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618章 半瓶醋

第618章 半瓶醋

“我先告辞,马上回去配药。”左少阳站起身,突然想起一事,问道:“马周是宰相吗?”

当年参加科举,马周就在左少阳旁边,因为没有火炉,冻得手指僵硬,握不得笔,写不了答卷,急得直哭,是左少阳送了他一炉火,两人就此结缘,后来又聘用马周为赤脚基金会副会长。左少阳离开京城之后,两人就失去了联系。

皇帝黯然摇头道:“马卿把赤脚基金会搞得很出色,朕很欣赏,一直让他当上了宰相,但是已经在去年病逝了,死前还念叨你呢。”

左少阳不禁一呆,想不到自己不在的这十五年,马周这位贫寒好友也去世了。叹了口气,提着出诊箱离开了寝宫。

门外,长孙皇后等人都等着,见左少阳,都迎了上来,目光中都是关切之情。

左少阳道:“皇帝的病非常危重,必须尽快得到正确的治疗。我现在就回去煎药,每天两次来给皇帝送服。皇帝已经答应了由我直接煎药给他服用。别人不要插手。另外。我跟皇帝说好了,只吃我的药,那什么国师的丹药,还有别的任何药,全部都停止服用。否则我就不管了。皇帝已经答应了,希望娘娘和诸位能够监督皇帝,事关皇帝龙体安危,不可儿戏。”

长孙皇后等人都频频点头,问道:“那国师的丹药有问题吗?”

“皇帝的病就是这些丹药给害的,你们说有没有问题?”

众人面面相觑,他们也是不相信国师做的丹药会有问题。但是听神医这么强调了,也都点头答应。

左少阳又叮嘱罗公公给皇帝平时吃的生蛋清等食疗物品。

接着,皇帝把罗公公叫了进去,让他安排侍卫保护左少阳和左家。罗公公急忙把大内侍卫叫来做了安排。

这期间,左少阳叮嘱徒弟杜铭好生照顾皇帝,等皇帝病情平稳了,再去家里拜访师娘和几位师弟师妹。

侍卫们动作很快,五名武功高强的侍卫将化装从仆从跟随左少阳贴身保护。其实埋伏的侍卫罗公公另行安排。

带着这五名侍卫,左少阳骑上小毛驴,甩着小鞭子,出宫门而去。

左少阳骑着毛驴回到家,左贵老爹等人都过来询问情况如何,左少阳自然不会说,皇帝的身体状况那可是,不能乱说的。

药铺设计的时候就已经给左少阳单独设计了一栋一明两暗的三间套间的药房。里面有专门的普通药的药柜,更设有他自己在后花园种植的和在合州种植的唐朝以后才有的新药。同时,还有一间房是专门用来煎药的,里面砂锅、炉火一应俱全。另一间则是设备齐全的炮制房。

左少阳安排那五名侍卫的两名负责守护这间专门药房。因为今后给皇帝配药,就是在这里面进行。得确保万无一失才行。这药房房门平时上锁,锁只有他自己一人掌握。

左少阳独自在屋里拣药煎熬,然后用砂罐装着,在剩下三名大内侍卫护卫下,骑着毛驴又回到了皇宫的李世民的寝宫里。

亲自给李世民服药之后,左少阳又离开皇宫,回到家里。

乔老爷、乔冠、祝药柜、鲍掌柜、曲鸣、瞿家人、甄家人等很多亲戚朋友得知左家重回京城,都来探望。

经过十五年,左少阳当初的怒气已经消减很多,也能理解这些人当初远离落难的自家的无奈,所以也出来招呼。

乔老爷已经年纪大了,瞿兴更是老眼昏花,乔冠已经当上了刑部员外郎。交谈中得知,许胤宗老神医已经去世了。老神医甄氏兄弟也都已经先后去世了。现在甄氏医馆是甄权的大儿子甄悬掌管。甄权的重孙女甄瑶已经嫁人了。吏部侍郎彭炳,在数年前因为中风偏瘫了,如今回老家养病去了。

左少阳的同榜状元曲鸣,上次因为把左少阳引来化解了太上皇李渊的危机,得到皇帝的赏识,已经升任从六品上的起居舍人。榜眼邱一壶在曲鸣的帮衬下,当了太医署的九品助教。

虽然三鼎甲中就左少阳现在是平头百姓,但是他们两位都知道,左少阳是皇帝的大红人,那是无冕之王,所以巴巴赶来巴结。

左贵老爹是特别高兴的,人来得越多他越高兴,因为他现在已经是三品高官了,他做梦都想不到有一天自己会当上这样的高官,虽然只是无职无权只有待遇的散官,却也已经让他连续好几夜都睡不着了。

现在亲朋好友来拜访,阿谀奉承的话滔滔不绝,更是让他眉开眼笑。

左少阳第二天一早就把药铺开张了,药铺开张跟别的买卖不一样,不张灯结彩,不大鸣大放。也不呼朋唤友摆宴庆贺。就把屋子打扫干净,挂上牌匾就行了。

药铺几个孩子已经打扫干净了,这天一大早,跟着父亲打开大门,便算是开业了。当然,门楣还空着,等着皇帝御笔匾额。

左家七个子女中,大儿子左文宁和大女儿左文芝、三女儿左文雪不学医,其余四个学,左少阳分派任务,二儿子左文靖和嫡子左文远站药柜负责拣药。小儿子左文山跟自己坐堂问诊。二女儿左文兮抄方,主要看妇科。而妾室白芷寒和苗佩兰是他的手术助手,负责安排手术。

左家新的贵芝堂门面并不太大,但是后面有专门的住院部,这是一点是别的药铺医馆所没有的。外面药铺的药柜,除了普通常用药之外,还有一个专门的药柜,放的是左少阳的新药。这些药是放在一间单独的房间里的。

贵芝堂开业了,没有通知什么人,静悄悄地开的,所以除了左邻右舍,便没什么人知道。而左家离开京城已经十五六年了。当初左少阳的名气,也是在东南医馆和赤脚医馆创下的,贵芝堂没有开业过,所以京城很少有人知道贵芝堂的名号,在古代通讯不发达的时候,消息传播也很慢,所以早上开业,都快到中午了,竟然没有人来就诊。

左家邻居来帮忙开张了,这邻居其实本来是来串门的,十五六年没见开门,现在终于开了,过来看看热闹。

邻居是两位中年人,十五年前,他们还记得左家被官府抓走的情景,当然后来的事情就不知道了,还以为左家遭受了一场大磨难,心里同情,过来瞧瞧。

左少阳很高兴,正所谓远亲不如近邻,赶紧亲自招呼老两口坐下寒暄。

老头姓栗,老两口以前就是左家邻居,知道左少阳以前是医科探花,后来又当了太医署的郎中,再后来办了个赤脚医馆,给穷人治病不要钱,只是后来倒霉了,一家人被官府锁了去,后来虽然放了,但左郎中被关进大牢里了,再后来就不知道了。想必落难了很多年,所以一个劲劝解左少阳说人生不如意的事情多了,现在开了药铺,一定能慢慢把家兴旺起来。那老太婆只是眯着一双眼,很少说话,老脸上却也满是微笑。

左少阳心里很感动,瞧那老太眼睛,捋着黑胡须问道:“老嫂子,你这眼睛这是怎么了?”

栗老太两口子当初认识左少阳一家,眼见十多年了还是很年轻,而孩子已经十多二十岁了,所以叫自己老嫂子一点没错。忙答应道:“是啊,就这两年,眼睛看不清东西,在屋里还好一点,出门太阳底下,眼睛都睁不开,又干又涩,看了好些大夫都看不好。”

左少阳道:“如果老嫂子愿意,可以让我的儿子替你瞧瞧。他医术还不错的。”

栗老太忙道:“行啊,我们俩过来,也是来顺便看看这眼病的。就给瞧瞧吧。”

左少阳招手把小儿子左文远叫了过来,现在药铺里没有别的病人,几个孩子都围拢过来瞧热闹。

二儿子左文靖见左文山一本正经切脉望舌,便笑道:“这还用看?分明是风火眼呗嘛,用清热泻实就行了。”

左文兮摇头道:“我看未必,如果这么简单,别的郎中早就治好了。你没听说老人家去找了好些郎中都没有治好吗?”

“那你说是什么?”左文靖不服气。

“照我说,老人家身子骨弱造成的,应该大补气血,气血补足了,眼病自然好!”

左文靖对父亲左少阳道:“爹,你说我们俩谁说的对?”

左少阳笑而不答,望向嫡子左文远:“你的意见呢?”

左文远见左少阳的神色显然并不赞同两个的意见,便微笑道:“老人家这病的确古怪,看着像风火眼,但是这的确太简单了,别的医者应该能治好的,但是经年不治,想必不是风火眼。应该从其他方面找原因。”

等左文山诊查之后,左少阳让其他三个孩子都诊脉望舌问诊之后,道:“现在你们有什么意见?”

三人都察觉他们的观点左少阳不赞同了,也就不好再说出来。

小儿子左文山沉吟片刻,道:“老人家颜面色黄,体质较差,白睛微红不肿,脉象偏弱,这不是急性风火眼,不能清热泻实,也不能大补气血,而是整体营卫失调,气血不和影响到了眼部,使眼睛失养。”

左少阳缓缓点头:“文山看得很仔细,病因也抓得很准。该用什么药?”

“桂枝汤!”左文山缓缓道。

哈哈哈……

左文靖、左文兮都笑了,唯独嫡子左文远没有笑,虽然他开始也准备笑的,但是在笑出声的一瞬间,他看见了父亲眼中赞许的神情,立即收敛了笑容。

左文靖和左文兮却没有察觉,左文靖笑得前仰后合:“父亲如此推崇你,你也不给父亲增光,——谁都知道桂枝汤是治太阳中风证的,你却用来治眼病,当真是张冠李戴。哈哈哈”

左文山没有笑,也没有愧色,只是静静地坐在哪里。

左少阳等她们两笑完了,才问道:“你们两说说,桂枝汤除了治疗太阳中风证之外,还能用于什么地方?”

左文靖想了想,道:“还能用于表证发汗之后表邪不尽表证未解。

左文兮道:“我记得好象还能治营卫不和。”

“很好!”左少阳点头道,“文山前面已经说了,老人家这病不能清热泻实,也不能大补气血,因为老人家的病,是整体营卫失调,气血不和而影响到眼部失养的。所以用桂枝汤是对症的。这桂枝汤是最基本最常用的方剂,你们爷爷就是善于用桂枝而出名,咱们贵芝堂这名号由来便在于此,可是你们两却连这基本的方剂都没有弄懂学透,学而不思,半瓶醋响叮当,需要痛下苦功才行啊。”

一席话说得左文靖和左文兮两人面红耳赤,低下了头。

当下,左文山开方用药,这栗老太只用了三剂药,眼睛便恢复正常了,逢人就说左郎中的小儿子了不得,才十岁,已经是医术如神了。

左少阳本来告诉皇帝李世民,自己的药铺开业是在第三天,结果第二天他就开业了,第三天罗公公带着皇家乐队敲锣打鼓丝竹声声前来送匾,却见左家药铺里已经有人在求医问药了,很是愕然。

左少阳也不解释,拿来梯子,让两个儿子抬着皇帝御笔亲书的“贵芝堂”匾额挂在了药铺门楣之上。

开业后几天,来贵芝堂就医的病人开始增多,毕竟左少阳当年曾经名震整个京城,特别是他的开胸剖腹疗伤术,他炮制的乌头附片,已经广为使用。一旦知道他家开药铺坐堂问诊之后,加上皇帝御笔亲题了字号匾额,消息更是长了翅膀一般,一传十十传百,前来就诊的人翻着倍地涨了起来。很快就不得不拿号排队了。

左少阳除了每天两次给皇帝煎药进皇宫送药之外,其余时间便都在医馆里坐堂问诊。

转眼半个月过去了,只服用了半个月的药,皇帝李世民的病就已经根本好转,他的病是中毒,而治疗铅和汞中毒,左少阳这个科班出身又有二十多年行医经历的郎中还是很有把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