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612章 三句话

第612章 三句话

左少阳对长孙皇后拱手道:“那就实话实说吧,我知道皇上赐婚,是为了让我给皇上治病,可是,我在西域这十五年,都忙于杂事,并没有在医术上用心,医术已经大不如以前,连寻常病症我都没有把握治好,更不要说太医们都治不好的病症了。所以,皇帝的病就算我进京了,也是肯定治不好的,既然治不好皇帝的病,所谓无功不受禄,我就不好意思接受皇帝的美意,娶常乐公主为妻了。所以,还请皇帝收回成命吧。”

说罢,起身长揖一礼。他脑袋顶一直是光溜溜的,这一鞠躬行礼,光光的头顶闪闪生辉,太子忍俊不禁笑了出来:“神医,想不到过去差不多二第612章?三句话十年了,你还在记着当年的事情,一直不肯把头顶这头发留起来啊?”左少阳摸了摸头顶,正色道:“这是皇帝所赐,焉能随便毁接。”

“还是的啊,我父皇赐给你一个光头,你就一直保留至今,现如今赐给你一个公主,你却推三阻四,同样是圣命,奈何两种不同的结果呢?”

“这不一样!”左少阳摇头道,“公主是以给皇帝治好病为代价的,我自信没这本事,所以不能接受。”

长孙皇后正色道:“谁告诉你把常乐公主赐婚于你,是以给皇帝治好病为条件的?”

“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赐婚是赐婚,治病是治病,两者焉能混为一谈。纵然你不进京给皇帝治病,又或者你进京却治不好皇帝的病,都不影响赐婚的。常乐公主是嫁定你们左家了。”

乔巧儿等众女一听,都是喜上眉梢,相互瞧了一眼,都望向左少阳。

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皇上赐婚很夫程度上是求左少阳进京给他治病的。两者肯定是有联系的,但是,这层窗户纸是不能捅破的。大家心照不宣也就第612章?三句话走了。不过,现在既然皇后已经当面说了,就算治不好,也要把常乐公主嫁给左少阳,左家便也可以放下心了。左少阳低头沉吟片刻,道:“我能见见常乐公主吗?”

按规矩古代娶妻嫁女,男女双方在成亲之前是不能见面的。特别是皇帝的女尼那就更不能随便看了。是好是丑,只有洞房huā烛才能知道。所以,左少阳提出这个要求,众人都吃了一惊。乔巧儿等人更好害怕因此惹恼了皇后被降罪。

没想到,长孙皇后只是微微一笑,道:“你已经见过她了呀!”

“见过了?什么时候?”

太子也笑了:“刚才令尊病倒,神医要给令尊服药,需要用水送服,给你端水来苒女子,便是常乐公主!”

“哦?”左少阳泛着眼睛回忆刚才那女子的长相当时太忙了,心里又很着急,所以并没有留意那女子。只是朦胧记得年纪挺小,大概只有十五六岁。模样长得应该不会很丑,也应该不会是惊人的美貌,要不然自己肯定会多少注意的当时印象最深的,是那女子眼神中的冰冷,似乎跟陌路人似的。怎么会用这样的眼神瞧自己呢?

这让左少阳更是心中不安,毕竟她父亲李渊是自己杀死的,虽然当时没人看得出来而且也是李世民的默许。但是,正所谓做贼心虚,眼见她如此对待自己心中多少还是有些忐忑的。

所以,左少阳更希望能见见这位新城公主以便自己最终作出决断是否奉旨成亲。左少阳道:“这件事关系到我和她未来的幸福,我毕竟已经四十多岁了,他才十几岁,年龄差距太大了,我还是想跟她当面谈谈。”

将常乐公主下嫁给左少阳的事情长别皇后已经跟常乐公主谈过,常乐公主已经表态听从父皇的安排。并在没有任何反对的意思,所以长别皇后很放心。当下点点头:“行啊,本宫这就叫人去请常乐公主来这里跟你见面。”

“不!”左少阳摇头道,“我希望能私下跟公主谈谈,不知可否?”

“可以!”长孙皇后很宽宏地笑了笑。“那就叫她去你屋里谈吧,你们先回去,稍候公主就到。”

“好,多谢娘娘!”左少阳带着乔巧儿她们告辞出来往屋里走。乔巧儿等几个女的都低着头不说话,萧芸飞低声道:“少阳,我有句话可先提醒你。”

“什么?”

“等会见到常乐公主,你可别动什么坏心眼!”左少阳瞪了她一眼:“怕我非礼她?你把我当什么了?没见过女人的猪哥吗?”

萧芸飞扑哧笑了:“你想哪里去了?我是说,你别想什么歪点子,故意搞些坏事让她恶心生气,好让皇后悔婚,以便达到目的不娶她。如果你有这念头,趁早打消!”

“哦?虽然我没打算这么做,可我想知道为什么不能这样做?”

“废话,这婚是皇帝赐的,没听说谁敢抗旨不娶的。而且伯父已经接旨,也纳采订婚了,这婚已经成了,说白了,她已经是你的妻子了,想退都退不了的!除非休妻,不过你敢休公主,除非你活腻味了!”

乔巧儿等女都面露喜色,她们心里最担心的也就是这个,只是她们不敢说出来。一起望着左少阳。左少阳苦笑:“我也是明白了这一点,所以我没打算故意给她留下坏印象让她来悔婚。”

“那你见她做什么?反正是美是丑都是她,等不及了好奇想看看?要是这样就不必了,你没注意看,我可是看着她长大的,说实话,人很美,在太祖皇帝所有女儿中,她绝对算得上最美的几个之一。只是这性格嘛……,……

乔巧儿紧张地问道:“怎么?常乐公主性格不好吗?”

“不能说不好,而应该说是很有个性。”

“怎么个个性法?”左少阳笑道。

“想知道啊?娶回家不就知道了?嘻嘻”

说着话,几人回到了屋里,乔巧儿跟几个妾室忙着把屋子简单收拾了一下,然后都回避到别的屋子去了,只留下左少阳一个人,呆呆坐在屋里。

片刻,听到脚步声细碎接着,一个宫女挑门帘进来福礼道:“神医老爷,常乐公主来了。”左少阳忙站起身,宫女高高挑起门帘,一个身材娇小的少女款款迈步走了进来。正是先前给他端水服药的那位常乐公主!

左少阳长揖一礼:“见过常乐公主!”

常乐公主面无表情走到椅子上坐下。宫女放下门帘,退了出去。常乐公主望着窗外,淡淡道:“母后说你要见我,有话要说,请说吧。”

左少阳轻咳一声”道:“我想告诉你的是,我知道你父皇让你嫁给我,是为了让我给他治病,但是,说实话,我这十五年在西域医术都荒废了,我是真的治不好你父皇的病。还有,我和你的年纪真的不适合,你年纪太小,对我来说,我们之间肯定会有很多话题和爱好不一样,共同语言会很少”你嫁给我不会幸福的。”

左少阳也不管对方是否能听懂自己话里的一些现代词汇,有些唠叨地说了出来。当然,他不想接这门亲最主要的原因他没说出来,也没办法说,要是让常乐公主知道自己是杀他父亲的凶手,那会给一家人招来噩运的。

新城没有看他”只是望着窗外,语气依旧淡淡的:“你说完了吗?”

左少阳一愣,讪讪道:“说完了。”

“我有三句话要告诉你,希望你记住了。”

“公主请说。”

“第一句话,我并不想嫁给你”特别是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悔婚,宁可让令尊气得病倒也不愿奉旨娶我之后!”

“对不起”左少阳苦笑,“我当时没想伤害你,我只是…………”

“第二句话!”常乐公主打断了他的话,声音也提高了,依旧说着自己的:“圣旨已平,无法更改。所以,我希望我们做一对表面夫妻,你必须保密,不要告诉任何人我们这夫妻是假的,你不能勉强我做不喜欢的事。不然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这下左少阳脸上苦笑消失了,没说话,只是点点头。

“第三句话,如果你治好我父皇的病,在我三十岁以后,可以考虑跟你做真正的夫妻。但是,如果治不好我父皇的病,我父皇他……,希望你能心平气和跟我和离。这样大家都好。”

“和离”是大唐律规定的一种离婚制度,相当于现代社会的“协议离婚”。

左少阳笑了,笑得很苦涩,他站起身,摸了摸光头,道:“我也有三句话说给公主听,也请公主记住了。”

“说罢!”常乐公主还是没看他。

“第一句话,我决定遵旨娶你!”左少阳艰难地说道,“虽然我们都不喜欢这场婚姻。但是,你说的表面夫妻和将来的和离对我很有启发,这样在你父亲和我父亲面前都有了交代,既然如此,那就让我们做一场表面夫妻吧。”

常乐公主对这个〖答〗案似乎并不意外,嘴角甚至有一丝淡淡的冷笑。依旧望着窗外。

“第二句话,你过门之后,希望你不要要求我们向你行君臣之礼,我们也不会为难你做不愿意的事情。大家相安无事就好。”

常乐公主稍稍有些意外,身子动了动,却还是看着窗外。

“第三句话!”左少阳走到她身后,冷冷道:“我答应进京给你父皇看病,不过我已经再三说了,我治不好你父皇的病,所以,你不用等到三十岁,很快就可以跟我和离。”

常乐公主娇小的身子微微一震,终于扭过头来望着他:“我父皇说,只要你愿意,你就一定能救他的命的。”

左少阳摇头:“没有谁敢说包治百病。我也不能。

“不!”常乐公主站起身道,“我母后也说了,如果这世上还有人能救得父皇的性命的,那个人就是你。我知道他们不会骗我的。这也是我当初答应嫁给你的原因。”

“很抱歉,我真的治不好你父皇的病。我们的婚姻我说了”你完全可以不接受。这样大家都好。”

“覆水难收!父皇已经下旨赐婚,全天下的人都已经知道。这门婚事我已经没有选择。”长乐公主神情有些黯然。“我只希望我的牺牲能换取父皇的健康。”

“牺牲?”左少阳笑了,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说句话公主您别不爱听,你实在还没有牺牲的本钱!”

常乐公主的俏脸涨得通红:“你!你说什么?”

“好了,我不想伤害你,但也希望你不要以为你嫁到我家是一种恩赐。如果这样,你会听到更难听的话。好了,咱们的话说完了,大家也都明白了各自的想法。这就去回娘娘吧!”说罢,左少阳也不管常乐公主的感受,背着手扬长而去。

常乐公主的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偷偷用衣袖抹了抹,一跺脚,也跟着走了出来。

院子厢房里,乔巧儿她们几个一直躲在屋里窗户后面偷眼瞧着。见公主进去没一会,两人就先后出来了,从脸色上看却看不出什么问题。眼见两人往院门外去了,这才拉开门出来,相互看了一眼,悄悄跟在后面也出了院门。

左少阳和常乐公主来到长别皇后的屋前,宫女通报进去,很快传见。

两人进到屋里,左少阳拱手道:“娘娘,这门婚事我答应了。我也同意跟你们一起进京给皇帝看病。但是,我必须再次声明,我真的没有能力治好皇帝的病。如果这场婚姻真的是以给皇帝治好病为前提,那就可以取消了。”

长孙皇后笑了,跟太子交换了一下眼神,对左少阳道:“神医请放心,本宫已经说的很明白,不管你是否愿意进京给皇帝看病,也不管你是否能治好皇帝的病,公主都是要嫁给你的,这是皇帝的赐婚,与你看病无关,再不要将两者联系在一起了,免得让人说闲话。”

左少阳点点头:“好,我再不说了,事不宜迟,咱们这么出发吧。”

皇后摇摇头:“倒也不必如此着急,皇帝的病暂时还没有危险。现在天色已晚,既然来了,就住一夜,明早再走也不迟。本官还有事跟你们商量呢。”

“娘娘有事尽管吩咐。”

“你还真是个急性子,我都说了不着急。等吃过晚饭,咱们再慢慢商量吧,还有公主你们的婚事,也要先商量如何办才好。”

“好的。那我这就安排晚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