了。

这时,不好的消息又传来了!吐蕃攻克波窝国!再次重创多弥援军。并陈兵多弥边境!

而大唐那边,却迟迟没有出兵的动静!

左少阳苦笑,说不定,李世民已经看穿了自己的把戏。

左少阳没有冷酷到拿病人的病来当交易的地步,他开的那方子其实是可以根治长孙皇后的风疾的,他之所以说不能根治,还会复发,目的就是想用这个逼迫皇帝李世民出兵统一西域。但是,长孙皇后吃了这药,病完全痊愈之后,那帮子太医也不是吃素的,说不定已经发现长孙皇后已经完全康复,李世民也就不会出兵西域了。

看来,自己还是心慈手软了。左少阳有些后悔当初没有拿长孙皇后的命来要挟李世民出兵。但是,真要让他重新选择,他还是不会这样做的。

这时,他也收到了家里的来信,是飞阳公主萧芸飞通过官方驿站送到象雄琼隆银城,又转送到刚仁布切的。一个大大的信封,里面有全家人写给他的信,其中还包括刚刚学会写字的儿子和女儿写的。说了家里一切平安,大家都很牵挂他们。看得左少阳和二女眼泪汪汪的。

转眼又到了秋天,左少阳终于迎来了大唐使臣。

这位使臣便是上次来的那位,还是在象雄大相的陪同下到了刚仁布切坛城。上次是眉头紧锁,这次却是满面春风。

使臣带来了皇帝李世民大量的赏赐,金银珠宝绫罗绸缎不计其数。同时,还带来了李世民的一封御笔密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