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613章 遭遇武媚娘

第613章 遭遇武媚娘

这场晚宴安排得还真是让左少阳郁闷,幸亏这次来人很多,没有让白芷寒下厨,由家里请的两个大厨做酒宴,但是大厨下厨房之前,要经过皇后和太子的贴身内侍官的详细搜身,整个厨房也是一遍遍搜过,饭菜也全部检验过,做饭烧菜全过程,都由几个内侍官在旁监视着。

饭菜做好,都是一式两份,有专门的人先品尝另一份,确定没有问题也不中毒之后,才由内侍官亲自端上桌。

这一次吃饭也很别扭,虽然是左家款待的家宴,但是,左家是臣,还是不能跟皇族一块吃饭的。所以依旧分了主次。皇后他们单独坐几个大桌,因为人多,一桌坐不下。而左家一家人只是在门口设了一座。

吃饭的时候,还不能放开了吃,免得失了体面。这些规矩都有随行的礼部官员事先跟左家人说了的。

左贵老爹已经知道左少阳答应了娶公主为妻(但是他不知道公主已经跟左少阳私下达成协议,做一对表面夫妻)。左贵知道这个消息之后,病很快就好了,沐浴更衣参加了宴会。严格按照礼部的规矩行事。

只有左少阳,依旧我行我素,想怎么吃怎么吃,也不管妻子乔巧儿给他使眼色,老爹朝他瞪眼睛。统统不管。甚至还跟平常自家请客一样,端着酒杯到皇亲国戚那几桌给诸位娘娘、太子和诸位嫔妃、王爷、公主敬酒。

这些人都是一脸愕然,不过见长孙皇后微笑饮酒,也只好干笑着把酒喝了。

礼部官员着急的一脑门的冷汗,却无计可施,眼巴巴瞧着左少阳把一圈娘娘、王爷和公主都敬了,醉醺醺回到桌位。

好不容易,酒宴完了,这时天也已经黑下来了。众人又转移到大堂喝茶说话。

落座之后长削皇后对左贵道:“亲家翁,等回到京城就把左神医和常乐公主的婚事给办了吧?”左贵忙起身拱手:“是,谨遵娘娘懿旨。”

左少阳和常乐公主的面无表情,低着头望着地面。

长孙皇后又道:“听闻亲家翁的长别女还没有婚配,不知是否?”

“是。”

“芳龄几纤了?”

“十九了。”

“哦。”长别皇后瞧向左少阳的大女儿左文芝。左文芝低着头不敢看,她不知道皇后娘娘怎么说着说着说到自己身上来了?莫非要指婚吗?一颗心不由得砰砰乱跳起来。

皇后仔细打量了一下左文芝,微笑道:“模样挺俊的,左卿这等人家,为何还不给长女婚配呢?”

“原也托媒说过几家无奈高不成低不就,所以耽搁了。”

“如此正好!”长孙皇后道:“太子妃体弱多病圣上有心重给太子物色一位妃子,本宫瞧令长孙女模样端庄,贤良淑德,正是佳偶,有意让太子娶为妃,不知左卿意下如何?”左文芝羞得俏脸成了一张大红布,埋着头不敢看人。太子却是微笑地瞧了她一眼。左贵夫妻又惊又喜,赶紧一起躬身施礼道:“多谢娘娘恩典,起“……,这再好也没有了!”左少阳心中一个劲叫苦他看过不少关于唐朝皇室的小说,知道这位太子李承乾真的不是什么好鸟,不仅阳奉阴违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而且还是个同性恋,要把女儿嫁给同性恋,那不是让女儿守寡去吗?

再说了按照历史轨迹,这位太子要谋反,然后把罢黜太子之位。

现在不知道被自己搞乱的历史还会不会这样发展。

从前面的情况来看,自己给李渊治好病,李渊虽然杀了皇子李泰还搞得一塌糊涂,但还是死了,自己在西域想破坏吐蕃一统西域结果吐蕃还是把西域统一了。从这两件事来看,自己虽然可能改变那些对历史轨迹没有根本影响的人物的命运改写无关紧要的事件结局,但是,关系到整个历史进程的东西,自己还是改变不了的。

如果是这样,那就是说,太子李承乾是否谋反不知道,但是,应该当不了皇帝,皇帝最终还是李治的!

李治!左少阳眼睛望向李治,他正低着头坐在后排。他是皇帝李世民的第九个儿子,但是,是长削皇后的亲儿子。长削皇后三个儿子,二儿子李泰被李渊刺死了,只剩下太子李承乾和小儿子李治。左少阳不及多想,说晚了担心这事敲定就不好改口了,忙起身道:“且慢!这件事我有话说!”左贵忙转身瞪眼瞧着左少阳,生怕他又要拒婚。左少阳道:“太子妃乃是未来的皇后娘娘,我们左家不能把别人挤下去自己占这个好处,这要是说出去,我们左家会被人耻笑的,特别是在皇帝生病需要我去治病的时候,知道的是皇帝和娘娘决定赐婚我左家长女更换太子妃,不知道的,会说是我左家利用个皇帝治病的机会,篡夺太子妃的宝座。这话可是好说不好听。我们左家也担不起这个罪名!”

一席话,让左贵老爹愣了,想想的确是这样。不由得拿眼又望向长孙皇后。

皇后微微一笑,正要说话,左少阳却抢先说了:“如果娘娘的确眷顾我左家长女,我希望能把小女嫁给九皇子为妃。”

此言一出,场中众人目光都落在了九皇子李治身上。

李治正偷眼往前面一排嫔妃那瞧,左少阳顺着李治目光瞧去,便看见前排嫔妃中一位女芋侧脸也望向李治。二目一碰,面带羞涩,又扭转头去,却用眼角瞧着他。

那女子生得明艳娇媚,体态丰腴,唐朝以胖为美,在贞观后期已经成社会风气,所以李世民的这些个嫔妃差不多个个都是丰腴肥女,与这些嫔妃比起来,李治瞧的这位嫔妃,身材只能算中下还是比较偏苗条的。

瞧见李治和那肥女相互间含情脉脉的眼神,左少阳心中猛然一动难道她就是女皇武则天?!

武则天,这位历史上唯一的女皇帝,写她的小说和拍她的电视剧可谓后浪推前浪,层出不穷。左少阳想不知道都没办法。这位女皇开始步入人们的视线,便是在贞观二十三年李世民驾崩之前!

武则天是李世民的才人,李治在伺候病重的皇帝李世民的时候,跟武则天对上眼了,眉来眼去的暗中甲生情。

后来李世民驾崩李治当了皇帝,便把这位父亲的女人娶为自己的嫔妃唐朝在整个封建王朝里是比较开明的,所以对这种辈份上的混乱似乎不是特别的在意。

当然,众所周知,后来武则天使手段弄死了李治的原配皇后,自己做了皇后,又后来,使用一连串的残酷手段,终于当上了皇帝,成为中国唯一的一位女皇帝。左少阳瞧见那很可能是武则天的肥女眼中露出来哀伤。如果她是武则天,这时候应该还不会想到将来她会登基成为皇帝只能哀伤自己的情人要娶别的女人,而自己却无可奈何。但是,睡狮终究会醒来,那时候是要咬人的。左少阳原本想让女儿成为李治的妻子,但是女儿要面对的,将是武则天这位盖世女枭雄武则天工于心计,心狠手辣,女儿绝对不是对手,会死的很惨。但是,话已经说出来了怎么办?

没等左少阳想好,左贵老爹已经连连点头道:“如此甚好!”

长别皇后此举的最终目的,当然是要讨好左少阳以便能让左少阳治好皇帝李世民的绝症,更能将延年益寿的长生术传给皇帝而不是必须要左少阳的长女当太子妃。现在既然左少阳提出把长女嫁给自己的小儿子李治为妻,而左贵又赞同,这倒省心了,毕竟,更换太子妃远比更换一个普通皇子的妃子要困难得多,弄不好会引起群臣反对的。既然对方主动提出来了,正好打蛇顺杆上,当下微笑道:“好啊,治儿,你意下如何?”

李治显然有些神情恍惚,他自从跟武媚娘对上眼之后,一颗心都被她牢牢栓住了,自己的王妃是谁己经无所谓了。所以李治起身施礼道:“孩儿谨遵母后定夺。”

长孙皇后缓缓点头:“嫣然如此,就让左家长女做你的王妃吧。”左贵和粱氏眉开眼笑,长女左文芝是苗佩兰所生,听到自己的女儿要当王妃,也是欣喜不已。左文芝性格有点像她母亲,很腼腆,偷瞧了一眼李治,见他相貌堂堂,心中也暗自喜欢,羞答答低下头。

左少阳此刻却心乱如麻,他已经从李治瞧那肥女的目光中确定那就是李世民的才人武媚娘,也就是未来的女皇武则天!

知道这一点之后,左少阳很想改口让女儿不当李治的王妃,改为侧妃,可是,就算当侧妃,只拖也逃不过武媚娘的毒手!

这武媚娘的手段极其狠毒,在李治登基之后,在争夺皇后宝座的时候,将李治的皇后王氏和宠妃萧氏砍去手脚放在酒坛里,美其名曰:“骨醉”!在自己已经当上了皇后之后,还是将二人杀掉了。所以,自己的女儿无论是当李治的王妃还是侧妃,都逃不过武媚娘这一关!

想改口悔婚,但是话已经说出去了,所谓覆水难收,怎么办?左少阳在西域十五年,领着坛城军民抗击二十万吐蕃大军,已经磨练出当机立断的意志,既然事已至此,那就只有硬着头皮跟武则天干上了。为了自己的女儿,也为了一家人将来的安危。凭借自己对历史的预先洞察,就不信斗不过刚出道还没得势的武媚娘!

想到这,左少阳缓缓坐了下来,盯着武媚娘仔细观瞧。只见她神情哀怨,那样子当真是我见犹怜。谁又能想到这么柔弱的一个女子,为了权势,能杀掉自己的女儿、儿子?能用那么残酷的手段对付阻碍自己的皇后嫔妃和大臣们?

长孙皇后道:“这件事已经谈妥,回去禀报皇帝之后,就正式下旨赐婚。”

“多谢娘娘恩典!”左贵夫妻和乔巧儿、苗佩兰忙又起身施礼。

长孙皇后微笑道:“左卿,你的嫡别还没有婚配吧?”

“没有呢。呵呵”左贵忙答道。

“嫡子未婚,长女先婚,或有不妥,咱们何不给这孩子也定一门婚事吧?就把新城公主嫁与你家嫡子为妻,如何?”左贵夫妻又惊又喜,想不到喜事一件接着一件,儿子刚决定娶了太祖皇帝的女儿,长孙女又嫁给皇帝的九皇子晋王李治为王妃,现在,嫡孙又要娶皇帝的小女儿新城公主为妻。新城公主可是皇后的亲生女儿,比其他公主更是金贵,这真可谓三喜临门啊。左贵忙不迭起身出列,匍匐跪倒磕头:“臣叩谢娘娘千岁隆恩。”

粱氏也跟着跪倒。嫡子左文远是原配妻子乔巧儿所生,自然满心欢喜,赶紧也跪倒磕头谢恩。左文远年仅十五岁,是左少阳离开合州之前所生,此子虽然在家中是老四,但是是嫡子,而且小小年轻已经很有城府,现在攀上皇亲,自然是喜出望外,却没有特别张扬出来,也不在那一帮子公主中寻找自己未来的妻子到底是个什么模样,只是跟着母亲跪倒叩谢。

他这乖巧沉稳的样子,引得皇后暗自点头。左少阳是见了皇帝不磕头的,他这脾气都知道,所以也没人说。左少阳坐在那望着跪在地上的父母妻儿,心中苦笑,皇帝和皇后让自己娶了太祖皇帝的女儿,成了皇帝的妹夫,又让自己的儿子、女儿跟皇帝和皇后的亲生女儿、儿子成亲,自己又成了皇帝的亲家。这三招,也就将自己与皇帝和长别皇后一家紧紧连在了一起。

这一切,自然是为了让自己给皇帝治病,最主要的,还是那让每一位皇帝做梦都想的延年益寿长生术!

其他嫔妃、王爷和公主都起身幕贺。一屋子喜气洋洋。

长孙皇后道:“左卿,你现下已经是朝廷三品高官,咱们两家又成了亲家,还是搬到京城居住吧?你的封官授田也在京城,而且住在京城,左神医和孩子们成亲之后,咱们来往也方便,左卿以为如何?”左贵老爹哪有不同意之理,自然是眉开眼笑忙不迭答应。

既然要举家搬迁,虽然这边老宅还得留着,但到底是颇费功夫的,但是皇帝那边虽说性命暂时无忧,但到底在病重不能耽误太久,于是商定再停留一日,给左家准备。

要忙着搬家,左家人各自回屋开始收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