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621章 深山宝藏

第621章 深山宝藏

常乐公主不悦道:“你也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嘛。那么多道长法师,都在炼制丹药,如果都是毒药,谁还会去炼制它?”

左少阳冷笑:“嘿嘿,那你就慢慢享用吧别跟我废话了我会留下和离契约,到时候你皇兄驾崩了,你就可以签字了”

“你你怎么能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来”公主气得浑身发颤。

“自古忠言逆耳”左少阳冷笑,“是否如此,时间会作证的”

说着,左少阳再不理公主后面叫他,大踏步出了院门,来到乔巧儿的屋里。

乔巧儿正和三个新来的女婢说笑,见他铁青着脸冲进来,都是一愣,忙迎上来:“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左少阳道:“帮我收拾行囊,我要远行。”

“啊?你要去哪里?”

“云游天下”

“可是,”乔巧儿急得娇躯直发颤,“可是你说过的,再不离开我们,天塌下来都不会离开的”

左少阳一呆,挥手让三个奴婢出去,把门拉上,然后拉过乔巧儿的手,让她坐在自己怀里,搂着她,见她眼圈红红的,很是心疼,柔声道:“我也想啊,可是,我不走不行。”

“为什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了?”乔巧儿握紧了他的手。

左少阳想了想,道:“皇帝不听我的话,他的病就治不好,与其呆在这听他磨牙,不如躲起来,等他死了,我再回来。”

“啊?”这番话把乔巧儿吓了一大跳,“怎么会这样?”

“皇帝想长生不老,但是世上没有这种药的,我劝他他不听,我只有走。放心,最多三个月。皇帝坚持要吃那长生不老药,他的命活不过三个月”

“可是,我们想你怎么办?”

左少阳抱紧她,深深一吻:“皇帝一死我就回来。放心。我只是不想听他啰嗦,我要不走,他的病一重,就会派人来求我去治。还是躲起来的好。”

“那,要是皇帝后悔了,下决心不吃长生不老药了,一心一意让你治病,却又去哪里找你?”

“不会的,可是给他治的差不多了,他就好了伤疤忘了痛,又会去吃长生不老药的。如此恶性循环,终无了局。我不想跟他玩这游戏。”

“可是,如果皇帝真的后悔了,又该如那里找你?”

“他不会的。”

“万一呢?”

“不会的。”

“万一会呢?”

左少阳乐了:“好,看在我娘子替他说话的份上,我再给他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他真心悔改,就让他把那国师杀了,并发誓再不吃什么长生不老药。我就可以回来给他治病。”

“嗯,好的,那你准备去哪里呢?”

“我去……,我也不知道。”左少阳眼珠转了转,“这个还是不说为好。你放心,我每年都要独自外出修炼一个月的。今年还没有去,正好借这个机会去。三个月内皇帝必然驾崩或者杀掉国师,等消息传出来,我就回来。我会时刻留意的。放心。”

“那……,要是三个月皇帝没有驾崩也没有杀国师呢?”

“哈哈,你还怀疑你夫君的预测?放心,别的说不准,这个我还是很有把握的。——好了,如果三个月满了,真的出现你说的那种情况,皇帝没死,也没杀国师,我自认失败,也蒙着脸回来就是。好不好?”

乔巧儿乐了,摸着他的脸亲了一下:“平平安安,好好的回来就行了。蒙脸作甚——叫两个婢女陪你去吧?也好照顾你。”

“又说傻话了,我这么多年进山修炼,从来不带人的。怎么现在反而不如以前了吗?放心吧,快去给我准备行囊吧。”

乔巧儿赶紧去收拾行囊,左少阳以前进山修炼,带的行囊都非常简单。也不带太多的钱。所以很快就准备好了。

趁这工夫,左少阳提笔写了一封信,说了让自己给皇帝治病的条件。留给乔巧儿,等皇帝来找自己治病时再给他们。

随后,左少阳把父母和几个妻妾都叫来,却没有叫常乐公主。

左少阳告诉他们,说自己要进山修炼。这在以前是左少阳每年的必修科目,左贵老爹他们也不知道皇宫里发生的事情,自然不会提出异议。当然,左贵老爹到底有些担心皇帝的病,问如果这期间皇帝的病该怎么办?左少阳说已经安排妥当了。不用担心。左贵老爹也就不说什么了。

左少阳骑着小毛驴,背着简单的行囊,嘚嘚出了门。

他现在是京城的大红人了,头天才披红挂彩骑着毛驴迎娶了长公主。连皇帝都亲自送亲的。自然很多人都认识,又知道他是赫赫有名的给皇帝治病的神医,都点头哈腰跟他打招呼。

左少阳微笑着回礼,一路出城,绕了个一圈,然后往华山去了。

华山他非常喜欢,因为那里悬崖峭壁,人烟罕至,非常适合静心修炼。只可惜除了那一次被萧芸飞强行绑架到了这里住了几天之外,他没有再来过这里。现在故地重游,恍若一场梦似的。

左少阳把毛驴寄存在山下的小客栈里,背着行囊步行上山。

时间很充裕,他每天早上修炼两个时辰,剩下就没事了,便花了一个来月的时间,把华山诸峰都逛了一遍,觉得哪里都很好。想了想去,突然脑中灵光一闪,想起了当初杜淹的那个宝藏

杜淹一家世代为官。特别是在隋末,利用担任隋朝高官守护皇宫的机会,在隋朝京城被攻破之前,大肆盗掠隋朝皇宫珍宝,搜罗了富可敌国的财宝,埋藏在了华山里,左少阳利用给杜淹治病的机会,得到了隐藏藏宝地点的一套《论语》,并在徒弟杜铭的歪打正着帮助下,发现了隐藏在《论语》里的杜家这笔宝藏的埋藏具体地点,就在华山双雪峰依云寺右侧三百丈悬崖中段岩松上。

他踏遍华山之后已经问了这双雪峰的所在,因为冬季山上白雪皑皑,故名双雪峰。山峰上的确有座寺庙叫依云寺,因为地处险峻的深山,一直没什么香火,寺庙里也只有几个干瘦的老和尚。

左少阳在依云寺转了转,放了一串铜钱在随喜箱里,也没引起和尚的注意,便出了寺庙。

寺庙右边是茂密的丛林,他按照藏宝地址所说往右走三百丈,钻进了丛林中,一路扒着浓密的矮树、灌木和草丛往前走。走出不到一百丈,突然眼前一亮,一块篮球场大小的比较平坦的岩石,在前面,就是一面陡峭的绝壁和辽阔的天空了

原来,这里是一处悬崖

他踩过草丛和灌木来到悬崖边,眼往前面一大片悬崖如瀑布一般挂在那里,刀砍斧劈似的,表面非常的光滑。

再往前面数两百丈是不可能的,除非能凌空悬浮。

左少阳站在悬崖边上,眼望远处整齐的峭壁,峭壁上倒是有几处岩松,可是,他仔细一点点搜索了绝壁上的那些岩松处,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山洞之类的可以藏东西的地方,心想莫非杜淹真的是给自己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吗?想到这,不仅长叹一声。

忽听得身后一个女子的声音怯怯地道:“施主,你,你千万别想不开啊。”

左少阳回头,便看见一个年轻的小尼姑站在不远处,一袭月白僧衣显得很宽大,脑袋光光的,两只手紧紧抓着自己的衣襟,神情紧张地望着他。

这小尼姑想必是误会了,以为自己要跳崖,左少阳童心顿起,转过身面对着她,脸上露出凄然之色:“大千世界,哪里还有我容身之处?我……,我还不如死了吧”

说罢,左少阳朝那小尼姑挥挥手,慢慢地往后仰倒,直挺挺摔下悬崖去

“啊——施主不要啊”小尼姑吓得花容失色,追上两步,伸手去拉,但是相隔太远,哪里来得及,眼睁睁看着左少阳摔下悬崖。

小尼姑踉跄着追了过来,站在悬崖边,探头望向瞧去,云雾茫茫,哪里还有人影

小尼姑捂着心口,眼泪跟断线的珍珠一般滚滚而落:“蝼蚁尚且贪生,施主你何苦……”

双手合什,低眉垂目,轻声念诵往生咒,给这位跳崖自尽的年轻人超度。

忽然,小尼姑感到脚下有什么动静,睁眼一瞧,便看见悬崖边上有两只手,抓住了岩石,一颗头顶光秃秃的脑袋慢慢扬起,望向她,正是刚才跳崖自尽的那位施主

这位施主当然便是左少阳。

小尼姑本被吓得倒退两步,见到是他,立即又惊又喜上前蹲下身,两手牢牢抓住左少阳的胳膊:“施主,你,你没死啊,快快上来,我拉你”

左少阳故意有气无力地说道:“我,我没力气了,上不来了,放开我吧。”

“不不我不会放手的用力啊”小尼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眼泪留得哗哗的,抓着他的手拼命往后拉。

左少阳心中有些许的感动,素昧平生,万丈悬崖旁边,敢于上前冒死相救,有几个能做到?

他刚才仰面摔下悬崖之后,立即飞出飞索抓住了崖壁石缝,然后贴身靠在悬崖上,小尼姑自然看不见他。本想开个玩笑的,现在发现小尼姑拼死相救,还哭得眼泪哗哗的,就有些后悔开这个玩笑了。

左少阳借着小尼姑往上拉的力道,假装着费劲力气,终于爬上悬崖,坐在草地上,小尼姑这才松开了他的手,抹了一把眼泪,道:“施主,再有千难万难,也不该轻生啊”

左少阳还得把谎圆了,仰面躺在地上,不停喘着气:“多谢了,刚才被松树拦了一下,想必是菩萨让我不死。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死了”

小尼姑顿时开心地笑了:“太好了,施主能想开了就好。人世间不如意的事情多了,总得学会自己宽心才行。”

左少阳扭脸过去瞧她,见她笑吟吟的俏脸上挂满了泪花,不解地问道:“我跟你又不认识,你何苦为了我落泪?”

小尼姑有些不好意思,抹了一把眼泪,站起身,低着头便要走。

“小师傅请留步”左少阳一骨碌爬起来,“小师傅尊姓大名,法号如何称呼?”

小尼姑看了他一眼:“我叫闲云。”

“哦,原来是闲云师太。”

闲云俏脸一红,低着头不语。

左少阳又道:“我姓左,你叫我左大哥就行了。”他没有说自己的名字,生怕泄漏行踪。“小师傅是在依云寺出家的?”

闲云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脸更红了。

左少阳恍然,一拍自己脑门:“对不起,我弄错了,依云寺是和尚庙,怎么会有尼姑呢,真对不起。”

闲云又摇摇头,表示没关系,抬手一指那绝壁高耸入云的顶上:“我和师父在那里修行。”

左少阳抬眼望去,只见绝壁顶上绿树参天,哪里见到什么寺庙,顺着绝壁把目光落下来,便看见那刀砍斧劈一般的绝壁,不仅心中一动,如果宝藏真的藏在这山壁中,那最有可能的便是将宝藏从绝壁顶上用绳索慢慢放下来。既然这个小尼姑住在绝壁顶上,或许就发现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忙道:“你在这修炼多少年了?”

“三年。”

“才三年啊?”左少阳大失所望,杜淹和杜敬父子都死了二十年了,这宝藏至少应该是在二十年前隐藏的,这小尼姑不过十六七岁,显然不知道。又问道:“你一个人在上面修炼?”

“不啊,还有我师父。”

“你师父?她多大了?在这修炼多久了?”

“我师父六十五了,她也在这修炼三年了,我们一起来的嘛。”

“哦”若是这样,她们师徒二人显然都不可能知道有人在这藏东西。便道:“能带我去你们修炼的寺庙看看吗?”

闲云有些疑惑:“你……?”

“我没别的意思,刚才你救了我的性命,我现在不想死了,但是我也不能回家了,没地方可去,去你们寺庙看看散散心,向菩萨表示一下感谢。”

“感谢菩萨?”闲云奇道。

“是啊,谢谢菩萨派小师太你来救我性命啊。”。.。

更多到,地址