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620章 怪脾气

第620章 怪脾气

常乐公主道:“她们三个本来就是通房丫鬟,你想的话都可以要的。还有你的妻妾屋里的,你喜欢哪个都可以要。除了老太爷老太太屋里的之外。”

“你把我当什么了?色鬼?”左少阳没好气地翻了个身,把背冲着她,“睡吧,公主娘子。就这样相敬如宾的挺好。”

常乐公主似乎有些意外,翻过身瞧了他一眼,呆了片刻,又才翻过身去了。左少阳喝醉了,而喝醉的人一旦醒了,就不太容易再睡着。左少阳就是这样,刚才没注意,现在才发现头痛欲裂。又揉了揉太阳穴,还是没有半点效果。

左少阳大声道:“秋儿!秋儿!”

“哎!驸马爷!”片刻,秋儿过来了,撩起帐幔,俯下身,关切地望着他。

“去让他们找一下我的出诊箱,里面有个白色瓷瓶,写着止疼药,给我拿来。”

“噢,不用找,驸马爷的出诊箱就在屋里。公主担心你酒醉了头痛,所以吩咐把出诊箱拿来了。”左少阳心中一暖,这常乐公主虽然冷冰冰的,暗自里还是把自己照顾挺好。还知道给自己准备药。嘴里嘟哝了一句:“多谢!”

常乐公主没有反应,似乎已经睡着了。

说着话,秋儿已经从出诊箱里找到了止痛药,又端了一杯温水,把左少阳搀扶起来,准备让他躺在自己怀里,左少阳酒已经有些醒了,自然不好意思再这样,自己盘膝坐着,接过杯子和药,和水喝了。然后躺下。秋儿把帐幔放严实又回去睡了。左少阳似乎在自言自语,又似乎在跟公主说话:“你皇兄的病我在治疗现在康复情况挺好,再有一两个月,就应该能全部痊愈了。咱们这表面夫妻,准备怎么办?”

公主淡淡道:“谢谢你替我皇兄治病。”

“不用谢。以后怎么办?”

“我不知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公主转过身来瞧着他。

“我的意思很明白,既然我们俩都不希望这门婚事,还是得想个办法终结了它。”

“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好了!”公主又转身过去了。左少阳有些生气:“你这话倒好象我在无理取闹似的。”

“不是吗?我都已经说了,如果你治好我皇兄的病,在我三十岁以后可以考虑跟你做真正的夫妻。我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在这之前不要再问我这个问题。”左少阳气得鼻子歪,原以为她对自己这么好,是不是想改变主意,没想到她这样回答。转过身,也懒得理她,蒙头睡觉。

可是心里有事,好半天却睡不着,听着公主均匀的呼吸,显然已经熟睡了。这女子,当真是新婚之夜竟然能安然入睡。左少阳苦笑,运用返虚吐纳术,很快入静,也睡去了。

五更天,左少阳自然便醒了,爬起来盘膝练功。这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除了坛城被围的那段时间他率领军民作战,没时间练功之外,其余的都是五更天开始练功。左少阳练功要花两个时辰,天亮的时候,他睁开眼发现新婚妻子常乐公主已经不在**了。他一旦练功入定,便进入物我两忘境界,所以常乐公主什么时候起床的他根本不知道。左少阳撩开帐幔下了床,外间立即撩门帘进来一位女子眼睛大大的,满脸是笑,正是秋儿:“驸马爷,您起来了,奴婢帮你洗簌。一锁儿、金儿,驸马爷起床了,快来!”

门帘一挑,进来两位女子,都是品貌端庄,二八年华,笑吟吟过来福礼:“奴婢见过驸马爷。

“嗯,公主呢?”

“在前院大堂里跟老太爷和老太太说话呢。”

“哦,老太爷和老太太来了?”

“是,他们来给公主请安的,公主说了,以后叫他们不要这样了,在家里她不是公主,只是儿媳妇,再不要来请安,老太爷说这坏了规矩的,他可当不起,执意还要来,公主说不听的话她就不让二老进门。二老没办法这才答应了。”左少阳笑了笑,心想这公主还真严格按照自己的要求做的。左少阳在三女服侍下洗漱完毕,从侧门出了公主院落,来到药铺,开始准备皇帝的药。

正在煎药的时候,左贵老爹和粱氏来了,急匆匆的:“忠儿,你果然在这里,今日新婚第一天,你该好好陪陪公主啊!”

二老生怕委屈了这位公主儿媳妇,急得一脑门汗。左少阳头也不回:“进了左家门,就是左家人,还担心什么,再说了,她自己都说当了我们左家儿媳妇,就不再是公主了,所以不用刻意对她如何。”

“你这话说的!”左贵老爹跺脚道,“你是不是昨夜得罪了公主?今儿个公主也跟我们说这种话来着,还不要我们每天来给她请安,不要行跪拜大礼,你娘我们一琢磨,准是你昨夜把人家公主给得罪了,是不是?”左少阳终于回过头来:“没有啊,一晚上都挺好的。”

洞房的情景二老自然不好细问,仔细观察左少阳脸色,见他神情自然,也看不出什么破绽,问道:“当真?”

“真的。”左少阳作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昨夜一切都很正常,我们也……”很恩爱。她还叮嘱奴婢们给我准备茶水和药,怕我晚上口渴,喝醉了头疼呢。今早上,她还让我多睡一会。我惦记着皇帝的药,所以自己来准备药来了。”

粱氏舒了口气,道:“要是这样就好了,你爹就怕你这牛脾气,把人家公主给得罪了。忠儿,做人要懂得感恩,皇帝对咱们家这么好,给你爹升了三品官让长公主和公主都嫁到了咱们家,还让九皇子娶文芝这是何等的大好事,皇帝的恩典咱们一家怎么都报不完的。要是委屈了公主,那可真是万死莫赎啊!”左少阳一本正经频频点头:“我明白了,二老放心吧,我跟公主挺好的,不用担心。我还要给皇帝准备药呢,这可耽误不得的。”

“这倒是!那你忙吧,没什么事你们好好过日子就好。”左贵忙道,“我们回去了。”左贵老爹和粱氏离开了药铺。左少阳脸上的笑容变成了苦笑,要是父母知道他们的儿媳妇只是表面夫妻,不知道会做何感想。左少阳煎好药,在三名扮成仆从的三名大内侍卫护送下,骑着毛驴来到了皇宫。

值班侍卫已经知道左少阳每天都要来两趟给皇帝送药,径直领着他进了皇帝寝宅左少阳有些诧异,问道:“皇上没在勤政殿?”

“没有,圣上龙体欠安,在**躺着呢。”左少阳心里咯噔一下,进了屋里,便看见李世民果然躺在龙**”歪着身子,神情很是有些萎靡。

宫女拿过凳子放在床边,左少阳坐下。李世民勉力一笑,道:“神医,公主待你如何?不要迁就她,该说的还是要说。”

“挺好的。”左少阳道”眼睛不停地在皇帝脸上瞧着。

皇帝道:“接下来,也该给两个孩子操办婚事了。神医的嫡子,朕准备册封为正五品上中散大夫。神医以为如何?”

左少阳没有回答,却突然问道:“圣上能张嘴让我看看吗?”

皇帝一愣:“做什么?”

“圣上龙体欠安,我想给圣上瞧瞧。”

“不必了”朕很好。

”皇率嘟哝道。

左少阳坐直了腰,冷笑道:“圣上在服用国师的丹药,对吗?”

皇帝神情有几分惊慌”好象一个偷吃的孩子被大人发现了似的:“—,“没有啊。”

“行了”不用藏着掖着的了,圣上手腕下垂,手指和脸上肌肉又开始震颤,而且嘴里又出现了金属味,这些都是丹药中毒的证象。”

皇帝眼见被人揭穿,尴尬地笑了笑:“只吃了几天,国师说了,这丹药是他新练的,比以往的更神验,只有坚持服用,就能长生不老!”

“嘿嘿”,左少阳冷笑,“看来,圣上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我先前话已经说的很清楚,如果皇上再服用丹药,就恕我不能给皇帝医治了!”

说罢,左少阳将药罐盖子打开,将药哗的一声都倒在了地上。背着药箱,扬长而去。

皇帝急了:“神医!神医请留步!凡事好商量嘛!”左少阳只当没听见,背着药箱出了皇帝寝宫,翻身上了毛驴,骑着往外走去。

罗公公追了出来,拦住了左少阳的毛驴:“左神医息怒,神医息怒啊!皇帝说了,国师这药挺灵验的,皇帝就想试试。嘿嘿”

“那就试啊,我没不让他试,他是皇帝,天底下还有谁能阻止他做事的?不过我这人也是怪脾气,我说过的话人家不听,我走开就走了。告辞!”

小鞭子一甩,催动小毛驴往罗公公身上冲,罗公公赶紧让开,又追上几步,嘴里还在劝解着,可是左少阳已经铁了心,不停打鞭催促,毛驴一溜小跑走远了。

出了皇宫,回到了家里。锁儿正在门口跟廊下挂的绿皮鹦鹉玩,见他回来,忙迎上来:“驸马爷回来了?”

“嗯,把你们公主叫来!”左少阳铁青着脸道,大步流星进了大堂,往交椅上一坐。

锁儿见他这神情,不敢多嘴,忙不迭叫秋儿来伺候着,自己跑去叫公主。

秋儿依旧笑嘻嘻过来,给左少阳斟了一杯茶,端着道:“驸马爷,啥事让你气成这样?”左少阳没理。

秋儿把一张花瓣一般娇嫩的脸蛋凑到他面前,大眼睛扑闪着,撤娇道:“好驸马爷,说说嘛!”

“不能说,你先出去!”左少阳沉声道。

秋儿这下知道,左少阳走动了真火了,不过她是属膏药的,从来不服输,脸上笑容半点都没减,柔声道:“气大伤身,我的爷,秋儿给你捏捏,去去心火,等公主来了,秋儿自然会退避的,好吗?”

她嘴上问着,手上可没闲着,不等左少阳答应,已经绕到他身后,轻柔地给他揉捏肩部。

秋儿按摩术真的很高明,没等左少阳说话,便已经被那种舒适安逸的感觉把话逼回去了。左少阳闭着眼静静体味着秋儿的按摩。心中的怒火慢慢降了下来……,这时,门外传来公主和锁儿的说话声。秋儿立即跟小鹿一般跳开了。

公主迈步进来,瞧了一眼左少阳,走到旁边交椅坐下:“有事吗?”左少阳扫了一眼两个奴婢:“你们出去。”

“是!”二女答应了,款款出门,把门带上。

公主瞧着他:“是不是我皇兄惹恼你了?”

“除了他还能有谁?”左少阳一想起这件事,心中怒火又起来了,“我已经警告过他,不要再吃国师的什么长生不老丹药,那药只会让他毙命!可是他就是不听!”

“长生不老药有什么不好的?那国师还是天竺来的,听说有两百岁了呢。我也想吃,皇后,嫔妃,还有那些个皇兄都想吃。可惜国师说他的法力只够炼制一个人吃的。”公主不紧不慢说道。

左少阳怒极反笑:“好啊,你们嫌命长我也没办法,我把你叫来,只是想告诉你,皇帝的病我已经尽力了,他一方面吃药一方面吃丹药,这病不仅好不了,而且会继续恶化!好药是比不过毒药的!所以,你皇兄死定了,不出三个月。所以,你可以收拾行李,准备和离回去另嫁了。就这话!”左少阳站起身往外就走。

常乐公主忙道:“你去哪里?”

“离开这里,云游天下!省得听你皇兄凹嗦!”左少阳拉开房门出来,径直往前厅走。

“你等等!我有话说,说完你再走不迟!”左少阳站住了,没有回头。

常乐公主追子上来,有些气喘,压低了声音道:“我去劝劝皇兄,让他暂时不要服用丹药了,先让你把病治好,行吗?”

“暂时?”左少阳猛转身,公主这想法肯定也代表了皇亲国戚所有人的想法,包括皇帝自己的想法,他彻底绝望了,手一摆,道:“那丹药是毒药!还不明白吗?所有的长生不老药,不管是谁做的,都是毒药!吃了要死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