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611章 一切皆有目的

第611章 一切皆有目的

大家都说好,可是桑小妹的女儿是老五,着急道:……老爷。咱们有五个孩子呢。这才四个字啊。”

左少阳笑道:“这好办,后面加个“兮”不就行了“宁静致远兮,!”

于是,老大就叫左文宁,老二叫左文靖,老三是个女儿,叫左文芝,老四也就是乔巧儿生的嫡子,叫左文远,老五正好是个女儿,就叫左文兵大儿子左文宁是白芷寒所生,左少阳在合州的时候,左文宁才四岁,才刚刚启蒙学认字。左少阳走了之后,他跟弟妹们一起学私塾,医学方面主要跟爷爷左贵学。所以医术有限,加之贪玩,不肯下功夫,所以已经十九岁了,但很多重要方剂还是不知道。

“我知道,我去配药吧!”左少阳的小儿子左文山道。

左文山是左少阳最小的儿子,是苗佩兰在西域的时候替左少阳生的,自幼酷爱医术,又一直在父亲身边,得到左少阳悉心指点,可谓尽得左少阳真传,而且一有空就捧着医术看,学习特别刻苦。才十岁,便已经能单独行医了。

嫡子左文远斜眼看了看左文远:“你省省吧,别抓错了药害了爷爷的性命!”

“就是,你让开吧!”其他几个兄弟姐妹也跟着嚷嚷。

左文远是乔巧儿所生,虽然不是长子,但他是原配嫡妻所生,是嫡子,所以几牟兄弟姐妹都为惟他的马头是瞻,跟着起哄。

左文雪跟左文山两个孩子是在西域出生的,从小在一起感情最深,左文雪是姐姐,一听几个哥哥姐姐朝弟弟左文山起哄,立即柳眉一竖,道:“你们嚷嚷什么?我弟弟就是比你们强!不服气是吧?”说罢开始捋袖子。

这两个弟妹刚回来两个月,但是几个哥哥姐姐已经知道这小妹武功高强,他们加起来都不是机的对手吓得一个个缩脖子,但是当着众人,嘴巴上自然不服输,左文宁望着比自己矮大半截却虎头虎脑的小妹,色厉内荏道:“这是给爷爷治病,不是打架!要是治死了,打赢了又能怎么样?”

几个兄弟姐妹立即又跟着乱起哄。左文雪自然不会退让,瞪圆了眼睛尖着嗓门指手画脚叫着。一时间屋里乱哄哄的跟进了鸭圈似的。

左少阳怒道:“都给我坐好!乱嚷嚷什么?文山,你去配药!”

“是!”左文山只是静静地望着哥哥姐姐们争吵听父亲这么说了,当下答应,跑去配药去了,其他几个兄弟姐妹虽然不敢再说话,但显然都不太服气。

长孙皇后看着这一切,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

前面服药和针灸之后,左贵老爹心口已经不那么痛了,挣扎着坐好,勉力拱手,对长削皇后道:“真是抱歉……老朽教子无方…………,请娘娘恕罪……”

长孙皇后微笑道:“亲家翁贵体欠安,婚事容后再议,反正我们还要在贵府稍住几日呢。先歇息吧!”

“是!多谢娘娘。”

长孙皇后带着嫔妃等人走了。

左少阳搀扶左贵老爹回屋歇息,这时,左文远已经将药煎好送来左少阳亲自端给父亲喝。

左贵艰难地喝下汤药,歪着躺在床头。闭目不语。

左少阳想了想,道:“父亲好生歇息,婚事…………,容我想一想再说行吗?”

左贵把头往床里一歪,没理他。

茴香推了左少阳一把,嘟哝道:“有什么好想的!当年于老太医悔婚,咱们告到了衙门现在,咱们要是悔婚,难不成让皇帝把咱们也告到衙门不成?”

左少阳也嘟哝道:“男方不是可以悔婚的吗?”

茴香没好气道:“你也不看对方是谁啊?是皇帝!是公主!你把皇帝的婚都毁了,皇帝的面子往哪里搁?非定咱们一个不遵圣谕的罪名不可!”

“行了!”左贵捂着胸口皱着眉,艰难道:“不要说了,等我咽了这口气……,你们再吵吧!”

粱氏垂泪,朝着左少阳他们摆手,示意都出去。

左少阳垂头丧气出了父亲的房间,来到门外低着头径直回到了自己的院子,坐在椅子上生闷气。

过了片刻,乔巧儿她们几个妻妾进来了,端了凳子围着左少阳坐下。

乔巧儿低声道:“夫君,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们几个,不忍心让我们受了委屈才拒绝皇帝赐婚的。我们几个刚才商量了,都觉得你还是娶了公主吧,老太爷都已经接了圣旨,都答应了,也送了聘礼了,这婚也定了。的确不好再悔婚的。要不然,老太爷是要承担罪过的。今天看老太爷气得那样,的确不能再生气了,要不然,气出个好歹来……”

左少阳一摆手:“行了,不要说了,我不娶公主,不单单是为了怕你们几个受委屈。而且也关系到我的婚姻的态度问题,我不会娶一个我根本不认识不了解的女人为妻的。当初我拒绝芷儿,理由之一也是这个。再说了,娶公主别以为是什么美事,公主是什么?是皇帝的女儿,是君,她来了,咱们都得跟她磕头。连老太爷老太太都免不了,公婆给儿媳妇磕头!这算哪门子事?”

桑小妹勉强一笑:“我们到不在乎。”

“我在乎!我不要我的妻子跟我磕头,但我也不会向妻子磕头,即使她是一个公主我不干!而且,要我看着父母给儿媳妇磕头,我也气不过!”左少阳恨声道,“而且这还不是主要的,最主要的,是皇帝把女儿嫁给我,是有目的的,那就是让我给他治病!可是他的病我真的治不好!娶了他的女儿,却治不好他的病,我怎么交代?”

四女面面相觑,都默不作声了,这几位都是贤良淑德守妇道的女子,不敢跟丈夫顶撞的。

一屋子人都默不作声,这时,门外有丫鬟敲门说道:“老爷奶奶,飞阳公主来了!”

萧芸飞来了?左少阳忙起身迎了出去便看见萧芸飞站在院门口,微笑地瞧着他。

乔巧尼她们几个急忙迎了上去,亲热地簇拥着萧芸飞进了屋里。左少阳也跟了进来坐下。

乔巧儿把刚才他们说的话都复述了一遍给萧芸飞听。

萧芸飞听罢笑了:“这有什么担心的,去找皇后说清楚不就得了嘛。走,我陪你去。”

左少阳想了想,这倒也是,这件事迟早还得说破了,要不然总也不是一个了局。便带着一起三妾跟着萧芸飞来到长孙皇后的屋里。

此刻,长孙皇后正跟太子李承乾在说话。

太子苦着脸道:“母后左神医宁可把父亲气病,都不肯教给父皇长生术,也不愿去京城给父皇治病,这可如何是好?”

长孙皇后道:“这件事不能着急,好在你父皇的病有杜铭照料,杜铭说了,几个月内还不会恶化,没有生命危险,所以咱们还有时间。”

“可是他老不答应,咱们也不能这样耗着啊。要不孩儿去哀求他一番吧。所谓金诚所至金石为开。”

“这时候不要逼他太紧了,他父亲因此病倒,已经给他很大震动,但是,这件事太重要了,如果单单是治病他或许容易下决心,大不了去了看过,随便开点药治疗,治不好也没办法也就走了。但是,别老神医的益寿延年术却非同小可孙老神医说了,这种法术是一脉单传,连他自己传给了左神医之后就不能再传给别人。要想让左神医将如此珍贵的法术传给你父皇,不费点功夫不用点心思,是达不到目的的。左神医现在一直不肯答应的,便主要是这个原因。他凭什么把这么重要的法术交给咱们,不传给他的子女?那就得看咱们的本事了。”

太子叹了口气,道:“咱们能想的办法都了,连已径订婚嫁给右领军卫将军赵瑰的常乐公主,都悔婚了转嫁给他,他却不要,这件事可怎么办啊?”

“常乐公主这婚是圣上定的,不管怎样也是必须嫁的。不过不能急,得慢慢来,这左神医是个犟眼子,逼急了会适得其反。得给他些时间考虑。住在他家就是为了这个目的,我已经跟常乐公主说了,这些日子让她找机会跟左少阳多接触,多了解,常乐的美貌和才学,我相信一定会唤起左神医的好感的。”

太子犹豫片刻,道:“母后,据孩儿观察,常乐似乎不太喜欢左神医,我担心这件事会搞砸。”

“嗯,我也看出来了。我也很担心,常乐年纪小,又有些任性。你是常乐的亲哥哥,多开导她些。要让她明白,这件事关系到你们父皇能否学到长生术。这可不是儿戏。谁要弄砸了,你父皇可是不答应的!”

“孩儿明白!”太子躬身道。嗯了想,有道:“不过,现在看来,左神医就算娶了常乐,也未必愿意教给父皇长生术啊,真要这样,那可怎么办?”

“还有一个办法!”皇后沉吟片刻,慢慢道。

“什么办法?”

皇后慢慢道:“左家长女尚未许配,你就娶她为太子妃,如何?”

太子大惊:“母后,孩儿已经娶妻了呀!”

“母亲自然知道。可是,除了这个条件,母亲当真想不到还有什么能换得左神医长生术了!你要知道,你父皇学了这长生术,将来也只能传给一人,这人最大的可能便是你!你难道不想长生不老吗?”

太子情不自禁咽了一声口水,讪讪道:“可是孩儿已经娶妻,又如何再娶他长女为妃呢?难道要孩儿……,?”

“没错,找个借口废掉太子妃,另册封左家长女为妃便是。你父皇不会不同意的。”

太子忙起身道:“孩儿谨遵母后懿旨。”

皇后瞧着太子,缓缓道:“左家的嫡子尚未成亲,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太子想了想,道:“眼下,公主里还没有成亲的,便只有妹妹新城了,可是新城已经许配尚书奉御长削诠了。婚期就在下个月。总不能……”

说到这,太子偷眼看了看母亲,见她柳眉微蹙,心中一动,赶紧改口,陪笑道:“不过,现在是一切为了父皇的龙体康健,还为了父皇的长生不老,天大的事情都得让道。悔婚也未尝不可,当初新城本来就许给郑国公魏征的长子的,父皇最后也悔婚了。这次再悔婚,也未尝不可。只要能讨得左神医的欢心,替父皇治好病,同时把长生不老术教给父皇,新城做点牺牲也算不得什么的。”

长孙皇后终于绽开了笑容,瞥了太子一眼:“你这孩子,新城嫁给左家嫡子,如何称得上牺牲?左神医是不要功名富贵,若是点头,你父皇原本是要给他封侯的。将来嫡子要继承爵位,新城公主就是王妃!也算不得委屈他了。”

太子忙陪笑道:“是啊,孩儿说错了。今日我瞧那左家嫡子,却有领袖之才,左家六七个孩子,都听他的,小小年纪便能如此,将来前途不可限量啊。”

长孙皇后又摇头道:“我这只是为了般配,才选定让新城嫁给左家嫡子,真要选,我宁愿选左家最小的那孩子左文山,那才是一个可造之才,左家将来要是有能及左神医的本事的,非此子莫属!只可惜他是幼子,年纪又太小,实在不适合。”

太子忙道:“母亲目光迥然,看得太准了,这孩子的确非常的聪慧,而且很成稳,今日那么多孩子吵闹都是为他,他却不出头也不退让,不亢不卑,颇有将帅风度……”

正说道这里,便有侍女撩门帘进来福礼道:“娘娘,飞阳公主和左神医及其家眷求见。”

长孙皇后一喜,低声对太子道:“看来友神医已经有所松动,一快请!”

片刻,门帘挑起,萧芸飞带着左少阳和乔巧儿等几位妻妾进来。

行礼之后,皇后赐座。几人分别坐下。

萧芸飞含笑道:“娘娘,左神医之所以没有答应娶常乐公主,是因为……,嘻嘻,你自己说吧!”萧芸飞推了左少阳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