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616章 骑着毛驴进皇宫

第616章 骑着毛驴进皇宫

左贵眉头一皱!“为什么?”左文宁嬉皮笑脸道:“爷爷不觉得咱们家应该出一个读书人吗?”左少阳哼了一声:“你对读书很有自信?”

“还行吧。”左文宁道:“几兄弟里,我的书读的是最好的。”

“科举可不是只在你们几个里头考!”

“跟别人考我也不怕啊。再说了,不是还有爷爷和爹爹嘛,爷爷是三品高官了,爹爹又是皇帝面前的大红人,马上要给咱们娶回一房公主嫡娘,这科举的事情,你们帮我说句话,那不就是小菜一碟嘛。”左少阳怒道:“你说什么?想作弊?门都没有!”左文宁依旧嬉皮笑脸道:“爹,当年你不是也替人捉笔替考嘛……,…”

“谁告诉你的?”

“前些日子白姨娘跟我说的!”左文宁望向亲母白芷寒。白芷寒是妾室,左文宁只能叫原配乔巧儿为娘,对自己亲生母亲反而只能叫姨娘。左少阳瞪眼望向白芷寒。白芷寒俏脸微微一红,对儿子嗔道:“你这孩子,娘跟你开玩笑的,你却当真了!”左少阳一摆手,道:“没错,为父当初是曾替人捉笔代考,那是为父欠考虑,做错了。错了一次不能再错,所以,为父绝对不会给你疏通关系作弊的!”左文宁两手一摊:“没关系,父亲要脸面嘛,爷爷会帮我的。”左贵老爹瞪眼吹着白胡子:“谁帮你?你个小兔崽子不学好,专门想这些乌七八糟的歪门邪道!一忠儿媳妇,你该管还得管!不能放任他们!”左贵冲着乔巧儿发火。

乔巧儿涨红着脸忙答应了,对左文宁道:“文宁,你读书是不错,你不想学匡也没人压着你的头学,但是你要想通过科举金榜题名,还得靠你自己”你通过旁人作弊过关,就算高中状元”全家也不会脸上有光的。明白吗?”左文宁低着头嗯了一声。左少阳扫了一眼几个孩子:“还有谁不想学医的?”左文兮道:“我想学,可是爷爷不让。”

“为什荆”左文兮瞧了一眼左贵,低着头没说话。左贵道:“女孩子家,读书写字不当睁眼瞎就行了。学医有什么用,又不能坐堂问诊。”左少阳知道,古代女子的确是不学这些的,也没出什么有名的女郎中。左贵这种思想代表了古代的传统做法。当下道:“想学就学一点吧,虽然不坐堂问诊”但是将来出嫁之后,家人有个病啥的”也知道轻重缓急,免得被一些庸医给害了,堕了老太爷创下的贵芝堂的威名。是吧老太爷?”左少阳把它上升到这个高度,左贵脸上很有光彩,捻着白胡须缓缓点头:“说的也是,行啊,想学你就跟着你爹学呗。”左文兮高兴得蹦了起来,拉着左少阳的手笑得合不拢嘴。左少阳道:“启蒙的东西,让你弟弟教你,等你学了一年之后,爹再教你。”左文兮瞥了左文山一眼:“他呀?他行吗?”

“你可别小瞧他,你文山弟弟从小跟在父亲身边,医术已经尽得为父所传,比京城的所谓名医都强。”左文兮这才好生端详了一下自己的这才十岁的弟弟。左文山冲着姐姐微微一笑。没说话。左少阳望向二儿子左文靖:“你呢?”左文靖讪讪笑道:“我一直在跟爷爷学医啊,只是我没文山那么好的运气,能跟在父亲身边学医。所以学到现在”也没什么长进。”左贵老爹一听这话,脸就拉下了来了,鼻孔里重重地哼了一声。左文靖这才发觉不对,自己这话本来是想奉承父亲的,没想到却把老太爷给得罪了”忙陪笑道:“我不是说爷爷您医术不行,我是说我笨,学不会爷爷的医术。”左贵老爹脸色这才稍稍和缓。左少阳道:“爷爷年纪大了”现下又是高官,朝廷的事情肯定少不了要忙。没空教你们。今后你跟你文兮妹妹一起”跟你文山弟弟学医。学的差不多了,我再教你们。”

“哦!”左文靖苦着脸答应道。左少阳瞧了一眼身边的小女儿左文雪。左文雪顽皮地吐了吐舌头。左文雪从小只喜欢舞枪弄棒,捧着医书就打瞌睡,左少阳知道她不是学医的料,也懒得问她,目光望向嫡子左文远:“你呢?”左文远躬身道:“我时常听人夸赞爷爷和父亲的医术,心中十分羡慕,常常幻想有一天能跟爷爷和父亲一样,悬壶济世,活人无数,才不枉男儿世上走一遭。今后孩儿一定好好学医。力争将来也能跟爷爷和父亲一样,做今天下闻名的神医。”左贵老爹乐呵呵捋着白胡须连连点头:“嗯,很好,虽说咱们不是为了名,但是,悬壶济世,活人无数,的确只有这样,才不枉人生一世啊!呵呵呵”左少阳只好也跟着点点头,道:“行啊,咱们忙过这几日,就开张行医。”

正说到这,仆从急匆匆跑进来向左少阳禀报:“老爷,宫里罗公公宣旨来了。”左少阳和左贵急忙匆匆来到前堂。

罗公公拱手微笑对左贵道:“咱家有些私事想个左神医聊聊,不知方便否?”左贵忙陪笑道:“自然方便,老朽告退!”说罢躬身施礼,退了出去,还把房门给带上了。

罗公公脸上笑容消失了,低声对左少阳道:“娘娘让我把太子的处理情况向神医你通报。圣上亲自审讯太子,将太子定下谋逆重罪,打入死率,案交司徒长孙无忌、司空房玄龄、兵部尚书李绩、大理卿别伏伽、谏议大夫褚遂良参鞠之,并提太子人选。左少阳听罢便明白了,皇帝没有把这谋逆大案交给大理寺审理,而是钦点几个朝廷重臣汇合审理,显然是不想单纯用法律来处理”想让他们找到一个让太子免死的理由。

让这五人提太子人选,皇帝莫非想把皮球踢给他们”选了李治,好在自己面前找借。?

先静观其变再说。左少阳决定,当下道:“皇帝身体可好?”

罗公公摇头:“比之一月前更加沉重。皇后娘娘口谕,若神医方便,还请尽快进宫给皇帝医治。”左少阳点点头跪。事不宜迟,咱们这就进宫吧n“左少阳这次进京,还带了一头毛驴,依旧骑着毛驴跟这罗公公进皇宫。

到了门口自然被拦住了,说不能骑驴进皇宪左少阳瞪眼道:“皇宫这么大难不成叫我走路进去?当年我年轻还能走,现在年纪大了,走不动了,要是不让我骑毛驴进去,我就回去了。”说罢拨转驴头要往回走。

罗公公赶紧拦住:“神医且慢,要不,换成马车如何?”

“不行!我骑毛驴惯了,不想坐马车!”

罗公公着急着让左少阳进去给皇帝看病,不想在这小事上耽误时间,便道:“好好骑毛驴就骑毛驴,走吧!”

皇城守备官头都大了,哪见过人骑着毛驴在皇宫里溜达的,可是这是皇帝身边的罗公公说的,谁敢反对?只好让开。

左少阳小辫子空中一甩,啪的一声脆响小毛驴蹄子懈懈的,脖铃儿玎玲的,一溜烟进了皇宫。

罗公公带着左少阳来到皇帝李世民的寝宫。

左少阳下了毛驴,把毛驴栓在一棵长满桃huā的桃树上。

罗公公先进去通报,很快出来说皇帝宣他进去面圣。左少阳肩膀挎着出诊箱,跟着罗公公进了寝宫。

寝宫里,一张硕大的龙床靠里放着长孙皇后和嫔妃、皇子们守候在龙床身边。两排宫女太监垂首而立。

在床尾还站着一今年轻人,双眉紧锁左严阳进来时,他疾步迎了上来,咕咚一声跪倒,哽咽磕头道:“师父!你老人家可回来了“……!”

左少阳没注意,有些吃惊,听他叫自己师父,迟疑问道:“你是,“…,铭儿?”

那年轻人抬起头来,正是杜淹的大儿子,左少阳的徒弟杜铭!

左少阳忙放下出诊箱,将他搀扶起来,见他已经跟自己一般高了,十五年没见,当真是百感交集,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很不错,我听说了,没给我丢脸。”

杜铭有些不好意思笑了笑,忙侧身道:“师父,您先给圣上诊病吧。

左少阳抬眼望去,只见皇帝李世民斜躺在床头,神情十分憔悴。床头放着一个金煌煌的盆,里面有一些清水。

左少阳上前躬身施礼:“左少阳参见皇帝!”

李世民本来在闭目养神,听到声音,慢慢睁开眼,看清左少阳之后,顿时来了精神,甚至能自己坐了起来,艰难地招手道:“左神医,你可来了!快,快赐座!”

罗公公亲自给左少阳端了一根锦面圆凳过来,放在床边。

左少阳撩衣袍坐下,仔细观察皇帝李世民的面容,发现他松驰的脸部肌肉微微震颤,抬起的手,手腕无力低垂着,手指也在不停震颤。问道:“圣上觉得如何?”

“不好!很难受。”

随着李世民说话,左少阳闻到了一股金属味,不禁心中一动,又问道:“皇帝觉得哪里不舒服?”

“全身无力,肚子痛,在肚脐这个位置,一阵一阵的痛,好象一把刀子在里面搅一样。痛起来难以忍受。牙齿也痛。”

左少阳道:“张嘴让我看看。”

皇帝张开嘴,左少阳用手指抓住他的嘴唇翻开一看,发现口腔枯膜充血溃疡,而且牙龇有一根蓝色的线!又瞧他牙龇红肿出血,口腔有一股金属臭味。心中便明白了几分。

左少阳让皇帝平躺,问他疼痛部位之后,轻轻在他那里按住,问道:“感觉如何?”

皇帝道:“按着痛要轻一些。”

刚说完,皇帝便是一阵反胃,旁边的长孙皇后急忙搀扶他趴在**,皇帝一阵呕吐,除了一些粘液,却吐不出什么东西,显然胃里早已经空了。

等宫女把盆子换了一个之后,左少阳坐回圆凳上。

皇帝艰难地问道:“左神医,朕是“……什么病?要紧吗?”

这是屋里所有人都关心的问题。都一起望向了他。

左少阳沉声道:“我能单独跟圣上谈谈吗?”

皇帝愣了一下,缓缓点头,挥了挥手。长别皇后等人都退了出去。还把大门给带上了。

左少阳道:“在谈圣上的病之前,我想问圣上一个问题。不知可否?”

“说罢!”皇帝皱了皱眉。

“我救治好了皇后娘娘,当时皇帝许诺说可以答应我的任何要求的,但是,我们刚仁布切坛城军民被二十万吐蕃大军围困,我曾数次向皇帝请求出兵夹击吐蕃,皇帝为何不派军夹攻吐蕃,替我们刚仁布切坛城解围?这不是食言而肥吗?”

皇帝已经松弛干枯的脸微微有些发烫,好在他这些年被敢于直言进谏的魏征那里已经听到足够多的逆耳之言了,魏征的有些话比左少阳这个还要严厉得多,他脸皮也练出来了,所以很快恢复正常,道:“这不是朕不讲信誉,实在是难以兼顾,当时朕正全力以赴准备攻打高句丽。实在无力兼顾东西两头。”

“那皇帝就不该用空话来骗我!”

“朕不这么说,你又如何替朕的皇后治病呢。皇后能活到今矢,全靠神医的功劳,这一点,朕是铭刻在心的。”

“所以圣上这次封赏我父母,算是回报,对吧?”

“呵呵,这不算什么。那件事,朕的确深感抱歉,还希望神医能见谅,朕愿意补偿神医的损失,神医要什么,尽管开。!”

能让皇帝当面认错,这可是不容易的。左少阳心头怒火也多少消减了一些,道:“我什么都不要,只要皇帝派使臣明确告知吐蕃,让他们不要攻打坛城,如果吐蕃不听,出兵坛城,我希望皇帝能从东边出兵夹攻吐蕃。”

“这个没问题!”

皇帝亲自率军东征高句丽,虽然重创高句丽,但却没能彻底消灭,又因身患重病,最终无功而返,现在他已经无力东征,也不打算短时间内重启战火,而自己已经将文成公主嫁给吐蕃赞普松赞干布,这西域王对自己还是很尊重的,让他放过小小的一座坛城,这件事应该不难,大不了再把个宗室女公主嫁给他们吐蕃也就走了。所以皇帝很干脆地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