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617章 不老丹

第660章 乘风归去

左少阳道:“我话说在前面,如果这一次皇帝再言而无信,也别怪我到时候见死不救!”

左少阳这话说的很不客气,皇帝尴尬地笑了笑:“放心,朕这一次保证言而有信!”

“好,还有一件事,我先前在合州就已经跟皇后娘娘说过了,让我给皇帝治病,得答应我这件事,那就是更换太子,同时,不要指定九皇子李治为太子,因为既然九皇子李治要娶我家女儿为王妃,我就不愿意让旁人说我利用给皇帝看病的机会,把女儿送上太子妃的宝座。

这件事也请皇帝答应。”

皇帝笑了:“神医心胸坦『荡』,令人佩服!好!朕就答应你。”

皇帝在听了长孙皇后转告左少阳的要求之后,当时就琢磨这件事,在新太子人选上,他虽然授权长孙无忌等人提出意见,但是他心中也有了初步人选,那就是三皇子李恪,所以,就算没有左少阳的要求,皇帝也更倾向于立李恪为新太子。正好给了左少阳一个顺水人情。

但如果他要知道左少阳让他不要立李治为太子的真正原因的话,他只怕要气疯了,因为自己的儿子正在勾搭自己的女人!

左少阳道:“好了,下面谈谈圣上的病吧。——圣上这病非常严重,请恕我直言,如果圣上这病再得不到正确治疗,活不过三个月!”

皇帝苦笑:“朕也感觉不对劲。神医就请放手医治吧。”

左少阳摇头:“这个病我没法治。”

皇帝老脸沉下来了:“神医,听皇后说,你来之前说过,一定会尽力治好朕的病的,为何现在尚未医治便说不能治?”

“因为我开出的医方,皇帝不会用的。”

“哦?”皇帝疑『惑』地瞧了他一眼,“什么医方?难不成又是用女人的胎衣女童的『尿』?”

“都不是。”

“那是什么,说来听听,只要不是那些东西,朕应该能做到的。”

“那好!”左少阳一字一句道:“那就请皇帝立即停服所有的长生不老『药』!不管是谁给你配置的,全部停服!”

孙思邈不仅是古代名医,也是古代有名的练丹道人,他给左少阳的道术辑要,左少阳一直带在身边。西域汉文书籍寥寥无几,虽然后来使臣带来了不少书,但是还是不够看的。这十五年,他除了带领发展坛城经济,给人看病之外,所以空闲时间他将随身携带的师兄孙思邈的修道笔迹已经看得烂熟于秀。里面就有如何练丹的配方。因此他对当时的炼丹术了如指掌。

左少阳刚才替皇帝李世民诊查,发现他口腔有金属味,牙龈红肿出血,肌肉、手指震颤,这些都是贡中毒的症状,而古代炼丹师炼制所谓长生不老『药』的一味重要的配『药』朱砂的主要成分就是硫化汞!

另外,左少阳还发现李世民的牙龈有一条蓝『色』银线,肌肉无力,手腕低垂,肚脐周围阵发『性』绞痛,按压缓解,伴有呕吐出汗,这些是铅中毒的症状。而铅丹也是古代炼丹师最常用的一种配『药』。

左少阳很快就明白了,李世民的病,是吃丹『药』引起的慢『性』中毒!太医们或许有发现这个问题的,但是,却没人有胆量全皇帝不要吃“长生不老『药』”,那不就等于让皇帝不要长生不老吗?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这些太医是不敢做的。

现在遇到了左少阳这个自称为“活死人”的人,他不在乎名利权势,也不管是不是皇帝,只是有什么说什么。

李世民不高兴了,他知道自己生病了,而且病得很重,但是,他绝不承认自己的病是因为吃了长生不老『药』导致的,古人对炼丹师炼制的丹『药』都很崇敬,特别是皇帝,没有哪个皇帝不希望自己长生不老,而且,相当一部分皇帝是信奉道术通过吃丹『药』来谋取长生不老的,其中就有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皇帝之一李世民。

李世民听左少阳让他停止服用所有丹『药』,当然不高兴了,沉声道:“朕的病跟丹『药』有关?”

左少阳已经知道皇帝的心理,自然不能全盘否定长生不老丹『药』,只能通过曲线救国来实现目的,当下道:“这些人的丹『药』炼制有问题,不仅不能长生不老,反而会损害身体,如果皇帝信得过我,我可以替皇帝炼制延年益寿丹『药』。”

李世民喜道:“神医也会练丹?”

“会!”左少阳很肯定地回答,“我在西域十五年,也学了一些西域的练丹秘诀。炼制的丹『药』虽然不能长生不老,但是的确可是延年益寿。”

李世民微微有些失望:“朕的国师说了,他已经两百岁了,他服用的丹『药』便可以长生不老。怎么神医的丹『药』却只能延年益寿呢?看来,神医的法力还是比不上朕的国师啊。”

左少阳肚子里暗骂,也不知哪里跑来的野和尚,故弄玄虚把皇帝骗成这样,再服下去,别说长生不老了,只怕连三个月都活不了!

左少阳微笑道:“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是有生命的,只不过生命的长短不一样而已。就算千年王八万年龟,也有岁数啊,即使是天地,盘古开天地,天地也是从盘古开创以来才有生命的。就算是佛,也是要涅槃的。”

李世民道:“涅槃不是死啊。能活上几万年,进入涅槃也行啊。”

左少阳明白了,跟一个梦想长生不老的人说让他延年益寿,就有点像朝三暮四成语里的猴子一样。道理一样,但是说法不同,感受就会不同。

左少阳并不想按照养猴人的办法来对付李世民,他实话实说:“很抱歉,我的『药』可以延年益寿,但是不能长生不老。如果皇帝希望长生不老,还是找别人吧,请恕我爱莫能助!”

“不会吧?国师的『药』就能长生不老啊。”李世民有些走火入魔了。

左少阳冷笑道:“我可以肯定地说,皇帝的国师炼制的丹『药』狗屁不通,皇帝的病就是这不良丹『药』导致的。如果皇帝不信,尽可继续服用,我敢打包票,如果皇帝继续服用这丹『药』,能活到今年秋天,我给那国师磕头赔罪!”

李世民听他说的如此肯定,不禁疑虑起来:“朕的国师,可是从天竺来的。据说已经两百岁了呢。”

左少阳冷笑:“岁数可以自己『乱』说,谁能证明?谁看见了?我师兄那才是真的不老仙翁,现在一百多岁了,还是鹤发童颜。那法术才是真的管用!”

李世民连连点头:“神医此言有理,朕也是很仰慕孙老神医的延年益寿不老术,听他说,只有这个法术才能救得朕的『性』命,神医是否愿意将此法术传给朕?——朕也知道,这法术是一脉单传,非常的金贵,所以,只要神医将此法术交给朕,朕可以答应你任何要求!”

左少阳冷笑:“圣上,不要把话说得太满了,上次救皇后时,皇帝就说了,可以答应我任何要求,可是,我要求皇帝出兵攻打吐蕃,甚至在我坛城被吐蕃大军包围的情况下,再三请求,皇帝也没有出一兵一卒嘛!”

李世民老脸微微一红:“这个……,的确是朕的不对。方才朕已经赔礼了,这次再不会食言而肥的。神医尽可放心。”

“对不起,我可以给圣上你治病,也有把握治好圣上的病,但是,我不能将这法术传给皇帝。”

“为什么?”

“没有理由,这是我的东西,我想给谁给谁。”左少阳冷冷道。

他半点面子都不给皇帝李世民。把个李世民弄得下不了台,讪讪道:“可是,你师兄孙老神医说了,朕的病,或许只有他传给你的那延年益寿长生术才能治疗。你不传给朕,如何能医治好?”

“首先要明确一点,我师兄教我的法术,不是长生术,而只是一种延年益寿的修道之法。所以修炼这种法术,就算是我师兄自己,也是不能长生不老的。皇帝要治病,我可以帮你治好,但必须按照我的要求停用一切丹『药』,改吃我的『药』。如果皇帝要延年益寿,我可以炼制一些丹『药』给皇帝服用,可以帮助皇帝事先延年益寿的目的,但是,如果皇帝想长生不老,跟佛祖一样。那请恕我无能,帮不了皇帝,还是另请高明吧。”

李世民虽然还不相信自己的病是因为服用了那两百岁的国师炼制的丹『药』所致,但是他却对左少阳的医术是非常推崇的,现在他自己病的快死了,管他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先把病治好了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到底是延年益寿还是长生不老,那是下一步的事情,当务之急是把病先治好了。

所以皇帝道;“朕听神医的决定就是,朕今日起不再服用任何丹『药』,只服神医的『药』!”

“那好,希望皇帝说到做到,我已经再三强调了,那丹『药』不仅不能长生不老,而且还有毒,对身体损害极大,如果皇帝暗自偷偷服用,我也是看得出来的,那时候我可就拍屁股走人了。别怪我没把话说在前面。”

李世民已经很久还没有听到有人敢这样对他说话了,觉得很刺耳,但是,李世民之所以是最伟大的君王之一,就是他善于纳谏,也就是能听得进那些刺耳的话,觉得有理的,便会采纳。所以,左少阳的话虽然很刺耳很不中听,但李世民觉得他是真的为自己好,所以并不在意,反而点头答应了。

左少阳又道:“皇帝服用的『药』,我需要亲自配置亲自煎熬给皇帝服用,因为我的方子是秘方,而且其中一些『药』只有我才有,是我独有的『药』,外面买不到。这必须向皇帝说明。”

皇帝的用『药』是有严格规定的,配方需要专门的御医团讨论之后认可,才能给皇帝用。而煎『药』也是有专门的机构负责。现在左少阳绕开这些人,直接给皇帝下方用『药』,这是不符合规矩的,不过,李世民是用人不疑。当下道:“好,你亲自给朕下方用『药』就行了。为了方便,你住在朕的皇宫里吧。”

左少阳可不想守在皇帝身边,伴君如伴虎,而且瓜田李下的事情不好说,当下摇头:“皇宫是皇帝和娘娘住的,我住进来那是不行的,皇帝放心,每天两次『药』我在家煎好之后,亲自给皇帝送来服用,同时给皇上复诊,便可以了。”

李世民点点头:“既然如此,朕就增派一队大内侍卫保护你的府邸。”

“没必要!”左少阳摇头道:“我不喜欢我家围着一大队兵士和侍卫,我已经决定在京城重新开张我家的贵芝堂『药』铺了,我还要给人看病呢,你弄那么多兵士围着我家,谁还敢来看病?”

“神医就不能推迟一些时日开业吗?等朕的病治好之后在开业也不迟嘛,其间的损失,朕加倍赔偿!”

“不用了,我不是为了钱,我家的钱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了。我给人看病是一种爱好。皇帝不能剥夺我这唯一的爱好。”

“可是,已经有不少人知道神医进京给朕看病,朕担心……”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行了,你要不放心,可以派几个武功高强信得过的大内侍卫跟我回去保护我。另外派一队大内侍卫化装之后在我家附近转悠,做买卖的,看病的,行人啊,路边乞丐啊啥的,围在我家附近,有情况随时出手就是了。”

李世民点头道:“既然如此,就依神医所言吧。神医打算什么时候开业?”

“后天中午。”

“好,朕届时给你题个匾额,如何?”

“行啊。”左少阳淡淡道。他并不想借皇帝的墨宝来扩大自己的声誉。所以皇帝的题词对他来说也没什么值得特别高兴的。

“神医能重回京城开『药』铺,也是京城百姓的福气啊。”皇帝反过来拍左少阳的马屁起来。

左少阳却不想再讨论这个话题,说道:“圣上在服『药』的同时,还请大量服用一些生蛋清、牛『奶』、豆浆、绿豆汤,这些可以帮助解毒。我会告诉罗公公让他准备的。”

“有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